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李兆富:公卫危机 中共需担责

人气 844

【大纪元2020年03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叶依帆、梁珍香港报导)日前,为应对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日益严重威胁全球经济,美国联储局突然宣布紧急减息0.5厘。前苹果社群资讯网行政总裁、财经专栏作家李兆富(笔名利世民)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预估美国不久将再减息0.5厘甚至0.75厘。而目前香港楼市,面积仅一、两百尺、所谓的“龙床盘”受冲激最大,不过对商业楼宇楼市实质影响更大。

李兆富预估香港今年GDP增长为负数。他说,目前香港零售市场非常糟糕,只剩餐饮业呈两极化经营。而事实上去年初香港经济环境已“败象见顶”,“就算没有发生反送中事件,也没有这次疫情,可能也会跌,只是没这么急。”他说,两宗事件接连发生,让经济环境更难控制。

另外他还提到,疫情全球化之后,催生全世界各国企业将“公共卫生”纳为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经营企业的同时教育公众“防疫意识”。他也点名历来利用天灾强化统治权力的中共,自认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国,对于“公共卫生”,“是不是应该负应负的责任呢?”

减息急又遽 预期再降至少半厘

记者:最近美国联署局突然宣布减息半厘,对全球以至香港、中国的经济影响?

李兆富: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挺突然的,有两种人已一早洞察先机。第一是市场。实际上在前一天,已经看到利息的衍生工具已反映出会减息的,只不过很多人以为月中才会减。但也有人说,在七大工业国里已经讲了,各自国家会尽快用尽一切手段去保持金融稳定,所谓“用尽一切手段去保持金融稳定”就是减息。但其实其它国家减息作用是不大的,例如加拿大、澳洲相继减息,对环球金融体系没什么影响,相反,他们的减息,一来反映出他们的恐慌,二来他们减息让更多人转去买美金。过去多次金融危机都是这样,人们第一时间将资金转成美金,然后用美金去买美国国库债券。甚至乎2008年的金融海啸,本来是在美国发生的,但人们第一时间还是买美金、美国国库债券,所以,七大工业国要做出行动,主要是美国要做出行动。所以G7发表声明后,美国马上有行动。

现在大家预算是减息一次半厘,在未来不长时间还会减息半厘,甚至还要多四分之一,也就是一共百分之零点七五。悲观的人觉得这次议息声明还会减息,减到一厘都有可能。所以说这次减息是否很突然,事后看一下,不只是这一次,连续几次都会减得很急。

去年初香港经济“败象见顶”

记者:是否是中共肺炎疫情的影响,最近美股也跌得很厉害,美国的利息率创历史新低点。

李兆富:利息率创了历史的新低点,没试过穿破一厘的。美国债券在各选项可以说是最安全的选择,很大程度是因为中共肺炎疫情的影响,但是否只是中共肺炎的原因,这是可以辩论一下的。因为在去年初,经济环境已败象见顶,见顶不代表会跌,只是停止不动。就算去年香港没有发生反送中事件,也没有这次疫情,可能也会跌,只是没这么急。这么凑巧,这些事件发生在一起,让环境更难控制。

“龙床盘”楼市冲击最大

记者:香港股市跌幅不大,楼市方面有何看法?

李兆富:楼市,每次讨论地产,每次我回想起“地产”,怎么去解释它呢?两样东西吧!一是“地产”每个单位的价值是不一样的。太古城与半山的、石结尾价格是不一样的,虽然背后有共通的关系。我认为豪宅,高价格的单位本来租金相对比较便宜。如果租半山豪宅,按尺计算,租金比㓥房(分间楼宇单位)便宜。这就反映出在某些阶层,它的价格敏感度是高出许多,某些阶层是比较稳定的。如果说有一次冲击的话,冲击最大的肯定是那些所谓的“龙床盘”,只有一、两百尺面积、很小的那些,影响会比较大,“细价上车盘”的影响会比较大。如果说,普遍来讲住宅是一个市场,对商业楼宇的影响实质是更大。

零售市场惨淡 饮食业两极化经营

李兆富:以零售业来说,其实零售市场是非常地糟糕,没人上街,没人消费食肆(饮食业)等。很多人会说,现在很多消费已转到网上了,铺面越来越难做,卖衣服也不好做,时装零售品牌,除非过去几年,个别的有大陆资金买下的牌子,用不合理的价格租下很好的铺面,他们的钱不是靠卖衣服回来的。那些可能也会没有了。现只剩饮食业,饮食业不是没得做,但现在变得很两极化。

一是做很平民、大众化,甚至连坐位都没有,站着吃,或者送外卖的,那一部分有得做,另外那些高消费其实都受影响的。生存能力最强就是最入门最便宜的,最低贱的那些零售饮食业,那些他赚不赚钱?赚钱。不过他们是不是要交那么贵的租?流动摊档收贵点,租吗?“你不便宜租给我,我马上走,周围摆都可以的”,大家都是用这么低水平的运作。

资金回报率一路跌 贫富悬殊加剧

记者:但问题是,现在楼价没有什么跌的,租金就跌得快一点,是不是?

