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跨塔斯曼隔离圈破灭了

【大纪元2020年06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新西兰编译报导)Stuff记者布鲁克·萨宾(Brook Sabin)从6个方面阐述了卡塔斯曼隔离圈近期不会建成的观点。以下文章根据其分析编译而成。

随着上周中共病毒隔离措施失败,一场愤怒的海啸席卷了全新西兰。现在,从愤怒浪潮留下的碎片来看,塔斯曼隔离圈越来越有可能不会在未来几个月发生(形成运转),甚至可能不会在今年建成。

塔斯曼旅行在短期内看来不太可能,以下是六个原因。

1)公众的愤怒

上周的一系列失误告诉我们,公众对失误的容忍度是零。新西兰目前处于1级警报状态,这意味着如果病毒在未被发现的情况下传入社区,将有机会大规模传播。

新西兰面临的风险是巨大的,因为一场持续数周而未被发现的疫情爆发可能导致新西兰再次进入封锁,这会使国家损失数十亿元,并失去数千个工作岗位。

残酷的现实是,政府正在坚持严格的14天隔离程序。在这期间,隔离几乎会控制一个人生活的每个方面。这样,你将很难看到人们从病毒还在社区传播的澳大利亚直接走下飞机。

是的,我们可以对来自澳大利亚旅客进行病毒检测。但在感染早期,在症状出现之前,人们的检测结果可能是阴性的。正因如此,接受隔离者在14天内要接受两次病毒检测。

那两名女性获得了“同情豁免”(改为“丧假豁免”是否更好),后来在驱车前往惠灵顿后被检测出呈阳性,她们已经在严格的管理中,但民众愤怒仍在蔓延。

如果一个澳大利亚人来到这里,走出机场,参观了三个城市、八家餐馆和一场橄榄球比赛,然后发现他们检测结果都是阳性的,你会怎么想?突然间,那两个在高速公路上迷路的女士看起来就没那么糟糕了。

2)澳大利亚的病例

流行病学家警告说,维多利亚可能出现第二波疫情。澳大利亚这个州正在应对一场突发事件,并实施了新的限制措施。

6月21日,澳大利亚新增25例中共病毒病例,当时全国正有463例活跃病例。

是的,我们只能和像南澳大利亚这样的州打交道,因为那里没现有(没有现存)病例。但是,这一策略存在一个大问题:南澳大利亚已经放松了与一些其它州的边境限制。因此,当一个州的边界漏洞百出时,是不可能与之打交道的。

澳大利亚没有我们的病毒消除战略——其政府的目标是“将感染Covid-19(中共病毒)的人数最小化”。另一方面,新西兰采取零容忍的做法。所以澳大利亚各州可以容忍州际旅行的风险,他们知道一两个病例可能会输入并需要妥善管理。然而,新西兰公众将不会有兴趣(不会想)让病例跨越塔斯曼海。

3)选举

距离9月19日的大选还有80几天,在此之前,我认为塔斯曼旅游隔离圈不会出现(形成)

总理非常清楚,如果一个病例在选举前失控,引发一场骚乱,将会有大量的愤怒指向政府。这对选举产生影响的风险太高了。

4)公众情绪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在全国各地旅行了几次,得到的最强烈的感觉是,如果澳大利亚仍在应对疫情,大多数新西兰人不希望建立跨塔斯曼隔离圈。

当然,与我交谈过的旅游经营者都非常渴望隔离圈尽快建立,但大多数人都不想冒这个险。我确信政府会就此问题进行调查,并且很可能会得到明确的反馈:新西兰人不想要隔离圈——直到它100%安全为止。

如果非要开放的话,公众的注意力似乎已经转向与没有中共病毒的太平洋国家打交道。

5)病毒加剧

我们是世界上少数控制住中共病毒疫情的国家之一,我们的目标是消灭病毒。但是,当你的目标是100%的时候,就没有犯错的余地了。

病毒正在全球范围内加剧扩散,这意味着我们的边境将出现更多病例,随着军方现在控制了管理操作程序,人们预计保护措施将会加强。在短期内,很难看出没有隔离的旅行符合这一情况。

6)阿什利·布卢姆菲尔德博士

直到上周,阿什利·布卢姆菲尔德(Ashley Bloomfield)的迅速崛起是如此引人注目,以至于他被认为是第一个殖民火星的人。然而,随着失误的次数累积,他还是径直跌回了地面。

重要的是要记住,布卢姆菲尔德有采取谨慎措施的记录,即在封锁之前,他甚至建议政府对所有人关闭边境,包括新西兰公民。

如果澳大利亚仍有活跃病例,他的DNA不建议他同意没有隔离的旅行。布卢姆菲尔德知道病毒检测并不是万无一失的措施。

当政府开会决定是否开放跨塔斯曼旅行时,布卢姆菲尔德将被要求给出他的建议。如果政府违背了他的建议,让一个中共病毒病例溜进这个国家,它将是一颗滴答作响的政治定时核弹。

责任编辑:筱康

相关新闻
中共病毒:维州日感染率直线下降 提前解封有望
【新西兰疫情6.23】隔离酒店新增2例 未来恐有更多病例输入
经济学家 : 为经济衰退来临做好准备
新西兰公司开发全球首款抗病毒服装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谢田:捆绑蚂蚁金服 中共在港捞钱
【新闻第一现场】北京传爆炸 火光冲天陆媒噤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