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美国病毒学家染疫 曾访问武汉病毒所

作者:杨宁

人气 1645

【大纪元2020年05月18日讯】近日,美国NBC新闻撰稿人、病毒学家和流行病专家约瑟夫·费尔(Joseph Fair)博士在医院病床上接受了采访,他称自己可能是在一次飞行中通过眼睛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第一周感觉好像是得了中度流感,但随后其病情逐渐恶化,出现了呼吸困难等症状。不过,在经过氧气和药物治疗后,他的病情出现了好转,已经从重症名单中被剔除。

资料显示,费尔博士先是在洛约拉大学获得生物学学士学位,其后又获得了杜兰大学的生物学博士学位以及公共卫生硕士学位。他是海外病毒监测、诊断、发病机制判断和传染病外溢事件管理方面的专家。除了撰稿人、病毒学家和流行病专家这三个身份外,费尔博士还于2008年4月到2014年4月,担任美国全球病毒监测公司Metabiota的副总裁兼研发总监,其所管理的专业团队,负责为美国国防部、美国国际开发署和美国国务院的研发项目。

其后,费尔出任梅里埃基金会的顾问。2015年到2017年,他是MRIGlobal公司的全球健康监控与诊断项目负责人,与此同时,他还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全球健康安全高级研究员。2017年,他创立了Viron HLTH公司。自2018年1月起担任得克萨斯州A&M 大学Scowcroft国际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2019年5月,他担任刚果美国国际开发署埃博拉病毒特别顾问。他亦是史密森学会的高级研究员。

不知是否是巧合,费尔工作和兼职的公司、机构,都或多或少与中共官方机构和大学、研究等部门有着关联,而其此次染疫也与这脱不了干系。因为正如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中共而来》点出的那样,病毒就是针对共产党而来,其扩散趋势也遵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而蔓延。

不妨看看费尔到底与中共存在着哪些关联。最为有意思的是2013年6月3日,应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的邀请,时任Metabiota公司副总裁的费尔来到了武汉病毒所进行了为期1天的学术访问。在访问期间,他还做了题为《生物安全性4级遏制研究和重组生物学:分子生物学的进步如何促进体外产品设计》(“Biosafety level 4 containment research and recombinant biology: How advances in molecular biology can advance in-vitro product design”的报告),研究所的很多老师和学生都聆听了报告。

在报告中,费尔以病毒拉沙热为例,介绍了其传播途径和在快速诊断中所遇到的挑战,并介绍了其所在的实验室利用重组技术所建立的多种ELISA技术,在拉沙热的快速诊断中是如何比传统方式更便捷、更迅速和更准确。按照当时的报导,这项研究“为其他生物安全四级病毒的快速诊断研究提供了一个借鉴”。报导还称“希望在未来在烈性病毒的研究方面与病毒所有合作的机会”。

说到石正丽和武汉P4病毒研究所,现在可是鼎鼎有名,因为随着武汉肺炎蔓延全球造成了大量人员死亡,全球追责声音的正不断掀起,病毒源头所在地的武汉、武汉病毒研究所已成为众矢之的。另据海外爆料披露,病毒所已有科学家逃出国门,并将有关病毒的众多黑幕告知了美国等西方国家。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费尔与石正丽有着怎样的关联?为何其要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做涉及四级病毒快速诊断的报告?

也是在2013年,在费尔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后的10月9日,得克萨斯大学加尔维斯顿国家实验室主任詹姆斯·勒杜克(James W. LeDuc)也访问了武汉病毒研究所,与该所书记袁志明共同主持座谈,交流传染病预防和控制研究以及生物安全等领域的问题。费尔与勒杜克是老相识,他们为何同时到访武汉病毒所?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5月2日,美国教育部已发函要求得克萨斯大学系统(University of Texas System)提供关于加尔维斯顿国家实验室与武汉病毒研究及其研究员石正丽的所有正式合作协议,包含短期、长期人员交流,病原体科学研究合作、样本交换等。不仅如此,信函还要求得克萨斯大学系统分享涉及其与中共及二十多家中国大学和公司之间潜在关联的文件,其中包括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以及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在线视频软件Zoom等名企。这说明美国政府已经注意到了某些不寻常的东西。