李兆富:楼价不跌,租金跌,我们叫这些是“回报率跌”,也都是合乎这个利息大幅下降的现象。假设我有一千万,以前一千万至少每年有二十万的回报,即是两厘,我才觉得好的,合理一点。现在不用了,一厘我都肯了。其实租金就不见了一半,我都肯做的,因为我那一千万资金的成本就是一厘。

我常常讲,八、九十年代平均的资金回报,要有八、九厘才叫做合理的,到九十年代后期跌为五厘,一路下跌;过了金融海啸之后,两厘;过了这次,一厘都叫做标准,高水平了。

这个世界是很辛苦的,辛苦在什么呢?一般靠收入去储蓄钱的人,基本上是很难储蓄到钱,储蓄不到钱买不到资产,就更加难靠这些资产去增值赚钱,就变成社会的贫富悬殊严重了很多。

疫情催生 “公共卫生”成企业首要社会责任

记者:反送中运动,催生了黄色经济圈。中共肺炎疫情会不会催生“抗疫的经济圈”?例如王维基生产口罩,无论什么颜色政党都开始生产口罩、消毒用品。

李兆富:口罩就惨了,口罩是不赚钱的,原有的上市公司、日本公司造口罩不赚钱,造口罩利钱很薄,因为生产口罩的技术不是特别高。

王维基没做过工厂,投资也不是特别多,就已经可以投产了,这说明了什么呢?这个生意其实都很机会为本的。有这一个疫症,就有得做。但是,会不会以后公共卫生变成了一个营商的一个考虑?

萨斯之后,就算是饮食业,去吃火锅也好、饮茶也好,03年之前没有人用公筷,03年之后香港人开始用公筷的习惯。萨斯对香港人的冲击很大,但是,我现在很主观的去比较,我觉得这次中共肺炎疫情冲击比萨斯大。虽然香港确诊个案不是很多,但是,这次疫情是全地球爆发,所以,我觉得这次不只是香港一个独有的情况,我相信全世界各国的企业营商,可能会将“公共卫生”变成一个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

以前所谓“企业社会责任”包括环境、可持续性,甚至乎性别的平等等等,现在“公共卫生”可能将会是很首要的:做些什么可以使人类的存亡得以受到保障?不只是药厂,不只是口罩,做地产发展商是不是要设计楼盘、商场,至少让大家没那么容易受感染。做其它生意,是不是一路都要教育公众,防疫意识。其实香港人防疫意识很好,其它地方不是,看看韩国的爆发,就知道他们没有防疫意识。还有做资讯科技公司,是不是可以投入去做分析疫症爆发的渠道等等。我想这个很新、很新的现象。

是不是以后“防疫”变了一个经济的论述?一个营商一定要考虑的因素?我觉得是。

中共应对世界负“公共卫生”之责

记者:去一些比较高级的商场、酒店,他们一定帮顾客检查体温,做足全套的工作,是不是复工都要求要这样?

李兆富:以后旅游业是不是都要有一个社会责任呢?这会影响到由企业做营商的文化,会影响到社会,影响到人的质素。

无论如何,中共肺炎肯定在中国爆发,源头来自中国,我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这都还有可以辩论的空间,我觉得是没有的了。名字(中共)都不肯承认是武汉肺炎

我觉得如果连企业、环球社会都会肩负起这个责任,堂堂一个国家,还觉得自己在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大国,怎么可能不肩负这个责任?像环境可持续性一样,所有发达国家都已经说:我要负上一个责任,我要对地球的可持续性负责任。中国是不是都要做呢?如果是公共卫生,中国是不是都应该负应负的责任呢?

