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欧纳多·达文西(三)《圣告》

作者:周怡秀
《圣告(天使报喜)》(Annunciation),Tempera on wood,98x217cm,Galleria degli Uffizi,Florence。(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641
【字号】    

收藏于乌菲兹美术馆的《圣告天使报喜)》(注一)可说是达文西早期最完美和具代表性的作品。

天使报喜》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个常见的宗教题材。这个题材的本身就蕴涵着神与人的关系,以及纯真、善良、谦卑、承担、牺牲等可贵的美德。画家也经常藉由天使和童贞女的纯洁和神性,来表现他心目中至真至善的美好形象。

圣告(天使报喜)》(Annunciation,1472—75(1475—78)),Tempera on wood,98x217cm,Galleria degli Uffizi,Florence。(公有领域)

大天使加百利(Gabriel)带着象征纯洁的百合,以虔敬而优雅的姿态半跪在童贞的玛利亚面前,举起右手赐福给她,并告知她孕育圣胎的使命。突然被打断了阅读的玛利亚,略显错谔地抬起左手,右手还稳定地按在经书上。达文西没有像波提切利那样把玛利亚画成惊惶失措的神态,而是以温和平静且沉着的态度表现出虔信者遇事不惊的定力,同时也符合了童贞女的矜持、端庄形象。

《圣告》局部,双黄金矩形。(作者提供)

后方暗色的墙角衬托着玛利亚纯净、圣洁的脸庞,而平行的石砖仿佛瓖嵌着她的身形,更突显了玛利亚的重要性。画面明、暗之间的交替在视觉上形成轻重有致的节奏。达文西一直认为自己本质上是数学家,因此构图采用数学的方式来分割画面。画幅的本身(91 x 217公分)接近“双黄金矩形”(注二),其中建筑部分占了五分之二,风景部分占了五分之三,而四棵规律排列的松树正好把风景切割成三等分。天使和圣母各自呈现的三角形在画面形成M形,平衡而庄重的效果正好呈现这神圣的时刻。

《圣告》局部,左右人物平衡。(作者提供)

描绘的场景接近当时佛罗伦斯的宫廷花园。建筑的样式、大理石桌(注三)还未脱离维洛其奥的影响,但是人物的神态、姿势和衣褶的处理已经是作者本人的风格了。达文西笔下的任何物体必有所本,如天使手中的百合、前景草地的细腻描写来自画家平日对植物研究的成果。对空间的处理也是一样:建筑、石桌的线性透视将观者的视线带到飘渺的远方,显示达文西对“透视”和“空气远近法”的结合运用已经十分成熟。

罗浮宫收藏的《坐姿布褶练习》(Drapery for a Seated Figure),一般认为是达文西为《圣告》中的圣母裙褶而做的习作。但也有人认为布褶结构更接近于吉兰达优《圣朱斯托祭坛画》(《Retable of San Giusto》by Ghirlandaio)中圣母的裙褶,然而,本习作的素描质量却远超过吉兰达优祭坛画的品质。(公有领域)

然而,这幅画是不是完美无缺呢?有专家批评玛利亚的右手比例在透视上显得太长。但是另一些专家认为,达文西那时已经熟悉了透视法和解剖学,以他自我要求的个性而言,不会犯这种比例错误。他可能已经预估了从右下方观看作品会产生比例上的误差,这正是这幅作品未来悬挂在Monte Oliveto的San Bartolomeo教堂的位置。不论如何,这幅作品瑕不掩瑜,对当时一个二十岁出头的艺术家而言,已经足以证实他的功力并奠定了声名。@#(待续)

《圣告》天使局部,手中百合为写生而来。(公有领域)
百合花的写生作品(Drawing of lilies for an annunciation─by Leonardo da Vinci)(公有领域)

注释:

注一:此画创作年代也是说法不一,有说1472—1475年的,有说1475—1478年的。

注二:双黄金矩形与黄金矩形的构成方法类似。将一个正方形沿垂直方向分为两个长宽为1:0.5的矩形,将分割线与正方形上边的交点作圆心,以矩形对角线为半径,分别向两边画弧线,与正方形延长的上边相交,左右各一的交点就是双黄金矩形的长度,而宽度为原正方形的边长。

注三:大理石桌可能参考了维洛其奥为圣罗伦佐教堂美迪奇坟墓刻制的石桌。

——转载自《艺谈ARTIUM

(点阅【雷欧纳多·达文西 Leonardo da Vinci】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杨万里有一对诗句:“溪边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迟出。”诗人知道那晚一定会有月亮,他痴等月儿出来,哪知月儿好像知人意似的,偏偏迟迟不出来——月亮出来或不出来,都可以写成诗喔。
  •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师教画,率多由四君子开始教起,是进入花鸟画的起手式。
  • 这幅图里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来不单薄,层次丰富厚重。
  • 唐代楷书碑帖是楷书(正书)的标竿。在众多大家中被戴上“楷书第一”桂冠的是哪一大家?“正书第一碑”讲的是哪一碑帖呢?这些赞美由何而至呢?
  •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画家,他一辈子都在画张大千的画。画出来的画和张大千几乎没有两样,他也以身为张氏门生自豪。于是就有人说了:“看这人的画还不如直接看张大千的画。”这就是囿于前人、困于师承,不去创新的结果,只能以“不长进”来形容。
  • “瀞”的元素,不外乎洁净、宁谧与安详,一尘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嚣和烦扰,纯化自己的心灵。在这里,我们以“蓝色系”来呈现画面的干爽、纯洁与安静——一处纯然无垢的净土。
  • 江南是鱼米之乡,因为农耕的需要,牛只处处可见,特别是水牛。当地的画家若想画牛,随时都有机会仔细观察牛的生态,举凡牛的行、住、坐、卧,画家们都可随手拈来,一挥而就。
  • 偶尔在画画的当儿会突发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应该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画工笔画,好像只要时间足够,就能够有一张色彩斑斓的、瑰丽的、有装饰性的画出来,而全然可以不顾它是不是有内涵、有思想;也不管会不会把它给画“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个展。一位老先生拉着我,找到挂在墙角的一幅画作,说:“你就画你这样的画,其它的就让别人去画。”他当时很鼓励我用大色块、大墨块的构图,认为这样的画很有特色,也很有张力。
  •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来的地方杂乱的长着树木,林木的后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筑有一座野亭,野亭左侧冲下两道飞泉,滞贮成一泓坳塘,之后再汇聚而下,我们仿佛听得到哗哗的流泉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