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故事:于洋的孝道

于洋修“真善忍” 展现“最上品的孝”

人气 678

【大纪元2020年12月09日讯】文:俞元・大纪元
于庆书、于洋父子俩,原本父慈子孝,因为信仰,一度形同陌路。为了儿子免遭中共迫害,于庆书撕大法书、撕真相资料,逼迫儿子做出选择“要父亲?要师父?”于洋遵从师父的教导,对父亲更加孝顺体贴。于庆书三次脑血栓发作,于洋每次都24小时相伴照顾。于庆书坐着轮椅来到美国,于洋悉心照料他的起居,心如止水地为他更换屎尿裤床单,独自带他周游名胜,让他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

于庆书渐渐信仰起法轮功,他说:“朝闻道,夕可死。我古稀之年能听闻佛法,此生足矣!”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安然而逝。于洋做到了释迦牟尼所说的最上品的孝顺——引导父母有道德、有慈悲、有宗教的信仰。

于洋的父亲在3次中风后瘫痪了,于洋担起照料父亲的重任。(于洋提供)

于庆书言传身教“孝道善行”

于庆书从小用传统文化教育于洋,教导他“百善孝为先”;培养他勤劳善良的品格;让他熟记中华美德“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告诉他:经历就是财富,任何苦难都是精神财富。

于庆书的叔叔在八十年代就是养君子兰的万元户,可他连抚养费都不给他母亲。于庆书就把奶奶接到自己家里,尽心赡养,直至她89岁去世。于庆书路见不平、看到有困难的人,总是挺身相助。于洋年轻时跟爸爸去山东,当时那里的人生活很穷,每月收入不足百元;于庆书看到一个老太太过年时,连一两肉都买不起,当即就给了这位素不相识的老人50元,让她去买肉,过一个快乐的新年……于庆书的孝道善行,深深印在了于洋的心里。

九十年代初,于庆书开着大货车将沈阳的服装批发到广东中山市,一次能赚数万元,这在当时可是天文数字。于庆书的服装供不应求,生意红火,机灵的于洋渐渐熟悉了父亲的经商之道,以及丰富的人脉关系,于庆书对于洋寄予了厚望。

于洋的选择“做孝子,还是要信仰”

1999年7月20日中共非法镇压法轮功,全国报纸电视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法轮功。于庆书感到又一场文革来临了,他经历过共产党的各种运动,知道共产党的邪恶与残忍,很担心炼法轮功的儿子于洋出事,就把他反锁在家,再加上铁链子从里面锁上。

7月底的一天,于洋瞅准机会溜出家门,去北京上访。于庆书随后也追到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上看见警察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地塞到警车,他心急如焚去广场派出所查看,里面没有儿子。第二天早上5点多,于庆书在天安门广场上看见于洋,二话没说就把他带离广场,带回家中。2000年秋季的一天,于洋被告知,警察要来他家抓他,于庆书立即带着儿子去了山东老家避难。

于庆书看到于洋的处境越来越险恶,他误以为只要儿子放弃修炼就不会被迫害,从而过上昔日无忧无虑的生活。因此,他开始撕毁儿子看的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打骂儿子,逼迫于洋放弃信仰。有一次吃饭时,于庆书问于洋:“你是做一个孝子、要父亲,还是坚持你的信仰?”于洋说:“法轮功教导我修炼真、善、忍,要求我们孝敬父母,我的信仰跟做孝子一点也不矛盾呀!”于庆书见儿子不放弃信仰,一怒之下掀翻了饭桌。从此很长的一段时间,于庆书跟儿子见面都不说话,形同陌路。于洋为此很伤心,可是如果放弃信仰,于洋觉得自己活着如同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伪命题:守戒,还是破戒“救人”

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一个老和尚苦心修炼30年,眼看要得正果。一个财主对他满怀忌恨,对一个丫鬟说:“你今晚去诱惑他,让他破戒,回来给你重赏;如果你失败了,回来就打死你。”丫鬟去了僧人那里,百般挑逗,僧人不为所动。眼看天亮了,丫鬟哭着告诉僧人说:“如果你拒绝我,主人就会打死我。修炼人不是慈悲吗?你不救我吗?”那个僧人该怎么办?

