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蝗虫大军一路向东 学者:是否入侵中国看天意

“蝗虫地图”是否会入侵中国大陆,学者表示,蝗虫主要靠气流决定迁移方向,所以会不会飞进中国得要看风向决定。 (Getty Images)

人气: 77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4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当世界各国正在全力防疫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疫情之际,席卷东非大陆的蝗灾正悄悄向东延伸,遮天蔽日的蝗虫大军所到之处寸草不留、庄稼颗粒无收。对于“蝗虫地图”是否会入侵中国大陆,学者表示,蝗虫主要靠气流决定迁移方向,所以会不会飞进中国得要看风向决定。

这波蝗灾是东非近25年来最大规模的蝗虫灾祸,每平方公里的蝗虫数量可达4,000万只,估计总数可能高达3,600亿只,每天能飞行150公里,一天之内能吃掉3.5万人的粮食。预计未来几周亚洲将有更多降雨,若无法有效抑制蝗虫数量的增长,联合国担心6月时可能狂增500倍。

东非蝗灾之所以如此严重,原因之一是极端气候助长蝗灾的扩散。2019年时,北印度洋出现罕见的气旋活动,让东非受到旱灾与水灾夹击,由于高温的催化,加速了蝗虫卵的平均孵化周期与幼虫的生长周期,又因为充沛的雨水和植被,提供了水热条件及食物来源,进一步加剧了蝗虫灾害的爆发。

除了天灾以外,从2015年至今仍尚未休止的叶门内战也是原因之一。由于叶门政府投入大量资源在战争当中,未能顾及民生所需,造成2018年大水灾冲击时,未能即时抑制当地爆发的蝗虫问题,才让蝗灾蔓延到整个阿拉伯半岛,甚至飞越两侧红海与波斯湾,并扩及非洲以及南亚。

牧鸭治蝗不可行 学者:是假新闻

图为中兴大学虫系教授杨正泽。
图为中兴大学虫系教授杨正泽。(撷自中兴大学网站)

中兴大学昆虫系教授杨正泽表示,蝗虫属直翅目昆虫,不同于杂食性的蟋蟀、螽斯,蝗虫完全是植食性,都是白天活动、取食,体重约2公克的成虫,一天能吃掉和自己体重相当的食物,生命周期大约都在100多天。

他说,蝗虫分成分散居型(solitary)与聚居型(gregarious)两种型态,若蝗虫的若虫(渐进变态类昆虫的幼期)生活在拥挤的环境,就会出现型态转变的现象,包括身体的形状,以及翅、脚的大小都会改变,并产生族群爆量繁殖,进而引发蝗灾。

杨正泽表示,虽然型态转变的蝗虫适合长距离飞行,但其实并不能一次飞上百公里,多数是因为气流的原故被顺势吹往下个地区聚落,并在离境之后会产生大量的卵,只要环境适合生存、数量庞大,就会再度繁衍出聚居型的蝗虫,不断的循环往复,当地就会出现粮食危机与饥荒。

此外,只有聚居型的蝗虫会表现CYP305M2的基因并合成苯乙腈,可在被攻击时进一步转换成具毒性的氰化氢,对天敌具警戒作用,因此网传的“牧鸭治蝗”并不可行。

杨正泽说,要用鸡、鸭这类天敌来治蝗,那仅限于数量少、还未爆发蝗灾的情况下才可行,以当前这么大规模的蝗灾,先不说会产生毒素,鸡、鸭要真看到估计都吓死了,根本吃不过来,所以这根本就是“假消息”。

昆虫迁移有范围 但风向决定往哪飞

据FAO今年2月的蝗灾报告显示,目前受灾最严重的区域主要仍在东非,尤其是肯亚、索马利亚以及衣索比亚,让当地原有的饥荒问题变得更加失控。而这场灾祸并不仅肆虐东非,目前“蝗虫地图”最西边已触及西非的茅利塔尼亚,最东边也已来到过往常受蝗灾影响的巴基斯坦与印度。

近来中国网上也出现了对蝗虫“边境入侵”的担忧。中国科学院日前虽然曾表示,因为有喜马拉雅山作为屏障,所以东非的沙漠蝗虫要进入中国的可能性并不高,但中科院也语带保留地表示,眼下规模罕见的蝗灾,仍需持续观测非洲蝗虫的飞行途径,是否可能绕道其他国家,辗转侵入中国。

杨正泽表示,昆虫迁移有一定范围,但如果是被气流带动的话,它是没有办法自主决定降落在哪里的,所以非洲蝗虫会不会飞进中国还得要看风向决定。

香港昆虫学会会长陈涛则表示,蝗虫要跨过严寒、全球最高的喜玛拉雅山山脉这道天然屏障一定没有可能。但已跨过阿拉伯海的蝗虫,假如有温暖、干燥的气候许可,有可能从缅甸等东南亚国家进入云南。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