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防备通缩

人气 479

【大纪元2020年04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香港报导)日前,在英国监管部门要求下,香港的汇丰控股、渣打银行、巴克莱等多家英国银行决定取消派息。对此香港资深银行家、时事评论员吴明德教授接受《珍言真语》节目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这显示在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疫情下,英国政府为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做准备,“就是堆起沙袋来抵御经济低潮”。

汇丰控股有限公司4月1日宣布,取消原定14日派发的第四次股息每股普通股0.21美元,还指今年年底前都不会派息或回购股份。

吴明德分析英国政府宣布英国注册银行不派息的目的,第一,让银行机构保留现金,以因应未来的亏损而不至于出现裁员的状况,同时也让经济状态小康的小投资者,负担未来的经济收缩,共渡时艰。第二,让银行拥有一笔资金,充实资本以巩固银行系统,自行处置客户因经济衰退遭遇资金周转困难而出现的倒闭潮。

“它(英政府)告诉你未来四季的经济一定是不好的。”吴明德说,这项决策显示了英国对未来经济的预测。而他也预料未来百业萧条下,股价只会拾级而下,他建议读者(观众)最好握有现金一段时间,待半年一载,时局清朗后,股市到底了再入市。他语带幽默地预告,“那时候再看《珍言真语》,我会提醒大家何时入市。”

不过,当前为应对疫情冲击,多国家采行“放水”的货币政策,那么民众握有的现金将越来越贬值?“不可以这么理解。”吴明德说,经济萎缩代表经济活动减少,货币的流转速度变慢,那么进而导致货币总数减少,因此在货币流速慢的情况下,就要增加货币数量,让市场有足够的金钱流转。他以美国为例,政府印出的钞票发给市民,“那么这些钱就在市场里平均地分布,就可以用来抵御收入减少。”

“足够的金钱流转就像人身上的血,血液循环才能维持身体机能,货币供应就是这个效果。”吴明德说。

此外,在美国资本巿场挂牌、被捧为“中国星巴克”的瑞幸咖啡2日公告,该公司2019年伪造虚增人民币22亿元的营业额。对此吴明德表示,诸如此类诈骗行为,在世界各地时有所闻,不过,瑞幸行骗手法更为低劣,创业两年就急于上市、急于收割。

曾任职中共国企多年的他说,在中国大陆,国企霸占资源高达七八成,所剩的资源让民企竞争,“这不就是竞争逼迫出来的吗?没有空间让民企竞争,每个人做困兽之斗,所以就各出‘奇谋’。”

而病毒威胁下,香港的反送中抗争渐渐停歇,近期又遭遇港府以“限聚令”打压限制抗争活动。“抗争不一定要用上街抗争的形式,在短期半年内,在立法局选举前,我们要冷静。”吴明德说,要将抗争精力投放在立法局代议政制里,通过代议政制去使港府深刻改变。

他说,香港年轻人在抗争中学会忍耐,学会长期规划,来日方长,“接下来要打‘持续战’,年轻人一定比年长的长命,而年长的不愿改变,他自然就会被淘汰。”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汇丰不派息 英政府为通缩准备

记者:香港的标志——汇丰今年不派息,股票又跌到30多元,如何看汇丰今年的表现?

吴明德:一般宣布派息而后又停止派息是有的,不过大多数是“股仔”。汇丰在恒生指数成分股里占接近10%,影响的投资者也多,它在香港有超过100年的历史。它被很多基金拿来收取利息,导致很多的投资者,就算不买股票,做“打工仔”你的公积金也会帮你买汇丰的。

其实它不派息是对的,不派息反映一件什么事呢?就是究竟英国政府如何看待这个经济。

英国政府说(汇丰)第四季度的利息宣布了,已经接近派息了,已经撇除剩了,所有上市的,撇除剩的也都做了,这样也要你停止派息,就是说它对现金的保留很重要。我觉得这次由英国政府宣布免却了英国所有的注册银行,他们的董事局不需要被小投资者责骂,因为答应了别人每季度派息,突然之间将已经拨出要派的钱说现在要收回。很多人准备或已经将那些钱用在一些地方上,现在就不是没有了吗?这就是一百年来第一次遇到的,反映了什么?就是英国政府看未来一年,这四个季度都不派息,就是叫你在这四个季度里,有钱都要省下来,省下来干什么?就是让一些小的投资者未来也可以负担经济收缩。为何要小的投资者负担?因为共渡时艰。

