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涌入武汉 各医院对医护人员下令封口

人气 20821

【大纪元2020年0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报导)随着武汉4月8日解封,预料很多海外媒体将赶赴武汉,对这场全球大瘟疫的始发地进行报导,中共对此极为惊慌,提前下令医院各个科室及个人不得接受外媒采访。

《澳洲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驻中国记者麦可·史密斯(Michael Smith)4月16日在推特发布消息说,武汉医院已经提前给各科室下令,不得个人接受外媒采访。

麦可·史密斯附上了一份来自武汉某医院发往各个科室的文件。内容称,随着4月8日武汉解封后,世界各国媒体将来到武汉进行采访报导。对此,省防控指挥部“极为重视”,特别召开专题会议进行安排部署。

中共对武汉各大医院医生下令封口。(Michael Smith推特)
中共对武汉各大医院医生下令封口。(Michael Smith推特)

文件强调,外媒的采访接待部门为党办,全院职工都不得私自接受采访。“如遇记者采访,要第一时间向党办报告”。此外,个人也不允许在自媒体和其它媒体发布所谓“未经证实”的消息。

这一禁令让外界联想到,不久前大陆多家媒体——《南方人物周刊》,《人物》杂志,财新网等等纷纷到访武汉,采访医院医生以及知情者,披露了一系列中共各级官员瞒报,导致疫情失控,大量医护人员感染、甚至多人去世的背后黑幕。

这些报导在大陆社会上引发轩然大波,其中以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的采访最为外界关注,问责之声不绝于耳。

《人物》杂志3月10日刊登《发哨子的人》专访文章,讲述了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医生发现疫情到现在的一百多天中,当局如何隐瞒疫情真相、导致疫情迅速扩散,以及让中心医院蒙受巨大损失。

艾芬说自己是个“发哨子的人”,作为传播消息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采访中,艾芬数次提起“后悔”这个词,她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对于过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人物》杂志的文章立即被中共当局封杀。但大陆网民与中共当局斗智斗勇,像接龙一样,用各种版本让文章一次次起死回生,与背后强大的审查较力。一天之内,先后出现了倒读版、竖排版、繁体版、甲骨文版、火星文版(符号代替)、emoji版、摩斯密码版、最高指示版、盲文版、英文版、德文版、图片、滚屏、音讯和密写版等五十多个版本。以“奇招”保留文章并散播开去,成为一大网络奇观。

《南方人物周刊》3月11日发表《四人殉职,四人濒危——武汉中心医院“至暗时刻”》的文章。报导了武汉中心医院包括党委书记蔡莉、院长彭义香,以及纪委书记李蜜等,严苛压制医护人员预警,并迫使他们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工作,暴露在病毒下,导致该院三百多医护人员感染、4人死亡、4人靠仪器维持生命。

财新网2月26日也曾报导说,种种证据显示,在去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于9个不明肺炎(中共肺炎)病例的样本被从武汉各医院采集,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相似程度有80%左右,有传染性),这些检测结果陆续回馈医院并上报给了卫健委和疾控系统。

报导援引一位基因测序公司人士的话披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电话,“已有的(中共病毒)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

……

但无一例外,这些揭露疫情爆发初期,中共当局隐瞒疫情内幕的文章全部被删除。

武汉被视为中共肺炎疫情的最初爆发点,但官方公布的武汉市死亡数字一直不足三千人,备受外界质疑。4月17日中共官方突然大幅上调该市中共肺炎死亡病例数字,从原来的2579例,增至3869例,上修幅度高达50%。但即便如此,这一数字仍被外界认为是严重少报,与美国学者和观察人士的保守估计相去甚远。

上月底,社交媒体出现武汉多个殡仪馆大排长龙的照片,有报导称,数以万计的人领回亲人骨灰。

责任编辑:周仪谦#◇

相关新闻
武汉中心医院吹哨人遭打压 民间吁追责呼声大
武汉医院检测数据显示新病毒秘密莫测
上海医疗队在武汉金银潭医院五十天的经历
【现场视频】武汉同济医院拒收患者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抓黎智英抄苹果 两个人最高兴
【现场视频】中共不兑现承诺 失独父母维权
【珍言真语】袁弓夷:抓黎智英 中共将挨美打趴
【重播】白宫简报会:中共报复美国无意义
【重播】川普8·10发布会短暂中断 白宫外枪击
【直播】中共军医唐娟今天庭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