首先,这个故事里最邪恶的就是那个财主,他既要毁掉少女的贞操,又妄想让和尚修行不了。作为一个有道德操守的少女来说,她可能宁死不从;或出门就去报官;或削发为尼……她不会轻易失节。“万恶淫为首”作为一个僧人,破色戒是极大的罪,如果那个老僧那样做,他也不是救人,更谈不上慈悲,是玷污少女的清白,罪加一等;那个少女也会因干扰僧人修行,而遭受更大罪业的惩罚。

现在的人觉得这是个两难问题,是因为他们用“现实利益”来权衡这件事情,而不是站在传统道德或真正修炼人的角度去看问题。最荧惑人心的是,人们把目光最后集中在僧人身上,看他的所作所为是否慈悲呀、守戒律呀,而忽视了真正的始作俑者——邪恶的财主。如果这个故事延伸下去,丫鬟把自己的遭遇告诉邻里乡亲,大家敢伸张正义、去谴责财主,财主就不敢触犯众怒,对丫鬟下毒手,僧人也不会处于两难境地。

当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手段,与那财主如出一辙。中共把修炼的人关押起来,拆散了修炼人的家庭,然后四处造谣说法轮功学员不要家庭;还怂恿法轮功家属去拘留所打骂或哀求亲人放弃修炼,回家团聚。其实,哪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想与家人在一起?是中共不让啊!如果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乡亲邻里,都敢去拘留所要回善良的人,恶人就会害怕,环境就会改变。

于庆书三次中风,于洋24小时照顾

2001年9月12日,于庆书突然出现脑溢血,被送去医院抢救。医院建议动手术,开颅治疗,于洋和母亲、姐姐都不同意。于洋和父亲同住一间病房,每天给瘫痪在床的于庆书喂饭、擦澡换衣服,帮他活动手脚,恢复肌肉。晚上还经常被惊醒,给父亲喂水、拿尿壶。这一待就是两个月,直到父亲拄着拐棍出院。

2007年10月的一天(于洋与相恋9年的女友结婚没多久),于庆书出现了脑血栓症状,又被送到医院,于洋再次在医院照顾了爸爸两个月。2013年3月,于庆书再次脑血栓发作,于洋又陪爸爸住了两个月医院。第3次后,于庆书瘫痪了,只能坐轮椅;而于洋和妈妈5月份刚从泰国辗转到了美国。

在于庆书3次中风的那十多年间,于洋为躲避抓捕,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父子聚少离多。于洋对父亲说:“这一切都是中共邪党迫害造成的,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于庆书非常认可这一点。

在于洋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于庆书多次拄着拐杖和于洋妈妈去政府各个部门要人。一次,他得知儿子被关在张士教养院,连忙和于洋妈妈、姐姐驱车赶去,在教养院门口,跟着一辆车就进去了。里面的警察推于庆书,呵斥他们离开。于庆书抡起拐杖就打他,警察怕把残疾人弄个闪失,会招惹麻烦,不敢对他动粗。于洋妈妈就到处喊:“法轮功都是好人,我儿子是好人,放我儿子回家”,“我儿子在公司,老板员工都说他好!”……她还上了二楼,被一道铁门拦住了。那时于洋就在铁门里面,他没听见妈妈的喊声。她喊了好长的时间,才和于庆书一起回家了。

于庆书转变观念,起诉江泽民

2013年10月,于洋的姐姐藉海外旅游之际,把于庆书送到美国,于洋与爸爸、妈妈团聚在一起了。于洋每天给父亲看大纪元报纸,播放新唐人电视,于庆书对法轮功怨恨冰冷的心渐渐融化,看到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电视节目,他经常感动的痛哭流涕,喃喃自语:“这节目好,好!”

