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带来“一带疫路”(数码篇)

人气 1752

【大纪元2020年05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丽综合报导)中共将“数字丝绸之路”(Digital Silk Road)作为“一带一路”的关键项目之一,为整个世界带来的危害触目惊心。随着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全球蔓延,人们发现那些“一带一路”参与国已变身为“一带疫路”受灾国。

一带一路”是从2013年起,由习近平领导的中共政权倡议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用以主导全球跨国经济带。根据大陆官方媒体的报导,“一带一路”拟在全球“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共2018年提出“数字丝绸之路”,目标是要重塑全球互联网的未来发展。

中共推“数字丝绸之路”的手段与目的

根据《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中共推动“数字丝绸之路”的重点是光纤电缆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互联网、数据信息服务、国际通信以及电子商务。很多“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没有完备的信用制度,中共希望借助“数字丝绸之路”把中国的电商模式和电子支付手段,比如支付宝,推广到这些国家,把西方的电子商务彻底排除在外。封锁网络的“防火长城”是中共的独门绝技,也将随着“数字丝绸之路”走出国门,将中共的网络控制输出给更多国家。

也就是说,中共希望藉由虚拟化技术构建网络虚拟空间及信息高速公路的数字丝绸之路,再通过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全球连通性,利用数字货币取代传统货币、摧垮传统经济,以帮助基础建设,掌握全球政治经济控制权,从而达到其最终的霸权主义,独统世界的野心。

大纪元特稿《武汉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指出,近40年来,从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到欧美发达国家,共产邪灵的代表——中共,一直在以经济利益为诱饵,用全球化、孔子学院、“一带一路”等计划为遮掩,通过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各种渠道向各国渗透,“引诱人远离神背叛神,达到最终毁灭人的目的。”

“数字丝绸之路”对全球的危害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导说,中共希望整合金融市场,将“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城市与下一代数字基础设施和卫星网络覆盖联系起来。

近些年来,中共为构建“21世纪数字丝绸之路”,通过对不发达国家建立的数字基础设施,最终将这些国家与西方社会切割开来,如果制空权被中共所掌握,给世界带来的危害极大。

1. 占领世界市场 破坏传统经济

中共大搞所谓的“数字经济”,通过央行推行网络数字货币(Digital Currency),用以通过电子付款(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ical Payment),利用政府信用,大面积取代现金交易,直接冲击世界经济、国际支付。如支付宝、微信支付在中国以外国家推行,以便取代当地的传统支付方式。

日本央行副行长雨宫正义(Masayoshi Amamiya)曾表示,国家数字货币可能危害发达国家的传统金融系统。他认为央行数字货币被视为是除比特币等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以外的另一种选择,能够保证政府在使用这项技术的同时不必担心失去对金融系统的控制权。与此同时,数字货币还可以帮助独裁政府、罪犯进行洗钱、逃税、贩毒等非法犯罪,为社会带来安全隐患,威胁社会稳定。而中共这个极权统治藉由认知、监管、规范数字经济,破坏传统经济,抢占市场份额,确立自己在世界经济的主导地位。

2. 数码高科技监控 扶植独裁专制

德国之声中文网还报导,美国华盛顿国家亚洲研究办公室高级研究员纳德吉·罗兰(Nadege Rolland)表示,“对于世界各地的半专制国家来说,其中很多都在一带一路的保护伞在之下。中国人口数字化监控模式对它们来说似乎很有吸引力。”

“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互联网技术上更多地依赖中国,他们也开启了让北京监控和转移其数据流量的可能性,为中国(中共)的情报收集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技术进步提供了支持。”罗兰补充说。

美国之音报导说,早在2014年,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的报告就指出,中国电信巨头中兴通讯向埃塞俄比亚出售并培训监控手机和网络活动的技术。中国生产的摄像头和监控系统,包括配备人脸识别和移动侦测功能的器材也已远销世界各地,包括巴西、厄瓜多尔、肯尼亚和英国等。

2020年世界人权报告提到,中共政府在全区每个角落安装配备人脸识别技术的摄像头,利用手机应用程序输入人工观察和电子化检查站取得的数据,并对所获信息进行大数据分析。可怕的是,这种监控性国家机器还可以对外输出。

中共的这些技术得到了其它的独裁国家、半专制国家所青睐。报告还指出,事实上,中国共产党已经证明经济增长可以强化专制独裁,使它得到巩固政权的工具——不惜代价维护权力,从雇用更多的安全人员到维护审查制度和建立全方位的监控性国家机器。

