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大气出现惊人浓度的二氧化硫 在烧什么?

中共肺炎蔓延,尤其在1月23日就封城的武汉,到底死亡多少人,或许从焚烧尸体的量可以观察。图为示意。(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6974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0年02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赖意晴、吴旻洲台湾采访报导)根据国际数据提供商“Windy”追踪的数据,2月8日晚间,中国武汉市周围的大气中包含大量有毒物质二氧化硫(SO2),遥遥领先其它城市。有网民质疑,武汉空中二氧化硫突然暴增的现象,很可能与大量焚烧中共肺炎(俗称新冠肺炎)死者遗体有关。但台湾事实查核查证显示,Windy主要是看风场走向,其提供的空气品质指标,并不是来自各地监测站实测的数据,且人体燃烧后只会转化成低浓度的二氧化硫,不会造成高浓度排放,所以二氧化硫浓度指标并不适合作为遗体焚化的判断依据。

根据捷克公司“Windy”的全球交互式天气数据显示,武汉市充满大量二氧化硫,全市每立方公尺的浓度均超过80微克,武汉各行政区都难以幸免,在2月8日晚间7点甚至出现每立方公尺1700微克的惊人浓度,甚至湖北省其它城市也飘散着此类有毒气体。

“Windy”显示的数据,与中国重庆、上海以及周围城市相比,武汉市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已经遥遥领先,高达1342.27µg/m3,远高于属于危险水平的80µg/m3。

“Windy”显示武汉市周边的二氧化硫含量高于重庆与上海,但台湾事实查核查证显示,Windy主要是看风场走向,其提供的空气品质指标,并不是来自各地监测站实测的数据。 (Windy.com)

二氧化硫(SO2)是最常见的硫氧化物,是石油、碳、天然气与生物类有机物等的燃烧都会产生该化合物。二氧化硫为无色气体,有强烈刺激性气味,溶于雨水时,会形成酸雨。

海外一名推友“Interlwave”指出,如果这是一个燃烧煤炭石油的发电厂放出的二氧化硫,那么在同样人口聚集的上海与重庆,以及中国周边的其他人口密集城市,并没有出现像武汉市那样多的二氧化硫。这名推友认为,武汉市可能正在燃烧有机物城市垃圾,或者是动物尸体类的有机物,他推断,武汉空中二氧化硫突然暴增的现象,很可能与大量焚烧新冠肺炎死者遗体有关。他分析,以武汉市这样的浓度,推测要燃烧1.4万具尸体才能达到这样的排放量。当然,这一推测数据还有待专家的权威鉴定和证实。

台湾事实查核中心辟谣表示,人体燃烧后只会转化成低浓度的二氧化硫,不会造成高浓度排放,且二氧化硫浓度指标并不适合作为遗体焚化的判断依据,这则传言为错误讯息。

另外,台湾事实查核中心也指出,Windy主要是看风场走向,其提供的空气品质指标,并不是来自各地监测站实测的数据。查核中心咨询气象专家彭启明,他表示,气象模拟需要很大的运算资源和大量的气象专业人士,所以通常是国家机关、特定机构或气象公司在运行“气象模式”,例如欧洲ECMWF、美国NCEP、台湾中央气象局等。Windy是想办法取得这些各机构的模拟资料,然后建立一个视觉化的平台,从事商业活动。因此,Windy系统本身并没有做“模拟”的工作,也不是网站实际监测的资料。

燃料可能是产生二氧化硫的主因

不过经记者调查,焚化尸体过程所使用煤、柴油等燃料,有可能是产生二氧化硫的主要原因。

另外,虽然Windy的显示不是来自各地监测站实测的数据,但就武汉当地情况显示,确有殡仪馆正在大量焚烧尸体的情况。据武汉当地流出的通告显示,自1月25日起,武汉殡仪馆与火葬场已经启动“24小时服务”,全天候运作,且还要求遗体进馆后,处理程序要“短、平、快”,殡仪馆暂停举办告别式,只提供“遗体接运、遗体火化、骨灰寄存”三项服务,而且只允许直系家属到场。

