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冠状病毒调查关键人 在非洲离奇死亡

被中共窃病毒的加拿大前P4病毒实验室总监弗拉克.普拉莫(Frank Plummer)2月4日离奇身亡。(视频截图)

人气: 730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思璐香港报导)被中共窃病毒的加拿大前P4病毒实验室总监弗拉克.普拉莫(Frank Plummer)2月4日离奇身亡。

2月7日美国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White House’s 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凯尔文.德罗格迈尔(Kelvin Droegemeier)致信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院,要求科学专家们“迅速”调查武汉冠状病毒的来源。

白宫这一重要举动被认为是川普(特朗普)总统在摆脱了民主党弹劾案纠缠后将战略重心调回到了与中共的对决。同时,中国大陆消息传出: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陈薇院士全面接管武汉P4病毒实验室

武汉P4病毒实验室是否是中共生化武器的制造场,威胁全球的武汉肺炎病毒是否出自武汉实验室等诸多疑问,是当今世界的聚焦点。就在这个关键时间点,突然传出加拿大P4病毒实验室的前任总监,加拿大著名生物学家弗兰克.普拉莫博士在非洲离奇身亡消息。

弗兰克.普拉莫博士(Frank Plummer)是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在1999年正式成立后的首任科学总监,他担任这个职位长达14年直到2014离任。

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是加拿大唯一具有P4安全保护级别病毒试验设施实验室,可以研究最致命的人类和动物体上的病毒。在普拉莫博士领导下,NML成为全球汇集最多冠状病毒样本的实验室,为各种冠状病毒提供采样分析。

普拉莫博士本人又是全球艾滋病毒的权威,在回到加拿大担任NML实验室总监之前,他在非洲肯尼亚居住将近20年,潜心研究艾滋病毒(HIV)的传播和开发抑制病毒的疫苗。

把他和武汉病毒疑案拉近的关键因素,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以及一个女人。

普拉莫博士突然离奇死亡  遭暗杀?

2月6日,普拉莫博士去世后第三天,调查网站Greatgameindia发表了一篇题为“加拿大科学家弗兰克.普拉莫——冠状病毒调查的关键人物非洲遭暗杀?”(Frank Plummer–Canadian Scientist Key To Coronavirus Investigation Assassinated In Africa?)的文章。

文章提到弗拉克.普拉莫博士(Dr. Frank Plummer)卷入一系列离奇事件中。首先他曾在2013年拿到一种新的SARS冠状病毒样本,同时他还是一位一直致力于研究艾滋病疫苗的专家,再者他担任主任14年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刚刚被爆出曾向中共偷寄病毒,并且和武汉P4病毒实验室保持密切联系。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2月5日文章报导,普拉莫博士是在2月4日于肯尼亚参加一个由他帮助建立的国际艾滋病研究合作组织的年度会议时突然去世。

据参加会议的同事回忆,当天普拉莫博士在和女儿一起午餐时感到不适,午餐后回到宾馆后就晕倒。他被马上送往附近的内罗毕医院,但在抵达时就被宣布死亡。《环球邮报》表示在该报文章截稿时,普拉莫死亡的原因尚未公布。

文章说,现年67岁的普拉莫博士曾经饱受健康问题困扰,包括酗酒成瘾、肝脏衰竭,但在去年接受了脑部治疗酗酒问题后,健康得到显着的改善。他在12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治疗极大地减少了他的饮酒,增强了他的体力,解除了他的沮丧,并使他生活恢复原样。

此刻,令人关注的是,印度科学家近日发表研究称,引发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里有注入像艾滋病毒的成分,质疑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为人造。印度当局已启动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调查,而普拉莫是调查新型冠状病毒是否为生物武器的关键。报导称,加拿大政府不应等闲视之。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等报导,有“科学界独行侠”之称的世界知名微生物学家普拉莫,对全球公卫影响深远,最广为人知的是他对知晓艾滋病毒(HIV)传播的创新研究;他也是SARS、H1N1、埃博拉病毒的权威。