2014年全球涌现“诉江浪潮”。于洋写了起诉书,给父亲读了一遍,于庆书听到儿子遭受的酷刑,不禁热泪盈眶地说:“我知道儿子既善良又孝顺,我经历了文革、六四等运动后,就是不敢说一句共产党不好,就是害怕。”于洋接着说:“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一手发起的,你儿子遭受的苦难都是江造成的,首先要起诉江泽民这个罪魁祸首。”于庆书彻底明白了“惩恶就是扬善”,然后庄重地在起诉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于庆书听闻佛法,写“忏悔录”

2015年,于洋准备带父亲参加纽约的“五一三”大游行和法会。临行前的一个月,于庆书回顾了自己一年来的“修炼”心得,对自己以前行为表示深深忏悔。他写道:“我的家人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了严酷的迫害……我于是想各种办法不想让他修炼,摔过儿子练功用的录音机、毁坏过讲法磁带,我在无知中造下了很多罪业。”

“我老伴也学法轮功,经常出去发传单、小册子等真相资料,我担心老伴也被抓,所以在家里看见真相资料就给撕坏,每次撕坏真相资料我的脚就会肿,病情加重。我老伴说我是毁坏真相资料遭了报应,我当时不以为然,觉得是为老伴好,儿子已经被抓了,不希望老伴再出危险,心里就是担心害怕,因为怕心和亲情又造了很多罪业,现在回想老伴说的都是真的,2013年以后脑血栓第3次发作,不能行走了,只能坐轮椅。”

为了让爸爸淡忘丧妻之痛,于洋带着父亲出游。(于洋提供)

“我是2013年10月份来到旧金山后才开始学法的。在美国我看到了法轮功可以公开炼功、集会和游行,各景点也正大光明的讲真相,在这个自由的国家,我以前的担心和害怕都没有了。我现在坐轮椅不能炼功,但我经常与老伴和儿子去景点,看着他们给中国游客讲述法轮功真相,也和同修们一起学法……我知道自己在无知中造了很多业,能让我顺利来到美国,我知道是师父慈悲,在给我机会、给机会,再给机会!古人有句话‘朝闻道,夕可死’。我现在已经是古稀之年,现在来到海外自由社会能听闻佛法,此生足矣!”

父子最后对话,于洋说“我特别喜欢你”

2017年12月,于洋妈妈去世后,于洋独自照顾爸爸的生活起居。相濡以沫数42年、尤其近几年天天推着轮椅照料自己的老伴突然离世,令于庆书不胜悲哀,日益消沉。为了让爸爸振作起来,于洋独自一人带着爸爸去了全球最大的奥兰多迪士尼世界,他们在迪斯尼呆了5天,每天去一个主题园区。过后,他们还去了迈阿密、西礁岛、华盛顿等地旅游。

2018年父子两在奥兰多迪斯尼合影留念。(于洋提供)

独自带一个瘫痪的人去旅游,谈何容易?每到一个城市,于洋都要在当地租车,车里装满了纸尿裤、湿纸巾,还有饮水食物,像对待一个幼儿一样照顾父亲。比如在迪士尼世界,于洋用轮椅推着爸爸玩3小时后,就把他推出来,放到车里更换纸尿裤,打开空调让他睡2小时,醒来后再进去玩。于庆书比较胖,有150多斤重,坐车、坐轮椅间长了屁股疼,他无法站立,于洋只好抱着他、用力提着他,时间长了很辛苦。

2019年父子两在门登霍尔冰川。(于洋提供)

有时在餐馆吃饭,吃着吃着,于庆书突然噙着泪,嘴里长时间含着饭不咽。于洋问他怎么了,他说:“我想你妈了!”此时,于洋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他总会强作欢颜去开导爸爸。真不容易,于洋不仅要照顾爸爸身体,还要时时安抚他的情绪。

2020年2月,于庆书的四肢(除了右手)基本上失灵了,他无力抬起自己的头,也无法坐轮椅,时间稍微长一点就累得够呛,也很难受,只好整日躺在床上。于洋给自己的手机定时,每隔2小时就给爸爸翻一下身,到点就换,要不很快会起褥疮;每天给他揉揉手脚,帮着他活动。尤其给他更换衣服,那么重的身体,就是两个大小伙子也不一定做得来,于洋逐渐摸索出“借力用力”挪动他,一只手扶稳他、一只手给他穿衣的绝活。

