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秘鲁疫情陡然飙升的背后

人气 3976

【大纪元2020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丽综合报导)6月,正当世界各国疫情缓解,开始重振经济之际,拉美国家却成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区中心。秘鲁紧随巴西成为拉美第二大重灾国。

截至6月26日,秘鲁确诊人数接近27万,死亡人数达到8,761。秘鲁成为拉美洲国家中确诊病例第二多国家,在全球排在第七位(不算中国和伊朗)。

秘鲁是拉美地区率先采取措施应对中共病毒疫情的国家之一。3月6日,秘鲁首次发现中共病毒患者,此人去过西班牙、法国和捷克等国。秘鲁政府迅速采取措施,以减缓疫情扩散。随后一个多月时间,秘鲁确诊病例数量较少。

然而,到了5月份,秘鲁确诊病例、死亡人数陡然上升。这个人口只有3千2百万的国家,确诊病例总数超过了意大利,大约每120人就有1人确诊。

秘鲁政府防疫措施到位,但为何疫情飙升?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指出中共病毒的出处,因为中共的隐瞒而迅速向全球蔓延,演变为令世界惊恐的瘟疫。瘟疫虽无情,但并非无迹可循,尤其是在中国之外的扩散趋势,鲜明地点出了病毒的风向和目标:它是冲着共产党而来的。

秘鲁政府献媚中共

去年年底中共病毒出现在中国武汉,因疫情严重,中共当局于1月23日对武汉实施封城。前一日,约有5百万人从武汉闻风而逃,足迹遍及全球。意大利首位中共病毒患者,就是1月22日从武汉飞往米兰的马列主义教授夫妇。

1月30日,受到中共驻秘鲁大使邀请进餐的秘鲁外长古斯塔沃·梅萨·库德拉(Gustavo Meza-Cuadra)表示,中国是秘鲁的好朋友、好伙伴,是秘鲁最大贸易伙伴和投资来源国。 “秘鲁坚定支持中方抗击疫情,完全相信中国政府和人民有能力尽快战胜疫情。”

2月10日,秘鲁外交部发表公报,表示秘鲁政府支持中共政府和人民为抗击中共病毒疫情作出的努力,同时重申对中共的支持,愿携手共同应对困难。

3月6日,秘鲁总统马丁·比斯卡拉((Martín Vizcarra))通过电视讲话通报,秘鲁已确诊首例中共病毒感染病例,成为拉丁美洲第7个发现中共病毒确诊病例的国家。3月18日,秘鲁总统宣布当日起全国范围内实施晚上宵禁。

据大陆多家媒体报道,4月30日晚,习近平与秘鲁总统比斯卡拉通话。习近平提到中方希望推进国际抗疫合作。他表示,愿同秘鲁共建“一带一路”,推动中秘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持续发展。秘鲁总统比斯卡拉回应称,感谢中方给予秘方抗击疫情的支持和帮助。“我完全赞同习近平所说,这次疫情表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十分重要。”

当秘鲁总统希望与中共建立“命运共同体”之后,5月初,秘鲁疫情陡然飙升,一发不可收拾。从5月26日起,单日新增感染人数大多超过5,700人。

5月29日,习近平同秘鲁总统比斯卡拉互致信函,共同提出加强两国在抗疫等各领域务实合作的倡议。秘鲁国会议员、卫生委员会主席梅里诺也表示,合作抗疫将使两国关系再上一个台阶。秘鲁中央政府抗击中共肺炎指挥部总指挥马塞蒂也谈到,中方代表分享的社区积极组织起来防控疫情在她看来是所有措施中最有效的一条。

事实上,跟中共走的越近,受疫情打击越重。得到了中共“援助”的秘鲁不仅疫情没有得以缓解,6月份,秘鲁却成为拉美国家第二严重的染疫国,确诊病例攀升世界第七,超过了意大利。

秘鲁诺奖得主斥责中共 遭受战狼式攻击

据中央社报道,中共环球网爆出秘鲁作家、现年83岁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尤萨(Mario Vargas Llosa)于3月15日,在西班牙的《国家报》发表了评论文章,他直指武汉肺炎的病毒起源于中国,而中共在疫情初发的阶段延迟通报了相关讯息。尤萨还说,现在全球仿佛像中世纪时期一样活在对瘟疫的恐惧中,要不是中国的不民主的政治体制,这一切本不会发生。他还写道,中国的医生一开始想要提出疾病警告,却被噤声。

