黄翔:共产中国的蚕食与美国的裂变

人气 342

【大纪元2020年12月25日讯】人类在我们称之为“地球”的星球上,置身社会层次的浅层时空认知,从思想到行为彼此间种种胡搅蛮缠,一代人又一代人,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至今为止仍在“过去时”文明的歧途与岔路上徘徊,或互为对峙与彼此纠缠。无异天体的星辰,哪怕遥隔“咫尺天涯”的无垠光年,也无异于无垠光年中“天涯咫尺”。彼此可天然和谐共存,无论时空中的任何一个瞬间,“此”一星球朝“彼”一星球直冲而来!是两相碰撞于融为一体?是粉身碎骨中灰飞烟灭?既无从预测、也终极无解。

对地球上的人形生灵而言,破坏的是大自然的原生态,从中毁灭的是文明和文化意义的“精神生态”环境;茫然空耗的是瓜蒂绵延、与生俱来的生命之“灵”的气场和能量,葬送于刹那的是青空下弥足“珍贵与惊艳”的日照岁月。

人哎人,你互为怒视什么?你彼此对峙什么?你生前带来什么?你死后带走什么?

今生暮日人生中跻身美国社会空间中,返视万里之遥外的“故园与原乡”的中国,几代人曾在其空间的经历,是不堪回首的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一代洗脑接另一代洗脑、一场明争暗斗接一场明争暗斗的博奕,在同种同文的同类之间,在驾驭于人与受人驾驭者之间,在不同党派或同一“党派意识”的执政团队者之间。众生平等中不能和谐共处非斗个你死我活吗?!

从那样的年月至今,强行灌输的“党派意识形态”与天然绵延的“精神生命文化”两相比较,传统文明与文化的精华何在?“诗化人生与隐逸闲情”的清韵何在?领先于人于世“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的浅层时空认知、具“浩瀚宇宙无垠时空”大背景的东方古远或史前的智慧何在?!

翻来覆去的就是,一会是从外引进的“暴力革命和阶级斗争”,挣脱不了的是源自延安“小窑洞”的低矮狭隘的空间认知,无从逃匿的是令人呼吸窒息的精神“沼泽或荒坑”。一旦落入其内、可真如当年“人文民主墙”揭幕之初,个人因人权的公义呼吁,曾一度公开在天安门广场破天荒公开张贴《致卡特总统》一文,时正值邓小平访美会见卡特,其一怒之下回国当即宣告,让一个年轻的中国公民的我“永世不得翻身!”纵使我因之今生今世惹了红祸、被抛入双重熔化“血肉与精神”的“高温炉”,庆幸的是“中美人权外交”却从此开始!

几代中国人中岂止是我们那一代人中的我?凡是不弯腰驼背甘愿受制于人性“畸形、扭曲、异化”者,轻则“打倒、横扫、粉碎、砸烂”、“再踏上千万支脚!”重则干脆丢入烈焰熊熊的高温“焚尸”炉!让你粉身碎骨、荡然无存!精神独立、思想自由的“异议者”如此!民运组织的创建与活动者如此!

相异于始于上世纪1978年10月11日公开反对“偶像崇拜和个人迷信”与文革浩劫的民主墙和天安门广场血淋淋的八九“六四”运动,法轮功信仰者不仅群体声势浩大、其群体在中国大陆也受害最深、直至当下仍尚未松手于终止!这是个什么执政党?这是个什么世界?法轮功本为一个民族渊源之远的文化组成,远远高出于“阶级斗争”的精神内涵与认知,其修炼者竟被人活生生“活摘器官”、逮捕入狱中倍受酷刑、甚至祸及全家,在海外活动行迹也被人跟踪、盯梢不放!举世能相信这种空前绝后的邪恶与残暴吗?!漫长年月以来,法轮功修炼者受到的反人性的种种令人惨不忍睹的迫害,不仅已引发美国从官方到民间的关注,也凝聚了当代全球范围内人类的普遍投视……

返视中国又见今生往岁的红色图腾!不仅时空印象、记忆中对照当代现实场境至今依然,在一个网际网络遍布“追踪与监控”社会异议或不同思想和言论的时代,比往日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的新生代年青诗友王藏及其妻子,在今年仅仅因“人文行迹”而获罪在人中失踪,至今声息渺无!其幼儿和老母也不准探视!在这个意义上,诚如当代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所言及的:“中国是中国、中共是中共。”不仅将中国人民同一个“共产极权”的专制、独裁体制天海悬殊于两厢质别,发出的是数十年来同中国人民深心的同一声音,而且也在此次美国总统“竞选舞弊”拒斥川普中,始终同川普总统站在一起,坚持同一公义立场!