普拉莫掌握一种新型中东SARS冠状病毒

NML实验室是加拿大首个也是唯一的P4安全级别实验室,长久以来一直提供各种冠状病毒全面测试服务。它曾经分离并提供了SARS冠状病毒的第一个基因组序列,并于2004年鉴定出另一种冠状病毒NL63。

2013年5月4日,普拉莫博士收到了国际同行、荷兰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医学中心(Erasmus Medical Center)首席病毒学家罗恩.福奇耶(Ron Fouchier)寄给他的一个冠状病毒样本,而福奇耶实际上是从埃及病毒学家阿里.穆罕默德.扎基博士(Dr. Ali Mohamed Zaki)得到的这个病毒。

这个病毒是扎基博士从一位沙特病人的肺部发现并分离出来的,该病人在出现肺部感染后十几天离世。扎基博士在这个沙特病人身上发现的是一种从未见过冠状病毒,因而他决定寄给荷兰病毒学家福奇耶做进一步研究。

福奇耶教授使用广谱“是泛冠状病毒”即时聚合酶链反应(RT-PCR)方法对扎基博士发送的样本中的病毒进行了测序,以测试其特征从而区分与那些已知的可感染人类的病毒。

NML实验室从荷兰的EMC中心购得了这个新的病毒样本是双方经过一年的谈判达成的,荷兰方附加一个严格条件,要求NML实验室不得将该病毒以任何形式分享给其它国家的科学家,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担心病毒一旦落入坏人之手会造成灾难。

普拉莫博士当时对加拿大媒体表示,受到荷兰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医学中心严格限制,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保证不会将病毒与其它国家学者分享。

普拉莫的NML实验室培养这种病毒,科学家们观察哪种动物物种会受到这种病毒的感染。这些研究是跟加拿大食品检疫局和外来动物疾病中心共同完成的。

下属华裔邱香果偷寄病毒给中共 并频繁访问武汉P4病毒所

2019年7月19日,NML实验室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被从实验室带走,同时被带走的还有他的丈夫华裔生物学家郑克定和多名从中国招收的学生。NML实验室中止了邱的工作,同时加拿大曼尼巴托大学将其除名。

邱香果因涉嫌偷窃加国病毒样本而被调查。(视频截图)

媒体报导,NML实验室采取这一行动原因是加拿大情报机构发现邱香果在2019年3月从NML实验室寄出一批极毒的病毒,最终抵达中国。

加拿大情报机构调查发现邱香果早在2014年就把自己在NML实验室研究的病毒如Machupo、Junin、裂谷热、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和Hendra等,非法运往中国。

武汉P4病毒试验室则是邱香果近年常拜访的地方,单是2017至2018年至少去了武汉五次,加拿大官方给出的文件显示她的旅行费用是由第三方提供,但该文件把第三方的名称涂掉了。邱香果还帮助武汉P4病毒实验室在2017年1月获得了BSL4认证。

邱香果出生于中国天津,1985年从河北医科大学获医学学士学位,于1996年到加拿大攻读研究生。后来她从事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和儿科学,直到2006年才到NML实验室转行从事致命病毒的研究。

在NML实验室,邱香果在2014年曾成功研制出治疗伊波拉病毒的药物(ZMAPP),这个药物被用于救活了在利比亚感染伊波拉病毒的两个传教士。临床试验有效后,该药物随即被投资生产。邱香果因为这项成就于2018年获得了加拿大的总督创新奖。

加拿大骑警仅表示邱香果和其团队是因触犯了“管理条例”而被NML实验室处罚,不再透露更多细节。

普拉莫博士从荷兰科学家那里得到的中东新型冠状病毒的样本是否被邱香果给了中共?那个病毒和正在肆虐全球的武汉病毒之间有何关联?至今都没有答案。

不过印度媒体GreatGameIndia2019年8月份曾发表另外一篇文章“加拿大调查中共的生化间谍活动”中提到,加拿大情报机构正在调查邱香果是否曾于2006年至2018年以其它方式将其它病毒或其它必要制剂运往中国。#◇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20-02-11 9: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