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教会及大屠杀与苏联的假信息

德国纪念馆是为纪念二战犹太人大屠杀血腥事实 (gETTY iMAGES 2005-4-15)

人气: 10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5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nald J. Rychlak/原泉编译)1月27日,作为大屠杀纪念日的一部分,联合国在纽约举办名为“记住大屠杀﹕天主教会拯救生命的记录在案的努力”(Remembering the Holocaust: The Documented Efforts of the Catholic Church to Save Lives)的活动。

该活动由“铺路基金会”(Pave the Way Foundation 英文缩写PTWF)和罗马教廷常驻联合国观察员代表团共同赞助。

PTWF是一个非宗派组织,致力于促进宗教间的交流,找出隔阂宗教间的非神学障碍,并消除导致宗教间互不信任的虚假信息障碍。罗马教廷常驻联合国观察员代表团是普世天主教会的外交部门。

联合国举行的这次活动汇集了有关大屠杀、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天主教会战时活动的专家。活动的目的是悼念受害者并讨论天主教会为挽救生命,特别是犹太人生命所做的努力。我受邀发表演讲,内容是苏联虚假信息对削弱基督教和宗教信誉的影响。

战后,虚假信息针对的核心人物是天主教战时教宗庇护十二世。无神论是苏维埃共产主义的基础,二战后,苏维埃政权发现自己统治的中欧和东欧国家有着很深的基督教传统。为了推动他们的信条,苏联领导人必须削弱教会的势力。当然,最好的方法是将其与纳粹联系起来,教宗成了他们的早期目标。

*纳粹盟友

1945年6月3日,莫斯科广播电台称教宗庇护十二世是“希特勒的教宗”,并暗示他在二战期间曾是纳粹的盟友。这是一项旨在抹黑教宗、天主教、基督教甚至宗教信仰本身的有计划行动的开始,但是该计划失败了。教宗在战争期间对盟军的支持和对受害者的援助,人们仍记忆犹新。人们对他太了解,以至于指控无法成立。

克里姆林宫决定将目标改为东欧卫星国的教会领袖。被控亲纳粹的人包括克罗地亚枢机主教斯特皮纳奇 (Stepinac)、匈牙利枢机主教明曾蒂 (Mindszenty)、捷克斯洛伐克枢机主教贝兰 (Beran) 和波兰枢机主教维辛斯基 (Wyszynski)。

由各国政府发动的对本国天主教神职人员的审判情况略有不同,但一般来说,共产党领导人最初掌握了权力,将自己与这些基督徒相提并论,称他们像教会一样反对纳粹主义。但是不久,教会领袖们开始制造问题,他们必须被清除,最简单的方法是将他们与纳粹联系起来。

以克罗地亚∕南斯拉夫的枢机主教斯特皮纳奇为例。上台前,南斯拉夫共产党人在宣传中引用斯特皮纳奇的讲话,因为他经常批评克罗地亚纳粹(乌斯塔沙政权)侵犯人权的行为。但是现在,他是一个威胁。1946年,南斯拉夫领导人约瑟普‧铁托 (Josip Tito) 逮捕了斯特皮纳奇,指控他协助组织纳粹罪行,与纳粹扶植的傀儡政权合作,以及对军队随军牧师所犯的罪行负责。

南斯拉夫对斯特皮纳奇进行了审判,但西方媒体从一开始就认为这是骗局。许多辩护证人被禁止作证、捏造关键的起诉证据、证人受到威胁。法庭上充斥着煽动者,他们的抗议声音被政府控制的媒体大量报导。自然,法院裁定斯特皮纳奇有罪,判他入狱16年。

五年后,斯特皮纳奇病倒了。铁托担心如果斯特皮纳奇死在监狱会遭到世界范围内的反对,于是他将斯特皮纳奇软禁在他的故乡克拉西奇,直到1960年2月10日斯特皮纳奇去世。多年后,检验发现他被长期下毒,想必是监禁他的人所为。

斯特皮纳奇死后25年,检察官终于承认他是遭到陷害,而他之所以受到审判,是因为拒绝与罗马教廷断绝关系。检察官说,如果斯特皮纳奇同意领导一个独立的天主教会,他将不会受到审判。