共渡时艰者,是因为所有能买股票的投资者也不是捉襟见肘的人,也算是小康之家或者中产阶级以上。在这个环境,那些机构特别是一些投资者,他们首先要保证机构里的员工可以继续上班,上班就会支薪,如果未来经济不好不就赚不了钱?第一件事就是裁员,如果能保留赚回来的钱,譬如说第四季赚到多一点钱回来,那留这些钱可支撑多一两季度不需要上班族被裁员。变成了投资者负担这个(没有利息)。

第二件事就是银行,为什么它要受到金融管理局严密的监管呢?因为它是唯一的一类型机构需要不停地向外借钱,但那些钱不是真的去借,而是它是去吸引你存款。存款户放些钱收取一点点利息,比放在自己抽屉里好,让一些专业人士帮我在经济系统里借给一些有需要的公司去发展。但是同时,政府也要通过金融管理局或者某些机构去看着这些银行,或者一些接受存款的机构不可以乱来。例如它未来发现疫情会扩散到无法使经济复苏,可能需要更长时间。可能第二季,除了第一季不好,第二季、第三季、第四季也不会好的。估计经济不好的话,各行各业都衰退,很多公司因为资金周转的问题,可能无法经营下去,那么它欠银行的钱就还不了,那就会导致借钱给它的银行背上这笔债,撇的帐在资本里扣除出来。所以它就提前叫你们留着以往赚的钱来保身。放在自己身边,充实资本,所以本来要派的钱就留在自己这儿,希望巩固银行系统,你(银行)能自己解决,不需要我(政府)出手去帮你(银行)。因为如果你(银行)现在派息了,将来你(银行)跟股民说不行了,我(银行)没钱赚,我(银行)要增加资本,我(银行)要发行新的股票。再去找他(股民)们取回这些钱,那时股民就未必会把钱还给你(银行)了,所以你(银行)留下一些钱作为自己增长的资本用来保护——就是堆起沙袋来抵御经济的低潮。

记者:简单地说就是未雨绸缪?

吴明德:因为它(银行)选择了一些投资者是在社会上比较富裕的,他们有(闲钱)先去投资,那这些投资者不就是用来共渡时艰的啰,让你们有一个更明确的指示,告诉你未来四季的经济一定是不好的。

主持人:香港2月份零售数据也跌到新低,这个时候市民的投资如何能安全?

吴明德:其实现在不是投资,现在所有的百业萧条是在股价上反映,股价只会拾级而下,因为实体经济不好,赚的钱就少了或者没钱赚,那么别人就会计算你的价值。每家公司的价值都在倒退,它不就会反映在股票?价值就会下跌。如果买任何东西价值下跌的话,那不就像通缩一样?包括投资者也会缩,所以最好是手持现金迟一段时间,或者半年、或一年后,把局势看透了,去到底了再入市。那时候再看这个节目,我会提醒大家何时入市。

记者:现在每个国家都(放水),印的那些钱都不值钱,那拿着现金不就白白没了?

吴明德:不可以这么理解。(放水)的意思就是,因为经济萎缩代表经济活动减少,那么制造出来的钱,因为velocity(流速)慢,乘数效应会导致(金钱供应)总数减少。减少的话,它(政府)唯有增加那个量,因为量乘以流转速度就等于总共的货币供应。那么流转速度慢,例如由10跌到8,那个量不就要从8增加到10,才会乘以效应使之相等?为何要印多些钱呢?就是去照顾那个慢速度,让市场有足够的金钱流转。有足够的金钱流转就是像血,如果是一直是泵10加仑,现在只有8加仑,它不就要泵快些吗?如果它泵慢点的话,8加仑的速度是乘以10,不就等于80吗?如果是10加仑,它的速度就可以从10变成8,就要有10加仑乘以8变成80。那样才会等量,血液循环才能维持身体机能,货币供应就是这个效果,通过银行系统就是泵血,维持泵出这些血液让各行各业使用。不会说短期里货币增多了。除了一样东西,就是所有泵出来的货币都像2009年一样都去投资股票,那么就会拉高金融资产。但是这次不是,这次它(政府)钱印出来,像美国一样,它是派给所有的市民,像香港一样,它派给中小企业,它不只是派给银行,它派给中小企业,它派给每个市民一万块,那么这些钱就在市场里平均地分布,就可以使用,用来抵御收入减少。不同于2009年美国政府那些钱是派给银行,银行不把钱放出去经济系统,因为经济系统没有崩溃,所以它也不需要。只不过那些人减慢速度不借钱而已,钱留在这里怎么办呢?那就留在银行,分给一些投资者去买股票。所以这次是有所不同。

急于收割 中国星巴克瑞幸蓄意行骗

记者:现在百业萧条,相信很多公司熬不下去,出现崩塌、封盘或者出现一些危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集团瑞幸咖啡就被揭露造假财务,怎么看待这些公司在这个时候这样的表现?

