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建立在谎言之上的世纪灾难

文:前中国科学院博士生 闫晓华

人气 769

【大纪元2020年07月20日讯】1999年的7月20日,对我和所有法轮功学员来说,都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从那天起,从小就是好学生的我,被中共打成了另类。当时,正在北京中国科学院读博的我,生活也从简单安定变成动荡不安。从被开除、流离失所,到被抓入看守所、洗脑班和监狱,我的人生自此天翻地覆。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江泽民一手发动了针对修炼“真、善、忍”群体的迫害

匆匆21年,如今再回首看,我更加清晰,这完全是一场精心构陷、建立在谎言之上、针对好人的迫害

欲加之罪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下令在全国大搜捕所谓的法轮功“骨干”成员。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也被抓走了。第二天,我和几位科学院的同修去中南海上访,结果先是被送到石景山体育馆,之后,又被拉到了海淀区中关村派出所。

在派出所,我们被分开一个个审问。从小到大,警察都没见过几次,我有些紧张。但是一看到坐在我对面的警察,我一下愣住了,立刻想起了不久前的一幕。

那是个星期天,中关村大操场进行法轮功千人大炼功,我在现场教功。当时,一位年轻人过来对我说:“他母亲也是法轮功学员,为了炼功家里什么都不管了,一天到晚只想炼功打坐。”我对他说,李老师告诉我们,在任何地方都要做个好人,在家里也要做好。而眼前的这位警察,不正是那位年轻人吗?

他看我认出了他,就点点头说:“又见面了。”谈话中我问他,你母亲不是法轮功学员吧?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后来我想起来,4.25(法轮功万人大上访)之后,我们炼功点上每天早上都有人来拍照。这位警察假扮学员家属和我们谈话,应该也是来搜集情况的。可是前后两次谈话,他虽然问了许多问题,但我发现,他并不真想向我了解情况,只想证明法轮功“不好”。

而且我发现,他质疑的思路和电视上的污蔑一脉相承。我明白了,他们并不想听真相,只想给法轮功定罪。

7月22日开始,铺天盖地的,电视、广播一下子冒出了各种攻击法轮功的节目,而且是持续几个月、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播放。

我当时虽然修炼还不到一年,但我一看就知道那些宣传是假的。

记得我刚刚修炼的时候,几位学员交流他们的修炼体会。一位学员说,她最近的课题进行得很不顺利,一定是她的心性哪里有问题了,她正在认真找自己。还有一位男同修说,他的课题导师发表了一篇论文,让他做实验证明论文结论是对的。他说,这实际就是让他编造数据,他不能这样做。

我当时想,现在还有这样的人,碰到不顺利就找自己的问题。还有那位男同修,我知道,他不执行导师的要求,有可能会毕不了业,拿不到学位。

随着我自己的修炼,我感受到一股纯正强大的力量,带着我远离各种不好的东西。我发现,面对利益选择时,做决定变得很容易了,因为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坏。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不断纯净自己,最后返本归真。我很开心。

而看着电视上狰狞的主持人,我想:一国政府怎能如此颠倒黑白,恶毒诋毁一部教人做好人的高德大法。

后来,我透过《明慧网》了解到,7.20镇压法轮功的背后,是江泽民妒忌李洪志老师受欢迎,法轮功学员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共产党员人数。据中共体制内人士透露,江泽民曾多次表示,法轮功是在和共产党争夺群众。

当时的党媒新华社更直接报导说:“法轮功的‘真,善,忍’原理与中国共产党努力实现的社会主义道德理念和文化进步没有丝毫共同点,因此有必要摧毁法轮功…… ”我想这说出了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根本原因。的确,越多的人修炼“真、善、忍”,中共的假恶暴就无所遁形了。

构陷造假

7.20之后,不断有真相披露出来,中共对法轮功的构陷,其实从很早就开始了。

曾在天津教育学院期刊上发表污蔑法轮功文章、引发4.25法轮功万人上访的何祚庥,事后在一次中科院会议上公开吹嘘,是他一手促成了对天津法轮功学员的抓捕。

当时他得意地说,(4.25前夕)法轮功学员去杂志社要求撤消他的(诋毁法轮功)文章,报社主编本来已经打算发更正(错误)通知了,是他打电话给那位主编,让其一定要顶住。还说,只要坚持住(不答应学员的要求),很快就会有公安出面解决。那位主编听了他的话,后面果然有公安出动了。

