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教會及大屠殺與蘇聯的假信息

德國紀念館是為紀念二戰猶太人大屠殺血腥事實 (gETTY iMAGES 2005-4-15)

人氣: 10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2月15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onald J. Rychlak/原泉編譯)1月27日,作為大屠殺紀念日的一部分,聯合國在紐約舉辦名為「記住大屠殺﹕天主教會拯救生命的記錄在案的努力」(Remembering the Holocaust: The Documented Efforts of the Catholic Church to Save Lives)的活動。

該活動由「鋪路基金會」(Pave the Way Foundation 英文縮寫PTWF)和羅馬教廷常駐聯合國觀察員代表團共同贊助。

PTWF是一個非宗派組織,致力於促進宗教間的交流,找出隔閡宗教間的非神學障礙,並消除導致宗教間互不信任的虛假信息障礙。羅馬教廷常駐聯合國觀察員代表團是普世天主教會的外交部門。

聯合國舉行的這次活動匯集了有關大屠殺、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天主教會戰時活動的專家。活動的目的是悼念受害者並討論天主教會為挽救生命,特別是猶太人生命所做的努力。我受邀發表演講,內容是蘇聯虛假信息對削弱基督教和宗教信譽的影響。

戰後,虛假信息針對的核心人物是天主教戰時教宗庇護十二世。無神論是蘇維埃共產主義的基礎,二戰後,蘇維埃政權發現自己統治的中歐和東歐國家有著很深的基督教傳統。為了推動他們的信條,蘇聯領導人必須削弱教會的勢力。當然,最好的方法是將其與納粹聯繫起來,教宗成了他們的早期目標。

*納粹盟友

1945年6月3日,莫斯科廣播電台稱教宗庇護十二世是「希特勒的教宗」,並暗示他在二戰期間曾是納粹的盟友。這是一項旨在抹黑教宗、天主教、基督教甚至宗教信仰本身的有計劃行動的開始,但是該計劃失敗了。教宗在戰爭期間對盟軍的支持和對受害者的援助,人們仍記憶猶新。人們對他太了解,以至於指控無法成立。

克里姆林宮決定將目標改為東歐衛星國的教會領袖。被控親納粹的人包括克羅地亞樞機主教斯特皮納奇 (Stepinac)、匈牙利樞機主教明曾蒂 (Mindszenty)、捷克斯洛伐克樞機主教貝蘭 (Beran) 和波蘭樞機主教維辛斯基 (Wyszynski)。

由各國政府發動的對本國天主教神職人員的審判情況略有不同,但一般來說,共產黨領導人最初掌握了權力,將自己與這些基督徒相提並論,稱他們像教會一樣反對納粹主義。但是不久,教會領袖們開始製造問題,他們必須被清除,最簡單的方法是將他們與納粹聯繫起來。

以克羅地亞∕南斯拉夫的樞機主教斯特皮納奇為例。上台前,南斯拉夫共產黨人在宣傳中引用斯特皮納奇的講話,因為他經常批評克羅地亞納粹(烏斯塔沙政權)侵犯人權的行為。但是現在,他是一個威脅。1946年,南斯拉夫領導人約瑟普‧鐵托 (Josip Tito) 逮捕了斯特皮納奇,指控他協助組織納粹罪行,與納粹扶植的傀儡政權合作,以及對軍隊隨軍牧師所犯的罪行負責。

南斯拉夫對斯特皮納奇進行了審判,但西方媒體從一開始就認為這是騙局。許多辯護證人被禁止作證、捏造關鍵的起訴證據、證人受到威脅。法庭上充斥著煽動者,他們的抗議聲音被政府控制的媒體大量報導。自然,法院裁定斯特皮納奇有罪,判他入獄16年。

五年後,斯特皮納奇病倒了。鐵托擔心如果斯特皮納奇死在監獄會遭到世界范圍內的反對,於是他將斯特皮納奇軟禁在他的故鄉克拉西奇,直到1960年2月10日斯特皮納奇去世。多年後,檢驗發現他被長期下毒,想必是監禁他的人所為。

斯特皮納奇死後25年,檢察官終於承認他是遭到陷害,而他之所以受到審判,是因為拒絕與羅馬教廷斷絕關係。檢察官說,如果斯特皮納奇同意領導一個獨立的天主教會,他將不會受到審判。