为什么美国会受到蚕食?为什么竟发生百年罕见的“总位竞选”的舞弊?只因为这世界人性日趋败坏、邪恶泛滥!这一切岂止揭秘于当下,二十余年前个人应邀赴美,此种类似“舞弊和蚕食“的社会劣迹和丑态就早已见诸于美国社会空间。在前苏联、中国与世界范围内,自纳粹远逝、出现“共产主义”专制独裁的怪胎,对人性和人类文明与文化的毁灭,上世纪“革命文化”的中国“文化大革命”浩劫空前!

此类参与“竞选舞弊”的群体,根本不了解何为共产主义,何为几代中国人经历过的“阶级斗争”与“暴力革命”的社会的真实生态?众生平等、和谐相处的精神文化绝迹、也没有地球丄全人类推崇与拥护的“文明与文化”及其精华!其妄念中却不弃取代美国争当全球之霸主?!世人能认同吗?我一个毫无极欲与野心的“性情人生”者却以为荒唐,为此今生今世遭遇惨烈于不可思议?!

百年罕见的美国“总统竞选”舞弊

此次美国总统竞选舞弊的闹剧和丑剧百年中空前罕见,而此前历届总统及其执政时期人们对此异象几近木然于毫无感知,官场与民间都同样如此。自上世纪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后,美国破天荒敞开国门任共产党员随进随出。尤其共产极权体制内的贪腐之辈的高官,挂的是共产党员的招牌,骨子里却比社会底层众生更热衷美国,老婆子女和巨额财产全往外移,而美国无不是此类人梦中的首选。一旦国内特权崩塌于保不住,此类人比谁都溜得快。

这时候你才发现其“震雀”(正确)、受震的不是叽喳于脚下的雀鸟、而是他自己;其于众生中自视的“尾大”(伟大),也无异于一只美国大松鼠晃动的尾巴。多年来,“共产极权意识形态”以文化交流名义不仅漫延于世,其首选的主体目标正是渗入地球上的自由核心国度的美国。在世界范围内,不仅影响了一般社会公民,也渗透和颠覆了某些私欲熏心者,如此次美国大规模“总统竞选”中窃选和舞弊,不仅暴露出默认“政变”的扭曲欲求与心态!终极危害的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度净化的灵魂、欲引发其体制的质变和延伸于未来的普世精神命脉!

应该说,类似发生在美国的“竞选舞弊”式的百年罕见的社会异像二十余年前早就开始了,只是直至川普总统主政和竞选连任期才终极曝光。共产极权者从来就私欲泛滥、极欲膨胀,所以从来就有那么多承前启后的“贪腐、淫乱、特权”泛滥成灾!在一个千古具“天人合一”、“复归自然”、“众生平等”和谐共处的国度扭曲与质变为“暴力”、“对峙”、“仇恨”、“斗争”,从未终止妄图称霸全球、称王于世的野心和欲望!从来不解何为“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其手伸得太长,不仅伸向不同国家和民族,其主体直针对美国!为什么?其源自马列始于毛的邪恶“意识形态”始终企图渗入并颠覆自由、民主、人权的美利坚合众国。

从当前受人预谋“渗透与操控”的美国总统“竞选舞弊”,不由想起个人二十余年前的经历的几件事。个人从无“权力的野心和欲望”、今生也始终无争于人于世,青年时代如此、何况暮日人生,过去的种种不公与迫害,本不经意中早已放下,现一一列举于后供同时代人反思:在共产极权体制中,“文化为政治服务”的一党意识形态主宰全民中,公民是否能享有“美利坚社会空间”中的“言论自由、宗教自由、集会与结社的自由、出版自由、向政府请愿的自由”?!