最后,300多名前去杂志社说明情况的法轮功学员遭袭击,45人被捕,引发了之后的万名法轮功学员4.25大上访。

4月25日当天,我和科学院的很多学员都去上访。本来大家都是打算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的,但我们到现场后,发现学员们都站在了中南海西门外的府右街两侧。听先到的学员说,是现场的警察要大家配合一下,引领学员站到现在的位置。但这一事件后来却被中共描述成了“法轮功围攻中南海”。

2000年3月中共两会前夕,我去人大上访被抓,被关入了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在那里,与我关押在一起的一位学员就是中共最早绑架的一批“骨干”学员之一。

她告诉我,她被单独关押、审问了好几个月,所有审问都围绕一个目的,就是想为诬陷李老师和法轮功找材料。

她对我说,她父亲是体制内的人,因此她非常了解共产党,每当他们想打倒什么人时,就开始到处挖材料、编造证据。

7.20之后,所有的行政单位都被要求必须让所属的法轮功学员“转化”。很多单位无法完成任务,就开始造假。

科学院也开始全面逼迫我们放弃修炼。当时,我被叫到一间办公室,领导简单对我说,国家不让炼了,让我写个不炼法轮功的保证。我说:“我炼法轮功受益了,我不能违心地说假话。我还要炼。”一屋子领导立刻炸开了。后来,他们退了一步说,只要我写个不炼的保证,他们就允许我在宿舍里偷偷炼。其实就是让我写个假保证,好让他们向上面交差。我拒绝了。

对好人的迫害

在法轮功遭镇压三个月后,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走上了天安门广场,打开炼功音乐,向世人展示法轮功功法的祥和与纯正。但我们只炼了几分钟就被抓了,之后我被关入了海淀看守所。

当时,一批批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不转化、或是上访、讲真相而被送入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那些预审一审问、一接触,马上就发现法轮功学员都是很单纯善良的人。他们对我们的态度也随即变得尊重与和善,还经常找我们聊天。一位预审对我说,他们这个工作,就是天天和人渣打交道,他问我“他们还有希望吗”?

与我关在同一监室的一位学员,每次被预审找去,都要谈很久。她说,那位预审很喜欢听她背诵《转法轮》,还特意把自己的女友叫来一起听。

2000年我被关在东城区看守所期间,主管我案子的预审对我态度很严厉。他用电视宣传的谎言质问我,而且认为我去上访是“闹事”。但我告诉他,我从修炼法轮功一开始就明白,修炼只有一条路,那就是遇到矛盾向内心找自己,不断去掉不好的东西,不断提升自己的道德和境界。而想通过什么外在的手段去圆满,正好与李老师的教导背道而驰。电视上播出的“1400例”,说杀死自己可以圆满,这些人绝不是法轮功学员。

一本《转法轮》,让多少疾病缠身的人读过后不药而愈,还知道了做好人的道理。而任何人都可以在网上免费下载这本书。李老师(李洪志老师)为社会培育了上亿的好人,为国家节省了巨额医药费,政府不感激李老师,反而恶意诽谤和诬陷。作为弟子,我们当然要站出来澄清事实。

说完这些后,那位预审对我的态度明显温和了下来。第二次提审时,他对我说:“我去你的单位调查了你,你们单位的人说,你什么都好,就是炼法轮功。”他还说,他也调查了很多其他法轮功学员,“发现你们都是好人”。

那段时间,各个单位中也出现了同样的情景。为了转化学员,大量的人员被派去与学员谈话,反而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

我先生当时在中科院一个研究所做博士后。2000年8月,他被科工委点名送入劳教所,所领导让他的课题导师另找一个助手。但这位导师却说:“我要等他出来。他们(法轮功学员)是多好的人啊,不求名不求利,兢兢业业,现在到哪里去找这样的人啊!”

有一次,我和杭州的几个学员交流,他们都是浙大和中国美院的学生。其中一位浙江大学的博士生,非常有才华,因为不放弃修炼,领导准备处理他,让他的课题导师写个关于他的报告。等报告交上去后,领导生气地说:“你写的他简直就是个劳模。”他的老师说:“我写的是事实啊,他就是这样的人啊。”

再构陷

眼看镇压越来越不得人心,难以为继,2001年,江氏集团一手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事件”。这个恶毒的污蔑,让很多世人对法轮功产生了极端负面的印象,但实际却是一个漏洞百出、自导自演的丑剧。

2001年,我和先生流离失所,住到了一个朋友家中。他们家有一位小保姆,很喜欢和我们聊天。我当时问她,“天安门自焚”你看过吗?她说看过,我问她相信吗?她说不信。我很意外,问她为何不信?她说,那个男的(王进东)被烧成那样,头发却没事。