另一位协助对斯特皮纳奇提起诉讼的高级司法官员补充说:“起诉的目的更多是为了宣传,而无关合法性。”1992年,克罗地亚摆脱了共产主义的控制,议会的第一批法案之一是发表声明谴责对斯特皮纳奇的构陷和“1946年对斯特皮纳奇枢机主教进行的政治审判和判决”。

尽管苏联人可以利用由他们控制的司法体系来陷害斯特皮纳奇和其他基督教神职人员,但却不能对教宗也这样做,因为教宗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下。所以,他们等到教宗去世,然后以一部名为“天主代言人”的戏剧展开针对他的大规模抹黑抵毁的活动。

*抹黑的戏剧

1944年罗马解放,1945年二战结束,庇护十二世于1958年去世,庇护十二世因其富有道德的领导,反对纳粹和支持犹太人而受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赞誉,其中包括最重要的犹太人团体。

但是,到了1963年,他被诬蔑为纳粹大屠杀的旁观者(如果不是积极参与者的话)。德国剧作家罗尔夫‧霍希胡茨 (Rolf Hochhuth) 在“天主代言人”剧本中,虚构教宗对纳粹暴行袖手旁观这样一个故事。

尽管是虚构的,但霍希胡茨声称该剧是基于“有证可查的事实”,并且有一份文件附录认为该描述是有历史根据的。这是个狡猾的策略。当历史学家指出明显的错误时,为戏剧辩护的人可以将其解释为艺术表现形式。尽管那是公认的虚构,然而它又声称是真实的。

共产党时期前罗马尼亚对外情报局局长伊恩‧米海‧佩斯帕 (Ion Mihai Pacepa) 解释了他和其他人如何用该剧本诬陷庇护十二世,有关“天主代言人”的其他事件也支持他的说法。

该剧的德国制片人欧文‧皮斯卡托 (Erwin Piscator) 早就承认,他希望利用戏剧来壮大共产主义事业,他甚至在共产党的指挥下上演此戏剧。他将一个像是由克里姆林宫的一个委员会撰写的长达八个小时的烂剧本改编为成两个小时的“天主代言人”。

将“天主代言人”带到百老汇的美国制片人,因为他与共产党的关系而被众议院“非美国人活动委员会”罚款并被判处缓刑。美国的“天主代言人”出版商是一位公认的共产主义者,出版激进书籍。许多早期的正面评论家与共产党有联系,克格勃至少给其中一人付了钱。另一个是前克格勃间谍。(顺便说一下,这是在很少有美国人承认与共产党有关系的年代。)

被认为是作者的霍希胡茨是克格勃手法的合理目标。他是一位不知名的作家,从未出版过一部戏剧,而他的研究方法也很草率(导致对他的另一部戏剧所做的重大法律判决)。编写“天主代言人”之后,他与他的终身朋友、著名的大屠杀否认者戴维‧艾文 (David Irving) 密切合作,霍希胡茨经常为他辩解。

1969年,一份英国最高机密的情报揭开了真相。该情报说﹕“有各种理由怀疑,但没有真正的证据,霍希胡茨和艾文的活动是苏联长期针对西方进行的‘虚假信息’行动的一部分。”

另一份解密的秘密报告说﹕“也可以说霍希胡茨从事某种‘分裂’活动,他试图摧毁从宗教到英雄的自由社会的基本价值。”

一旦人们意识到“天主代言人”是苏联的阴谋,旨在使基督教和其它宗教失去信誉,那么就更容易理解该剧如何将庇护十二世从“人类的恩人”描写成什么邪恶的家伙。

抹黑构陷如此有效,以至于直到今天许多读者仍然相信庇护十二世和斯特皮纳奇是纳粹分子或帮凶。但是,请了解,关于他们(和其他人)的信息是故意捏造的,以诋毁他们的声誉,并通过(诋毁)他们从而抹黑他们的教会甚至宗教的理念。基于这类信息的结论是错误的。

联合国的这次活动是消除虚假信息和更正历史记录的一小步,我很荣幸能参与其中。

作者简介:

隆纳‧里希莱克(Ronald J. Rychlak)是密西西比大学教授,并担任杰米‧惠特顿法律和政府主席。同时,他也写了许多著作,包含:《希特勒、战争与教宗》、《虚假信息》(与伊恩‧佩斯帕合著)和《中东基督徒的迫害与种族灭绝》(和简‧阿道夫共同编辑)。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原文The Church, the Holocaust, and Soviet Disinformation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20-02-15 12: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