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港商覺醒 周小龍喚香港不妥協精神

人氣 1511

【大紀元2020年06月21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卓心緣、梁珍採訪報導)香港知名連鎖童裝店Chickeeduck日前(6月16日)在荃灣店的店門入口處正中央豎立「民主女神像」引起各方關注,一方面有許多顧客專程到店內消費及與民主女神像拍照、「打卡」,甚至沒有孩子的人都來店內消費捧場,見到老闆周小龍不忘跟他加油、打氣,表示支持他挺民主的決心;另一方面卻被大樓業主要求拆掉「民女像」,還被前特首及環球時報集團點名指其宣揚港獨。

面對這些不同的聲音,Chickeeduck公司行政總裁周小龍(Herbert Chow)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專訪時表示,他也曾經期望中共會給香港越來越多的民主自由,去年「反送中」遊行令他清醒,而今中共強推國安惡法迫使他不得不發聲。面對日益收緊的政治局勢,他堅定地表示不妥協,會留在香港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同時呼籲更多香港中、小企業主一同站出來,拒絕港版國安法

自從店內擺放「民女像」之後,來自各方的聲音不斷。周小龍說:「沒想到6.16,擺了兩天之後整件事情變得這麼政治化,今天在很多社交媒體都看到,連前特首(梁振英)都稱呼我的名字,問我在國內有沒有開店啊?他可能想(警告)我會被打壓的。」同時還遭到《環球時報》的不公平報導,誣指他是港獨。

面對中共施壓,周小龍沒有後悔也沒有害怕,反而讓他看到港人那份對民主的堅定決心。「我是一個普通市民為什麼會被你點名呢?你(梁振英)是一個人大的副主席。今天被他點完名之後我就升級了。」

有意思的是,打壓反助他生意興隆,原本業績排名倒數第三、四名的店面,自從這次的事件之後,業績一路飆升。他說:「它們反對的聲音其實鼓勵了很多客人去我的店;我們這間店在我們集團13間店面裡排名在第9或者第10位,這兩天的生意也反映出了香港人有多麼支持民主,這間店現在排第1。」

從顧客的人流量,證明了香港民眾是多麼支持民主與自由。「我是在搞一個父親節宣傳,他們則看到那個更加深層次的意思,是很感動的。有的人是來買東西,沒有小孩的都過來問我們有沒有coupon(優惠券),買來送給別人。所以真是,如果政府想看看民意,多些參與這些,真真正正在小社會發生的事,這些是民意。」

從2014年「占中」運動時期大罵遊行者的周小龍,到2019年「反送中」活動時的支持,這份覺醒,從何而來?周小龍表示,香港的民主空間正在消失。他坦言:「我在2014占中的時候,絕對是當時的『袋住先』(先收下)的『袋住派』或者一些年輕人形容的非常貼切的『廢老』。因為做生意的,有一百多人跟著我們做事,我們當然首先要保護就業。」懷抱著對中共天真的夢想,周小龍覺得民主進程應該會越來越好:「現在給這些再給多些,然後就有雙普選、有真普選了。」

然而去年的反送中運動讓周小龍覺得香港的民主自治正在一步步的消逝:「到了2019年在《送中法》的時候,我忽然間醒了。所有人看到的是給的越來越少,《國安法》再給少一點。打壓越來越多,沒有辦法不出聲了。」「一國兩制,當時鄧小平的時代是承諾了香港人50年不變的。所以(中共)不要那麼天真,我們一定會反抗的。」

他認為香港的特別之處,在於香港人不妥協的精神:「所以我們要堅持這個不妥協的精神,要希望可以,一個人盡一盡力,袁爸爸盡力,你我盡力,湊夠700萬人,難道它殺光我們嗎?」

香港的法治與自由正節節敗退,他呼籲大家一起堅持香港的核心價值,香港750萬人,只要堅持發聲,最終會爭取到該有的民主。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父親節活動遭泛政治化處理

記者:我們關注到您,就是因為6.16,您在商場的店鋪裡面擺上了民主女神像,被業主要求拆掉,情況怎麼樣?

