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珍言真语】潘东凯:中国成疫国 港人自救

香港作家兼资深时事评论员潘东凯指,中国现在已经成为疫国,担忧香港成为下一个武汉,港人需要自救,绝不能掉以轻心。(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30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武汉疫情袭港,港府一直“挤牙膏式封关”,最新措施是2月8日凌晨起大陆入境人士包括香港人需强制隔离14天。香港作家兼资深时事评论员潘东凯最近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就港府抗疫应对措施、口罩荒以及今次病毒源头等问题,进行分析和探讨。

他指,中国现在已经成为疫国,过年期间已经有30万至50万人从大陆来了香港,担忧香港成为下一个武汉,港人需要自救,绝不能掉以轻心。香港目前唯一一个死亡的案例,是疫情爆发后才去武汉,这可以说是一种报应,也在提醒香港人不要轻信共产党。

谈到香港前景,他仍保持乐观,也希望港人保存实力,“中共现在处理这个疫症,这两个月的表现,全世界已经有很好的评分,这个评分会加速它的灭亡,就是这么简单。”

强制检疫前夕 大批民众从深圳涌入香港

梁珍:星期六(2月8日)开始大陆人来香港要强制隔离14天的措施,就见到很多人趁强制检疫前夕从深圳湾那边涌到香港来。梁振英早前说过,全面封关的话是要香港揽炒。你怎么看这种言论?

潘东凯:梁振英在散布一些,直接说就是妖言惑众;因为他讲的不是事实。我们讲的封关,全世界现在已经有六七十个国家,实际上对中国入境的人员实施我们要求的那种封关,但是没有一个国家是拒绝中国的物品入口,而是曾经在中国境内逗留过的人,要对他们实施管制;如果他是本身的国民,比如说美国或者加拿大为例,就是说任何一个国家,本身的国民曾经进入过中国境内的,就要接受14天的隔离检疫,但是如果是中国的国民那就直接不让你入境。这个就是我们所了解的封关。实际上现在还没有一个国家是禁止中国货品进口的。所以根本就不会造成物资短缺。梁振英不是无知,他是蓄意误导,这个显示他这个人的内心是邪恶,因为他这么大把年纪了,读了这么多书,他没有理由不懂的。是不是?

不封关 将进一步伤害香港

梁珍:现在香港政府说了要封关,但是又多加了两天半的空窗期,它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潘东凯:在这,我要更正,其实香港政府并没有封关,这就是我们香港人感到极其愤怒和担忧的地方。她是从2月8日开始,所有包括香港市民,如果从大陆来香港,就要在14天里面实施某一种的检疫。但这个检疫本身都是有问题的,那个执行力很低,因为你可以住在酒店,它可能用电话来检测你,至于你中间有没有自由行动,跟谁有接触,其实政府好像是无能为力的。所以这个就是奇怪的地方。为什么(香港政府)连澳门特首贺一诚的简单做法都做不到呢?就是说曾经在大陆逗留过的人,如果不是香港市民,根本不让他进来;但是如果是香港市民呢,就要隔离14天,是严格强制的执行。这才是真正的封关。

梁珍:你怎么看林郑不肯全面封关,已经致使医务界罢工了五天,她这样做会在香港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潘东凯:是会为进一步伤害香港的各方各面。其实我们已经知道亡羊补牢都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已经亡了一只羊。这个疫情在武汉爆发之后,在武汉封城之前,已经有武汉的市民流窜中国大陆各地,现在整个中国里边都有确诊,最初说西藏没有,但事实是西藏很早都已经有。如果武汉是一个疫市,现在中国是一个疫国,就是说(武汉封城)其实已经很迟了。

那我们粗略计算,保守估计,就是在过年之前疫症爆发之后,到现在这一刻,有30万到50万的大陆人已经来到香港,他们去哪里我们不知道,而且他们可能有很多仍然逗留在香港,去处理一些什么事,所以这件事情已经是有很多不同的定时炸弹摆在四周。那是不是什么事都不去做了,当然不是,如果你当机立断,即使现在这一刻封关,澳门都可以做的做法,起码不会再有大陆人进来。但是现在问题是,在2月8日那个死线之前,已经有一批人涌进来了。那2月8日死线过了之后,仍然冒着接受14天检疫的不便,要下来香港的大陆人,会是什么人?我想大家应该心知肚明,就是那些怀疑自己已经得了病的人。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大陆的情况,如果你怀疑自己病了,它是很难帮你测试,没有那个条件,同时也得不到合理的治疗。如果他感觉自己得病了,作为一个大陆的公民,他最好就是冲往香港那里,因为我们的医护就要照顾他,我们政府就会给他免费酒店住,如果没有事,当然他就当做旅游;如果有事,死得很体面,舒舒服服。这就是人的求生或者自私的本性,我不怪他们。如果你真的是为了香港本土的利益,为了香港人去做一个管治的话,这个特区特首就不会做出大家都不解的行为。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林郑想干什么?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我只是觉得她很像一个很蠢、很傲慢和很残忍的一个人。

应拒绝救治大陆人、腐败官员和参与镇压的警察

梁珍:现在医护界可能要升级罢工,你觉得政府会不会对医护界人士秋后算账?