如果有这些正常的公民人生权利,我今生六次因“诗”投入监狱、多次被人预谋暗害,一次也不可能发生!如果有这些自由,我漫延一生的岁月,从未触犯过任何法律,也不可能成为“一次又一次”入狱的任何罪犯?!我只是个“兼容欧美文化”、承传、弘扬、拓展质别于党国意识形态的“传统文明、文化精华和史前智慧”者,却绝不是任人主宰和驾驭的人中犬儒!

一生一世中我已年近八十,作品为有良知学者选入文学经典、诗歌大典、当代文学史教程和中英文中华人民共国史,却从未获准在中国大陆出版过任何一本书。当年曾由大陆作家出版社编辑校对出版《黄翔狂饮不醉的兽形》,书刚印好、广告刚张贴,就由中共中央下令封杀!我的文学作品、艺术创作(个人大型“诗书画”艺术工程外,还包括两个东西方中美合作的大型艺术项目),其“出版与展出”是因为美国是个“多元文化兼容”的精神沃土!!!是美国而远非中国本土为一个自由生命提供自由人文精神空间!!!也包括日本、台湾、香港、意大利、西班牙。个人人文行迹也涉及新西兰、澳大利亚和遥远的瑞典斯德哥尔摩……其主体深层认知与表现,翻越社会层面浅层时空认知,是浩溺宇宙无垠时空的大背景上,宇宙人体“星际思维”精神视域奥秘探索与精神表现。此一“探索与揭秘”,无论自由文学或“立体综合”的“诗书画”艺术,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的《独唱》及文革期的《留在星球上的札记》(宇宙情绪)。

我终于构思、完成与出版于美国的《天启之灵》、《人体极光》、《辽阔的心经》、《纵横宇宙洪荒》、《孤居水泥丛林》。相异与质别于《火神交响诗》、《野兽》、《倒下的偶像》等,这些作品与“诗书画”艺术工程,均绵延于漫长年月无解的“午夜惊梦”。

追踪于更早年月,是始于童年曾“失落于时空”的经历,在故里“湖南、江西、广东”三省交界的八面山,有过无解的遭遇:“驻立于此时此刻时空的当下、又跻身于隐形时空隧道”。绵延一生的对无解时空隐涵的追问,正是从那时候“立体交叉”的宇宙时空无意识感知中开始。这也得感谢美国,在一次东西方文化交流中,是一位美国博士询问我早年的经历时,曾对我童年的际遇在时空观上作出终极的破解。

赴美后,曾应邀为匹兹堡首位驻市作家,曾有过的上百所大学的“文化交流活动”安排。感觉人在美国,个体创作中无任何像中国式的人为騒扰,包括街道居民委员、派出所下段民警、市公安局、省公安厅直至中央国安部门,层层挂号、监控与莫名其妙突然登门搜查、甚至一次次把人押上警车带走、一去无回。

我是个精神上“纵横宇宙时空”者,但去年纽约中领馆却突然取消我的中国国藉,不说任由你“纵横宇宙洪荒”,连东西两半球的“辽阔的大地”也不让你一个“黑五类”留下人文交流自由的精神行迹?!公然违法违宪,最终连我的球藉也要取消吗?!若我拉开横幅、直奔联合国总部抗议,我就是原告、邪恶共产专制意识者就是被告,谁对谁错、谁是谁非?阳光一闪中今生已过、进八十高龄的人了,请全球不同肤色、种族的同类举世公论!还我作为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和尊严!赔偿漫长一生中在共产极权体制下几近终生所遭受的伤害与损失!!!