另一位協助對斯特皮納奇提起訴訟的高級司法官員補充說:「起訴的目的更多是為了宣傳,而無關合法性。」1992年,克羅地亞擺脫了共產主義的控制,議會的第一批法案之一是發表聲明譴責對斯特皮納奇的構陷和「1946年對斯特皮納奇樞機主教進行的政治審判和判決」。

儘管蘇聯人可以利用由他們控制的司法體系來陷害斯特皮納奇和其他基督教神職人員,但卻不能對教宗也這樣做,因為教宗不在他們的控制之下。所以,他們等到教宗去世,然後以一部名為「天主代言人」的戲劇展開針對他的大規模抹黑抵毀的活動。

*抹黑的戲劇

1944年羅馬解放,1945年二戰結束,庇護十二世於1958年去世,庇護十二世因其富有道德的領導,反對納粹和支持猶太人而受到來自世界各地的讚譽,其中包括最重要的猶太人團體。

但是,到了1963年,他被誣蔑為納粹大屠殺的旁觀者(如果不是積極參與者的話)。德國劇作家羅爾夫‧霍希胡茨 (Rolf Hochhuth) 在「天主代言人」劇本中,虛構教宗對納粹暴行袖手旁觀這樣一個故事。

儘管是虛構的,但霍希胡茨聲稱該劇是基於「有證可查的事實」,並且有一份文件附錄認為該描述是有歷史根據的。這是個狡猾的策略。當歷史學家指出明顯的錯誤時,為戲劇辯護的人可以將其解釋為藝術表現形式。盡管那是公認的虛構,然而它又聲稱是真實的。

共產黨時期前羅馬尼亞對外情報局局長伊恩‧米海‧佩斯帕 (Ion Mihai Pacepa) 解釋了他和其他人如何用該劇本誣陷庇護十二世,有關「天主代言人」的其他事件也支持他的說法。

該劇的德國製片人歐文‧皮斯卡托 (Erwin Piscator) 早就承認,他希望利用戲劇來壯大共產主義事業,他甚至在共產黨的指揮下上演此戲劇。他將一個像是由克里姆林宮的一個委員會撰寫的長達八個小時的爛劇本改編為成兩個小時的「天主代言人」。

將「天主代言人」帶到百老匯的美國製片人,因為他與共產黨的關係而被眾議院「非美國人活動委員會」罰款並被判處緩刑。美國的「天主代言人」出版商是一位公認的共產主義者,出版激進書籍。許多早期的正面評論家與共產黨有聯繫,克格勃至少給其中一人付了錢。另一個是前克格勃間諜。(順便說一下,這是在很少有美國人承認與共產黨有關系的年代。)

被認為是作者的霍希胡茨是克格勃手法的合理目標。他是一位不知名的作家,從未出版過一部戲劇,而他的研究方法也很草率(導致對他的另一部戲劇所做的重大法律判決)。編寫「天主代言人」之後,他與他的終身朋友、著名的大屠殺否認者戴維‧艾文 (David Irving) 密切合作,霍希胡茨經常為他辯解。

1969年,一份英國最高機密的情報揭開了真相。該情報說﹕「有各種理由懷疑,但沒有真正的證據,霍希胡茨和艾文的活動是蘇聯長期針對西方進行的『虛假信息』行動的一部分。」

另一份解密的祕密報告說﹕「也可以說霍希胡茨從事某種『分裂』活動,他試圖摧毀從宗教到英雄的自由社會的基本價值。」

一旦人們意識到「天主代言人」是蘇聯的陰謀,旨在使基督教和其它宗教失去信譽,那麼就更容易理解該劇如何將庇護十二世從「人類的恩人」描寫成什麼邪惡的傢伙。

抹黑構陷如此有效,以至於直到今天許多讀者仍然相信庇護十二世和斯特皮納奇是納粹分子或幫凶。但是,請了解,關於他們(和其他人)的信息是故意捏造的,以詆毀他們的聲譽,並通過(詆毀)他們從而抹黑他們的教會甚至宗教的理念。基於這類信息的結論是錯誤的。

聯合國的這次活動是消除虛假信息和更正歷史記錄的一小步,我很榮幸能參與其中。

作者简介:

隆納‧裡希萊克(Ronald J. Rychlak)是密西西比大學教授,並擔任傑米‧惠特頓法律和政府主席。同時,他也寫了許多著作,包含:《希特勒、戰爭與教宗》、《虛假信息》(與伊恩‧佩斯帕合著)和《中東基督徒的迫害與種族滅絕》(和簡‧阿道夫共同編輯)。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原文The Church, the Holocaust, and Soviet Disinformation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20-02-15 12: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