周小龍:其實我還沒有機會跟業主接觸上,我是在網上、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了那封信。管理處說我們有一個違規,寫了兩個重點:第一個重點就是說我們不是first-class(頂級)。第二個(重點)他們就說我們要取得一個展覽的license(牌照)。但是我們並不是一個展覽,我們也沒有收錢,基本上就是一個陳列品。那我在網上看到這封信之後呢。我就想見面談一談,先澄清一下這兩點,但是從昨天到現在都約不到他們。但是其實他們也不是太在意,他們要是很在意的話就會反過來找我,馬上跟我講清楚,對吧?但現在都是我找他們。所以這個就很奇怪了。

至於6.16就是巧合了,真的不是想專門要在那天做。而是父親節的一個擺設,以前是送巧克力;母親節就送花。今年的父親節就確定了做一些民主主張的事,我自己也支持民主,不如就做一些跟大眾互動的事。

我們有一次和公關公司去深水埗看一個展覽,就認識了做這個民主女神像的那群人,我問如果(雕像)小一點的話,我可以在店裡陳列,用來宣傳民主。他們就說沒問題,有小的(雕像),跟人差不多大,大概兩米高。我們就想一個辦法合作;一來可以做一些民主主張的信息;二來可以和小朋友互動。我的主要客人都是4到10歲。當他們進了店以後,我們可以有一個小問答的遊戲:有三個選擇,這個雕像是什麼?第一是媽媽;第二是民主女神;第三是本屆特首。答對答錯我都會送一顆棉花糖。這個事,初衷就是這樣。

梁振英及環時點名指稱港獨 歪曲事實

周小龍:沒想到6.16(200萬人上街參加反送中大遊行一周年),也沒想到擺了兩天之後整件事情變得這麼政治化。今天在很多社交媒體都看到,連前特首(梁振英)都稱呼我的名字,問我在國內有沒有開店啊?可能就想(警告)說你會被打壓的。

記者:就是恐嚇你的信息。

周小龍:我有點覺得是。為什麼?我是一個普通市民為什麼會被你(梁振英)點名呢?你是人大的副主席。今天被他點完名之後我就升級了。

記者:是的,我看到《環球時報》也點了您的名。說您在大陸賺錢賺夠了,現在就宣揚港獨。

周小龍:是的,最初我很驚訝,但是後來想想,為什麼這份內地的報紙要參與我們香港發生的事情,而且又這麼強烈的歪曲(事實)。它的那個報導是說我們在宣揚港獨,我們的初衷就是,做一個父親節的親子活動的一個宣傳。為什麼一份大陸的報紙,會斷章取義地把這事拿出來說,說港獨。而且它《環球時報》不是第一次了,《環球時報》經常把不同的,包括一小撮宣揚港獨的支持民主的人,和大部分不宣揚港獨的支持民主的人說是港獨。今天我這個商店裡面的活動又叫港獨。

我覺得如果真的不幸地在這麼倉促的情況之下,《國安法》通過的話,我希望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府第一個就告《環球時報》,因為它顛覆國家。我覺得它真的是在破壞我們和中國14億人的感情。因為很多事情根本就沒有港獨的成分,但它就喜歡在它的報紙上面講港獨。

記者:有沒有預計到會有這麼大的反響?

周小龍:沒有,真的沒有。我和公關公司談這個宣傳活動的時候,都是為父親節而做的活動,我當然知道這個雕像是有她的某種程度上的政治意識了。但是我沒想到反對的人會把這個事情搞得這麼大。

港人支持民主 打壓反助業績飆升

記者:有沒有後悔?

周小龍:沒有。反對的聲音其實鼓勵了很多客人去了我的店。我們這間店在我們集團13間店裡面是排名在第9或者第10位。這兩天的生意也反映出了香港人有多麼支持民主,這間店現在排第1。飆升了!

記者:講到這我們都要介紹一下周小龍先生。因為可能很多觀眾未必知道您。但是我們香港本土的,我作為一個媽媽,那我們都知道這個童裝CHICKEEDUCK是連鎖的比較大的商鋪。

周小龍:如果講商鋪的數目呢,我們應該是最多的一、兩間之一了。我們現在有13間,我們有30年的歷史是的。我自己買下這個公司也有20年了。

港府連番施政錯誤 推國安法再次重創經濟

記者:我記得你之前說過你在G2000和Esprit,做過它們的marketing(市場營銷),其實你對香港的商界都是比較熟悉的,為什麼這次商界都這麼支持港版《國安法》,你偏偏放了一個民主女神像在你的店裡面?不擔心你的生意會受到打壓嗎?