吴明德:这是两件事。瑞幸是蓄意去骗人的,它2018年才成立,它造假数,生意本来是做10块,它就骗人说是15块,别人一看账面做得那么好,不就反映在股票价值上,(投资者)一直买进。那它在适时,股票有钱,就发行新股。再发行新股去吸钱来烧钱去帮它们4000多间的店铺烧钱。那这简直就是一个行骗。造假数去行骗。

但现在是天灾导致生意停顿、停摆,人们没有了经济活动,所以才要政府去救中小企,因为是与他们无关的,人家只是生意不好,所以就要注钱来救它(中小企),所以这是两件事。

记者:也反映出中资股的风险?

吴明德:那也不只是中国,世界各地也都有行骗的。但是中国特别一些,行骗的比较低劣。为何呢?因为2018年就想创业,然后就上市,急于收割,两年的时间怎么可能让收割呢?别的公司如果真的是去骗要10年、20年,这些才是真的打下根基迫不得已才去行骗。如果正常做生意,不是这样的话,突然好像起飞一样,有什么可以让你突然起飞?在中国那个迂腐系统,中国那个国企领导所有的产业,导致那些人的空间少,因为国企或者国家拥有的企业已经霸占七八成的资源,剩下二三成的资源让民企去竞争,这不就是竞争逼迫出来的吗?那些人要快点上岸,快点什么。没有空间让别人竞争,每个人都困兽之斗,所以就各出奇谋。一个环境大气候不好,中美贸易谈判开展之后,整个经济慢下来。又在这段时间创业的公司,要不就结业,要不就像瑞幸一样想办法。

中国公司美国上市 镀金后更易销售

记者:瑞幸在美国上市,是否也骗了美国一些华尔街的(机构)去做这件事?

吴明德:在美国上市不等于只是美国人投资,有很多是中国大款去投资的。只不过美国上市的过程比较容易。容易在于它有专业人士去帮它做好上市的报告、那个守则,还有符合他们(美国)的上市的程序。所有的专业人士就看这个概念在中国可行,因为隔了一重山。因为在美国,不是像在看Starbuck,Starbuck的业绩你会看到,你会感觉到,每天四处工作你会看到附近的生意是否真的如此好。但是瑞幸是在中国,只不过它看起来像是抄袭Starbuck的概念,然后改良了,用中国文化的中国版,那么不就容易销售这个概念?在外地的上市,隔了一层纱,隔着一层纱看一个人,如果觉得那个人很美貌,听上去好像很靓,看上去好像很靓,那么你就觉得好像真的很美丽,然后才能吸引投资者。这些在外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就有这个优点,所以这个优点就是被它利用了。

与中共有紧密经济联系的人士 感染机会大

记者:谈回疫情,病毒专门攻击一些和中共有关的国家,或者一些名人。

吴明德:科学性分析,看到这个病是从中国起源,第一层的扩散就在中国的本土,扩散给中国本土的人民,那么染病的概率,是第一批和中国接触得多的人。只不过有些不接触的,例如再由接触到的外国人传给他,所以这个印象是对的,因为这是一个科学性的推论。例如意大利是第一个国家,也是唯一一个欧盟26国之中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的。那既然签署的一带一路,那经济活动当然是最多,那么就接触中国人最多,那当然是先爆发。

记者:现在连开曼群岛都开始爆发了,香港很多公司VI(重要人员)都在开曼群岛。这个爆发和一些富豪、太子党有关系?

