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港商觉醒 周小龙唤香港不妥协精神

人气 1516

【大纪元2020年06月2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卓心缘、梁珍采访报导)香港知名连锁童装店Chickeeduck日前(6月16日)在荃湾店的店门入口处正中央竖立“民主女神像”引起各方关注,一方面有许多顾客专程到店内消费及与民主女神像拍照、“打卡”,甚至没有孩子的人都来店内消费捧场,见到老板周小龙不忘跟他加油、打气,表示支持他挺民主的决心;另一方面却被大楼业主要求拆掉“民女像”,还被前特首及环球时报集团点名指其宣扬港独。

面对这些不同的声音,Chickeeduck公司行政总裁周小龙(Herbert Chow)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专访时表示,他也曾经期望中共会给香港越来越多的民主自由,去年“反送中”游行令他清醒,而今中共强推国安恶法迫使他不得不发声。面对日益收紧的政治局势,他坚定地表示不妥协,会留在香港守护香港的核心价值,同时呼吁更多香港中、小企业主一同站出来,拒绝港版国安法

自从店内摆放“民女像”之后,来自各方的声音不断。周小龙说:“没想到6.16,摆了两天之后整件事情变得这么政治化,今天在很多社交媒体都看到,连前特首(梁振英)都称呼我的名字,问我在国内有没有开店啊?他可能想(警告)我会被打压的。”同时还遭到《环球时报》的不公平报导,诬指他是港独。

面对中共施压,周小龙没有后悔也没有害怕,反而让他看到港人那份对民主的坚定决心。“我是一个普通市民为什么会被你点名呢?你(梁振英)是一个人大的副主席。今天被他点完名之后我就升级了。”

有意思的是,打压反助他生意兴隆,原本业绩排名倒数第三、四名的店面,自从这次的事件之后,业绩一路飙升。他说:“它们反对的声音其实鼓励了很多客人去我的店;我们这间店在我们集团13间店面里排名在第9或者第10位,这两天的生意也反映出了香港人有多么支持民主,这间店现在排第1。”

从顾客的人流量,证明了香港民众是多么支持民主与自由。“我是在搞一个父亲节宣传,他们则看到那个更加深层次的意思,是很感动的。有的人是来买东西,没有小孩的都过来问我们有没有coupon(优惠券),买来送给别人。所以真是,如果政府想看看民意,多些参与这些,真真正正在小社会发生的事,这些是民意。”

从2014年“占中”运动时期大骂游行者的周小龙,到2019年“反送中”活动时的支持,这份觉醒,从何而来?周小龙表示,香港的民主空间正在消失。他坦言:“我在2014占中的时候,绝对是当时的‘袋住先’(先收下)的‘袋住派’或者一些年轻人形容的非常贴切的‘废老’。因为做生意的,有一百多人跟着我们做事,我们当然首先要保护就业。”怀抱着对中共天真的梦想,周小龙觉得民主进程应该会越来越好:“现在给这些再给多些,然后就有双普选、有真普选了。”

然而去年的反送中运动让周小龙觉得香港的民主自治正在一步步的消逝:“到了2019年在《送中法》的时候,我忽然间醒了。所有人看到的是给的越来越少,《国安法》再给少一点。打压越来越多,没有办法不出声了。”“一国两制,当时邓小平的时代是承诺了香港人50年不变的。所以(中共)不要那么天真,我们一定会反抗的。”

他认为香港的特别之处,在于香港人不妥协的精神:“所以我们要坚持这个不妥协的精神,要希望可以,一个人尽一尽力,袁爸爸尽力,你我尽力,凑够700万人,难道它杀光我们吗?”

香港的法治与自由正节节败退,他呼吁大家一起坚持香港的核心价值,香港750万人,只要坚持发声,最终会争取到该有的民主。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父亲节活动遭泛政治化处理

记者:我们关注到您,就是因为6.16,您在商场的店铺里面摆上了民主女神像,被业主要求拆掉,情况怎么样?

