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初现 多地迎来失业潮

【大纪元2020年06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代希新西兰编译报导)新西兰解除了封锁,许多新西兰人直接陷入失业,尤其是那些从事旅游业的人。

据统计,塔拉那基地区最新的求职者人数比封锁前增加了近26%,在6月初达到9700多人。而在北岛东海岸的霍克湾和吉斯朋,求职者人数增加了30%,达到一万多人,约占就业人口的8%。同时南岛连锁百货公司H&J Smith宣布关闭旗下商店,削减超过80个工作岗位。

对于企业主和工人来说,中共病毒已经让他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一直被吹捧为吸收因疫情造成的失业人员的救世主–农业部门–是否真的能力挽狂澜?失业潮可能成为新西兰人很长时间内要面临的困境。

塔拉那基地区

新普利茅斯旅社的老板特蕾西·埃奇库姆(Tracey Edgecombe)说,Covid-19(中共病毒)是一个没有人预见到的危机,解雇一半团队成员的决定是她做过的最艰难的决定之一。“这太可怕了,真的很可怕,要花上几周的时间,才能真正尝试并弄清楚如何留住员工。”已经在旅游业工作了15年的埃奇库姆表示,最终她不得不解雇5名真的很善解人意的员工,因为大势已去。而她的企业只是面临困境的众多企业之一。

塔拉那基商会首席执行官阿伦·乔达里(Arun Chaudhari)说,危机正在整个地区蔓延。他说:“酒店和汽车旅馆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当然,还有餐饮行业和酒店业。很多非营利组织受到了打击,因为对它们来说,获得赞助变得极其困难。”塔拉那基寻找工作的人数从四月的2445人激增至5月20日的3363人,上涨37.5%。而30%的都是35岁以下的Māori。为了应对危机,商会已经启动了一项新的倡议,将失业人员与仍在招聘的公司联系起来。

原本正在北埃格蒙特游客中心的保护部咖啡馆工作的汉娜·特洛特(Hannah Trott)说:“我的合同每六个月就会续约一次,所以当疫情发生时,我们进入了关闭期,他们不再招聘了。不幸的是,这意味着我的合同不会再签了,所以我就失业了,我尽力地寻找新工作。” 

霍克湾和吉斯朋

厨师普尼·德道萨(Punit D’souza)也是其中一个失去了旅游业和酒店业工作的人。他是位于黑斯廷斯附近海岸特阿万加(Te Awanga)的象山酒庄(Elephant Hill winery)的行政总厨,在封锁几周后,象山餐厅的员工被邀请参加一个会议,宣布他们的工作已经结束。“这太令人震惊了,显然,这是一个著名的酒庄,我花了大约两个月的时间通过试用和面试程序得到这份工作,我的家人在封锁前三天搬到了这里。”德道萨说。

社会发展部地区专员安妮·阿拉努伊(Annie Aranui)说,今年2月中国关闭港口后,吉斯伯恩的林业部门受到严重打击。在吉斯朋和霍克湾,采摘水果的季节即将结束时,这种情况就加剧了。阿拉努伊称:”我们最大的利润期就是在4月份。这个月,我们看到因中共病毒裁员和季节性工人回归的情况有所增加,所以霍克湾园艺行业的一些工作已经结束。”

Trust Tairāwhiti的业务增长顾问温迪·加特利(Wendy Gatley)说仍要对吉斯伯恩的失业人数保持“谨慎乐观”。我们的林业部门已经恢复,而且发展得非常好,我们的初级食品部门已经接近饱和,我们是全国受旅游业影响最小的部门之一,我们只有5%的工人受雇于旅游业。

Business Hawke’s Bay首席执行长卡罗琳•内维尔(Carolyn Neville)说,该地区也有大量基本工作人员,但疫情的全面影响仍未显现。“很明显,对于一些有长期影响的行业,那些不再有工资补贴的行业,那麽就需要进行一些真正严肃的讨论。”

南岛连锁百货公司H&J Smith

当南岛连锁百货公司H&J Smith关闭其Dunedin商店时,将有超过80人失去工作。该公司董事总经理詹森•史密斯(Jason Smith)表示,他们一直在与达尼丁购物中心的业主和经理敲定交易条款,并于昨日晚些时候收到了确定关闭日期所需的文件。史密斯说:“虽然我知道这对我们驻达尼丁的员工来说非常困难,但我很高兴能够为他们提供确定性,这样他们就可以为未来规划了。”

同时Meridian Mall百货公司和仓库将于明年1月关闭。“我们正与员工密切合作,以确保我们能够为顾客提供高水平的服务,直到明年1月关门。”史密斯表示,由于门店之间的距离,对大多数员工来说,重新部署是不现实的,但如果员工希望重新部署,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农业部门

在失业大潮席卷全国,被吹捧为因疫情失业员工救世主的农业部门,又是否能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呢?据估计,目前在南岛和奥塔哥有大约150个农村承包商的工作机会,乳制品行业有数百个。Trade Me网站上有550个工作岗位,涉及农业、渔业和林业。DairyNZ说,农民们正在进行产犊,全国可能有1000个工作机会。

南岛联邦农民副总统伯纳黛特·亨特(Bernadette Hunter)认为,农业完全有可能吸收失业人员。她表示:“有一系列的职位可供选择,从入门级职位到需要特定技能的职位。有些职位可以和旅游业的职位互换。

但的南岸农场主唐·摩尔(Don Moore)不那麽肯定,因为农场的员工正面临签证问题。他的大部分雇员都是持有签证的移民。由于得不到保证,穆尔农场的四名高级职员中有三名担心他们将不得不回家。摩尔担心,如果没有他们,他的农场就会完蛋。因为这些角色不是任何一个从街上进来的人都能胜任的。他说,这需要大量的训练。

DairyNZ人力团队经理简·穆尔(Jane Muir)说,随着崩裂的临近,现在是时候让新西兰人来填补这些角色了,穆尔预计,从中长期来看,乳品厂对移民的依赖会减少,但这需要时间。乳制品行业将无法为南区所有失业的人提供就业机会,“但是,我们很高兴能够在提供就业和支持武汉肺炎后新西兰的经济复苏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责任编辑:筱康

相关新闻
中共病毒:维州新增14人感染 5人死亡
【新西兰疫情6.23】隔离酒店新增2例 未来恐有更多病例输入
经济学家 : 为经济衰退来临做好准备
新西兰公司开发全球首款抗病毒服装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美外交降级?崔天凯自曝睡不着
【老外看中国】好莱坞制片人:中共连未来都管
【珍言真语】谢田:捆绑蚂蚁金服 中共在港捞钱
【新闻第一现场】北京传爆炸 火光冲天陆媒噤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