其实,那个自焚录像的漏洞何止这一处:王进东拿的装汽油的塑料瓶子完好无损;小女孩(刘思影)喉咙割开了还能唱歌……

后来听海淀区的一位同修说,自焚肯定是当局安排的,因为他们单位领导早就知道有人要这么做。2001年中国新年前夕,也就是“自焚事件”发生前夕,这位学员被单位绑架到会议室关了起来。当她质问领导凭什么关押她时,领导说:“上面通知,你们的人要去‘天安门自焚’,我们怕你也去。”

2004年我被关在北京市洗脑班时,他们反复在房间里放洗脑视频。我就问给我洗脑的警察:“天安门自焚事件”是诬陷法轮功的,你真的不清楚吗?他说,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我们反复看了你们的(揭露自焚事件的真相)光盘。我一下就明白了,他知道自焚是假的,但他只想完成任务,转化我。

许多人都被中共利用来犯了罪

2012年,我回到家乡办理护照,当地警方不给我出材料。当时,我找到一位负责的官员。他对我说,我必须先写个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上级满意后,还要中共中央领导同意,才能给我办护照。

我说,你们动不动就逼迫法轮功学员写这写那的,但你们就没想过,将来有一天可能会被追究迫害法轮功的责任吗?这位官员当时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但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要求我写任何东西。

我发现,很多中国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中共利用来对法轮功学员犯了罪。

7.20之后,科学院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上访,采取了种种非法的手段:雇人24小时在学员家外面蹲点监视;要求学员同宿舍的舍友监视学员行动;逢到所谓的敏感日,就将学员提前关押在会议室;配合610将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和劳教所。

2004年,我被关押在北京市洗脑班。整整8个月,我一直被关在与世隔绝的小黑屋中。期间,因为我拒绝转化,他们就开始对我罚站,两次连续7天不让我睡觉,几名警察轮班看着我。一天,其中一位警察对我说,“你看我多辛苦,为了你,我多久没回家了,我儿子都快不认识我了。”

我对他说,你是很辛苦,但你有没有想过,你在辛苦的干什么?你在折磨我,你在干坏事啊。

2008年我被关押在监狱时,监狱为转化我,将我关入了小号。后来,他们派了一名女警察来和我聊天。这位警察显然被洗脑了,嘴里都是些洗脑班的党八股。我当时觉得她人不坏很可惜,就极力想点醒她。我就问她:我修炼是有亲身体验的,我能肯定自己是在做一个好人。而你们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体罚、熬夜,强制洗脑,却口口声声说是为我们好,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依据什么来确定,你们做的这些不是坏事?她答不上来。

2009年,我和先生为了减少家人的压力,离开家乡去南方工作。但南方当地派出所仍然多次去我们工作的公司骚扰,要老板开除我们。我们的房东也受到威胁,被逼要将我们赶出去。

2014年中国新年,我回到父母家中,居委会让我天天去他们那里报到,我拒绝了,他们就天天往我家打电话,查我在不在家,搞得我父母一听到电话声就心惊胆战,一点过年的心情都没有了。

未来的路自己选

就是这样,21年来,共产党编织了一张大网,谎言欺骗加上威逼利诱,将大量中国人都卷入了这张迫害大网中。它想让每个人都犯罪,和它一起踏上不归路。

2005年我被非法判刑4年半。当时在法庭上,我对法官说,这些年来,我和无数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了事业、前途,就是为让人们了解一个真相。

因为我们深知,世人只有识破中共的谎言,才能不随着它做坏事,才能摆脱被中共毁掉的命运。

当法官最后问我还有什么要说的?我引用了师父讲的一句话。15年后的今天,我想再次把这句话送给世人:“众生,将来的位置是你们自己选择的。”——《走向圆满》。

21年风风雨雨,如今中共的谎言和迫害仍在继续。大瘟疫肆虐全球,危急时刻,请世人认清中共谎言,远离中共,退出中共,就是最明智的选择。◇ #

责任编辑:李欣

相关新闻
中国新年在即 这些人为何不能阖家团圆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纪念4.25和平上访21周年
法轮功学员纪念4.25 瑞典政要现场支持
中科大第一届毕业生庆幸遇法轮大法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美舰传南海三角包围辽宁号
【远见快评】中共回应突降调 美日舰围观辽宁号
【时事纵横】英加回击大外宣 温家宝讽习遭禁?
【重播】美前情报总监:中共为何是头号威胁
【微视频】刘长乐卖凤凰股份 马云的蚂蚁还远吗
【秦鹏直播】美日法英德史上首次军演 目标是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