3. 侵蚀国家主权

去年4月,美国之音报导了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报告,其中将国家主权被侵蚀列为首要隐患。

前美国网络司令部副指挥官梅维尔(William Mayville)也曾表示,中国(中共)“不适合拥有大部分的世界通信基础设施”。事实上,中共在那些不发达国家投资的基础设施项目,不仅要确立其在这些国家的影响力,更是要在关键的能源运输和设立军事设施等方面继续扩张。

然而,那些接受中共投资的国家由于掉进了中共的金钱陷阱,无法偿还债务而不得不失去主权。例如,斯里兰卡因无力偿还债务后,将一个港口拱手让给中共租用99年。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外交政策智囊团(LSE IDEAS)的记者查理斯·邓斯特(Charles Dunst)表示,吉布提、吉尔吉斯斯坦、老挝、马尔代夫、蒙古、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都在“一带一路”项目中欠下中共超过其国内生产总值(GDP)45%的债务,他们或许将不得不割让北京看中的地区。而另外二十多个国家,他们至少欠了中共其国内生产总值20%的债务,中共病毒造成的经济灾难对这些国家的主权构成了明显的威胁。

坦桑尼亚总统约翰·马古富利(John Magufuli)也曾表示,该国政府无限期中止了中国(中共)建造巴加莫约港口(Bagamoyo Port)的计划,因为中国(中共)“希望我们给他们33年抵押期和99年租约”。

荷兰莱顿大学亚洲中心(Leiden Asia Centre in Netherlands )总监及《中国数字民族主义》(China’s Digital Nationalism)一书的作者弗洛里安·施耐德博士(Dr Florian Schneider)在谈到世界互联网大会时认为,这是在展示中国将互联网作为另一种治理的途径,尤其是针对那些发展中国家和任何认同中国专治政权的人来说。“它大力宣传中国的经典理论,例如国家主权和不容干涉的思想,并将数字互联网视为国家领土的延伸。”

中共通过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虚拟技术帮助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打造智慧城市、科技园等,从而达到对这些国家的主权更多的控制。

4. 控制思想意识导向 破坏新闻自由

根据来自澳洲广播公司ABC中文网的报导,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资深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表示,当今的中国已经形成了一股强大的自我审查的力量,它像“呼吸一样自然”。她说, “大多数中国年轻人都生活在防火墙内,在那个世界里,他们的生活深深被那些防火墙所允许的内容影响着。”可以想见,这无异于让人坐井观天,只能在中共给予的空间去思维。

众所周知,中共有着网络防火墙系统。美国之音报导,西方专家认为中共发展“新数字丝绸之路”项目非常“令人不安”。文章指出中国(中共)寻求通过新型光纤线路、海底电缆、云计算能力乃至人工智能研究中心,促进整个印度洋沿岸和欧亚大陆间的技术连接。专家们说,如果这个数字蓝图得以实现,这项雄心勃勃的计划将让北京得以向海外输出自己的监控模式。

因而,一方面,中共在“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可以控制地区性的个人、企业思想导向;另外,中共还可以通过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对媒体实施分析、监控、引导新闻走向,破坏新闻自由。中共的做法被专家解读为向世界输出共产模式的思维方法。

“一带一路”带来“一带疫路

在欧洲,意大利是发达国家经济组织七国集团(G7)当中第一个与中共签订“一带一路”的国家,意大利也是世界十大经济体之一。今年,中共病毒侵入意大利,从1月底到5月初,意大利确诊病例一直居欧洲前第一、二位,死亡病例居于首位,直到最近才被英国超过。

西班牙也是“一带一路”欧洲的主要参与国,签订结盟协议后,西班牙确定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居欧洲之首,死亡人数仅次于英国、意大利。

不顾盟国警告,允许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参与英国5G电话网络建设的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不仅确诊感染上中共病毒,还差一点被医生宣布死亡。在此之前,中共病毒也攻入了英国王室,王储查尔斯王子也被确诊隔离。另外,中共也是英国在欧盟外第二大贸易伙伴。到5月6日,英国成为因中共病毒在欧洲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

在拉丁美洲, “一带一路”已经延伸到拉美19个国家,占拉丁美洲34个国家的56%。这些国家面对疫情毫无招架之力,贫穷、缺失医疗能力使得死亡率颇高。例如厄瓜多尔就出现了尸横街头的现象。虽然巴西没有与中共签订“一带一路”合作协议,但中国是巴西的第一大商贸合作伙伴,巴西是拉美国家中遭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国家。