周小龙:其实我还没有机会跟业主接触上,我是在网上、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那封信。管理处说我们有一个违规,写了两个重点:第一个重点就是说我们不是first-class(顶级)。第二个(重点)他们就说我们要取得一个展览的license(牌照)。但是我们并不是一个展览,我们也没有收钱,基本上就是一个陈列品。那我在网上看到这封信之后呢。我就想见面谈一谈,先澄清一下这两点,但是从昨天到现在都约不到他们。但是其实他们也不是太在意,他们要是很在意的话就会反过来找我,马上跟我讲清楚,对吧?但现在都是我找他们。所以这个就很奇怪了。

至于6.16就是巧合了,真的不是想专门要在那天做。而是父亲节的一个摆设,以前是送巧克力;母亲节就送花。今年的父亲节就确定了做一些民主主张的事,我自己也支持民主,不如就做一些跟大众互动的事。

我们有一次和公关公司去深水埗看一个展览,就认识了做这个民主女神像的那群人,我问如果(雕像)小一点的话,我可以在店里陈列,用来宣传民主。他们就说没问题,有小的(雕像),跟人差不多大,大概两米高。我们就想一个办法合作;一来可以做一些民主主张的信息;二来可以和小朋友互动。我的主要客人都是4到10岁。当他们进了店以后,我们可以有一个小问答的游戏:有三个选择,这个雕像是什么?第一是妈妈;第二是民主女神;第三是本届特首。答对答错我都会送一颗棉花糖。这个事,初衷就是这样。

梁振英及环时点名指称港独 歪曲事实

周小龙:没想到6.16(200万人上街参加反送中大游行一周年),也没想到摆了两天之后整件事情变得这么政治化。今天在很多社交媒体都看到,连前特首(梁振英)都称呼我的名字,问我在国内有没有开店啊?可能就想(警告)说你会被打压的。

记者:就是恐吓你的信息。

周小龙:我有点觉得是。为什么?我是一个普通市民为什么会被你(梁振英)点名呢?你是人大的副主席。今天被他点完名之后我就升级了。

记者:是的,我看到《环球时报》也点了您的名。说您在大陆赚钱赚够了,现在就宣扬港独。

周小龙:是的,最初我很惊讶,但是后来想想,为什么这份内地的报纸要参与我们香港发生的事情,而且又这么强烈的歪曲(事实)。它的那个报导是说我们在宣扬港独,我们的初衷就是,做一个父亲节的亲子活动的一个宣传。为什么一份大陆的报纸,会断章取义地把这事拿出来说,说港独。而且它《环球时报》不是第一次了,《环球时报》经常把不同的,包括一小撮宣扬港独的支持民主的人,和大部分不宣扬港独的支持民主的人说是港独。今天我这个商店里面的活动又叫港独。

我觉得如果真的不幸地在这么仓促的情况之下,《国安法》通过的话,我希望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府第一个就告《环球时报》,因为它颠覆国家。我觉得它真的是在破坏我们和中国14亿人的感情。因为很多事情根本就没有港独的成分,但它就喜欢在它的报纸上面讲港独。

记者:有没有预计到会有这么大的反响?

周小龙:没有,真的没有。我和公关公司谈这个宣传活动的时候,都是为父亲节而做的活动,我当然知道这个雕像是有她的某种程度上的政治意识了。但是我没想到反对的人会把这个事情搞得这么大。

港人支持民主 打压反助业绩飙升

记者:有没有后悔?

周小龙:没有。反对的声音其实鼓励了很多客人去了我的店。我们这间店在我们集团13间店里面是排名在第9或者第10位。这两天的生意也反映出了香港人有多么支持民主,这间店现在排第1。飙升了!

记者:讲到这我们都要介绍一下周小龙先生。因为可能很多观众未必知道您。但是我们香港本土的,我作为一个妈妈,那我们都知道这个童装CHICKEEDUCK是连锁的比较大的商铺。

周小龙:如果讲商铺的数目呢,我们应该是最多的一、两间之一了。我们现在有13间,我们有30年的历史是的。我自己买下这个公司也有20年了。

港府连番施政错误 推国安法再次重创经济

记者: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在G2000和Esprit,做过它们的marketing(市场营销),其实你对香港的商界都是比较熟悉的,为什么这次商界都这么支持港版《国安法》,你偏偏放了一个民主女神像在你的店里面?不担心你的生意会受到打压吗?

