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调查:NAPLAN考试师生压力大 三年级学生尤甚

一项调查显示,近30%的受访澳洲中小学生说NAPLAN考试是他们在学校经历的最紧张的任务。(Fotolia)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3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威廉澳洲墨尔本报导)调查研究发现,近三分之一的学生认为,NAPLAN考试和家庭作业负担正在影响师生关系,老师们布置的难度较大的作业让学生们感到焦虑。

澳洲新闻集团报导,在线补习机构Cluey Learning对澳洲中小学生进行了一项调查,其结果表明,近30%的受访学生说NAPLAN考试是他们在学校经历的最紧张的任务。

31%的受访学生认为家庭作业负担是导致焦虑的最大因素,其它导致焦虑的因素是NAPLAN考试(26%)、具有挑战性的课堂作业(20%)、朋友关系(15%)以及与老师的关系(9% )。

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澳洲小学校长协会(APPA)认为NAPLAN考试是导致越来越多学生受到焦虑困扰的因素之一,80%的校长们都认为焦虑是学校的重要问题,而60%的校长们表示没有足够资源来解决这个问题。

APPA的报告发现,NAPLAN考试令学生困扰,尤其是三年级学生们。一些孩子无法应对考试压力,并且还对 NAPLAN成绩产生焦虑。心理学家霍顿(Michael Hawton)说,小学生的焦虑水平呈上升趋势。他说:“老师和家长们似乎不知道如何处理焦虑问题。通常压力会在积累到影响他们学习能力时显示出来。”

这项由Cluey Learning进行的全澳调查发现,学生们认为NAPLAN压力主要来自教师,近60%的学生认为他们的老师对NAPLAN考试担忧或者受到压力 。

超过50%的家长在准备阶段刻意避免提及NAPLAN,三分之一以上的家长正在考虑将不让孩子参加NAPLAN考试 。

APPA总裁埃利奥特(Malcolm Elliott)说,学校才是NAPLAN考试压力的源头,她并不惊讶。他说:“不幸的是,NAPLAN已迅速成为最有用的测试。教师评估和学校评估都依赖 NAPLAN数据,这造成巨大压力。”

悉尼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母亲告诉澳洲新闻集团记者,她女儿的学校用一个学期为NAPLAN做准备。

她说:“学生们不上其它任何课程,但在NAPLAN考试后不得不补上。从学期第一天到NAPLAN考试,学生们每天都要考试。”

Cluey Learning教育部门负责人赛谬尔斯(Selina Samuels)博士说,农村和城市之间存在着很大差异。仅55%的农村学生说曾经为NAPLAN考试做过准备,但71%的城市学生反映曾经为这个考试做过准备。

赛谬尔斯谈到调查结果时说:“学生们似乎觉得这是他们不能谈论的事情,这种现象是最令人担忧的。”

这项调查研究发现,70%的学生与同学而不是父母或老师谈论NAPLAN。墨尔本一名母亲斯坦科夫斯娃(Roza Stankovska)说,在与澳洲新闻集团记者交谈前,她以为九年级的儿子并不担忧NAPLAN。她说:“然后我和儿子聊天,我甚至不知道他明显很紧张。他担心的是如果成绩不好,别人会怎样看待他。”

在布里斯本,七年级学生布莱顿的母亲田艾琳(Irene Tian)说,她家最近才移民到这里,发现家庭作业负担和NAPLAN测试不如她家乡中国那么严格。她说:“这都是非常基本的知识。在上海,学生们有很多很多家庭作业和很多考试。在澳洲相当不错,压力并不那么大。”

埃利奥特说,NAPLAN考试是家庭和教育机构用来评估学校的少数工具之一,这只会增加压力。他补充说,三年级学生真的还太小,无法应付NAPLAN考试压力过大。

在受访学生中,担心数学的占43%,担心写作的占25%,担心语言习惯的占24%,担心阅读的占9%。

几乎有50%的学生说考试过程比备考和公布结果的情形更糟糕。超过一半的学生知道为什么要考 NAPLAN,但超过四分之三的学生不知道NAPLAN缩写代表什么。超过65%的学生表示,他们愿意放弃NAPLAN考试,如果没有不良后果的话。

教育机构说,目前缺乏对考试目的以及家庭作业用途的解释,这增加了压力。赛谬尔斯博士说:“我不相信社区非常明确地了解NAPLAN的目的,孩子们也就不会理解,而老师知道其用途,但不知道怎么对付考试。”

她说:“我也从很多学生那里听到,他们的作业缺乏正常反馈,他们因此感到沮丧。如果不能确定某个任务是否‘起作用’,那么很难完全把自己投入到这项任务中。家庭作业的数量变得更繁重,因为学生们不知道如何将繁重任务分成若干可管理的部分,并相应地分配时间。”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