近几年以来,非洲有44个国家与中共签订了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文件。但是,中共为了甩锅,指责外国人将病毒带到中国。在广州的大批肯尼亚人、尼日利亚人成为众矢之的,遭到驱赶,甚至被虐待。南非矿业论坛主席最近在推特上宣布:“南非经济已经因武汉病毒(中共病毒)损失了数十亿兰特。”

在亚洲,伊朗也被中共病毒攻陷。《华尔街日报》指出,病毒的确切传播路线还不清晰,但中伊的战略伙伴关系,催生了众多潜在接触者,助长了病毒传播。由于伊朗与中国同为疫情不透明国家,确诊数字与死亡数字难以给出准确的信息。

沿着“一带一路” 寻去,人们看到的是那些参与国或城市,无不被中共病毒疫情侵袭。有句谚语:人算不如天算。也就是说,人的所思、所为必须得遵循道义,顺应天意,违背了即将受到上天的惩罚。“一带一路”变身 “一带疫路”正是让人们开始重新思考、审视自己的时候,只有这样才能够拥有真正的觉醒、归正的机会。

免疫有看头 防疫并不难

中共病毒肆虐,全球187个国家感染,确诊人数近4百万,死亡人数超过27万。但是,人们发现与中国大陆临近的香港、台湾、蒙古受疫情影响极小,其中都有着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远离中共。

当中共政权撕破对香港实施“一国两制”的面纱之时,尽管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领导的政府、港警对香港人“反送中”加以暴力镇压,香港人却无惧中共的恐怖行径,毅然走上街头,提出五大诉求,打出“天灭中共”的横幅,直接针对中共的独裁统治。正是民心所向,扶正黜邪,挽救了香港民众。香港人历经林郑月娥的假封关、晚封关,在反送中运动中抵御住了“中共病毒”。截至5月11日,确认病例为1,048,死亡仅为4人。

台湾被国际社会誉为“抗疫典范”,拥有2,300万人口的台湾到目前累计确诊中共病毒病例只有439例,其中347例为境外移入,本土确诊病例仅55例,累计死亡人数仅有6人。这与台湾政府一直对中共的说辞持有怀疑态度,不惧中共武力恐吓,不接受中共的“一国两制”、“九二共识”,以及台湾民众远离、厌恶中共有关。

紧邻中国东北部的蒙古由于历史和地缘的因素,从一开始就对中共保持着高度戒心,蒙古人民更是对中共在人权方面的丑恶有所认识。早在2012年,新纪元就报出,据美联社的报导,为了避免来自中国的热钱投资主导蒙古的经济,蒙古一直是小心翼翼地处理有关中国的事务。到目前为止,蒙古确诊感染中共病毒只有42例,零死亡率。

位于南半球的澳洲一直拒绝中共的“一带一路”合作倡议,面对中共病毒,澳洲总理莫里森提出问责中共、彻查病毒源头真相的要求。面对中共的威胁,4月27日,澳洲外长佩恩(Marise Payne)发表声明强调,提出独立调查是“原则性呼吁”,告诫中方不要试图“经济胁迫”。到5月11日为止,澳洲确诊病例为6,948;死亡人数97。

结语:

《九评》编辑部发表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文中指出,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开始了对共产邪恶主义的清理和对人类传统的回归。彻底解体共产邪党,清理人间的共产主义邪恶因素,全面反思近二百年来人类社会的堕落和魔变,成为今天人类的当务之急。

深陷“一带疫路”的国家、财团企业与个人,应该明白此刻是与中共决裂的时候了。中共借“一带一路”推行的“21世纪数字丝绸之路”,是通过外星技术为无神论的共产邪党充当毁灭人类的工具。而人只有听从神的警示,自我反省,才能摆脱危难。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中共肺炎致中国封城封路 重创一带一路
【名家专栏】疫情随中共一带一路传至全球
瘟疫进入欧亚 “一带一路”变“一带疫路”
受中共肺炎冲击 一带一路国家债务压力激增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怒斥中领馆的议长:中共非中国
【新闻第一现场】一国两制终结 香港浴血反抗
【现场视频】广西百色降暴雨 那坡县遭遇洪灾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踪:香港抗议国安法
【直播】川普总统参加阵亡将士纪念日仪式
【现场视频】鞍钢冷轧厂突发大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