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疫情扩散 北京小区封闭管理 居民吐糟

人气 1177

【大纪元2020年02月24日讯】2月18日北京市西城区委副书记、区长孙硕宣布,西城区将严格实行小区封闭式管理,目前对全区1300多个小区、1.1万多处平房院落、48.9万余户居民,进行全覆盖排查,对具备封闭管理条件的小区做到“应封尽封”。

封闭管理的通告,让不少北京人大吃一惊。几天前,微信圈里还在传: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可防可控可治。再者,中国人信守一条,首都北京是最高权力的象征,中国版图上重中之重的地方,党和国家会不惜一切代价保卫北京。武汉封城前,不少人认为北京安全往北京跑,结果无处藏身,有武汉人死在北京海淀区的宾馆里。

这次北京的对手不是政变、兵变、群体抗争的有形目标,而是肉眼看不见的新冠状病毒,而且在不断变异。军队有枪有炮有原子弹,但都用不上,束手无策被疫情肆虐。现在北京人有点傻眼了,自以为的安全感已化为乌有,预感自己大难临头!

疫情有多严重?对于感染、确诊病例数,死亡人数,官方不会说实话的。信息完全不透明,只会让陷于危险中的北京人惶恐不安。

今天,“老北京人”的微信群里传出几条北京“应封尽封”的消息,转贴在下面,看看北京大疫爆发前,北京人除了恐慌焦虑外,对未来要发生的一切,有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北京居民一:大杂院居民都得上公厕,“封门”改“封路”,管用吗?

我是北京西城西单附近一条胡同的居民,我们胡同被封了,胡同两头设了关卡,出入得有“路条”。胡同里有几个大杂院,里面一户连一户,几十户底层市民,拥挤在一起。听说我们这儿原计划“封门”,但发现大杂院居民自家没有厕所,住在里面的男女老幼,都得上胡同里的二个公厕方便,最后“封门”暂改为“封路”。

这“封路”管用吗?我们害怕啊,院里只要有一个人传染上,全院几十口人都得被拉走!到时回得来回不来都难说了!现在我们白天坐在家里胡思乱想,夜里更是噩梦连连。

北京居民二:我被隔离2周,卡上被划走3千元!

群里说G大哥中招了,怎么发帖也没回音。昨天他露面了,正好是他失踪半个月后。下面是他自己道出的失踪经历。

我是半夜从被窝里被警察抓进警车送到一家什么旅馆隔离的。当时我争辩自己和家人都没症状,为什么非得去隔离?警察说:“你接触的人里有人感染了,我们从摄像头找到了你!”

我被关在那家旅馆的一间客房里,掐着手指头熬了2个礼拜,人都快疯了。期间见有人被抬出去了,是死是活不知道,去了哪也不知道。庆幸的是我回家了。

第二天,我去超市买菜,柜台小哥告诉我:您账面上只剩不到十块钱了。这怎么可能呢!我查到是那家旅馆划走了3000元,电话追问旅馆,服务台告诉:是送你来的警察让我们这样结账的。我问这算什么账目?对方答:食宿费。我告诉他,“警察说都是免费的!”对方答:不是吧?那您找警察说去吧。我说,你什么等级的饭店,一天消费二、三百?对方说:“您就知足吧,2个礼拜被划走5000的都有!”

警察抓人,旅馆囚禁,敲诈勒索,我没被感染,已经被折腾得半死了。如果染上了,估计死路一条。

北京居民三:街道书记已经谈虎色变了,这疫情能不严重吗?

我们没有北京疫情的消息,包括微信圈里也很少。大伙知道官方的话都是屁话,干脆别听!从街道干部、邻里党员被动员出来抗击肺炎,知道北京疫情严重。昨天我在胡同里遇到街道书记来视察,我想向书记打听点北京疫情消息。

离他还有三四米呢,戴着口罩的书记闷声闷气的呵住我:“站住!有什么话快说,我听得见!”对方这一嗓子,我就明白了,不用再问了,书记已经谈虎色变了,这疫情能不严重吗?

*****

习近平在2月23日召开的“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上说,疫情已经全面失控,北京已处于疫情爆发初始阶段,而北京的疫情状况,是中共极为重视和重点应对的大事。当局的思路显然是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护中共政权稳定,碾压所有可能的民变和反抗。

北京疫情的发展会引发当局和民众的何种反应,值得关注。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北京多家医院爆发中共肺炎群聚感染
周晓辉:病毒入北京核心区 中南海还不警醒
【十字路口】病毒攻进中南海?中共或瞒新疫情
王易:给习近平的火急公开信
最热视频
【老外看中国】硝烟再起 港人再抗暴 美台力挺
【新闻看点】美制裁港国安法 习“加强备战”?
【拍案惊奇】37万港人反恶法 日本网友热议
那一场雪天围炉
【罗厨寻味】四季豆炒牛肉
【十字路口】习为何压香港 港国安法冲击五层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