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L回吐近1% 七大领先指数调整

【楼市动向】高楼价是政治压迫工具

人气 58

【大纪元2020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勤智香港报导)反映二手楼价走势的中原城市领先指数(CCL)最新报178.64,按周回跌0.9%。分区指数除九龙回升0.49%外,港岛、新界东及新界西分别下跌3.45%、0.15%及0.42%。其余领先指数全线回调,大型单位、中小型单位及大型屋苑指数分别调整1.3%、0.82%及0.89%。中原经纪人指数(CSI)最新报59.13,按周微跌0.26个百分点。

三权合作共安法必乱港

受港岛区楼价急跌越3%拖累,整体二手楼价下跌近1%。八大指数有七个调整,当中新界区指数跌幅轻微。发展商正在部署开售。长实日出康城大型新盘Sea to Sky预计于本周末开售,对楼市有一定指标作用。二手成交转旺。过去周末十大屋苑录得近20宗成交,较上周上升四成。相信现时感到心急的是准买家,因为经过反送中政治风暴、疫情爆发、中共强施“共安法”,楼价不但不跌,还积压不少购买力,加上林郑去年10月又放宽按揭保险,除非外界强烈回应中共强施恶法,否则楼价蓄势上升。

另外,共安法霸占了特区几乎所有话题。民主国家三权分立,即使有国安法亦受到一定制衡。中共三权合作,共安法就变成箝制人民自由、打压反对声音的刑具。中共强行对特区施加共安法,是明刀明枪的告诉港人,只能赞成中共,不得异议,只可执行中共命令,不得讨论,只有中共是对,所有问题皆是敌对势力颠覆政权损害中共利益的行为。

中共豢养的所谓代表,只是一班极度远离民众的既得利益之辈,一群举手机器,让其立法只会从维护自身利益出发,讨好中共,继续捞取政治本钱。一班特区傀儡为表忠更不遗余力。郑若骅明言共安法根据普通法不切实际,预先告知香港人普通法将被废弃,规则将任意按需而解读。共安法细节未出,李家超急不及待宣布成立特别执法机关,等同纳粹时代的盖世太保,官媒扬言中央机构将指导特区相关工作,加强讯息情报共享,直接处理部分案件,并保留在中共国内审讯的权力,直截了当告诉港人,中央对特区实施全面管治,凌驾一切法律,私隐条例变成一张废纸。这条共安法必定将特区既有制度搞乱,摧毁核心价值。怪不得有人建议将Hong Kong改成Xiang Gang以提醒全世界这里是彻头彻尾的中共城市。

住宅细贵挤臭名远播

上周,世邦魏理仕公布《2020全球生活报告》,分析全球39个城市于19年的楼价及生活相关支出。特区以平均楼价978万港元蝉联全球平均楼价最贵的城市,较第二位的慕尼黑高出25%,新加坡则排第三。除了住屋价格疯狂之外,平均呎价1.55万亦达到疯狂程度,较第二名的新加坡高出64%。结果导致住屋空间严重被挤压。报告只特区住宅空间平均有631呎,压缩空间排名全球第三,仅次于曼谷的300呎及巴黎的614呎。特区楼面呎价比巴黎楼价高出九成,平均楼价高出曼谷四倍,要改善住屋空间,难乎其难。

很多地区即使住宿空间狭窄,但社区休憩空间充足,可以弥补部分住屋空间狭窄的影响。特区人均休憩空间只有2.7米,远低于亚洲先进城市。 特区所谓的631呎只是平均住屋空间,中位数极可能低一截。再有,以今天的楼价,有多少家庭可以负担得起平均631呎的空间?631呎应该是指实用面积,但每个地方对实用面积的定义不同,不少国家就是指地毡面积,即真正的内部空间。可是特区政府没有积极保障市民利益,就连实用面积亦不容易理解,包括墙身、工作平台最外围、露台、窗台嵌入部分等,条例 造就出各种“奇则”,真正地毡面积通常是实用面积的六七成。高地价、高楼价、高引申出的问题就是高物价。特区一杯咖啡的平均价钱排名全球第四,储钱买楼连一杯咖啡都要悭。住屋是基本需求,买不起就要租,但租金亦绝不便宜,报告指香港平均租金全球排第三,16年人口统计时租金中位数占收入中位数达30.7%,交租后难有能力储蓄首期。楼价高租金贵并没有问题,只要收入够高便可负担,可是特区人均国民收入十大不入,高楼价就是一种剥削。

政权悉心打造清洗香港

该报告自15年起公布,特区六年来穏夺楼价冠军宝座,过去五年平均楼价于极度超越负担能力的基础上再上升三成多。各大西方城市均采用有效措施保障市民负担能力,以致19年楼价平均升幅只及18年的一半,特区面对经济衰退及政治事件,依然有力上升5%。

楼价疯狂,港人越住越细,为何特区楼市出现如此乱局?这是政权特意打造贯彻中共政策的结果。政府造地放软手脚,又致力加大建屋密度,见缝插针,改划休憩及绿化空间,带头压缩新建资助房空间,对坊间要求定义适切住屋空间置若罔闻,目的是令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一代为了住屋奔波劳累、经济压迫而放弃理想、迟婚、少生育,为利益妥协而不敢反对中共。

政府同时大力施行各种输入人口政策清洗港人。上期就提出关键数据,19年输入内地专才未有因反送中而减少,反而迅速增加,由18年的13,768人飙升至19年的16,446人。专才大多属高收入群组,负担能力极高,现时住宅市场就专门为这些人打造。

更值得留意的是中共城市上海、深圳、北京分别霸占第四、五、六位,连同特区,即头六位有四位是中共城市。为何中共城市楼价如此极度超越负担能力?中共极权统治,若要处理高楼价问题,一声令下便立刻解决,明显地高楼价是中共属意的。一来卖地是地方政府获取巨额收入的手段,托起楼价就是取得高地价的不二法门。二来,中共城市及香港特区是特权阶级横行的地方,贫富极度悬殊,为求效率,大城市必须为高端人口服务,北京较早前就出现强拆驱逐低端人口,特区已从以前的较平等机会变成被特权阶级操控,与中共其它大城市看齐。未来中共大城市楼价势必持续上升,特区又怎会落后于形势。若特区与中共大城市价格差距收窄,以特区住宅的质素、地理位置及环境,岂非楼价相对吸引,届时又引来一大批大陆买家,需求上升,楼价又再被托起。

※※※ ※※※ ※※※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拖累全球经济,绝大部分国家楼价受经济影响而下行,唯独是特区楼市与经济严重脱节。一旦市况回复正常,楼价怎不再升?特区楼市早已被港共政权打造成一个政治压迫工具。◇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楼市动向】基金会研究报告可改善房策?
【楼市动向】基金会建议只是隔靴搔痒
【楼市动向】为何审计未能提升政府效率?
【楼市动向】量宽并非推高楼价元凶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程翔:习演讲反证 灭共是全球责任
【薇羽看世间】中共无“芯”之窘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第5起诉讼案:女儿染疫死
车评:完美的油电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观察】拜登儿子与叶简明的关系匪浅
【时事纵横】美大法官补位战 深远影响未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