疗愈人心的天堂歌声——创作歌手凯蒂‧曼蒂克

文/怀特(J.H. WHITE) 翻译/陈遇
Katy Mantyk
创作歌手凯蒂‧​曼蒂克。(James H. Smith – Cartio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79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8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H. WHITE美国纽约希望山采访报导/陈遇翻译)凯蒂‧曼蒂克(Katy Mantyk)是一位非常特别的人。

我第一次听到凯蒂的音乐是在一间叫做Foundry42的咖啡厅,距离纽约市有几小时的路程。她弹唱了原音版的《不再苦苦寻找》(Search No More),这首歌后来成为她第一首国际单曲,就在几周前正式发行了。

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去的,原本只是想朋友之间互相见面捧场,我并不知道凯蒂‧​曼蒂克是谁。但她的演出令我惊艳。

在凯蒂弹奏《不再苦苦寻找》时,我们静静地陶醉在她的音符和清甜的氛围中。

“不用再寻找,这是你一直在等待的……”

当她唱完乐曲最后一个长音,掌声和欢呼声随之响起。看着那天晚上用手机拍摄的Instagram影片,当时的景象又重回到眼前,一种生活和安详、情感和平静的组合,一种深入心底的幸福感。在咖啡厅里,我们一起呼吸、一起流泪;我们被疗愈了。这就是凯蒂唱歌的独到之处——她让你感到幸福美满。

“(当我开始创作音乐时),我并没有很想上台演出或展现我的才能”,她在访谈中向我说道,“这是不一样的动机——只是想要帮助人们能够感觉舒服、感到更好、提振精神,协助他们思考生命中重要的事情,例如神,我们是谁,以及我们如何做更好的人。”

凯蒂的民谣流行歌流露着鼓舞人心的信息,像是一个不期而遇的朋友,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给我们一个温暖的拥抱。

“她的音乐非常甜美;我觉得对我的心灵是有益的”,她的一位粉丝、电影导演洁西卡‧​克耐普(Jessica Kneipp)在电话访问中说道,“在我想要寻找更多勇气或提醒自己‘天下无易事’、‘随其自然’,或者要‘后退一步,思考大局’时,我就会听她的音乐。我也和很多身边的朋友分享(凯蒂的音乐),在他们面对失去亲人或和另一伴分手的低沉时期。我和他们分享,希望能像解药一样帮助他们感到更好。这是一种很好的音乐治疗。”

凯蒂有这样的功力是因为音乐成就了她。她只是将对自己的疗愈过程透过音乐和更多人分享。

“花时间在音乐上,寻找我的心灵和我的个人哲学,创作出美丽又充满意义的歌曲,(作曲)确实也疗愈了我。”她说。

Katy Mantyk
创作歌手凯蒂‧​曼蒂克(Katy Mantyk)近期发表了第一首单曲。(James H. Smith – Cartio提供)

与生俱来的音乐魂

凯蒂成长于新西兰的最北端,四周环绕着海滩、原住民文化,和具有渲染力的音乐环境。

“新西兰人基本上都是很务实、心胸开阔,总是精神饱满的”,她说,“新西兰人爱好音乐;新西兰的原住民毛利人是非常棒的音乐家和歌手,喜欢一起唱歌。这是我从小参与也非常享受的一种文化。我非常喜欢这种文化。”

凯蒂的母亲曾告诉她,她在学会说话之前就在听音乐了,常跟着唱和打节奏。在小学的时候,凯蒂学了很多毛利族的音乐,那些歌曲的曲调都非常优美,至今仍非常清楚地烙在她的脑海里。在教会中,音乐则和敬神密不可分。

“我们的教会是那种歌唱得非常欢乐,拍着手并赞美主的教会”,她接说,“在我的人生中总是充满着团唱。我喜欢加入大家一起唱歌。那是一股很美的能量。”

凯蒂待过的其中一所学校紧连着一座教堂,里面有一架大钢琴。由于她的双亲都是老师,所以凯蒂常常在学校待到比较晚,自己学练钢琴。

“我只是一个小女孩,在一间偌大空荡的教堂里,自由自在地弹着钢琴,没有人打扰我”,她回忆道,“我很幸运能以这么舒适的方式、在这么温馨的环境探索音乐。”