周小龙:首先,如果你问我对《国安法》的看法,我很奇怪商界或者政界或者立法会议员,这么早表态支持这个《国安法》,因为我们还没看到那个法律是什么形状,是圆的还是扁的。只知道它会有很多的权力,去定义一些事情叫做颠覆国家。但是没有细节,那你怎么会支持一个还没有细节的东西呢?一般的普通常识都不是(这样),在你没看清楚的时候,没理由会支持。所以,我作为一个做小生意的人,我觉得这是超出常理的。建制派的人简直就像是一队足球队一样,就是领导说要支持《国安法》,他就去支持的了。我觉得为什么今天的香港,一说到这些大是大非的事情,那些人是超出常理的,而且给我的感觉是,我做小生意的,好像经常就是说只要大企业,就像我们立法会议员里面,建制派那些大公司、大工厂,或者大连锁店那些人,或者代表地产商那些大地产商,只要他们的利益没有受到损害的话,那些中小企就可以(被)拿出来牺牲的。

《国安法》我是这么看的:李家超局长说香港有很多本土的恐怖分子,那我会很害怕的啊。因为一说起恐怖分子,我会想到911,会想到本拉登,想到那些人。但是在香港你找不到有那么恐怖的恐怖分子。那些艺术家解释完这些抗争者的时候,我觉得,(民主神像)不如摆在这里,让人看一下我们的“恐怖分子”,虽然带着头盔和猪嘴(防毒面罩),不过只是拿着雨伞而已,(让人们)看看有多恐怖,就是我觉得很荒谬。

记者:你周围的朋友,商界的朋友,怎么想的?今天(20日)草案出来了,现在说是勾结外国势力,不是干预香港事务?

周小龙:你(香港政府)不管我们中小企业的利益的,你觉得大公司不倒,要是有人走上街头游行的话,需要拉闸(关门)做不了生意的时候,牺牲他吧,晚些给他们一些,给1万元、给10万元他们,牺牲那些中小企业。我们中小企业是全香港登记的商业企业的98%,我们中小企业是请全香港的受聘雇员的45%,我们也不小的,大企业只占了55%而已。你们(香港政府)做这些大是大非的事情的时候,不用考虑我们中小企业的利益的吗?又来!上次(已经)200万人了,6.16,这次你们想怎么样?推这个《国安法》出来,这次400万人吗?

记者:所以你自选在这个时间点出来说话,是不是也跟《国安法》有关系?

周小龙:对于《国安法》,我一定是反对的,在这个时候做。因为商人,尤其是中小企业,现在才浮到水面上喘口气,口罩都还没摘,那些消费者也还不是很有信心带着小朋友来我的商店买东西,你就说是必立的一个法律,还说长远对香港人是好的。那我想问一下香港政府,那么短期呢?是不是短期不用管?你让社会再矛盾多一年,我们就都倒闭了。

记者:所以商界那时候很感谢那些年轻人的。

周小龙:是的,我们觉得是。一些人要我们“谴责暴力”,真的你不可以,如果因为政府错误施政而造成的,而且还是非常严重的警暴挑引出来的“暴力”。

记者:今天的数据是超过3000个学生已经被捕。

周小龙:是啊。是不是那些谣言说那些学生真的收了3000元、7000元就会去跟警察发生冲突呢?不要傻了。收7000元去坐牢?黑社会都起码要收70万啦。其实我出来接触那些年轻人多了,你能看到,他们真的是为了一个民主的理想,为了公义而走上街头。所以,现在疫情刚刚过去,又来《国安法》,你怎么能够同意让它这么做呢?

曾期望中共给香港民主 去年反送中清醒

记者:以前你曾经都因为占中时期,因为他们影响生意,骂过抗争者。

周小龙:是啊,我是不同意。

记者:到去年开始,你开始转变。是不是去年的反送中,令你有很大的改变?

周小龙:是的,我在2014占中的时候,绝对是当时的“袋住先”(先收下)的“袋住派”或者一些年轻人形容的非常贴切的“废老”。因为做生意的,有一百多人跟着我们做事,我们当然首先要保护就业。我想的比较天真,觉得民主进程应该会越来越好的,现在给这些,以后会给多些的、再给多些,然后就有双普选、有真普选了。

记者:你可能对中共还有个期望。

周小龙:没错,但到了2019年在《送中法》的时候,我忽然间醒了,是给少一点《国安法》再给少一点,是越来越少,不是越来越多。所有人都看到是越来越少、越来越打压,没有办法再不出声了。但那些投票,在建制派那边《送中法》是43票全部赞成的,现在也不需要投票了,因为是国家层面立法,又出报纸、又说支持《国安法》,令香港稳定繁荣。

记者:他们说所谓的300万人签名。

周小龙:是的,包括一些不在生(世)的人,我想是吧。所以我觉得已经是信息很强烈,小市民、小企业可以牺牲的,先过了再说,目标是什么呢,大家其实都看得很清楚,有个《国安法》护着立法会选举,任何人出来讲话太过出位的时候就DQ(取消资格)。我看到议会全部做生意的人,都是支持政府、盲撑政府的,即一个统称为“黄”的生意人都没有,我希望我是第一个例子,希望能带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出来。

记者:有没有一些反馈,会有商界朋友因为你这次出来表态,开始支持,或者成为第二个、第三个,有没有见到这个趋势?

