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每代人都必须对抗社会主义现实

作者:迈克尔‧沃尔什

人气 2191

【大纪元2020年01月30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Walsh撰写/原泉编译)奥斯卡‧维尔德(Oscar Wilde )曾调侃说,第一次婚姻失败是因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太难坚守,所以寄希望于第二次。但第二次能否成功却值得怀疑。

但千百万人仍想试一下,从理论上来说,没准这次能成。

我们怎么看待当今的社会主义甚至是地下共产主义潮流?领先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诸如公开的社会主义者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主张向富人征税的伊利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拥抱这个潮流并得到常春藤出身的媒体青睐。

这两个老态龙钟的婴儿潮一代(78岁的桑德斯最近得了心脏病;沃伦也已70岁)的集体化和没收政策,是美国历史上早期公开的社会主义思潮的回放,那时尤津‧德布斯(Eugene V. Debs)、诺曼‧托马斯(Norman Thomas)、亨利‧华莱士(Henry Wallace)在1900年到1948年间打着社会主义和进步主义的旗号曾数次竞选总统。

当然他们谁都没赢,但他们在意大利、德国和俄国的同伙以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哲学来回尝试却成功了。经典的共产苏联是始作俑者,意大利法西斯和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即纳粹)将私人企业为国家服务,效果同苏联一样。后果就是在欧洲、后来在中国(中共)导致了数千万人死于残酷和非人的意识形态之下。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要想做煎蛋卷就得打破鸡蛋,即杀头。

1904年,德布斯首次尝试竞选总统,他曾以美国社会主义党的身份认真尝试了四次,那时共产主义只是卡尔‧马克思死人眼中的一抹余晖。但第一次世界大战颠覆了国际秩序,为巴伐利亚、保加利亚的社会主义革命留下了门路,最成功的是在苏联。虽然共产主义在苏联最后也崩溃,但它的威胁和危害却仍在继续。

自从马克思在革命的1848年发表了《共产主义宣言》之后,经济自由和个人自由的守卫者们不得不跟危害极大的打着“容忍”、“平等”、“公平”等口号的意识形态进行抗争,而这些口号不过是在法国大革命时期为压迫性极权主义铁拳戴上的天鹅绒手套。尽管社会主义一次次失败,但它的真正跟随者始终认为社会主义并未“恰当地实施”。

所以左派们一直在尝试:1972年进步主义再次抬头,当年乔治‧麦高文(George McGovern)获得了民主党的提名(被理查德‧尼克松结结实实地击败),并在巴拉克‧奥巴马当政时期大爆发。

在2016年被唐纳德‧川普挫败之后,现在它又躲在“民主社会主义”的标签之后再次出笼,这个致命的谎言似乎对年轻选民们特别有诱惑力,他们把“社会主义”同公共服务、基督教慈善混为一谈,并且认为政治正确(莱昂‧卓斯基发明了这个词)只是强制性的良好举止。

30年前,当时苏联的卫星国东德意识到再也无法抑制人们想要自由的愿望,于11月9日出人意料地宣布开放通往西方的检查站,柏林墙轰然倒塌。

柏林墙倒塌时,我就在柏林,手里拿着大铁锤。1991年8月,苏联发生了针对戈尔巴乔夫的未遂政变,这是苏联垮台的信号,我当时就在苏联。那一年的圣诞节,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永远地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我们认为我们赢了。

其实我们错了。似乎很清楚,每一代人都必须重新对抗集体主义。正如罗纳德‧里根总统所说的,“自由离灭亡永远都不超过一代人的时间,我们要为自由而战,守护自由,并交给下一代做同样的事。”

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成为了两代人之间的角力,没有多少生活经历的理想主义年轻人,他们很多人在马克思主义者教授的教育之下被铁杆左派所蛊惑。他们寻求纠正真实的或者想像出来的社会不公,希望得到每样免费的东西,包括健保、教育、父母地下室的终身免费租约。

跟他们讲述我们在1989年所看到的毫无用处:东德人首次踏足西方时喜极而泣,他们的喜悦就像《绿野仙踪》——在共产主义统治下毫无生气的黑白电影突然变成了勃然登堡门另一边的斑斓色彩。

我之所以说没用是因为,最好的说服他们的办法是向他们展现,而不是告诉他们不要听信集体主义的甜言蜜语,那结果只能是委内瑞拉的混乱,而不是斯堪的纳维亚的有序(正在严重消退,特别是在瑞典)。

1960年代,我们有和平军把理想主义年轻人送到蒙昧的国家为其提供帮助。或许我们今天所需要的是自由军,不仅帮助其他人,而且帮助我们自己的年轻人对抗社会主义的实践,而不仅是承诺,让他们看到第一手的、由于采用魔鬼政府的模式,从而对人类和物质造成的破坏。

奥斯卡‧维尔德的著名格言有一个更不为人所引用的要素:婚姻是想像力战胜理智。如果把第一个词改成“社会主义”,正好合适。

作者简介:

迈克尔‧沃尔什(Michael Walsh)的著作有“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The Fiery Angel”,均由 Encounter Books出版。

原文Each Generation Needs to Confront the Reality of Socialis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香港抗议是“新冷战”前线
程晓容:神秘肺炎向世界敲响警钟 中共陷困局
左派市议员重提企业人头税 或激化社会对立
金言:中共肺炎 中共再次用谎言杀人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组全球反共联盟 王毅变脸求和?
【思想领袖】安东:美制造业外包带来危机
【拍案惊奇】港初选登场 出逃病毒学家露面
【纪元播报】疫情与中共:纽约警局背后红色因素
高鹗补续之年龄错谬及深度削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