潘东凯:它已经在算账了。它们已经在打压、在挑拨,但挑拨不会成功。因为大部分的香港人都同情、理解和支持我们医护人员。我想我们如果那个罢工行动升级,我有一个想法,就是应该对于香港政府官员和大陆人,拒绝医治;而我们香港人手连手、心连心,自己救自己。同时我也可以说,反送中运动没有解决,警察的暴力也都没有解决,警察是那么热心去支持大陆,香港没有口罩,他还要寄口罩回大陆,所以拒绝医治的政府官员一定要包括警察。如果现在的医护将他医疗的对象,放在香港本身的市民身上,拒绝为那些大陆人治疗,拒绝为政府官员治疗,拒绝为警察治疗,我觉得这样会绝对得到香港人的人心,我们一定会支持他们。

冥冥中有主宰 港人不可掉以轻心

梁珍:你觉得事态会怎么发展?

潘东凯:很难说,我觉得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就是说,这个疫情一点都不简单。我在(疫情)爆发了之后做了很多的分析,很难让我相信这个冠状病毒是在自然界存在的,应该是在实验室里培养出来的。它的传播能力和毒性,对人体的危害,有很多事情我们都不清楚,虽然可能还未达到武器的级别,但如果那个研究是向这方面进展的话,其实那个破坏力很强。

我们看到一个病例,香港唯一的已知的死亡个案,其实说的不好听的话是迟来先上岸,他是(疫情)爆发了之后才去武汉的,他去了武汉之后回来,差不多是最晚的那一批确诊的,确诊之后很快就恶化和死了,他的家人也都感染了。所以我从这个例子觉得,这个病毒的危险性是非常的大,这个是事实。至于那个人为什么要去武汉,大家都明白,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这个世界冥冥中都有主宰,有一种事叫报应。我觉得我们香港人是不可以掉以轻心的,很多人说现在你们是过度恐慌,但我觉得有适当的警惕是对的,因为这个危险是非常的大。如果它是在实验室里培养出来的病毒,根据现在的分析,我看到一些专家说,即使4月天气回暖,可能未必降低威胁,可能会延长一段时间。所以这件事情,我们是要见一步走一步,不可以增加自己的风险。

病毒来源 武汉P4实验室嫌疑最大

梁珍:这一种新冠状病毒,是不是在共产党体制下制造出来的?

潘东凯:共产体制最大的缺陷,就是因为它是一个集权体制,它有一个邪恶的本质,所以不可能有透明度。它只有两件事,第一是没有透明度,第二是蓄意误导,就是撒谎。就是它会很隐蔽,且经常撒谎。所以现在大陆拿出来的资讯,我们很难去分析,不知道哪一些是真,哪一些是假,不知道它假到什么程度。但是我们都很艰难地在这些数据里面分析,我认为那个死亡率只会调高不能调低,那个确诊的个案应该比现在多,这是一个很大的危机。

梁珍:回来再讲病毒的源头,最近网络上有实名(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去举报武汉P4实验室,怎么看在大陆这样的体制之下,会出现了举报这种情况呢?

潘东凯:我想如果真的是没有任何的靠山,这个是需要很大的勇气。但是他是否没有靠山,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反过来看,就是说,事实上,我们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嫌疑是最大的,加上里面一个主要专门研究这个冠状病毒和SARS及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的专家石正丽,她在SARS之后做的研究,到现在都十几年,发表了无数的论文,所以这个才是我现在关注的方向。因为石正丽出了一篇社交媒体文章就说她“用性命去担保”,通常大陆的人怎么说,我是反着看的,其实她不需要,她这一句是空话,同时她是表达了一个极大的愤怒。我是用一个霍尔摩斯的角度去解读,当她表达了这样恼羞成怒的情绪,到用性命担保这样的一个高度,这个人的嫌疑只会更大。而我们看到,15年她发表的学术论文是什么呢,就是她将一些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加以一些改造,然后蓄意去感染一些比较高等的哺乳类动物,例如猴子那灵长类的,灵长类和人类比较接近,然后看一下它的反应。所以我认为这个徐波的实名举报,是应该有根有据的。就是说,那个源头,如果我们仍然天真地、硬要相信是来自那些野味市场、来自天然界,我想你是非常之,我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天真但不可爱。

口罩被海关查封 港府以口罩做政治控制

梁珍:香港现在口罩被抢完了,为什么香港的口罩会这么缺少呢?

潘东凯:我觉得香港的口罩不是短缺。因为我有很多朋友在不同的渠道,从外国进口罩回来,都是给香港的海关封查了或者充公了,就是说它(香港政府)不但不帮你,还刻意减少香港人可以用的口罩。

梁珍:这个很奇怪,包括大陆更加是,要寄去红十字会那里,统一再分派。

潘:我们如果看中共的本性,我又讲历史了。我们说三年困难时期,那时候很多人都天真地相信是自然灾害。但是现在的历史学者给一个很肯定的分析,透过造成这个饥荒,通过粮食的配给作为工具,实行一个政治的清算,就是谁有的吃,谁没有的吃,它就看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谁是阶级敌人,谁是反革命。就是说口罩这一类保住人命的东西,它都可以垄断和管制的话,它就可以打压它想要打压的人,我觉得这个是非常之毒辣的。

梁珍:所以你看到香港政府用口罩来作为政治控制的工具,是吗?

