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政府应对中共肺炎措施 各方反应不一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柏综合报导)3月14日,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 宣布:工党政府为了保障新西兰人的健康,将实施更为严格的旅行禁令,一是针对来纽人士,所有于3月16日零时开始入境新西兰的人士(后延时1小时执行),必须一律执行14天自我隔离;二是针对所有目的地为新西兰的邮轮,在6月30日以前禁止进入新西兰所有港口。

总理所述,新西兰在应对中共病毒或中共肺炎(COVID-19)全球大流行疫情中,“是迄今为止实施最为广泛和严格的旅行限制的国家”。她告诫全体国民,如非必要,近期不要安排出国旅行。她同时还宣布取消几项早已准备妥当的大型活动,即原定于上周末在奥克兰Western Springs公园举行的太平洋岛国文化庆典(Pasifika Festival),基督城清真寺恐袭纪念(Mosque Attack Memorial Service),还有四月份各地的澳纽联军日(ANZAC Day)传统纪念活动也将被取消或延期。

在新西兰目前已有多名确诊感染病例的情况下,采取及时果断的行动,以降低因大规模公众活动而导致可能的群聚性感染爆发的风险,非常必要。

按总理Jacinda Ardern的说法,政府有能力监督执行自我隔离。总理相信:

*目前在新西兰实施的抗疫措施应该是所有国家中最为严格的,已经执行的边境管控,令所有到达的旅客进行登记,定点检查制度可确保需要隔离者自动执行14天自我隔离;

*政府有能力每天为1500~2000人提供COVID-19感染测试;

*政府已祭出紧急财政援助计划,直接从拨款121亿纽元,针对需要救助的公司、个人提供必要补助,以助其度过难关;

*政府正在考虑让员工在家工作,并可能关闭学校;

*对于3月15日后进入新西兰的外国旅客,将强制执行14天自我隔离,拒绝执行者将被驱逐出境。

专家的反馈

据Newsroom传媒报导,一批公共卫生专家敦促政客在应对中共肺炎过程中,避免制造传播危言耸听的恐慌性言论和计分方法,并称这种做法将有损医护人员。

一篇有关COVID-19的政治回应社论发表于《新西兰医学期刊》(New Zealand Medical Journal),由50多位传染病和公共卫生科学家的专业人士签署,专家们呼吁,“我们的政治领导人须同心协力,使用其影响力以帮助病毒对我们社区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社论还提到:“尽管今年是大选年,但我们坚持要求政治家们抵制恐吓冲动,以试图在媒体得分。相反,他们应该在聚光灯下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来传达有关我们的卫生系统准备情况的信息,以及在这个关键时刻为新西兰人提供有帮助的信息。”

社论认为建立跨党派中共病毒工作队是确保合作的一种方式,同时也警告不要传播有关该病毒的任何错误信息。

“当害怕或消息不畅时,人会感到不安。而当了解情况时,无论是个人或是整个社区成员,都可以产生巨大的影响。挑衅和批评为国家而努力工作的专业人员,无非是破坏他们和公众对我们系统的信心。”

政府的行动及目前的问题

新西兰的公共卫生部门在政府宣布应对措施后,启动了曾于2006年制定、2017年更新的《流感大流行行动计划》,即从1月27日起,奥克兰地区公共卫生服务局(ARPHS)安排员工到奥克兰国际机场轮班,在到达区与海关部门合作,对到达旅客进行排查筛选,找出感染病例和疑似病例,并对其实行隔离治疗,以防止出现社区感染。这一工作到3月9日告一段落,奥克兰地区公共卫生服务局将这一工作交由北部卫生协调中心(NHCC)手中,争取将任何新病例在边境口岸截获,降低社区感染几率。

政府提出了分六阶段应对“中共病毒”入侵影响的方案:

*制定规划(Plan for it)

*不让入境(Keep it out)

*消灭病毒(Stamp it out)

*迎战病毒(Manage it)

*峰后管理 [Manage it (post-peak)]

*恢复管理(Recover from it)

现在,正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过渡,可以发布旅行禁令,可以关闭有疫情的学校,限制公共聚会。并根据疫情发展情况将某些地区完全隔离。

卫生部提供的健康咨询热线0800 358 5453 在二月份推出时,是让那些在抵纽前14天内曾经去过中国武汉或湖北其他地区的人士用来自我隔离时登记用的。后来成为所有人士就任何关于中共病毒或中共肺炎(COVID-19)的疑问或需要治疗时的咨询台。人们的反馈是这个热线打的人太多,经常打不通,令人气馁。据卫生部总干事Ashley Bloomfield 博士报告,仅3月18日的电话流量超过24,000通。

