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设民间借贷利率上限 分析:负面影响巨大

人气 2997

【大纪元2020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毅报导)8月20日,中共最高法院正式发布新规:民间借贷利率受保护的上限,锚定为一年期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四倍。消息一出震动大陆金融界,有评论表示,这个规定等于判了民间借贷死刑,会对大陆的消费市场产生巨大的负面作用。

20日下午,中共最高法院召开了关于民间借贷新闻发布会,在会上,最高法院发布了民间借贷新规定:民间借贷利率受保护的上限为一年期LPR的四倍(按照20日公布的1年期LPR为3.85%,4倍即为15.4%);另外,未依法取得放贷资格的出借人,以营利为目的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借款的,应当认定无效。

新规定自2020年8月20日起执行。

而在2015年8月颁布的《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显示,民间借贷的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法院应予支持。

而现在的借贷率上限为15.4%,相差巨大。

市场金融产品利率基本超过15%

有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的消费金融机构的产品利率都超过了15%。

据财新网20日消息,一位福建地区从事大额民间借贷用于生意周转的人士表示,民间借贷通常以月利标注,单位是“厘”(月利0.1%)、“分”(月利1%)、“毛”(月利10%)。银行提供的商业贷款利率以这一单位计量大约在月利4到6厘;民间借贷中至亲好友之间的借贷利率约在1分5厘以下;一般贷款在2分到1毛之间,其中2分约相当于年化利率24%。如果要降低到年化15%以下,则大约相当于月利1分2厘之下。

据《每日经济新闻》20日报导,据捷赢2019年第三期个人消费贷款资产证券化信托受托机构的月度报告,资产证券化信托生效日为2019年8月27日,计息方式为30/365天,该项产品有23.1%的资产笔数的贷款利率在16%以下;76.83%的资产笔数的贷款利率在21%。

另据《安逸花2020年第一期个人消费贷款资产证券化信托服务机构报告》显示,这一期产品入池资产的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为12.42%,最高贷款利率为24%。

从存续期基础资产持续购买分布的信息来看,内部收益率在20%~24%(不包括20%)的资产笔数占比最高,达到89.92%,在该区间的本金余额占比达到67.75%。

财新网表示,4倍LPR即15%左右的利率上限,低于目前民间借贷市场上的主流利率。

修改利率上限对经济打击巨大

最高法院在发布会上表示,此次调整民间借贷主要目的是为了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

但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表示,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善中小企业的融资困境,它们还是要求助于民间借贷,而民间借贷属于一种市场化行为,也不会因为被保护空间下调就主动降低利率。而借钱的成本取决于借贷双方的谈判,而不在于法律的规定,并不是最高法规定不保护就下调的,毕竟民间融资市场,中小企业或贷款人并不具备谈判优势。

财经评论人士王剑对此表示,中共这个规定会给民间信贷带来没顶之灾,民间信贷没钱可赚会退出这个行业,而且会对中国经造成重大打击。

王剑说,首先,中小企业生存会更加困难,因为中小企业没有抵押,没有完整的信用记录,经营风险大,金融机构不会贷款给他们。民间信贷之所以借钱给他们是因为利息较高,可以对冲一部分风险,对中小企业来讲,虽然利息高,但可以救企业的命。现在一旦中小企业急需资金的时候,等于是掐断了他们的命脉。

其次,消费贷款大概率会凋谢,大陆很多人买汽车、买家电,甚至买房子的首付、装修都是用的消费贷,这个市场一年有1万亿人民币的额度,现在利率下调,无利可图,这个市场就无人可做了。

再有,一些高科技公司是靠小额贷款牟利,他们贷款额度不高但是量大,利润可观,现在也运作不下去了。

所以王剑表示,这个规定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极大,这是典型的不懂市场经济的官僚主义。

《香港经济日报》引述分析师的评论表示:对于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基本上要凉掉一半”。“如果沿用这个标准,基本上只有银行、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和绝对头部的互联网小贷能合规,其它公司,甚至包括上市公司,基本上全部都要凉。”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认为,此举对于众多的民间借贷机构会产生比较大的冲击。一旦该政策实施,可能会有大批的民间借贷机构退出这个行业。对于金融机构来说,贷款利率是由风险成本、资金成本、获客成本来决定的。在风险成本和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只有尽量控制资金成本。但资金成本又由货币政策等因素决定,短期内下跌的空间很小,因此该政策一旦实施,对于消费金融公司来说,其盈利情况和经营情况可能会受到较大冲击。

互联网金融专业人士嵇少峰撰文表示,中国疆域辽阔、地方经济金融差异过大,在小微信用类信贷产品供给严重不足的现状面前,一定要保留利率的弹性,用法律规制、司法手段进行强约束很大可能会使市场失灵、适得其反。利率不是矛盾的焦点,供给才是,限制利率是“双刃剑”,一定要审慎。

很多业人士表示,民间借贷若想规避该规定,总会有各种办法,例如手续费、砍头息、加购保险、罚息等等。

责任编辑:周仪谦#

相关新闻
大陆中小企业内外交困 中共将巨资投向基建
中小企业引爆中国经济风暴 台学者:中共没能力处理
大陆中小企业对前景悲观 倒闭潮席卷而来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治下 中小企业家血泪控诉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更多爆料 拜登本人要悬?
【重播】川普宾州讲话:拜登赢就是中共赢
【横河观点】川普总统的疫情应对和科学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冲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拍案惊奇】川普胜负看十指标 拜登选前隐身
【新唐人晚间新闻】川普促司法部查拜登家丑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