遭遇于美国境内的“怪异乱象”

美国总统“竞选舞弊”远非共产极权主义精神意识蚕食美国社会体制及其精神生态环境的开始,也远非其蚕食的终结。就看一位人称神选定的“美国总统和世界领袖”最终实施法制、扫荡邪恶,登上全新的历史舞台?!告别的是以往文明与文化的“过去时”,开创的是大宇宙时空背景上,罕见于空前的“星际思维”文明精神意识。

有学者认为,蚕食美国的竞选舞弊中,见美国主流媒体一边倒。其深层背景上,不仅意味着美国主流媒体伙同科技寡头、包括腐败政客发动的一场不露声色的预谋的政变,这场政変将把美国倒退至1976年的前夜,美国将面临着一场“新的独立战争”,美利坚将重新立国。

回头再说此次“总统竞选”蓄意舞弊非终极曝光而是早就开始?为什么美国受到蚕食、蚕食者非同川普角逐竞选者,而是其背后张开血盆大口随时欲吞噬世界及其正能量的“文明与文化”精华、残存于世的共产专制邪灵。我曾先后两次赴美,第一次是1993年应邀赴美参加世界名人大会;第二次是1997年由美国出版者协会主席威尔·施瓦布(Will Schwallbe)个人名义邀请赴美。因第一次赴美未留下而返回中国,中国大陆国安部门给我加了个罪名:“负有美国人权使命”欲判重刑。第二次赴美后无奈留下却至今未加入美国藉,因被无端取缔我的国藉,我只好留在一个“多元文化兼容”的自由民主国度。

我曾应邀为匹兹堡“首位驻市作家”。赴匹兹堡月内奉献给这座城市的装置艺术诗歌房子揭幕日当天匹兹堡市长宣布为“黄翔日”。现在昆仑出版社和世界华语出版社正在编辑和出版我的全集和研究文集系列,拟出版四十余部书。不同翻译作品外、有五部英文翻译,包括自传、诗化哲学、诗书画册、两部诗集。一部由伯克利加州大学出版并选为教科书,另一部为中英文对照《走出共产中国》,翻译者为发现美国伟大诗人惠特曼的爱默生的子孙,此书曾获第一次诺奖提名。《走出共产中国》2003年最早是由新泽西西东大学亚州中心签约出版,书稿都由他们打好字开始校对了,但是西东大学董事会突然开会决定不让亚州中心出版此书,说是会影响他们和中国的交流与合作。

从那个时候起直到“总统竞选”舞弊的今天,我都无从回答“这是为什么”?!这就是我所指的“共产专制对美国的蚕食”。为什么害怕专制邪灵、而不能出以公心站在“受迫害”的弱者一方?!此其一。

其二、2012年,新泽西大学米家路教授策划艺术家系列专访电视记录片,真中有一集是黄翔的专题专访,新闻发布会都举行了,而且已开始拍摄了,当时黄翔在纽约ASA大学正在举办东西方中美合作的《世纪的群山》艺术展览,荣伟是策展人,最后还有一个专题研讨会,摄制组也全程拍摄了,非常喜欢!不久“黄翔文化工作室”主管张玲接到制片人的电话称他们上网搜索了黄翔的背景资料,说他们的投资方和播映方反对他们拍摄黄翔,要他们拿下黄翔的专题,否则这个项目无法进行下去,即使拍好了也放不出来,估计他们在美国会在美国中文电视台播放。

其三、应邀在美国匹兹堡任驻市作家期间,黄翔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离东西方精神文化交流。文化对诗人黄翔而言,具人类普世精神价值,绝非任何狭义的党派意识形态,甚至也非尘俗意义社会层面的浅层时空认知,追求的是“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宇宙人体的思维和表现”,其内涵既兼容“不同文明和文化”的精华,却承传与拓展自身人文智慧,在“天人合一”、“复归自然”的传统文化“返祖承传”的基础上,以“立体综合的多层时空”为精神背景,开拓的是“宇宙生命大诗”或“多种形式的立体综合”的“诗书画艺术”。

这是“常态与惯性”认知与狭义党派意识者无解的。不仅在美国本土弘扬,也涉足人类首次“文艺复兴”的发祥地意大利!个人“诗书画”艺术创作有个体的、也有东西方合作的,其中一大型艺术工程《世纪的群山》为中美共同合作,应西班牙之邀,以“地中海的颜色与音响”为背景,同美国艺术家一起同赴塔拉戈纳隆重展出。以个人创作的《斑斓的黑暗》为主体、配合东西方中美合作的《星云交响诗》、《世纪的群山》两个项目的部分作品,以《当代宇宙合作展》的名义在美国宾州Maridon艺术博物馆综合展出时,由黄翔配合画面诗歌直接以中文朗诵(每一个画面上的狂草诗歌书法,均附有印刷体英文翻译文字)。此综合展共举办约两个月,美国观众表达其感受和理解时表示:“听懂了黄翔的东方宇宙之音”!