周小龍:首先,如果你問我對《國安法》的看法,我很奇怪商界或者政界或者立法會議員,這麼早表態支持這個《國安法》,因為我們還沒看到那個法律是什麼形狀,是圓的還是扁的。只知道它會有很多的權力,去定義一些事情叫做顛覆國家。但是沒有細節,那你怎麼會支持一個還沒有細節的東西呢?一般的普通常識都不是(這樣),在你沒看清楚的時候,沒理由會支持。所以,我作為一個做小生意的人,我覺得這是超出常理的。建制派的人簡直就像是一隊足球隊一樣,就是領導說要支持《國安法》,他就去支持的了。我覺得為什麼今天的香港,一說到這些大是大非的事情,那些人是超出常理的,而且給我的感覺是,我做小生意的,好像經常就是說只要大企業,就像我們立法會議員裡面,建制派那些大公司、大工廠,或者大連鎖店那些人,或者代表地產商那些大地產商,只要他們的利益沒有受到損害的話,那些中小企就可以(被)拿出來犧牲的。

《國安法》我是這麼看的:李家超局長說香港有很多本土的恐怖分子,那我會很害怕的啊。因為一說起恐怖分子,我會想到911,會想到本拉登,想到那些人。但是在香港你找不到有那麼恐怖的恐怖分子。那些藝術家解釋完這些抗爭者的時候,我覺得,(民主神像)不如擺在這裡,讓人看一下我們的「恐怖分子」,雖然帶著頭盔和豬嘴(防毒面罩),不過只是拿著雨傘而已,(讓人們)看看有多恐怖,就是我覺得很荒謬。

記者:你周圍的朋友,商界的朋友,怎麼想的?今天(20日)草案出來了,現在說是勾結外國勢力,不是干預香港事務?

周小龍:你(香港政府)不管我們中小企業的利益的,你覺得大公司不倒,要是有人走上街頭遊行的話,需要拉閘(關門)做不了生意的時候,犧牲他吧,晚些給他們一些,給1萬元、給10萬元他們,犧牲那些中小企業。我們中小企業是全香港登記的商業企業的98%,我們中小企業是請全香港的受聘僱員的45%,我們也不小的,大企業只占了55%而已。你們(香港政府)做這些大是大非的事情的時候,不用考慮我們中小企業的利益的嗎?又來!上次(已經)200萬人了,6.16,這次你們想怎麼樣?推這個《國安法》出來,這次400萬人嗎?

記者:所以你自選在這個時間點出來說話,是不是也跟《國安法》有關係?

周小龍:對於《國安法》,我一定是反對的,在這個時候做。因為商人,尤其是中小企業,現在才浮到水面上喘口氣,口罩都還沒摘,那些消費者也還不是很有信心帶著小朋友來我的商店買東西,你就說是必立的一個法律,還說長遠對香港人是好的。那我想問一下香港政府,那麼短期呢?是不是短期不用管?你讓社會再矛盾多一年,我們就都倒閉了。

記者:所以商界那時候很感謝那些年輕人的。

周小龍:是的,我們覺得是。一些人要我們「譴責暴力」,真的你不可以,如果因為政府錯誤施政而造成的,而且還是非常嚴重的警暴挑引出來的「暴力」。

記者:今天的數據是超過3000個學生已經被捕。

周小龍:是啊。是不是那些謠言說那些學生真的收了3000元、7000元就會去跟警察發生衝突呢?不要傻了。收7000元去坐牢?黑社會都起碼要收70萬啦。其實我出來接觸那些年輕人多了,你能看到,他們真的是為了一個民主的理想,為了公義而走上街頭。所以,現在疫情剛剛過去,又來《國安法》,你怎麼能夠同意讓它這麼做呢?

曾期望中共給香港民主 去年反送中清醒

記者:以前你曾經都因為占中時期,因為他們影響生意,罵過抗爭者。

周小龍:是啊,我是不同意。

記者:到去年開始,你開始轉變。是不是去年的反送中,令你有很大的改變?

周小龍:是的,我在2014占中的時候,絕對是當時的「袋住先」(先收下)的「袋住派」或者一些年輕人形容的非常貼切的「廢老」。因為做生意的,有一百多人跟著我們做事,我們當然首先要保護就業。我想的比較天真,覺得民主進程應該會越來越好的,現在給這些,以後會給多些的、再給多些,然後就有雙普選、有真普選了。

記者:你可能對中共還有個期望。

周小龍:沒錯,但到了2019年在《送中法》的時候,我忽然間醒了,是給少一點《國安法》再給少一點,是越來越少,不是越來越多。所有人都看到是越來越少、越來越打壓,沒有辦法再不出聲了。但那些投票,在建制派那邊《送中法》是43票全部贊成的,現在也不需要投票了,因為是國家層面立法,又出報紙、又說支持《國安法》,令香港穩定繁榮。

記者:他們說所謂的300萬人簽名。

周小龍:是的,包括一些不在生(世)的人,我想是吧。所以我覺得已經是信息很強烈,小市民、小企業可以犧牲的,先過了再說,目標是什麼呢,大家其實都看得很清楚,有個《國安法》護著立法會選舉,任何人出來講話太過出位的時候就DQ(取消資格)。我看到議會全部做生意的人,都是支持政府、盲撐政府的,即一個統稱為「黃」的生意人都沒有,我希望我是第一個例子,希望能帶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出來。

記者:有沒有一些反饋,會有商界朋友因為你這次出來表態,開始支持,或者成為第二個、第三個,有沒有見到這個趨勢?

