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撤警资预算通过 示威者打记者、涂鸦

“占领市政厅”抗议者在市政厅外到处涂鸦 打记者荒谬行为令抗议走味

一名年轻的非裔示威者右手扳动红衣记者的下颌向下拽。(Marvin Hoffman推特)
人气: 35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20年07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在市议会通过削减预算案后,仍有“占领市政厅”的抗议者在市政厅外涂鸦。推特上一名用户分享了记者被示威者扳动下颌向下拽的视频,视频的发布时间是周三(1日)上午。

示威者昨天在Chambers街31号的遗嘱检验法院(Surrogate Court)外墙和雕塑上乱涂乱画。
示威者昨天在Chambers街31号的遗嘱检验法院(Surrogate Court)外墙和雕塑上乱涂乱画。(citizen app网站视频)
抗议者在一周前就开始在纽约市政厅旁边一小片广场上露宿,要求2021财年预算必须削减纽约市警的预算至少10亿元,号称“占领市政厅”运动。
抗议者在一周前就开始在纽约市政厅旁边一小片广场上露宿,要求2021财年预算必须削减纽约市警的预算至少10亿元,号称“占领市政厅”运动。(citizen app网站)

抗议者在一周前就开始在纽约市政厅旁边一小片广场上露宿,要求2021财年预算必须削减纽约市警的预算至少10亿元,号称“占领市政厅”运动。他们在本周二晚上在市政厅大楼前形成人形路障。当晚市议会对纽约警察局的预算进行投票,最终通过削减10亿元的预算案。

据《每日通讯》(The Daily Caller)报导,一名抗议者在组“人形路障”时声称,设路障是为了“保护所有人,不让警察进来”。

他脏话连篇,凶狠地述说他对警察的仇恨:“我想像他对我们一样,把脚也踩在他的脖子上,踩在他的背上。把他从一棵树上吊起来。”他叫其他抗议者“害怕就别来”。

抗议者在周二早晨试图扩大占领区时发生了冲突,当记者试图在该地区拍摄时遭到骚扰。

从周三发布的视频看,一名年轻的非裔示威者右手扳动红衣记者的下颌向下拽,红衣记者看似年纪大的白发人,几乎被拽倒地。然后其他示威者过来把那名非裔拉走。

发布视频的霍夫曼(Marvin Hoffman)在推特上说:“如果我们是来讲述你们的故事的,为什么市政厅前的抗议者要袭击摄影师和记者?这种荒谬的行为就是抗议走味变调的原因。”

据悉市政厅扎营活动最初由“纽约声音”(Vocal-NY)带头发起,该团体是一个全州性的组织、成立于20年前,与“关闭雷克岛”是共生体,在监狱建案上的立场是近要拨款,远要“零监禁”,与对待警察的立场类似,近要砍警察预算,代之以拨款给那些监管和服务游民的机构,远要零警察。

根据警讯平台Citizen App用户发布的消息,周二示威者在市政厅有大规模聚集,周二晚近9点有人报警多起打架,警员接报到场调查,周三示威者在市政厅中心区涂鸦。

虽然市议会最终通过削减10亿元的预算案。示威者昨天(周三)仍未散去,下午2点13分左右在市政厅外到处涂鸦,在钱伯斯街(Chambers Street)31号的遗嘱检验法院(Surrogate Court)外墙和雕塑上乱涂乱画。这栋建筑建成于1909年,是布杂艺术(Beaux Arts)风格的杰作,是二十世纪初城市美化运动的主要范例,如今被涂得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责任编辑:李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