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与中共分享学术研究成果很致命

人气 7554

【大纪元2020年02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Ledeen撰写/高杉编译)中国共产党已经签署了《生物武器公约》 (Biological Weapons Convention),但他们对这一点并不是很在意。中共政权正在研发生物(细菌)武器,来自中国的致命病毒或许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关于这一点,斯蒂芬•莫舍(Stephen Mosher)在英文《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

“中共军事医学科学院(China’s Academy of Military Medical Sciences)副院长贺福初就曾在2015年公开表示,生物材料是新的战争的‘战略制高点’。”

“中共解放军的将军、前国防大学校长张仕波上将在他2017年的著作《战争新高地》(War’s New High Land)一书中则更进一步声称:“现代生物技术的发展正逐渐显示出其拥有强大的进攻能力的特征”,包括潜在的“针对特定民族的基因的攻击”。

“非常清楚的是,张将军所说的就是能杀死其它种族的人的生物(细菌)武器,同时使自己种族的人能够对之有天生的或者后天获得的免疫力。”

中共声称对所有祖上与中国大陆有关系的人拥有领导权。同时,在近年来,这个共产党政权还越来越多地雇佣了与中国大陆并没有任何民族、血缘关系的人士。美国哈佛大学化学系主任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教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利伯被形容为“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但根据执法部门针对他的起诉书中的内容,在同意于2012年至2017年间在武汉工程大学(Wuh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担任“战略科学家”之后,他收到了中共支付的7位数的未公开的报酬。

对利伯尔的起诉是与针对另一名中国学者郑早松(Zaosong Zheng,音译)的起诉同时宣布的。郑早松于2018年获准在位于美国波士顿的贝斯以色列医学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进行癌症研究。第二年,他因试图将研究样品走私出境而在美国被捕。

此外,还有一起向中共走私美国的半导体芯片的阴谋被破获。这个窃取计划是由美国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洛杉矶分校(UCLA)工程学系兼任教授石怡驰(Yi-Chi Shih,音译)策划的。他很清楚地知道,这种芯片在军事领域的导弹和战斗机方面的用途巨大。在2019年的一份联邦起诉书中,石怡驰被判犯有所有18项罪行,并面临法定最高刑期219年的监禁。

为了窃取美国的研究和技术,中共策划了众多的阴谋,而且仍有众多的中共特工在为此继续行动中。为了维持我们残存的大学体系的曾经的辉煌形象,我们的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在对外夸耀着,他们是如何对敌人的渗透保持着开放。

这些大学校长们喜欢吹嘘整个教育科研系统的开放性,并以怀疑的眼光看待任何想要限制对秘密研究领域的接触的人士。

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院长托马斯•罗森鲍姆(Thomas Rosenbaum)在接受NBC新闻频道采访时声称:“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我们的开放性,”而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中国问题研究所(Kissinger Institute on China)负责人罗伯特•戴利(Robert Daly)则将对中共的间谍活动的警惕和怀疑比作是麦卡锡主义。

此外,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校长李•博林杰(Lee Bollinger)还撰写了一篇专栏文章,认为尽管美国维持对网络安全和生物恐怖主义等领域研究的控制是重要和正确的,但“学术研究的目的就是共享。”因此,美国追捕留学生间谍就是错误的,中共可以去利用偷来的美国学术研究成果,但美国大学把这些成果留给美国自己就是不对的。

尽管也有关于俄罗斯、古巴、伊朗和北朝鲜在我们的由政府资助的研究设施中寻找目标的类似的间谍故事,但中共是一个最引人注目的例子,美国大学只是其实施无数间谍活动的目标之一。

中共的间谍行动是最重要的,因为他们完全掌控了自己的体制,并且他们手段超群。与此相比,伊朗人甚至都无法将火箭送入轨道,他们刚刚完成了连续三次的火箭发射,而且连续三次失败。

另一方面,尽管我们曾花了近80年的时间来同克格勃和格鲁乌进行对抗,但现在,我们好像已经不会开展反间谍工作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最好把这个工作重新做好。否则,我们将不得不去面对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权所爆出的生物武器。而且我们的大学科研体系还正在为他们服务着。

学术研究成果并不是一定要分享给所有人,起码不是全部都要进行分享。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迈克尔•莱丁(Michael Ledeen)是“保卫民主基金会”(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的自由学者。他曾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务院和国防部的顾问,以及美国国务卿的特别顾问。他是35本书的作者,最近还与退休中将迈克尔•弗林(Michael T. Flynn)合著了《战场:如何赢得对抗激进伊斯兰及其盟友的战争》(Field of Fight:How To Win the War Against Radical Islam and Its Allies)一书。

原文Sharing Academic Research Could Be Deadly, as China Develops Bioweapons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华子明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每代人都必须对抗社会主义现实
【名家专栏】为什么这么多年轻人不快乐
【名家专栏】战争时期的公众反应
【名家专栏】美国新的造卫星运动将引领5G
最热视频
【胡乃文开讲】脾好免疫力就好 中医穴道饮食健脾 护肤又排湿
【新闻看点】美透露制裁新法 北京为何强夺香港
【思想领袖】华为起家与非对称混合战
【新闻第一现场】美不再承认港自治 孟晚舟罪成
【拍案惊奇】孟晚舟翻船 香港悲壮5.27!
【现场视频】牡丹江火车全部停运 居民隔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