周小龍:即由當初的「袋住先」到開始發聲是嗎?我不知道,再要打壓到什麼程度,這些人才會反抗,我不能夠代表他講話,我只是盡我自己的責任,都是說真話,說真話不需要好記性的,只是希望可以發聲。

微博被誣衊叛國 公安到內地分店約談

記者:你在大陸被關店的時候,好像有公安上門,是嗎?

周小龍:是的,沒錯。香港民主社會沒有問題,我是支持的,去街站捐贈點錢給你,看著我們的,要賺錢,要養一幫夥計。但是他就對我要賺錢,要養一幫夥計這部分沒有截圖,只是截了我說示威,上街、捐錢,就將其貼到微博,找了一個博主,有180萬人關注的博主,叫「上帝之鷹」,就說我是賺大陸錢然後叛國的,是會捐錢給示威者、「曱甴」(蟑螂)、暴徒的人。這些Cap screen Blog(博客截圖),在香港看完之後只是笑笑就好,但哪知在國內,他貼到了我有生意的地方、長沙,竟然去到長沙,是有公安看著貼,來到我的商鋪,穿著制服,說要見我。真的,所以你說在大陸做生意,這個是什麼世界!

記者:你見到一國一制就會這樣。

周小龍:是的,所以你見到這樣,你怎麼可以不發聲呢?如果我們香港的核心價值是言論自由、創作自由、新聞自由。現在是倒過來,現在香港越來越打壓得厲害。

記者:最近袁爸爸出來說,在香港社會引起很大的反響,現在他去了美國。

周小龍:是的,他很有心,而且說話很到位,我也鼓勵大家一定要出來反映市民的意見,你看我們這次做小規模的一個擺設,這個民主女神,你看到帶來的人流,是證實給你看,香港很多人是支持民主的,我相信我有13個這樣的民主女神,那些商鋪會有很多的人去照相,去支持,如果他真的覺得擺個民主女神就是擾亂香港秩序的話,他不會來,是吧!但是你看一下店鋪有多旺,好多人。

不正經唱國歌可報警?香港自由大倒退

記者:你是做童裝,面對小朋友的,他們現在說小朋友是暴徒,或者想改變香港的教育制度,說要重新來教育這幫小朋友。你覺得小朋友在香港,為什麼這麼多人會出來?他們為什麼這麼認同一個民主女神像,或者他的爸爸媽媽都會帶他們去看?這反映了什麼現象呢?

周小龍:連家長都看到,就是教育都要開始被洗腦和被打壓,你看最近的《國歌法》,提到說如果他不是很正經地唱這個國歌的時候,學校當然要處,如果處理不了的話,會報警。我第一次聽到在香港要進入這種倒退的,說在學校處理不了學校事件的時候,就要報警,就是因為一個國歌。這個真的會給你毛骨悚然,我們現在變成一個什麼樣的社會?還有教育局長出來去支持這樣的一個思維。香港真的倒退到得很恐怖。

記者:所以今天還說要將學校的那些圖改圖,就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變成四個,「4、2」這樣的手勢,你有沒有留意到這個新聞?

周小龍:我沒有留意到。不過真的很荒謬,越來越,就是說一有一個號令下來的話,大家就像軍隊那樣。香港是一個核心價值是有民主的,是有自由言論、創作自由的。我希望香港政府醒過來,你越壓逼反抗越大的,接著你會說那些人是暴徒。忘記了事出必有因,是你們做出來的,100萬人(出來遊行),跟著6月16號時候200萬人告訴你:不要過這個送中法例,你們就是要做,對吧?這次的教訓還不夠,接著越來越壓逼,越來越多這些事。最奇怪的就是施政那幫人(說他們是)香港人,是不是忘記了鄧小平所說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要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就是我開始覺得楊潤雄是不是香港人呢?為什麼他會認同這種施政方法呢?

堅持留港 籲港企共同守護核心價值

記者:你是做童裝的,你覺得應該傳遞給小朋友是什麼信息呢?

