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美国征文:生命、自由与追求幸福

人气 111

【大纪元2020年12月10日讯】(JIM PHILLIPS撰文/大纪元记者信宇翻译)我热爱美国,我们的国家和传统值得捍卫,个中原因是,作为美国人,我们拥有自由。甚至在《美国宪法》诞生之前,《独立宣言》早已阐释了自由的真义: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不容剥夺的权利;这些权利包括生命权自由权与追求幸福的权利。”

这三项权利——生命权自由权与追求幸福的权利——涵盖了人类自由的所有光辉。

生命权。还有什么比生命权更重要的呢?生命权是最基本的权利,是一切自由之本。倘若在追求另外两项权利之前,生命即被扼杀了,那么无论何人何地,均无自由可言。而我们今天所处的世界,剥夺未出生的生命被认为是合法的,理由仅仅是人们对生儿育女的想法或孩子的成长方式不认同,或者仅仅认为,将另一个生命带到这世上会带来不便。

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会看到安乐死的合法化,这将允许人们抛弃成为生活负担的“不便”的父母。我母亲87岁时和我们一起生活。当时她还能四处走动,身体也比较硬朗。随着岁月的侵蚀,她行动能力越来越差,最后我妻子辞去了工作照顾她。她摔了一跤,摔坏了臀部,但这几乎没有影响她的日常生活。

直到有一次她摔倒在地,头部受伤了。她摔倒是因为她不许我们在她的床上装上栏杆;为此她跟我们争吵,因为她希望当自己想从床上挪到床边便器或躺椅上时,可以自由行事。我们认可她拥有这个自由。

我母亲与我们一起度过了五年的美好时光,于92岁高龄离世。最后一年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但对于我们来说,她的自由比我们的方便更为重要。这可能加速了她的离世——我相信她在养老院里会更安全——但这就是生命权:有权以自己的方式面对生命,并承担后果,无论好坏。

自由权。自由权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的权利。它受限于他人的权利,因为当我们的自由权侵犯到他人权利时,我们的权利就终止了。而在那些界限之内,我们可以自由地过自己认为合适的生活。这意味着,如果你想成为一个隐士,住在森林的小木屋里,那就去吧!

但自由权远不止于此。它是决定如何结婚、与谁结婚、或者是否结婚的权利。它是决定如何抚养和教育孩子的权利。它是决定工作地点和工作类别的权利。它是决定居住地区的权利。它是支持最能代表我们的政治候选人的权利。它是按照自己意愿投票的权利。它是自行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

自由权还意味着,我们有权不遵守那些违背人类良知或宪法的法律。公民抗命在美国历史上有着崇高的地位,可以一直追溯到独立战争之前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公民抗命源自一句格言:“管事最少的政府才是最好的政府”,而我们美国人似乎已经淡忘了这句话。正如亨利.戴维・梭罗所言,“我不是生来就受强制。我要按自己的方式呼吸空气。让我们看看谁最强大。”

追求幸福的权利。这项权利源自其它两项权利,是两者的终极权利。追求幸福是衡量自由最真实的标准,也是寻找生命意义的方式。我们必须牢记,幸福是一趟旅程,而不是终点,美国为我们提供了开展这趟旅程所需的框架。

当前不少人摧毁纪念碑,篡改历史,仿佛通过某些神奇的手法,人们就可以从记忆中抹去过去的错误,从而得以免责,其结果却抹杀了历史上的伟大人物。正如我们一样,伟人也有过失,但正是他们,建立了我们今天所熟知和热爱的美国。正如乔治・桑塔亚纳所言,“那些不能铭记历史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原文America Essay Contest: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吉姆・菲利普斯(Jim Phillips),来自俄亥俄州,现为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一家金融机构的系统分析师,也是当地一家教会的行政牧师。

本文为英文《大纪元时报》“我为什么热爱美国征文比赛参赛作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川普最重要演说释何信号?
【役情最前线】中共趁势嚣张 反促全球抗共
李明:神选川普平乱
安提法骚扰挺川集会 民众盼捍卫美国自由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新闻大家谈】中国CDC泄密 美台交往松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