另据RTI网站报道,尤萨在西班牙《国家报》发表的文章还指出,武汉肺炎(中共病毒)开始在西班牙肆虐,深深影响人们各方面的生活。但似乎没人注意到,如果中国是民主自由国家而非专制国家,全世界都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文章又说,现在那些笨蛋还认为中国模式─即政治独裁的自由市场─仍然是第三世界的模范吗?希望这场疫情能打开蒙昧者的眼睛。”

很明显,尤萨的看法与秘鲁当局颇为不同,更让中共颜面尽失。正值全球不少国家问责中共,追查病毒源头的时候,从没把秘鲁放在眼里的中共,却受到了当头一棒。

中共驻秘鲁使馆在官网上发布声明反击,称尤萨“不负责任的攻击指责中国,论调荒唐恶劣”。

一时间,中共海内外媒体齐声讨伐。据悉,在中共官方做出反击的同时,中国当当网已经在当天下架尤萨所有的书籍。

尤萨出生于1936年,他是秘鲁作家和诗人。创作过小说、剧本、随笔、诗歌、文学评论、政论杂文,也曾导演舞台剧、电影和主持广播、电视节目,并从政。2010年,他因为《他对权力结构的描绘,以及他那反抗、起义、失败的犀利印象》,而获颁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1990年,他曾竞选总统,在第二轮投票时落选。

共产主义意识渗透秘鲁

秘鲁的历史渊源流深,孕育了美洲最早人类文明之一的小北史前文明。在哥伦布时期以前,它也是美洲最大国家印加帝国。直到16世纪,西班牙帝国征服印加帝国,建立秘鲁总督区。1821年,秘鲁独立。

上个世纪,秘鲁经历了政局动乱、独裁统治、贪污腐败、人权危机等等,直到总统藤森时代结束后,秘鲁才开始打击贪污腐败,发展经济。目前,秘鲁是总统制议会民主共和国,实行多党制。

秘鲁共产党-光辉道路于1960年代末,由前大学哲学教授阿维马埃尔·戈斯曼创立,通常称为“光辉道路”,是秘鲁的一个非法的极左翼毛派政党。上世纪80年代,秘共开始从事反政府武装活动。

人权律师郭国汀在希望之声撰文历数了秘共的血腥残暴,直指秘共“跟中共、跟毛泽东”有关。戈斯曼就曾表示,他要充当秘鲁的毛泽东,秘鲁的马克思,他说他要成为马、恩、列、思、毛之后的第五位共产主义导师,21世纪世界共产运动的导师,并宣称要准备牺牲一百万人的生命来夺权。他还成立了军队组织“人民游击军”。

郭国汀提到秘鲁共产党由于没有在全国掌权,按照现有证据总共屠杀了已经确认的约3万多人,但是秘鲁国家逃亡的人至少有30万,就是被秘鲁共产党搞得不得安生,逃难到邻国的人数有30万。

1980年12月23日秘鲁的毛派实施首例的大众司法正义,“这个大众司法正义主要进行暗杀,组织暗杀他们认为应该消灭的地主、资产阶级、以及中产阶级、上流社会、以及国家安全部队的人员,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它没有法律,也不需要法律。”他说。

秘共的另一派是马列派,其党魁是桑德罗(Sendero),主张不但杀地主,而且也杀中产者。他与毒品走私集团合作。在民族冲突地区,桑德罗使尽一切手段煽动人们对利马政府的仇恨,并建立起集中营。

秘共的两个派别都以滥杀无辜、血腥著称,他们屠杀的对象有地主、政府官员、军警等。秘共由于内斗走向灭亡,戈斯曼也于2006年被判终身监禁。

另外,在秘鲁还有多个左翼党派。秘鲁共产党-团结成立于1930年,目前在全国总工会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其次还有秘鲁共产党-红旗、秘鲁共产党-红色祖国、秘鲁无产阶级党、秘鲁民族主义党(2011年-2016年为执政党)、秘鲁阿普拉党、革命先锋(共产主义无产阶级)、革命社会党(马列)、社会主义工人党( 秘鲁)、工人革命党、“争取正义”、“生活和自由广泛阵线”、“一起为了秘鲁”。由此可见,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渗透秘鲁90多年,秘鲁共产党仍保持了一定的影响。

同时,共产意识也影响着秘鲁的文化、经济、农业、矿业等各个领域,也让秘鲁出现了社会财产分配、所有权争夺等长期的问题,其中充斥着残暴、血腥和屠杀。中共多年来也对秘鲁的政治经济影响颇深,秘鲁现政府无视共产党的危害,对中共的依赖超过以往历届。

秘鲁加入“一带一路”危机四伏

秘鲁属于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国家,三分之一的人口属贫困水平。其经济依赖出口赚取外汇。秘鲁无法发展出自给自足的经济,收入分配不均。秘鲁是世界上最大的铜、黄金和白银生产国之一。