潘东凯:这是从历史上分析,我有理由相信。现在特区政府欠缺一个解释,就是现在反蒙面法都已经暂时无效了,因为我们法院有裁决了,那么在这样情况之下,不是说风头火势,没有很多人上街抗争了,那么为什么我们寄口罩进来,会被海关没收,没收之后去哪里了?另外一件事情,现在我们的立法会议员一直关注在囚人士的一些福利。在囚人士现在是在一个很恶劣的环境里面,超时赶工去做很多CSI的口罩。但是我们看到有些警察私相授受,有的警察亲属在社区媒体上放照片出来有的一整箱、一整箱的CSI的口罩。但是政府说那些CSI的口罩是惩教处的工业组,就是囚犯做的口罩,所以叫做CSI。政府林郑等人就说,那些口罩给了我们的医护,但是医管局都说其实没有收到,出现这个罗生门。就是说她是顺势利用这个口罩作文章,就刻意打压那种不同的声音、反抗的力量,和维护为政权去做伤天害理的镇压工具,这些武装力量。从中我看见有很多疑似的利益输送,有很多贪腐的出现,搞得香港污烟瘴气。

“牺牲武汉拯救世界” 中共无耻

梁珍:那么大陆的情况又是怎样?

潘东凯:大陆和香港差不多,因为大陆就是一个同时存在严重贪腐和专制独裁的一个新型的极权体制。这一个极权体制,除了邪恶不道德,它效率是很低的,会造成很多人员的无谓牺牲。那个问题就是,你永远不知道(疫情)确实的数字。我们在视频看到很多人突然间在街道上倒毙,或者昏迷,或者死了。我们看见有很多影片流出来,武汉现在根本有很多处理的尸体,一分钟可以照到有三个,找一些黄色的胶袋装着,同时武汉的人都担忧,突然出现奇怪的雾霾,原来就是因为烧尸体烧得太多。但是这些事情,我们没有办法证实,因为它不会开放消息给你看。我们现在看到大陆已经成为人间炼狱。美国彭博社出了一篇文章,说中国(中共)要牺牲武汉或者湖北省,去拯救世界。当然它可能就是帮中共说好话,彭博对中共比较友善的,但我想这个马屁拍错了,其实我们看到这个政权的无耻。武汉有1100万人以上,湖北省有6000万人,你(中共)现在人为地搞了这么个灾难,却妄图牺牲这么多人命,然后我全世界都还要感激你?这样的事情很荒谬。

港人的善 是战胜黑暗的最大力量

梁珍:香港没有全面封关,这些疫症的难民涌过来,现在都担心香港成为另外一个武汉。

潘东凯:我想,我们知其不可为而为之,香港有个强势,就是我们的公民素质很高,加上我们是一个开放的社会,我们有很高的透明度,即使特区政府如何倒行逆施,国际社会终究在关注着。还有一件事情,因为去年的反送中运动,使很多国际的媒体一直把焦点聚焦在香港。所以现在这个疫症爆发或者扩散,无论香港遭遇到什么,最少、最低限度都可以告诉全世界人,每天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我们的人心不死,只要我们不屈服,同时很好的保护自己,在现在这个困难时期,不增加我们医护的负担,不硬去承受一些我们不能承受的风险。我们有抗争的心,但不等于要去太多的社交接触,我们要保存实力,我觉得我们必须要这样做。

梁珍:在疫情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每个人都人心惶惶,你觉得市民应该怎样去自救?

潘东凯:我想所有在社交网站听来的消息,如果不是可以确信的话,尽量不要太过兴奋地去传阅;同时我认为没有必要的外展活动、社交活动应该减到最低,但要守望相助,大家互相帮助、互相支持、互相鼓励;在资源方面,无私的分配,这样事情其实我们在做着。很多被称为黄丝的一些小店,比如一些茶餐厅,他们生意都不做了,会义务地派发一些洗手液或口罩;一些有良心的香港商业机构都很辛苦地去全世界寻找口罩回来,他们没有坐地起价。就是看到香港人真正来讲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一种互相关怀的善意,以及香港各社区的团结,这个就是我们战胜这个黑暗的最大的力量。

保存实力 见证中共灭亡

梁珍:你觉得我们香港的前景如何?

潘东凯:我觉得我们不会有事的。就是说,疫症怎么都会过去的,我们要清楚的一件事就是,中共现在处理这个疫症,这两个月的表现,全世界已经有很好的评分,这个评分会加速它的灭亡,就是这么简单。

但若在它灭亡之前你自己破坏了自己,那么你就等不到那一天了,所以保存实力是很重要。

责任编辑:连书华 #

评论
2020-02-10 11: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