从武汉市民政局资料显示,武汉地区大约有7个殡仪馆、80座焚化炉。湖北某殡仪馆高层日前曾透露,他所在的殡仪馆,一台炉子焚烧一具遗体需要50分钟。若依此推算,武汉地区每天最多可以焚烧约2,300具遗体(注:80乘24(hr)乘(60mins/50mins)=2,304)。

另外,据本报2月4日以调查员以特殊身份暗访湖北省多家殡仪馆的高管,从而获知其中两家殡仪馆每天的实际火化量,是平时火化量的4~5倍。从这些资讯推测,当前武汉确实有大量尸体被火化。


此外,依中共民政局所公布的“火葬场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内容显示,中国焚化炉设备所用燃料主要分成三种,目前都是以柴油为主的燃油式火化机,另一种则是燃煤式的火化机,但由于污染严重,多分布在老、少、边、穷地区;第三种燃气式火化机,虽然排污较少,但因为价格较高,所以中国使用较少。

学者:武汉工厂停工 烧尸体是合理推断

对于武汉空中二氧化硫突然暴增的现象,台大大气科学系教授陈正平也表示,其实人体的硫含量非常低,即便大量焚烧尸体,也很难达到这么高浓度的二氧化硫。

他认为,重点应该是拿什么东西去烧,如果大量烧煤的话就有可能,若是燃烧柴油的话,硫含量也会比较高,但以焚化炉的规模来看,只要距离一远,浓度就会低很多,而且因为没有更多相关数据,他也无法断言。

他强调,工厂和炼钢场才是排放二氧化硫的大宗,当然气象条件也很重要,如果当天没有什么风,加上高压层下降、空气流动很缓慢,二氧化硫就很会难扩散,也会导致二氧化硫浓度飙高。

台湾大学大气科学系教授徐光蓉则说,自然界在一般情况下,除非火山爆发,否则不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硫,由于武汉当地没有火山,再加上封城的关系,工厂停工、车辆无法行走,所以在没有别的污染源,又没有中国自己的相关数据情况下,外界会认为是在烧尸体,也是合理的推断。

世卫顾问:中国日增五万例新冠病例

伦敦帝国学院的世界卫生组织(WHO)顾问佛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2月5日在接受访问时说,根据模型分析,中国境内每天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大约5万人,更糟糕的是,他估计这个传染病的传播速度每隔五天就会翻一番。

另外,佛格森的模型估计,中共当局每天大概仅发现感染新冠病毒总人数的10%。

挪威媒体“CCN”2月8日报导,从中共官方公布的感染数字来看,佛格森的推论有其可信度。

报导指出,虽然在爆发不久后,中共每天通报的新冠病毒病例数呈指数增长,但是现在曲线已倾向线性增长。过去一个星期的时间,中共每天持续通报大约三千名新增感染人数。事实上,在过去的10天里,这个数字一直保持稳定。

然而,令人怀疑的是,如果近期每天新增感染人数“稳定”在三千人,中共各城市为何接二连三地宣布封城或加强管制?因此,佛格森推测的远大于中共数据的数字,似乎提供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中国境内新冠病毒的问题相当严重。

英国《卫报》1月26日报导,佛格森当时的猜测是,尽管到目前为止只有二千多例确诊病例(中共报告的数据),但可能已经有10万人感染了中共肺炎。目前大部分感染者都在武汉市。

弗格森的演讲团队曾为WHO对中共肺炎进行建模实验,他说,他们估计该病毒的繁殖率为2.5—3,这意味着每个受感染的人都可能将病毒传播给另外三个人。

佛格森说:“我现在的猜测是目前可能有10万个病例。”病例也可能在3万至20万之间。“几乎可以肯定,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感染”。

更正启事:在台湾事实查核中心刊出查证后,本文有修改过内容,补上台湾事实查核中心的查证,并加上专家学者的解读。谨此更正,并向读者致歉。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