中共认为与秘鲁的关系是“成功的拉美战略关系的例证”,同时还声称,中国是秘鲁全球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新浪网提到中秘关系远超经济领域,两国拥有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在社会、政治、技术和文化领域开展合作。秘鲁还加入“一带一路”倡议,进一步建立伙伴关系。

商业人权资源中心网站登载了来自哥伦比亚环境与社会协会大卫•克鲁兹(David Cruz)的文章,他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受到多方的批评,一些西方国家对该倡议持保留态度。多国政府对该倡议高昂的融资成本表示关切,担心这可能造成负债沉重和收益分配不均等。此外,由于对该倡议投资的项目没有进行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特别是对在拉美和非洲进行的项目没有此类评估,很多中国公司在投资国造成了负面的社会环境影响。

ABC标题为《一带一路:世纪工程还是糖衣炮弹?》的文章指出,许多西方大国抨击这一经济框架是为了将北京的影响力扩大到海外,并让发展中国家背负无法持续的债务。

文章提到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专业讲师戴伦·利姆(Darren Lim)博士在接受ABC记者采访时表示,“(习近平)称这些项目为‘一带一路’,赋予它们凝聚力。这种凝聚力是他对中国走向世界愿景的部分内容,也是中国梦的组成部分。他不仅是当中国领导人,也要做国际领导人。”

对于中共倡导的“一带一路”,大多数支持的国家为发展中国家或最不发达国家。利姆还表示,“受援国政府和受援国家改变了对‘一带一路’的看法,认识到这个项目绝不是好东西。” “尽管‘一带一路’倡议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关键的基础设施资金,但批评者也对债务的不可持续性、缺乏透明度和‘债务陷阱’外交提出警告。”文章列举了斯里兰卡在2017年未能偿还中国的贷款,被迫以99年租约交出具有战略意义汉班托塔港(port of Hambantota)的例子。

纽约时报中文网也在2018年报道了中共在秘鲁邻国厄瓜多尔建立水坝,使得厄瓜多尔不仅面临巨额债务,更要面对大坝裂缝,水库淤塞等问题,报道提到,“如今它却成了一个令国家陷入腐败、危险的高额债务——以及受制于中国的未来——的全国丑闻的一部分。” 前副总统、前电力部部长,甚至还有一名监督该项目的反腐官员都受到接受中共贿赂的指控。

秘鲁政府以及总统对此置若罔闻,早已引起一些国家的质疑。秘鲁国内的交通主要以公路、铁路、飞机为主。中共以秘鲁基础设施不足,尤其是公路和铁路不足,涉足该项目,从而对秘鲁的交通枢纽加以掌控,并可延伸到通信、电力等重要系统。

另外,在经济方面,中共倾销产品,也大大地摧毁了当地的纺织业等行业。同时,秘鲁各种矿产资源也是中共觊觎的目标。

今年1月份开始,中共病毒危机扩散,以致秘鲁经济受到重创。BBC报道,据秘鲁政府统计机构Inei统计,4月份秘鲁经济活动比去年同期下降40.49%。采矿业占该国出口的60%,由于中共病毒(Covid-19)的限制,产量大幅缩减。经济萎缩13.1%。

利马大主教卡洛斯•卡斯蒂略警告说,由于这一流行病带来的经济危机,秘鲁人面临饥饿的风险。

结语

大纪元系列文章《共产主义终极目的》中指出,它(共产主义)与仇视正神、正义的撒旦为伍。这个邪灵的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让人的道德败坏到已经听不懂神的教诲而最终被淘汰,元神被永远销毁。

文中还提到,共产主义是魔鬼教义,是邪灵强加给人的、专门以祸害人间,毁灭人类为目的而来的。

无论是秘鲁政府,还是民众,一旦无法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以及中共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所隐藏的危害,料将付出惨痛代价。反之,将会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美国安顾问将展开欧洲行 与多国讨论对华问题
班农:多名中国病毒专家出逃 真相会惊世人
中共威胁失败 比国众院通过决议调查病毒起源
中共的两个“老虎女” 如何成为英国座上宾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俄印疫情为何飙升
【纪元播报】26省市遭洪灾 官媒承认三峡大坝泄洪
【纪元播报】蓬佩奥:华为正失去和全球电信商生意
【新闻第一现场】与闫丽梦会谈 专家:中共瞒疫无疑
【珍言真语】钟剑华:港官染文革作风 打压初选
【珍言真语】典型蓝变黄 周小龙取消移民而参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