在哥哥的帮助下,凯蒂也独自学会了吉他。

“我最年长的哥哥很有音乐天分;他远远超越了我”,她说道。当时哥哥才16岁,她10岁,她偷偷看他是怎么弹的。“就是个烦人的妹妹”,她说。他会示范一些和弦给她看,然后她就回去自己练习。

“接着我开始能弄清楚歌曲。我的耳朵很好,可以听出歌曲的旋律;即便年纪还小,我就可以听一首歌或一段旋律后,自己用钢琴、直笛或吉他弹奏出来”,她说道。

她甚至还记得在5岁的时候,就能够用直笛将录音带中的整首歌曲重新吹奏出来。“找到正确的音符就好像一个有趣的拼图游戏。”

高中的时候,凯蒂曾有一天坐在美术教室里,突然听到“非常民谣、有点蓝调、充满灵魂的非裔美国歌手演奏美丽的吉他作品。音乐瞬间打动了我;整个人都被它催眠了”,她回忆道。

那位歌手是班‧​哈波(Ben Harper),之后凯蒂就开始学习他的音乐。那是尚未有YouTube的年代,没办法像现在直接上网找教学影片。所以她就听,暂停,继续放,暂停,这样一步一步地搞清楚整首曲子的每一部分。

“那是发展出我个人风格的关键起点:一点乡村和民谣,一点灵魂乐”,凯蒂说道。

尽管她热爱作曲,她从没想过未来要当一位职业的创作歌手

“我个性内向。我并不喜欢在台上演出,尽管我热爱演奏”,她说。但当她知道自己可以成为一名音响工程师,在幕后录制并制作音乐时,她整个欣喜若狂。她接着便进入了两年的音讯工程学程。

“以工程师或制作人的角度制作音乐,似乎是进入那个世界务实的方法”,她说,“那是我人生中最棒的时光。”

凯蒂不仅具备了音频工程师和制作人的技术,在天公造化下,台下幕后又巧巧地发生了一连串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遇到了很多非常棒的人,我们几乎成了灵魂伴侣。他们热爱音乐,并且帮助我融入外部世界。他们鼓励我,督促我不要害羞,要做音乐而不是自己吓自己”,她说,“我开始写歌,尝试做有头有尾的完整曲子。很自然而然地做……我想我心底一直有一个秘密心愿,就是要真实做自己,但我从来没有认真想过或考虑这是我真的会从事的事。”

Katy Mantyk
凯蒂‧​曼蒂克的首支单曲在Spotify和所有数位平台上都可以找到。(Si Gross提供)

寻找自己的路

就读音频工程学位时,凯蒂遇上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

几个月后,凯蒂在新西兰最北部的奥波诺尼(Opononi)参加跨年派对。她当时是21岁,正准备迈入成人生活。

“当时我对生命的意义和我的使命感到很迷茫”,她说道。她离开了派对去散步;走到了一座悬崖边,俯瞰着大海。

“我朝着悬崖边缘走去,天空是如此的宽阔,那是一个美得令人窒息的夜晚。星星是如此地明亮;真的非常美丽、开阔又很明亮、很明亮的天空。然后我看到底下的海洋延伸到很远;除此之外我什么也看不到。天很黑,只有天空的闪闪星光反射在海面上”,她说,“那个时候我觉得很接近神,接近创世主,因为当你看到那种美的时候,真的会让你想起创世是多么美丽的事情。”

她问了上帝人生的意义为何,尽管她几乎不确定上帝是谁。

“我曾以为我知道,但现在我对于自己对神和其含义的认识更加谦卑了。我谦虚地问了宇宙、神、创世主,‘无论您身在何处,请协助我找到我人生的意义,让我得以实践我注定该做的事,而不是迷失自我。’我想要找到一条路;这是我的祷告。”

几个月后,一位学校的朋友向她介绍了法轮大法,一个来自中国的修炼功法,包含了缓慢、像太极一样的气功动作。

“他告诉我宇宙的道理是‘真、善、忍’。他说去看看所有宗教和精神信仰,他们都有类似的准则”,她说,“听起来是不错的准则。我读了书,发现他是如此地穷奥。”