再来看费尔担任顾问的梅里埃基金会,这是一个法国家族基金会,自2007年起与中共卫生部合作开展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也正是该基金会,帮助中共建立了亚洲第一个P4级别高等生物安全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因此,其主席还曾受到习近平的接见。

去武汉病毒研究所访问的费尔,担任帮助研究所建立的梅里埃基金会的顾问,恐怕不是巧合。

而在MRIGlobal公司担任全球健康监控与诊断项目负责人期间,该公司移动实验室居然在2017年接待了中共派往中塞友好生物安全实验室检测队人员,供其参观学习。费尔起了什么作用?

再说说费尔自2018年1月起担任高级研究员的得克萨斯州A&M 大学Scowcroft国际事务研究所。该研究所隶属于大学下属的布什政府和公共服务学院(George Bush School of Government and Public Service),是以前国家安全顾问Lt.Gen.Brent Scowcroft 的名字命名的国际事务研究所,该所开展的是以政策为导向的国际研究和包括中国在内的与其他国家的交流。

除此之外,该学院还在网页介绍中称,从学院成立之初,就把中国教学与研究和与中国学者互动做为重点工作来开展。学院与众多中国的大学和教育机构都保持着重要的联系。例如,学院和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有着紧密的合作,举行会议、交换学生等,而该研究所隶属于中共上海市政府。

学院还与中共外交部下属的外交学院建立了学生交换项目等。此外,学院还是布什中美研讨会的赞助者之一。此会议每2年一届,“为在得克萨斯州A&M 大学和中国之间展开政策讨论、发展双边关系和加强学术联系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能成为这样的大学、这样的学院的高级研究所,费尔与中共的关系会很简单吗?

还有费尔做高级研究员的史密斯学会,是唯一由美国政府资助、半官方性质的第三部门博物馆机构。其旗下有19座博物馆、多个图书馆和多家研究中心,与全世界近150个国家和地区有合作关系。身为学会秘书长的戴维·斯科顿因此被很多人称为美国的“文化部长”。他曾先后担任美国艾奥瓦大学和康奈尔大学的校长,并多次访问中国,与多家中国高校、科研机构、文化单位间建立合作关系。

从大陆媒体2019年1月对斯科顿的采访可以看出,史密森学会与中共的关系也是相当紧密的。早在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前,美国国家动物园和自然历史博物馆就已在中国开展多项科学研究。尼克松访华后仅两个月,两只中国大熊猫来到了美国国家动物园。2007年05月31日,中国紫檀博物馆向史密森学会捐赠的紫檀稀世珍品“万春亭”在华盛顿亮相。2008年4月3日晚,中共驻美大使周文重应邀在美国史密森学会举行的“美中关系展望”研讨会上发表演讲。

近年来,双方合作更是十分密切。斯科顿称:“(中国同事们)正在从事让人钦佩的工作,在科学、艺术和人文领域取得了非常瞩目的成就。”“学会及旗下的多个研究项目都认为开展对华人文合作非常重要,并对此抱有浓厚兴趣。”“美方和中方的合作关系非常有益。”费尔与中共进行了哪些目前还未浮出水面的合作?

无疑,不论是主动还是被动,与中共机构走的如此近并为其提供帮助的费尔,染上中共病毒就不令人奇怪了,而希望染疫以及中共隐瞒疫情的相关资讯能够让他看清中共,并远离中共。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横河快评】围绕武汉P4实验室的疑云
【新闻看点】西陆网发文剑指石正丽 背后诡异
【疫情最前线】武汉P4实验室专家外逃
王友群:江泽民与武汉P4实验室及病毒外泄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怒斥中领馆的议长:中共非中国
【新闻第一现场】一国两制终结 香港浴血反抗
【现场视频】广西百色降暴雨 那坡县遭遇洪灾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踪:香港抗议国安法
【直播】川普总统参加阵亡将士纪念日仪式
【现场视频】鞍钢冷轧厂突发大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