周小龙:即由当初的“袋住先”到开始发声是吗?我不知道,再要打压到什么程度,这些人才会反抗,我不能够代表他讲话,我只是尽我自己的责任,都是说真话,说真话不需要好记性的,只是希望可以发声。

微博被诬蔑叛国 公安到内地分店约谈

记者:你在大陆被关店的时候,好像有公安上门,是吗?

周小龙:是的,没错。香港民主社会没有问题,我是支持的,去街站捐赠点钱给你,看着我们的,要赚钱,要养一帮伙计。但是他就对我要赚钱,要养一帮伙计这部分没有截图,只是截了我说示威,上街、捐钱,就将其贴到微博,找了一个博主,有180万人关注的博主,叫“上帝之鹰”,就说我是赚大陆钱然后叛国的,是会捐钱给示威者、“曱甴”(蟑螂)、暴徒的人。这些Cap screen Blog(博客截图),在香港看完之后只是笑笑就好,但哪知在国内,他贴到了我有生意的地方、长沙,竟然去到长沙,是有公安看着贴,来到我的商铺,穿着制服,说要见我。真的,所以你说在大陆做生意,这个是什么世界!

记者:你见到一国一制就会这样。

周小龙:是的,所以你见到这样,你怎么可以不发声呢?如果我们香港的核心价值是言论自由、创作自由、新闻自由。现在是倒过来,现在香港越来越打压得厉害。

记者:最近袁爸爸出来说,在香港社会引起很大的反响,现在他去了美国。

周小龙:是的,他很有心,而且说话很到位,我也鼓励大家一定要出来反映市民的意见,你看我们这次做小规模的一个摆设,这个民主女神,你看到带来的人流,是证实给你看,香港很多人是支持民主的,我相信我有13个这样的民主女神,那些商铺会有很多的人去照相,去支持,如果他真的觉得摆个民主女神就是扰乱香港秩序的话,他不会来,是吧!但是你看一下店铺有多旺,好多人。

不正经唱国歌可报警?香港自由大倒退

记者:你是做童装,面对小朋友的,他们现在说小朋友是暴徒,或者想改变香港的教育制度,说要重新来教育这帮小朋友。你觉得小朋友在香港,为什么这么多人会出来?他们为什么这么认同一个民主女神像,或者他的爸爸妈妈都会带他们去看?这反映了什么现象呢?

周小龙:连家长都看到,就是教育都要开始被洗脑和被打压,你看最近的《国歌法》,提到说如果他不是很正经地唱这个国歌的时候,学校当然要处,如果处理不了的话,会报警。我第一次听到在香港要进入这种倒退的,说在学校处理不了学校事件的时候,就要报警,就是因为一个国歌。这个真的会给你毛骨悚然,我们现在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社会?还有教育局长出来去支持这样的一个思维。香港真的倒退到得很恐怖。

记者:所以今天还说要将学校的那些图改图,就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变成四个,“4、2”这样的手势,你有没有留意到这个新闻?

周小龙:我没有留意到。不过真的很荒谬,越来越,就是说一有一个号令下来的话,大家就像军队那样。香港是一个核心价值是有民主的,是有自由言论、创作自由的。我希望香港政府醒过来,你越压逼反抗越大的,接着你会说那些人是暴徒。忘记了事出必有因,是你们做出来的,100万人(出来游行),跟着6月16号时候200万人告诉你:不要过这个送中法例,你们就是要做,对吧?这次的教训还不够,接着越来越压逼,越来越多这些事。最奇怪的就是施政那帮人(说他们是)香港人,是不是忘记了邓小平所说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要捍卫香港的核心价值?就是我开始觉得杨润雄是不是香港人呢?为什么他会认同这种施政方法呢?

坚持留港 吁港企共同守护核心价值

记者:你是做童装的,你觉得应该传递给小朋友是什么信息呢?