多年来,凯蒂一直时不时地和忧郁症搏斗——“我感到失落,并且无法了解生活的动力是什么”,她说道。但她总是“深深相信在宇宙中,有比生活在这一小片尘土上的人类更神奇、更神圣的力量存在”。

当她开始学炼功法并将“真、善、忍”的准则应用在日常生活中,她的整个人生开始发生了变化。半年之内,她身体的毛病,包含慢性背痛和坐骨神经痛、神经根病变、腿麻,和非常痛苦的经痛都消失了。她的气喘好了,不再需要吸入器了。

Katy Mantyk
凯蒂‧​曼蒂克在她的音乐短片《不再苦苦寻找》中示范了法轮大法的第五套功法。(Katy Mantyk授权使用)

“书中的能量非常强”,她说,“我曾有一次想抽大麻,突然明确地感受到一股黑色的烟飞向我的头,围绕着我和我的周围。我从未有过这么差的感受。”从此以后她不再抽任何烟了。

她的忧郁情绪也慢慢退去。“我脑中那些奇怪的想法,令人困惑的忧郁和负面思想也慢慢被清掉了。我开始变得更加快乐、更健康。所以我便持续下来了,因为他很好,因为他很真实。”

修炼也开始影响凯蒂的创作。她开始学习中国传统文化,这也成了她音乐具有疗愈功效的秘方。举例来说,中文的“药”这个字,就包含了“乐”在里面。

“据我所知,制作音乐的人必须拥有非常良好的心理状态和良好的意图”,她说,“他们的能量,真正的能量,并不是假想的,而是一种电能般的能量能够传递给听众,特别是在现场演奏的时候。”

凯蒂意识到将这些准则融入生活能够改善她的内心世界,进而融入到她的音乐中,从而提升她自己和听众的心灵。

“我并不是受过古典训练的音乐家,而是自学的,所以我对自己的技巧保持谦逊态度。人们可能会批评我的技术水平”,她说,“所以我试图做的就是创造出和我水平相称的好东西。我能做的最好的部分就是优美的旋律,带着明确的信息和清楚的歌词。”

一位幼稚园老师蒂莉‧​内斯比(Tili Nesbitt)也是凯蒂的粉丝,她在电话访谈中和我谈到,她对这种疗愈、充满共鸣的音乐也很有同感。一天晚上,在忙了一整天之后,蒂莉觉得自己很空虚,甚至有点无望。她不久前发现了凯蒂的音乐,就利用走到火车站的途中播出来听。

“它完全消除了那些感觉;不论是什么都完全消失了。我感到:‘我并不孤单——凯蒂了解我’,蒂莉说,“凯蒂触及到了所有人共同的挣扎,我们在生活中都会遇到的面向,然后她告诉了我们解决方法。你可以感受到她总是在歌词间引入宇宙的通则,美德、慈爱、随其自然,找到自己的路。我觉得没有其他艺术家能像凯蒂那样深深地打动我。”

katy Mantyk
凯蒂‧​曼蒂克(Lina Zuur提供)

音乐是灵丹妙药

随者凯蒂成长和成为一位作曲家,她或许要面对许多人生难关。而音乐成了她前进的途径。

在今年底,凯蒂将发行另一首叫做“流星”(Shooting Star)的新歌。我问她是否愿意谈谈这首曲子背后的故事。

“这很难讲”,她说,眼泪就夺眶而出了;她强颜着微笑,“它仍令我非常难过。”

曲子的开头是这样的:

“当叶子在秋天飘落,
飕骨冷风开始吹入,
我知道时节来来去去,
但你永远留在我心上。”

凯蒂的这首歌是献给她刚过世的嫂子,也是一位非常亲密的好朋友。

“这击垮并伤透了我们的心。大家都非常爱她,这让我们心碎,我们没办法帮助她走出黑暗之地,而她感到唯一的解答就是结束自己的性命。事实并非如此,真的不是。她原本可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她会度过那个艰难时刻的。”凯蒂说道。

疑云垄罩着凯蒂一家人。“是我们的错吗?我们大可做点什么吗?我们是否忽视了她的痛苦?我们都经历了很大的痛苦,尤其是我的哥哥,他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和妻子”,她说。