于庆书躺在床上,不愿意穿纸尿裤,自己用右手拿尿壶接尿,总是把尿液弄到床上、身上,于洋每天都要洗一堆衣裤和床单。这种事情如果让太太做,她得带着口罩、手套,全副武装的才行。于洋对这些事已经视若无睹,换屎尿裤时,大便经常沾到手上,遇到这事不少人都会皱眉头,他却平静得一丝波澜不起,好像稀松平常。

给于庆书喂食,也是考验耐心的事。一口牛奶,他要分几次咽下去,喂一杯牛奶至少要1小时;喂一块蛋糕,要吃2个小时;还经常连呛带吐的,吃点东西很费劲,于洋一点也没觉得烦。

2020年7月末的一天,于洋喂完饭说:“你是个好爸爸!”
于庆书说:“我不是,我拖累你⋯⋯”
于洋说:“小时候你没嫌我拖累,现在我怎么会嫌你拖累?我现在照顾你很轻松,我特别喜欢你,看到你就觉得很高兴⋯⋯”
说完,于洋亲了父亲脑门一下。于庆书咧咧嘴,开心地笑了。

这可能是父子间的最后一次对话!在以后的日子里,于庆书基本上不能说话,偶尔能蹦出几个字。从这天起,于洋天天对父亲说“我喜欢你”,然后亲他,于庆书感到非常的温暖与幸福。

“朝闻道,夕可死”于庆书安详离世

2020年9月下旬的一天,于庆书吃面条时噎住了。于洋用海姆立克急救法,给他把面条吐出来,接着做人工呼吸抢救,于洋太太同时拨打了911 。赶到的医务人员看于庆书呼吸恢复了,见他骨瘦如柴,就建议送他去医院检查。在医院住了两天,医生认为于庆书活不过几天,随时可能走,就停止任何治疗,也不给水、食物,只给他打吗啡。于洋不能接受医院的安乐死,就把父亲接回家。

回家后,于洋给父亲喂食物、牛奶都喂不进去了,只能用棉棒蘸水给他润润嘴唇。第二天,9月25日下午,于洋知道父亲大限已至,就对父亲说:“爸爸,你还记得你写过‘朝闻道,夕可死’,古稀之年能听闻佛法,此生足矣吗?”处于昏迷中的于庆书,一下子睁开眼睛,点了点头。于洋让爸爸念九字真言,3个月来不能说一个字的于庆书,居然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得很慢,很清晰,说完后安详而逝。

于洋父亲生前的房间,于洋为其整理得一尘不染。(于洋提供)

释迦摩尼佛当年传法时,他说孝顺父母,有三个层次:让父母在生活上没有缺乏,是初品的孝;让父母祖宗得到荣耀,是中品的孝;引导父母有道德、有慈悲、有宗教的信仰,百年之后能有好去处,这是最上品的孝

于洋任劳任怨,悉心照料瘫痪的父亲,引导他信仰法轮大法,化解他心中的误解与仇恨,最后于庆书能无痛苦地安详离世,兑现自己说的“朝闻道,夕可死”,有了好去处。于洋做到了“最上品的孝”。#




关注我们facebook主页,及时获得更多资讯,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李曜宇

相关新闻
百度中共官员词条漏洞百出 零岁参军三岁入党
惨遭辽宁女监迫害的多位法轮功学员
铁血丹心兑誓约(上)
铁血丹心兑誓约(中)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左媒揭赵小兰 两会报告除一国两制
【时事纵横】拜登失言泄真相 两会招“两晦气”
【新闻大家谈】纽约州长连环丑闻 戏中有戏?
【财商天下】天下第一村华西村 神话背后的真相
【有冇搞错】收购西方学校 中共悄悄启动文化战
【秦鹏直播】9成美国人厌恶中共 台欲惩中港贪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