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疫情资料 北京三名90后失踪

【有冇搞错】在中国 记忆是一种罪行

石山

人气 2278

【大纪元2020年04月28日讯】《有冇搞错》。4月27日。

最近,有三个北京的90后年轻人,突然失踪了。大概一个星期之后,他们的家人收到了警方的通知,说几个人由于涉嫌“寻衅滋事”,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了。

咱们先说一下这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字面上,这个监视居住,不是拘留,不是行政拘留,也不是刑事拘留,只是你住着,他监视你。不过,你住在哪里,是公安局指定的。

这种荒谬的规定,也只能在中国被发明出来。公安局指定你居住在监狱,你就不是被判刑了,公安局指定你居住在看守所,你就不算是被拘捕了,可以不受制于刑事诉讼法里面刑拘30天的规定了。很多经历过这种待遇的人出来后,说了这个指定居所的一些情况。有时候是一个度假村,有时候是一个普通小房子,有时候是类似精神病院的地方,不但窗户有铁栏杆,门上有大锁,而且还有专门的人看守。有规定说,监视居住最长6个月,但期满后可以自行去延期。所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就是一个无期徒刑,没有任何法律条文规范这种行为。譬如: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家人被告知他被监视居住,现在已经5年了,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情况。

这3个北京的90后的年轻人,都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他们都有很高的学历,蔡伟,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的硕士毕业生,以前在北京一间互联网公司工作;陈玫,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被带走前在北京的一家公益机构工作;蔡伟的女朋友小唐,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硕士毕业生。

他们“寻衅滋事”的罪行,是参与了备份在中国大陆的微信、微博等平台上,登出来然后又被删除的,有关中共病毒(新冠病毒,俗称:武汉肺炎)疫情的所有文章。

据“端点星”网站自我介绍:“是一个在GitHub 开放平台搭建的一个站点,用去中心化的方式备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删文章。”网站也转发了诸如《人物》杂志发表的“发哨子的人”和财新网刊登的“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等此前有关中共病毒疫情的报导。

有些报导说,“端点星”在疫情期间备份不少相关文章,保留疫情记忆,目前仍不确定3人失联是否与此有关。

其实我们知道,当然是和这个问题有关。在中国,记忆就是一种罪行。

前两年,中国有一个“非新闻”微博,那个博主名叫卢昱宇,他和女友李婷玉两个人,从2013年起,整理发布中国各地发生的群体事件,包括农民抗议征地、工人罢工、业主维权等。很多香港新闻人应该知道这个平台,因为他们发布的消息特别齐全,还有当事人的联系方式等等,所以很受新闻记者欢迎。

2016年6月15日,2人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名拘留,同年7月被正式批捕;2017年8月,被云南大理法院判4年徒刑,罪名也是寻衅滋事。如果没有意外,卢昱宇和李婷玉,今年6月会刑满释放,他们会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网络世界了。现在别说发布,连存下来,备份下来,都是罪行了。

其实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奥威尔的《1984》里面,有关情节已经非常非常详细了。专制统治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控制脑袋,而控制脑袋,就要控制记忆。所以在大洋国,真理部主要管记忆这一块,除了要出版当天的新闻之外,还需要把以前的新闻重新整理。

因为,政治会发生变化,以前的领导人,可能会出问题了。粮食增产了10%,所以要把去年公布的产量减少。国家以前的朋友,现在成了敌人了,或者是以前的敌人,现在成了朋友了,这些都必须把以前的新闻作出相应的修改。所以真理部的任务,不但要印刷今天的报纸,还要收回以前的报纸,把上面的新闻重新修订,然后印刷后放回图书馆去,除了报纸,当然还有图书、杂志等等等等。这个印刷量,那可是够大的。

这个部门,就是为了控制记忆。

记忆,Memory,这个东西,也是人工智能的关键因素之一。在未来,谁掌握了人工智能,谁就掌握世界。据科学家说的,如果到时不是这样,别怪我。

人工智能,其实就是三个部分,记忆或者叫做数据资料,DATA;以及搜集到这些资料的能力,链接;各种数据DATA资料之间的相关性判定。记忆是基础,没有数据,其它都谈不上。