反对党的意见

国家党领袖Simon Bridges指责政府将重点放在“意识形态”驱动的收益增加上,而不是帮助新西兰中型企业。

3月17日下午,议会讨论政府的121亿纽元紧急救助开支的分配去向,国家党对支出重点提出了批评。

Simon Bridges 说:“这一方案令优先事项不容易获得资助,因为这些优先事项在意识形态方面,没有解决我们现在在新西兰面临的问题。”

Simon Bridges 说他所担心的问题是,工资补贴计划的上限为每位雇主15万纽元,为期12周,这意味着中型企业将受到影响,因为公司只有前20名雇员能够得到补贴。他因此指责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这表明你感到困惑,混淆了您担任财政部长该做的优先事项。”

媒体的态度

Newstalk ZB 电台主持人Mike Hosking 表示,总理Jacinda Ardern 的工党政府不是在领导新西兰,而是被领导。

大多数人毫无疑问地抵达奥克兰机场。认为我们没有社区传播是种幻想。在这里,他们只是测试不够,或者他们并不想知道。

Mike Hosking 说,政府陷入了太多的会议,又不敢大胆采取措施。 决策过程拖得太久,似乎政府做的极为勉强。

《先驱报》记者Audrey Young认为,政府的抒困计划几乎广受欢迎。而且随着疫情危机的加剧,这显然是财政部长和总理发表更多民族主义言论的极好机会。

新西兰人的个人体验

据《先驱报》报导,奥克兰的一位母亲在COVID-19期间从新加坡回国,对奥克兰机场的低级别回应感到失望和不安。Mt Eden女性商人Maree Glading和她的家人在中美洲和东南亚旅行了两个月后回家。亲眼目睹这些国家与新西兰在对疫情回应具体做法上的差异,令其感到震惊。她强调,在国外时,她受到很多的关照,当地人对她的提醒包括戴口罩、在提供食物时戴手套、在乘坐出租车前使用手消毒液等。还有,在新加坡机场,她的体温被检查了好几次。这些经历令她印象深刻。

然而,她登机后情况就变了,“似乎没有任何东西交给我们。”

到达奥克兰机场后,有一张类似入境卡的卡片需要填写,要求提供联系地址和航班信息等内容。

“我很失望,因为没有服务台,卡上并没有诸如‘自我隔离实际上意味着什么?’及没有‘你怎么回家?’等问题。感觉很随意,如同没有适当的检查一样。”Glading 女士说。

她继续道:“我们可以写下任何内容,没有人看到或关心”显然,她是指那份额外表格的内容过于简单、没什么针对性,如同摆摆样子,那些填好的表格,也不会有人认真去读,所以,此举没任何意义。

根据她的观察和回忆,她看到只有少数员工戴着口罩,一些工作人员在那里大喊14天隔离期,然而没有人按卫生部规定的“所有进入新西兰的旅客在进入新西兰之前都将接受评估和筛查”的要求切实执行,认真了解每个到达旅客的具体情况。

Glading 女士所描述的经历,与《先驱报》记者Simon Collins亲自到机场观察采访到的情况,极为相似。

Simon Collins对于迄今为止,大多数国际旅客抵达奥克兰机场后无需进行任何健康检查、毫无阻碍地直接入境的情况,深感担忧。

这和总理声称的“全球最严格的疫情边境防控”似乎并不一致。

到记者截稿为止,新西兰确诊的中共病毒或中共肺炎感染病例总数已达到28人, 都与国际旅行有关或是与回国家人接触后再被感染,这个数字还会不断刷新。这两天奥克兰的各大超市,再现了二月底首例病患确诊后疯狂抢购的情形。

另一方面,尽管政府开始实施121亿纽元的紧急抒困计划,储备银行近日又将官方贴现率(OCR)下调到0.25%,但是新西兰经济遭受严重冲击已经十分明显。

新西兰最大的航空公司纽航停飞85%的国际长途航班和80%的澳洲航班,裁员30%达到3700人,纽航首席执行官主动减薪25万纽币。

3月19日上午交通部长Phil Twyford公布了对备受影响的航空业注入6亿纽元抒困资金的消息,但他并没有提到纽航将获多少补助。这不禁让人们对有着12,500名员工的国家航空公司的未来命运担忧起来。

在越来越多国家关闭边境的情况下,中共肺炎的全球蔓延趋势能否得到抑制?何时才能迎来中共病毒爆发的拐点?相信这是很多人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