虽然现在世卫时时说中国做得很好,问题是,大家都知道,如果是做得很好的话,为什么会这样爆发呢?为什么不是像香港那样的情况呢?为什么当日香港说要封关,是基于什么原因不肯封关呢?为什么一见到韩国爆发,香港第二天就说封关呢?为什么对中国大陆又不可以呢?有什么分别?你如果作为一个政策,应该要有一个标准。

疫情冲击 加速企业生产线迁出大陆

记者:从经济角度,这次疫情影响很多方面,另外,影响了全球供应链。香港跟大陆关系密切,中共肺炎危机之后,大家会不会重新思考营商的模式。

李兆富:这需要一段时间去调整,但是,我想作为一个风险管理,假设我做手机的,是苹果公司,现在因为这件事,令苹果公司的供应有所影响,我要向全世界各国的股东、消费者、员工交代。我没有理由将所有的东西,集中在一个地方一个国家。这个我想是不是可以即刻发生?又不是,要一些时间。但是长远来看,本来已经有很多生产线,一路都有计划要迁出,

中国供应炼断裂 高科技电子、汽车零件影响剧

我相信因为这件事会加快离开中国,高科技电子、汽车零部件两个最受影响。有些没那么受影响的行业,就是一些简单的制造业生产,那些反而是最快可以走的、最快可以迁移。其实很多纺织、成衣行业已经一早搬迁了。中国的副食品加工业也不强的,再数下去就是电子零件、汽车零部件,这些因为它是资金很密集的,一旦其它地方建立了生产线,那就不能回头的了。曾几何时中共觉得没有所谓,但是当经济缺乏增长,这些本来可以养活很多工人的制造业操作,都没有的时候,究竟还有什么养活工人呢?

中共25万亿基建投资 “为做而做”是财政负担

记者:前些时候央行放水之后,推出新一轮的措施,八个审视,涉及基建25万亿去投资,怎样看这个措施是否有效呢?

李兆富:很普遍地说:所有投资都一定要有一个条件就是“回报率”。如果将泥沙扔进海里不起作用,那不叫投资,叫浪费。基建投资一听觉得很好听,但是很具体地去看,这些事如果本来有可做之处,本来都应该要做的话,何必等到今天呢?如果是为了做而做,为了养活人而做,其实那是一个财政负担,不是有“回报率”的投资。

中共利用天灾 证明中央集团存在感

记者:现在开工风险很大?

李兆富:这个也是,很老实说,站在管治的角度,他担心的风险如果你是病、出事、病死,这个我们叫做天灾;如果是因为经济不好没事干去做,然后捣乱,那是社会不稳定,我就宁愿你病死,都好过你去上街示威。香港一发现疫症,基本没有示威了,还有一点点吧。但是在管治者的角度他是不是很怕天灾呢?他不是啊。当年温家宝说什么多难兴邦,我想他是这样想的:多一些这样的麻烦事,才可以证明他们中央集团的存在性,他们是这样的思维去想事情。

记者:毛泽东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

李兆富:七分人祸的自然灾害,所以我觉得他们反而是不是很担心若复工引起的问题呢?个别省市政府可能都会有些考虑,各种考量,甚至个别工厂、企业当然会特别担心。但是在中央、国家层面,我觉得他们担心的事是不一样的,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说是复工、说要恢复正常,但是反而是地方、甚至个别企业自己不敢去做。

信心景气不回复 需求回复更加难

李兆富:我听说有些工厂招不到工人,或者原来的一些工人不能回来,工人回不来的原因是有些人不能回城里,有些人不能离开自己住的乡下,各种原因,复工可能都只能复工一半,我们经济学叫做“供应震荡”,如果用很古典的经济学想法,其实是无分供求,供就是求,所谓的“供应震荡”其实也是“需求震荡”,基本上整个经济就是收缩,没有了两个月的经济活动,是不是要后来的10个月追回来呢?追不回的。很简单,原来一年365天每一天都要吃两碗饭、两斤猪肉、三斤菜。有两个月少吃了,是不是剩下来的10个月要平均吃多些呢?不能的。可以维持正常,甚至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模式,很好呀。如果信心景气不能回来,可能供应回复正常,需求也不能回来。

中国经济数据不可信 香港GDP负增长

记者:是的没错,粗茶淡饭大家都是吃惯了。

李兆富:节约开了,不如继续节约下去吧。已经见过鬼,害怕夜晚了。绝对是有可能长远地令整个经济增长的轨迹受到影响。大家都觉得中国的经济数据是不可信的,现在的问题是,没有可能一年少了两个月时间,还可以说我只是小数点后的百分比的影响,没有可能,应该是有一个由正数变负数的影响,香港今年GDP增长要是负数才对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程翔:跳过北戴河 习避问责图连任
【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若报复美国 恐殃及香港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越作恶 灭共越加速
【役情最前线】贝鲁特大爆炸 哪里来的硝酸铵?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北斗三号开通 中美军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语】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脱钩战
新唐人最新纪录片《大疫袭来》即将播出
【薇羽看世间】美媒体反击 中共数字货币挑战美元
【现场视频】长城汽车质量差 拖车钩断裂险酿祸
【重播】川普在惠而浦制造厂讲话 签署行政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