Google技术的关键是搜索。互联网上,成千上万的现成的资料,如果搜索,如何做相关性链接,其实就是AI的基本功能设定。

2017年,Google的AI机器,战胜了人类最伟大的围棋棋手,那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件。AlphaGO是一个可以自学习的电脑,然后不断进步,到了Alpha Zero,只用了21天就成了顶尖围棋手,这个能力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基本上,机器学习就是认识现有的资料数据,所以是否能成为“智能”,也要看链接能力。AlphaGO Zero,因为速度快,自己和自己下棋,几天下了几百万次,然后从这些资料里面整理学习。就是,自己产生资料,自己再学习。

第二就是如何链接,如何确定相关性。

看到老虎,会链接到危险,看到红烧肉,会链接到肚子饿了,这就是初级的智能。如果看到老虎想到红烧肉,估计很早就死了。

希特勒的主要助手——戈培尔,就是一个搞宣传的。他有一句话非常有名,谎话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其实他不用说谎话,只需要不告诉你真实情况,或者少告诉你真实情况,就可以了。我记得美国电视剧《兄弟连》(Band of Brothers,又译《诺曼第大空降》、《雷霆伞兵》),根据二战中,101空降师E连,就是Easy Company的真实故事拍的,非常棒,十集。前面大部分都是战争场面,但到最后有一集,部队占据了一个德国小城。小城里的德国人,对占领军虽然服从,但不服气,仍然昂起头。

后来E连的巡逻兵,发现了小镇附近的一个集中营,里面的情况非常惨,很多人死了,幸存下来的人骨瘦如柴。美军命令小城里面的人全部去掩埋尸体。

傲气的德国人被集中营震惊。他们居住地点这么近的地方,有一个这样的集中营,他们不知道。只知道这里是一个军事重地。

在战争中,德国人只获得部分的真相,人民脑袋和战争的链接,只有英雄、奖章和胜利,没有非人道,没有残忍,没有饥饿。这种部分的真相,不能带来智慧,也不能带来人类真正的尊严。

机器的过程是一样的。现在决定AI的是大数据,当数据达到一定程度,就很难伪造了。

所以,说实话,我总是怀疑中国花了这么多资金,数千亿人民币,去开发AI,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

也许,在现阶段,因为专制者可以掌握更多的资讯,把人民变成非智能(我不想说是傻瓜),然后就可以维稳了。但最终,这个AI链接到的不是真实的数据,最后这个机制是否能够构成一种智慧?是会帮助人类?还是会走向可怕的毁灭?

缺乏无神论,缺乏人道主义基本资料,机器会学到什么?

谈回北京三个年轻人吧。记忆,在中国有时候,是一种罪恶。因为他不要记住那些事情,发生的事情,就是历史,是可以改变的。他只要改变了你的脑袋中的资料,改变你脑袋中资料相关性的链接方式,他就改变了世界改变了历史。

说实话,共产专制体制取得了一些成功。当我们和中共小粉红,或者香港人和大陆人在讨论的时候,会发现困难,双方或者是完全无法沟通,原因就是他脑中的数据,他脑中链接方式,和你完全不同。

自由,其实就是要做自己的主人,不光是做自己身体的主人,更重要的是做自己脑袋的主人。所以,你记住什么?要由你说了算。

这是中共这种专制体制,和自由民主体制最大的区别。专制体制要抹杀真实发生的东西,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篡改资料,现时的或者是以前的,也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六四事件,算是其中一个例子吧。中共采取了很大的努力,去消除所有的记忆,但香港却每年都去提一次。香港对中共体制的威胁,其实正在这里。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孙力军被抓撼港警 港澳系统有大事
【有冇搞错】孙力军落马与傅政华削党职
【有冇搞错】中共不倒 香港没自由
【有冇搞错】北韩核武会落在谁手中?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川普快拳击中共 多国首脑扎堆换人?
【唐青看时事】川普猛打中共 习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横河直播】三起诉讼不简单 美国文革由来
【秦鹏直播】中朝争秀肌肉 蓬佩奥连番打击中共
【财商天下】投资中企角力激烈 川普斩吸金触角
【西岸观察】推特内部讲话外泄 称关更多账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