我任匹兹堡驻市作家期间,风天雪地的季节,在我所创作的、现已成供人参观的人文景点“房子诗歌”门前,无解的怪事发生了:停泊于木屋前的一辆汽车的朝街边的两个轮胎全被人夜里钉上钉子,只要一开车就必漏气,风天雪地沿途经过山上,不翻车、若车子开不动人也会冻死。美国国境内外黄翔受邀外出的活动很多,这种情况先后发生两次,知情的美国FBI认为应为房子安上特殊装置,当时本人因外出活动而搁置,当下美国“竞选舞弊”事件的发生,不由惊觉此类事不仅是对个体的施害,其实质本义正是邪恶早就渗入美国境内对美国精神生态环境及其体制的蓄意蚕食。

此类异象发生在美国境内,如今又出现“总统竞选”舞弊,中国人古往今来崇尚“众生平等、和谐相处”,好好的人生,却无处不见“公然的暴虐与隐形的暗害”!对我一个众生中“滴水微尘”者,此类暗害今生先后已发生五次,个人无涉于权力的争夺、也不可能卷入党派对峙,这究竟意味着什么?读者可翻阅我的中英文本自传,看一个“具天然性情而非野心”者今生怎么走过来的?!其背景上潜伏着什么?!天生一个性情人,始终一颗童心,既没有特权的野心和欲望、体制内、体制外也不同人角逐和争夺什么,为什么总被人纠缠不休、终生不松绑?这就是你基于掌握于手、渗入深心、立足其上的从外引进的“暴力革命”、“阶级斗争”的“尾大”思想、真理、体系认知吗?!

至今我已经是今生已过的一个人,在美国,我今生今世的文学作品及“诗书画”艺术共四十部左右,全都可以享有我的“出版自由”的天赋人权,而在共产极权体制的中国,我的书可以选进文学经典、诗歌大典、文学史教程,我的经历可以由“党史专家”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第十卷,书脊上标明的是“历史的转机”、“从拨乱反正到改革开放”,而我投生于世已是岁月苍茫之境了,我的书一本也不能在“原乡、故土”的祖囯出版,这不纯属谎言吗?!“转机”何在?“拨乱”何在?“反正”何在?“改革”何在?“开放”何在?甚至连“生我养我的土地”的我一个中国公民受宪法保护的国藉也被人任意取消?!这是个什么世界、由什么人驾驭、主宰?!

共产主义极权体制,希望受到举世认同和推崇,这就是这一“独裁与专制”制度的优越性、先进性?!非“中共是中共、中国是中囯”,而是共产党和人民融为一体、符合民心民意?!几十年的劣迹斑斑,这不是面对今日整个世界和全人类的弥天大谎吗?!

在此,我不由面对联合国高喊:还每个中国人真正的宪政权利!终止对每个“法轮功”大法弟子血淋淋的绝灭人性的种种迫害,还每个大法修炼者宗教信仰的自由!还今生今世的我“思想、言论、出版”的天赋人权!

共产极欲、邪恶一旦得逞、泛滥全球,绝不仅仅是一个川普总统是否连任的问题,也不仅仅是美国是否受到蚕食的问题,更深层的悲剧是,人类现有文明、文化精华必趋于绝灭!21世纪浩瀚宇宙无垠时空的大背景上,人类文明、文化裂变中,承传与拓展于穿越时空的“天人合一”、“复归自然”的超前思维的,是必将揭幕于21世纪的宇亩人体“星际思维”全新意义的精神文明!绝决不能让它尚未崭露的锋芒,沉湮与熄灭于权谋操控的政变、政变引发的一场新的独立战争的硝烟。正因为如此,竞选舞弊针锋相对的就是川普总统!蚕食美国就是拒斥非共产“极权专制”的自由文明!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黄翔:是“民族复兴”还是“专制解体”
《蚕食美国》揭共产阴谋 关乎人类文明存续
王友群:美国大选严重舞弊的十个证据
中共危害世界 大陆民众翻墙看真相“三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