凯蒂写这首歌是为了疗愈自己,但同时也是激励她的哥哥和家人一起度过这场悲剧。她说:“我感觉我哥哥已经无比痛苦到开始怀疑人生了。我想要写一首曲子,提醒我自己和他,还有希望的存在,我们会再次感受到爱,生命仍会非常美好,我们会度过一切,即使我们非常想念她。”

半年后,凯蒂的哥哥把妻子的音响从仓库拿了出来。他重新播放了她轻生前听的音乐光碟。他整个人快要崩溃了。那是一首以自杀为主题的歌,整首歌不断重复着关于自杀的歌词。

“在那音乐中怎么会有那么骇人、那么扭曲负面的信息。在现今世界上有那么多精神疾病。听这种音乐真的会让人生病”,她说。

凯蒂以吃垃圾食物会伤身,或吃健康食物会滋养身体做比喻。同样的道理,正向的、滋养心灵的音乐能够提振并稳定人心;负面信息只会让我们更失落。

“一个人创作的音乐通常和他们的天性、他们的性格和信仰有关”,她说,“我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人;生活中有很多值得希望的事物。我偏好让音乐充满希望或解方。”

像道家学说谈相生相克的宇宙哲理一样,在凯蒂的音乐架上也同样能找到一种平衡。她即将发行的下一首歌是乐观快乐的夏日歌曲,叫做“像鸟一样自由”(Free as a Bird)。

“无论我走到何处,我都会全力以赴,
旅程的开始总是令人非常兴奋。”

凯蒂的音乐事业才刚刚开始,我认为我们很幸运能够一同参与这场旅程。如果您正在寻找一位能够提振心灵、创作优美曲调,重新歌唱古老智慧故事,并且在温柔仁慈中提供人生解答的艺术家,就别再苦苦寻找了。凯蒂‧​曼蒂克或许就是我听过最好的了。

更多资讯请参阅凯蒂‧​曼蒂克的脸书或KatyMantykMusic.com

作者简介:

怀特(J.H. White)是艺术、文化和男性时尚专栏作家,目前居住在纽约。

原文A Singer-Songwriter Has Come to Lift Our Spirit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明星、政客皆不能幸免,近日媒体报导多位名人确诊,包括曾参演《复仇者》电影的英国型男演员伊德瑞斯·艾尔巴(Idris Elba)、出演《权力游戏》的挪威演员克里斯托弗·希夫朱(Kristofer Hivju),以及巴西经济部副部长马科斯·特洛伊乔(Marcos Troyjo)。
  • 曾以《重庆森林》、《一代宗师》等作品风靡影坛的香港导演王家卫,15日获香港电影编剧家协会颁发的“荣誉大奖”。当他从香港编剧家协会主席庄澄手中接过奖座时,还亮出了他一笔一划手写的原始剧本,以此澄清他拍戏无剧本的传闻。
  • 在经济状况较好的宝岛台湾,通常人们一餐吃上100—200元台币并不觉得铺张。而据吴凤近日的亲身体验,在台湾有很多弱势家庭一整天的餐费都不足100元。那么每日100元三餐,在台湾究竟可以吃到什么样的食物呢?爱玩客主持人吴凤来带你体验……
  • 台湾艺人李宗盛近年来致力于公益活动,日前他捐售妈妈留下的北投祖屋,作为兴建长照培育中心的款项,贡献约亿元经费。对此,李宗盛表示:“决定把妈妈给我的爱留在这世上。”
  • 《鲁冰花》是一部1989年上映的台湾电影,获得了第二十六届金马奖。影片中的两个小童星黄坤玄和李淑桢催人泪下的表演,让人印象深刻,那么20多年过后,他们又在做什么呢?
  • 从跑龙套起步,整整20年,他都是个无名演员,直到2009年一举拿下7个影帝。香港影帝张家辉把他的成功归功于妻子——曾为港剧皇后的关咏荷。他说:“太太是我在娱乐圈里最大的收获。”这对明星爱侣携手已近28年,谱写了香港演艺界动人的爱情童话。
  • 当身处影像世代,光影加声刺激人的感官时,人们捧起书本静静阅读的时间渐渐减少。但对时代的变迁的记载,文字始终能作为载体,让今天的人一窥“过去”的世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