周小龙:我有三个孩子,25岁23岁和19岁,对于民主的看法有一个共同点,即一定要捍卫的,因为他们都是做或读这个创意产业的,所以一定要捍卫这个创作自由和言论自由。我们的家教就是: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香港的中国人,我们对于自己是中国人是很骄傲的;但是对于我们自己香港人是一样的骄傲,而我们是要捍卫香港的核心价值。我们是要用香港拥有的核心价值,希望可以将来有一天可以带进去给14亿的同胞,我们觉得那14亿的同胞应该都是希望有民主,有言论自由、有新闻自由,有创作自由的,我们应该是继续去争取这种东西,希望日后国内的各省各市都是能够变成好像香港这样。

所以我一直在问这个问题,就是商界为什么没有人聚集在一起?有200万人上街,最后就挡住了那个“送中条例”。你假想一下如果你有20个新鸿基老板、长江老板、恒基老板、恒隆老板加在一起,他们出来帮我们发声,是不是可以力量大一些呢?为什么要我们这些年轻一代出来牺牲,这个可能是一种很理想的想法。

记者:但是现在他们就卖盘、走资、移民。

周小龙:他们是香港人,为什么可以?他们家也都有年轻人,是吧?为什么可以这样的扔下香港人呢?

记者:那你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勇气?

周小龙:因为我是香港人,我没有外国护照,我没有想着要走,我退休了都想着要留在香港;我的子女们在哪里发展,就要看他的事业去哪里;但是不希望他们因为逃避中共的打压而不回到香港来,所以我们要帮他们去争取,继续作为一个民主社会。

但是我自己就是土生土长的,1997年7月1号可以拿特区护照,我就第一时间排队去拿了特区护照,连BNO(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我都没要。接着骄傲到还拍卖了一个车牌叫作LV1997,就是LOVE1997,我已经真的说爱国爱港已经讲得很明显的,自己很骄傲,觉得哇!终于有一个护照上面有一个,那个国籍是中国人。但是到了今天你是没有办法不提醒:我是香港人,香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香港和国内的民主价值观是不一样的;我想很多其他人出来说,我是香港人,都是想捍卫这个价值观的。不要一听到这些说法就说,宣扬港独。

“一国两制”,当时邓小平的时代是承诺了香港人50年不变的。所以(中共)不要那么天真,我们一定会反抗的。

记者:香港这种精神,全世界都很关注的,你觉得香港的特别之处是什么?

周小龙:我们的特别之处就是我们带有所有中国人有的传统,由谦虚一路到勤奋我们有,但是我们(还)有一个能够向外看国际市场的视野,就是包括我们对民主的理解,和我们的不妥协,这个是香港人。国内的人,我很深信我们的14亿的同胞,都是很支持民主的,只是他们没有香港人那个不妥协的精神。所以我们要坚持这个不妥协的精神,要希望可以,一个人尽一尽力,袁爸爸尽力,你我尽力,凑够700万人,难道它杀光我们吗?

记者:所以你把狮子山上面那个民主女神像,放在你的商场里面,是一个令香港人觉得很骄傲的一件事。

周小龙:是的,在民主诉求的角度来讲,是一个好的开始的,在店铺看到很多人过来拍照。我是在搞一个父亲节宣传,他们看到那个更加深层次的意思,是很感动的,有的人就是来买东西,没有小孩的都过来问我们有没有coupon(优惠券),买来送给别人。所以真是,如果政府想看看民意,多些参与这些,真真正正在小社会发生的事,这些是民意。

记者:有没有话想跟香港市民讲?

周小龙:大家记得我们有750万人,这个很重要,750万。我们有100万人上街,再加200万人上街,它就开始暂缓,最后就撤回(送中条例)。所以朋友怎样在旁边泼你冷水都好,你们当那盆冷水,大热天给盆冷水淋一淋你,等你醒觉,然后就告诉自己,我不止200万人的,我们有750万人,不要去估计有百分之多少,和之前的朋友有多么的萌塞(食古不化),总之我们尽量拿这750万人的数目,越多越好。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犯罪证据将呈美法庭
【珍言真语】林晓旭:北京爆疫情 中共自食恶果
利世民:国安法加剧中美矛盾 令港金融制度不稳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不让步 国安法加速灭共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共管控党员怕分裂 紧盯境外提款
【西岸观察】谁会是川普的大法官人选?
【重播】川普联合国讲话 对中共发重话
【有冇搞错】中共不承认的台海中线
【重播】白宫简报会:川普有权提名大法官
【薇羽看世间】一进一退联合国?何谓“一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