周小龍:我有三個孩子,25歲23歲和19歲,對於民主的看法有一個共同點,即一定要捍衛的,因為他們都是做或讀這個創意產業的,所以一定要捍衛這個創作自由和言論自由。我們的家教就是:我們是中國人,我們是香港的中國人,我們對於自己是中國人是很驕傲的;但是對於我們自己香港人是一樣的驕傲,而我們是要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我們是要用香港擁有的核心價值,希望可以將來有一天可以帶進去給14億的同胞,我們覺得那14億的同胞應該都是希望有民主,有言論自由、有新聞自由,有創作自由的,我們應該是繼續去爭取這種東西,希望日後國內的各省各市都是能夠變成好像香港這樣。

所以我一直在問這個問題,就是商界為什麼沒有人聚集在一起?有200萬人上街,最後就擋住了那個「送中條例」。你假想一下如果你有20個新鴻基老闆、長江老闆、恆基老闆、恆隆老闆加在一起,他們出來幫我們發聲,是不是可以力量大一些呢?為什麼要我們這些年輕一代出來犧牲,這個可能是一種很理想的想法。

記者:但是現在他們就賣盤、走資、移民。

周小龍:他們是香港人,為什麼可以?他們家也都有年輕人,是吧?為什麼可以這樣的扔下香港人呢?

記者:那你自己為什麼有這樣的勇氣?

周小龍:因為我是香港人,我沒有外國護照,我沒有想著要走,我退休了都想著要留在香港;我的子女們在哪裡發展,就要看他的事業去哪裡;但是不希望他們因為逃避中共的打壓而不回到香港來,所以我們要幫他們去爭取,繼續作為一個民主社會。

但是我自己就是土生土長的,1997年7月1號可以拿特區護照,我就第一時間排隊去拿了特區護照,連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我都沒要。接著驕傲到還拍賣了一個車牌叫作LV1997,就是LOVE1997,我已經真的說愛國愛港已經講得很明顯的,自己很驕傲,覺得哇!終於有一個護照上面有一個,那個國籍是中國人。但是到了今天你是沒有辦法不提醒:我是香港人,香港中國人,不要忘記了香港和國內的民主價值觀是不一樣的;我想很多其他人出來說,我是香港人,都是想捍衛這個價值觀的。不要一聽到這些說法就說,宣揚港獨。

「一國兩制」,當時鄧小平的時代是承諾了香港人50年不變的。所以(中共)不要那麼天真,我們一定會反抗的。

記者:香港這種精神,全世界都很關注的,你覺得香港的特別之處是什麼?

周小龍:我們的特別之處就是我們帶有所有中國人有的傳統,由謙虛一路到勤奮我們有,但是我們(還)有一個能夠向外看國際市場的視野,就是包括我們對民主的理解,和我們的不妥協,這個是香港人。國內的人,我很深信我們的14億的同胞,都是很支持民主的,只是他們沒有香港人那個不妥協的精神。所以我們要堅持這個不妥協的精神,要希望可以,一個人盡一盡力,袁爸爸盡力,你我盡力,湊夠700萬人,難道它殺光我們嗎?

記者:所以你把獅子山上面那個民主女神像,放在你的商場裡面,是一個令香港人覺得很驕傲的一件事。

周小龍:是的,在民主訴求的角度來講,是一個好的開始的,在店鋪看到很多人過來拍照。我是在搞一個父親節宣傳,他們看到那個更加深層次的意思,是很感動的,有的人就是來買東西,沒有小孩的都過來問我們有沒有coupon(優惠券),買來送給別人。所以真是,如果政府想看看民意,多些參與這些,真真正正在小社會發生的事,這些是民意。

記者:有沒有話想跟香港市民講?

周小龍:大家記得我們有750萬人,這個很重要,750萬。我們有100萬人上街,再加200萬人上街,它就開始暫緩,最後就撤回(送中條例)。所以朋友怎樣在旁邊潑你冷水都好,你們當那盆冷水,大熱天給盆冷水淋一淋你,等你醒覺,然後就告訴自己,我不止200萬人的,我們有750萬人,不要去估計有百分之多少,和之前的朋友有多麼的萌塞(食古不化),總之我們儘量拿這750萬人的數目,越多越好。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袁弓夷:中共犯罪證據將呈美法庭
【珍言真語】林曉旭:北京爆疫情 中共自食惡果
利世民:國安法加劇中美矛盾 令港金融制度不穩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不讓步 國安法加速滅共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鄭 北京求和 五毛噤聲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紀元播報】傳任志強堅持自辯 全攬下涉案人刑責
【紀元播報】王赫:反制中共三絕招 川普或不戰而勝
【重播】川普8·8發布會:簽署4項救助令
【薇羽看世間】 制裁中港官員 推倒中共防火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