吴明德:因为他们要过去那边开户口,或者到那边谈项目、做银行安排,那他们也是比其它国家多。在那里爆当然是那里的人。所以推断和中国共产党有紧密联系的一定是感染率高些,那么,这个现象说出来,不就是他们和它有紧密的经济活动,那当然是这样的。

记者:他们之前想隐瞒自己踪迹,但这次病毒像是可以找到他们一样,连他们去哪都知道。

吴明德:这也是很正常,我们由“孟母三迁”就知道了。她(孟母)为何要孟子三迁,叫他认识一些正正当当的人,不要认识不正当的人。根据孟母三迁这个故事,就知道现在发生什么事。

记者:梵蒂冈被(中共病毒)攻进去了,现在整个梵蒂冈都很担心,觉得很恐慌。

吴明德:问问香港的主教,他一直警告梵蒂冈的主教不要和中共中央走得那么近,可是他现在不相信,现在神不是显灵让你看到了吗?是不是?不到你不信了。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望民主派立会选举争取多数

记者:对香港有何喻示呢?

吴明德:我们常常说,董建华说:“中国好,我们才好。”其实不然,中国不好,我们才好,因为它更会珍惜香港的地位。香港以前是出入口贸易地位,在它建国初期,到现在一直是金融中心地位,帮助它带入资金。如果中国受到疫情(影响)导致经济大衰退,那自然更加需要香港去取得资金,就是说不能够利用香港,以香港金融中心的面貌和走回二、三十年前,香港帮它引入资金,可以培养资金重新来过呢?只要它重用香港人,让香港人自己去做就可以,如果它想着用中国的地位,但是“狸猫换太子”,将里面引入资金的人全换成中共的人,只有一个空壳别人是会识破的,还是不行。

所以如果是传统的香港,信仰普世价值的人去做回这角色,外国对香港的信任,就是尊重,和你同声同气,你是尊重普世价值,尊重民主自由的人,我就会和你一起玩,但你可否保持这个地位?如果可以的话,也不能偷换概念,将内部的人换成你(中共)的人,然后还是尊重民主自由的?你骗不了别人的。因为你做事的过程之中,别人就说知道你想事情的思路,懂不懂得普世价值的执行呢?全部都会识破。

抗争打持久战 精力集中在代议政制

记者:上次区议会选举,你预测得很准。这次立法会选举很快开始,觉得民主派有否机会过半数呢?现在他们提出35家。

吴明德:我们现在就在做目标,提出35家是对的,将那些资源统率在这35家,那就要看他们对方,中共中央究竟给多少破坏性的资源下来。最重要的是我们这次不要“鬼打鬼”,不要被它收买。这次不同于区议会,因为区议会是逐个区逐个区,一个打一个,这次是比例代表制,即别人有多少成投票就能占多少席位,所以在普选里,譬如上次用区议会的六比四,那只能占六成的直选议席,其它四成也是他们。而在功能组别,它们一直都是雄霸的,我们可否在功能组别里逆转呢?占不了六,我们可以占四,和它持平。因为直选我们可以六,但是功能组别可否占四呢?以前只是占二,可否从二变四对它有威胁。这个战线很多KOL(意见领袖),像是刘细良、萧若元都不停地呼吁,我也觉得应该继续呼吁,让市民看清楚现在的制度。也在功能组别里,那些不做事的人不要让他就这样坐在这里,就可以“小圈子”上任。

我觉得还要再迟3个月,到接近的时候才有胆量看那个评论。但是我们大家各自努力鼓励自己身边的朋友,去联系、也鼓励他们继续帮忙呼吁如何在功能组别取回一半的席位。

记者:你如何看待香港抗争的前景?现在多了“限聚令”,很多示威游行也被警察用这个名义去打压,如何看待香港市民继续抗争会面临的环境?

吴明德:抗争不一定要用上街抗争的形式,这个抗争短期内,这半年内,在立法局选举前,我们要冷静,讲明我们所有的精力放在立法局代议政制里面,通过代议政制去使政府深刻改变,这是我们短期内要做的事,而不是再用去年的抗争方式。我们年轻人在过程之中也学到了很多,更懂得忍耐,还有打算长远。我们是过来人,我们知道要打持续战(斗长命),因为年轻人一定比年长的长命,而年长的不愿改变,他自然就会被淘汰。#

责任编辑:王菫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邝士山:疫情是警讯 地球正在养生
【珍言真语】钟剑华:藉疫情打压异己 港府负分
【珍言真语】曾焯文:天下围攻 要求中共赔偿
【珍言真语】蔡陈葆心:世局难测 持有现金为上
最热视频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踪:香港抗议国安法
【直播】川普总统参加阵亡将士纪念日仪式
【现场视频】鞍钢冷轧厂突发大火
【珍言真语】前线医护参政 刘凯文对抗制度暴力
【一线采访视频版】吉林爆疫情 舒兰公安局关门
【有冇搞错】港国安法 每个人都是“极少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