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母亲进ICU半小时死亡 1小时火化

人气 15359

【大纪元2020年03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黄慧采访报导)连日来,武汉的殡仪馆都大排长龙,成千上万死者家属等到了安葬家人的时刻,但对于武汉的尹先生来说,母亲去世前的悲惨离世经历仍历历在目,觉得母亲走得太冤。

尹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他母亲去世当天他辗转十多个小时,跑了三家医院,才有医院收治,立刻进ICU,只有半小时候医院通知母亲死亡,并依当时规定一小时内送殡仪馆火化。死亡原因注明是呼吸循环衰竭。

进ICU半小时死亡

据尹先生回忆,2月1日接到父亲电话,说母亲已经有三天没吃东西了,全身无力,当时他也没想到可能是感染了中共病毒,中午带母亲去了一家普通医院挂了急症。

“当时来看病的人都要做肺部CT,先排除病毒,他就去做肺部CT,医生一看肺部感染,说我这个医院治不了,你要去定点医院。”

于是尹先生带着母亲去了当时的定点医院——武汉普爱医院,但医院说没有床位了,拒收。当时他母亲已经神智不清了,瘫在轮椅上。

“医生说他这里真是没办法,这大厅里面每天都不知道死多少个,你这个很正常,自己想办法。”

在尹先生一再请求下,有位医生建议他们去郊区的另一家医院 。尹先生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带着昏迷的母亲来到这家医院。

这家医院刚开了发热门诊,排队的病人和家属从医院里面排到外面草地。他们到那里时已经是晚上十点。

情急之下,尹先生推着母亲的轮椅直接去急救ICU。有医生接过轮椅,叫尹先生回家去拿生活用品。还没到家,尹先生就接到医院电话,说母亲走了,而且告诉他国家规定,一小时内要送去殡仪馆,直接火化。

“我母亲没有住院,没有抢救,进去(ICU)半个小时就打电话,医生说我们还没有抢救你母亲就走了。”

骨灰坛摆满了一个庙堂

母亲火化的第二天,他去领了骨灰坛,但不允许下葬,当时墓地也不允许出售,只能寄存在殡仪馆。

这几天殡仪馆终于下来通知他去领骨灰安葬,尹先生第二天就去领母亲的骨灰了,他看到寄存在殡仪馆的大量骨灰坛,“寄存的骨灰那就数不清了,一个房间骨灰摆满了,你说放多少,它还不是一个房间。它是一个庙堂,你说有多大,从里面已经放到门口来了,我母亲的骨灰放在门口第三四排,门口也放满了。”

现在尹先生在给母亲操办后事,他告诉记者,武汉4月5号之前根据死者死亡日期有的买墓地7折,不过具体哪段时间可以打折他不是很清楚。

但打折只限于墓地,其它费用比如刻字费,刻相片等费用没有折扣,标价七万多的墓地,最后全部算下来也要五万六千多。

买墓地时排队的人也很多,虽然尹先生选择的千子星空陵园在武汉郊区,相对偏远,非热门地点,但队伍还是排出了一两百米。

没有一分钱收入 还要买高价菜

尹先生说自己靠开出租为生,从武汉封城至今,他没有一分钱收入,但每个月的份子钱还要照交。物价飞涨,一个月买菜吃饭得三四千。

“公务员不上班还有最基本的工资,我们什么都没有”“在外国还给点补贴,没有人说给我们什么补贴。香港公民还能给八千人民币,我们不说八千,给个一千两千也好,现在是又没有工作,还要买高价的生活用品。”

尹先生说他父亲收到消息,说政府给三千块,但是他还没拿到,通知也没有说什么时候给。

一场劫难过后,尹先生深有感触,“这次病毒扩散我们都能理解,但是心灵的创伤绝对是有的。”母亲省吃俭用一生,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没有抢救,无缘无故就死了,火化了,最起码的人权都没有。

“也许这个事情来得太突然,造成了社会秩序一定的混乱,老百姓还是有情绪,你想想这么大的事情,很多人都是打工的,这几个月真的是把人都吃空了,还有的上有老,养房养车的,国家银行不会跟你说免房贷车贷,没有人帮你。” #◇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禁自带骨灰盒 湖南殡仪馆自卖逾万元一个
家属盼黄圣航骨灰永伴总长 军方允同安葬五指山
真人骨灰坛恐吓暴力讨债  警方严办决不宽贷
【一线采访】隐匿疫情酿祸 武汉人要求国赔
最热视频
【爱丽话五千】清凉解暑绿豆汤的日常做法
【重播】白宫简报会:撤销警局 犯罪率大增
【珍言真语】刘泽锋:重拾港人尊严 爱国非爱共
【新闻看点】中共病毒早发现?打疫苗近半发烧
【拍案惊奇】美国正经历文革?喝茶制度进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