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西兰应该为长期封锁做好准备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新西兰编译报导)Newsroom的执行编辑伯纳德•希基(Bernard Hickey)写了一篇分析文章警告称,希望边境在几个月内向游客、学生和外来工人重新开放的旅游业教育业,应该质疑自己的假设。以下文章根据该文编译而成。

上周惠灵顿只有六分钟的阳光,对新西兰公司(New Zealand Inc)来说就是这样。

对于那些依赖游客、国际学生和大量廉价外来劳动力的经济部门来说,一个漫长的冬天即将到来。近日国内外发生的事件,显然粉碎了所有今年能恢复如常的一丝希望或恳求。

 最近几周,国际教育工作者、旅游业和反对党一直在认真讨论跨塔斯曼社交圈(trans_Tasman travel bubble)和几个月内大规模隔离国际学生的问题。这是一群管理者或企业主绝望的举动,因为他们无法承受自己的业务闲置到下一学年或明年夏天。

但现在他们的梦想破灭了,他们和选民、政策制定者和银行家们应该重新审视自己的假设,着手设想并计划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接种疫苗后,才能重新开放的情况。这可能需要几年,而不是几个月。

我们的政客和媒体也把重点放在了边境的漏洞上,这是可以理解的。他们只是强化了在疫情肆虐于我们境外时,再次安全开放是多么困难的观点。而且这种病毒的特质不遵循我们全球化社会、政治和商业运作方式。政府一直在努力加强对入境者的隔离安排,这表明,在为休闲和建立社会联系而设计的建筑物中,要人道和安全地隔离人们是非常困难的。

但真正需要考虑的是海外的情况,这些都不在政府或新西兰公司的控制范围之内。

第二波疫情正在美国蔓延,印度也开始爆发疫情。澳大利亚的内部边界被封锁,维多利亚州也取消了一些开放政策。澳大利亚政府正在讨论2021年重新开放边境。中国正拚命地试图遏制来自欧洲和其他地区的第二波反弹。欧洲和英国几乎还没来得及重新开放经济。就连德国,这个似乎已经遏制了疫情爆发的国家,现在感染率也在上升,并正在考虑停止或撤销其开放政策。

基本上,只有数量非常有限的游客、学生和外来工作人员才能获准入境,除非国际机场在登机前进行简单快捷的病毒检测,或者每个人都接种了疫苗。

政府本周承认,其正试图以每两周4%的速度扩充额外的隔离空间,但希望回家的新西兰人数量令其不知所措并惊讶不已。这些新西兰人排在游客、学生和外来工人的前面。同样可以理解的是,澳大利亚、英国、印度、欧洲、中国和美国的新西兰人迫切希望回到一个没有中共病毒的国家。在疫情席卷全球经济之际,这个国家至少有一些机会保持社会和经济的稳定。

如果有人想试图计算有多少新西兰人排在回国队列的前面,以及新西兰有多少空间可以提供给还未回国的人,应该知道有大约一百万新西兰人居住在海外,包括至少五十万在澳大利亚,他们有权直接现身并期望返回。

新的“修复漏洞”部长梅根·伍兹(Megan Woods)本周告诉我,只有不到5%(每天不超过几十人)的名额将提供给非居民。这与中共病毒爆发前每年25万名学生和外来务工人员、以及几年内预计的每年500万游客的抵达相去甚远。

任何依赖这些数字的商业模式都是死的,除非有一个非常快速可靠的病毒检测系统,或者世界某地为我们的大量游客、学生和外来工人接种疫苗。这里是指中国、印度和菲律宾,这三个国家的总人口将近30亿。

大学、反对党领袖、副总理和旅游业要求我们迅速开放边境,这根本是不现实的,除非新西兰做出集体决定,为了拯救该国不到10%的经济份额而做出牺牲。

这与政治或经济无关,这是简单的生物问题。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