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钱了?疫情过后 北京颁令禁止小产权房

人气 13275

【大纪元2020年08月14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常春、林岑心采访报导)北京大规模的强拆运动引爆官民冲突。北京市政府近日再颁布《意见》,严禁城镇居民到农村购买宅基地和其上房屋(即小产权房)。上半年房市陷入低迷的北京,官方无视于大量业主维权,暴力强拆并严禁小产权房,究竟有什么意图?

北京近郊小产权房大规模强拆,连日来受到外媒关注,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纽约时报皆以“再对中产下手?”、“运动式强拆,被指反人类反文明”、“政策反复,业主维权难”的标题显着报导。

在各界批评关注下,北京市政府8月11日出台了《关于落实户有所居加强农村宅基地及房屋建设管理的指导意见》(简称《意见》)明令,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严禁城镇居民到农村购买宅基地和宅基地上房屋,严禁社会资本利用宅基地建设别墅大院和私人会馆等。

针对北京市政府出台的《意见》,经济学家、前北京天则经济研究院长盛洪对大纪元表示,“它不是法,连地方法规都不算,没有任何效力。”他提到,地方政府的意见,在中国的法律体系中,不具有效力,所以,他不花精神去关注北京的这纸《意见》。

盛洪此前撰述十多篇文章反对政府强拆,此前采访中(【一线采访】北京上百小区遭大规模强拆)提到,其所居住的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社区,7月底遭到政府强行攻入,威胁业主签署合约,不管签不签都被迫搬离。如今仿古的四合院,徒剩下断垣残壁。

出台意见 艺术家:为掩盖错误

此前遭到拆除的郊区小区,还有香堂文化新村、宽桥影视文化园、雅园所有仿古建筑、昌平瓦窑作家村等,许多艺术家、作家、文化人、公务员等中产收入者在这波强拆行动中受害。

前北京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日前也发长文,为当局强拆艺术村发出悲鸣,他在文中提到,“继‘驱低’恶行之后,两年来帝都窳政持续癫狂,尤以庚子春夏发作之格外歇斯底里。到处强拆,雅曰增加土地储备,而实则指向土地增值,再于上下其手中倒腾牟利。”

一名艺术家陈亭(化名)对大纪元表示,经历郊区房子被强拆的事件后,虽然他在北京市里也有房子,但他不愿意回到北京住,宁愿搬去乡下老家了,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他感觉北京出台《意见》是为了管控老百姓,为闭关锁国做准备的。

“把低端人口征服了、中端人口征服了,剩下来的人,就是农村里的人,照它说的一户一宅,现在山里的农民都被赶出来,集中到城里、镇里所谓的保障房,原来山里的房子都拆了,这些人也回不去了。”陈亭认为,一切都是出于管控的考量。

他感觉,《意见》的用词非常法西斯化,充斥着严格、落实、管控等用语,民主、法治、自由的精神荡然无存,“就像把老百姓当成一群猪、一群狗、一群羊在管理。”

“我看了文件,出台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掩盖另一个错误,什么错误呢?就是强拆,对老百姓的强拆。”陈亭说,共产党近100年历史中,从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总是用一个错误掩盖另一个错误,用一个更大的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当谎言大到难以掩盖时,就用整个体制来掩盖。”

谁动了地方财政的奶酪?

时事评论员至清分析,问题的根源来自于中国土地制度。一般土地私有制的国家,如美国,不会对业主的所有权进行限制,仅收取房产税、地税等;中国自1952年土改以后,土地归为国有,农村土地为集体所有,就人为地制造出问题。

她提到,土地在中共建政之前是属于私人所有,建政之后以国家的名义抢夺了私人财产,所谓充公。现在人民要住房子,中共把抢来的土地再高价出租40-70年,收取所谓的土地出让金。而这出让金,已经成为中共各地政权维持生存的唯一来源。

她提到,“小产权房”指在农民集体土地上建设的房屋,其产权证不是由国家房管部门颁发的,“因为不缴纳土地出让金,惹火了中共各地政权,因此采取暴力强拆。”

自中共1994年分税制改革,调整中央与地方财政划分,中央财政收入增加,地方财政收入减少,更加依赖于卖地收入。据2018年统计,全中国土地出让金收入达6.5万亿元(人民币),同期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9.8万亿元,地方卖地收入相当于地方财政的三分之二,部分地方占比甚至达到80%以上。

城市房价居高不下,小产权房因成本和价格较低廉,一般民众比较买得起,可能因此触动到地方财政的“奶酪”,至清分析,“当两者价差没那么大,郊区房规模也没那么大时,地方政府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当人们都往郊区买,城里房子更难出售,就触动到其利益了。”接二连三的禁令出台,以违章、破坏生态的名义强拆,似乎就成了常态。

疫情反复冲击地方财政

截至2019年底,北京新房市场库存量已经达到7.5万套房,创5年来新高。2020年上半年,北京再频繁出让20多块不限价宅地,新房库存压力更大,而二手房交易市场也受疫情影响陷入低迷。

据《华夏时报》报导,北京一季度二手房市场网签量创下近8年新低。我爱我家研究院统计,一季度北京全市二手住宅网签约2万套,环比去年四季度下滑43.26%,同比去年一季度下滑38.59%,5月份疫情好转,二手房网签量逾1.6万套,6月份疫情复燃,下半月签单量腰斩。

北京房山一名房地产经纪人说,他过年后一直到5月份,3个多月几乎只拿一千多元底薪,活下来太难了。而北京租赁市场今年也一直受疫情冲击,租金明显下降。

至清分析,疫情之下,财政更加缺钱,“土地财政是共产党的命脉,现在地方财政维持不住了,就越加疯狂,为保地方财政,不惜动用暴力,大规模强拆。”为了维持高房价,“让原本小产权房业主回去城里买房,就算买不起房,也可以用租的。”“因为它们晓得,房价如果崩盘,共产党就倒了。”#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河北上千村民与警冲突 抗议拆迁赔偿不公
【一线采访】北京上百小区遭大规模强拆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黑手伸向中产阶级?北京民宅被强拆
湖南民众遭强拆冤判 承办法官:体制使然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内蒙再现文革 中共欲铲除蒙文
【珍言真语】直播挨棍 查案被袭 港记者九死一生
【有冇搞错】美次卿访台 七种武器不仅防卫台海
【西岸观察】美第一女婿如何化解中东恩怨
【重播】首次白宫美国历史会 川普签宪法日宣言
【薇羽看世间】骇人的数据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