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歐納多·達文西(三)《聖告》

作者:周怡秀
《聖告(天使報喜)》(Annunciation),Tempera on wood,98x217cm,Galleria degli Uffizi,Florence。(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641
【字號】    

收藏於烏菲茲美術館的《聖告天使報喜)》(註一)可說是達文西早期最完美和具代表性的作品。

天使報喜》是文藝復興時期的一個常見的宗教題材。這個題材的本身就蘊涵著神與人的關係,以及純真、善良、謙卑、承擔、犧牲等可貴的美德。畫家也經常藉由天使和童貞女的純潔和神性,來表現他心目中至真至善的美好形象。

聖告(天使報喜)》(Annunciation,1472—75(1475—78)),Tempera on wood,98x217cm,Galleria degli Uffizi,Florence。(公有領域)

大天使加百利(Gabriel)帶著象徵純潔的百合,以虔敬而優雅的姿態半跪在童貞的瑪利亞面前,舉起右手賜福給她,並告知她孕育聖胎的使命。突然被打斷了閱讀的瑪利亞,略顯錯諤地抬起左手,右手還穩定地按在經書上。達文西沒有像波提切利那樣把瑪利亞畫成驚惶失措的神態,而是以溫和平靜且沉著的態度表現出虔信者遇事不驚的定力,同時也符合了童貞女的矜持、端莊形象。

《聖告》局部,雙黃金矩形。(作者提供)

後方暗色的牆角襯托著瑪利亞純淨、聖潔的臉龐,而平行的石磚彷彿瓖嵌著她的身形,更突顯了瑪利亞的重要性。畫面明、暗之間的交替在視覺上形成輕重有致的節奏。達文西一直認為自己本質上是數學家,因此構圖採用數學的方式來分割畫面。畫幅的本身(91 x 217公分)接近「雙黃金矩形」(註二),其中建築部分占了五分之二,風景部分占了五分之三,而四棵規律排列的松樹正好把風景切割成三等分。天使和聖母各自呈現的三角形在畫面形成M形,平衡而莊重的效果正好呈現這神聖的時刻。

《聖告》局部,左右人物平衡。(作者提供)

描繪的場景接近當時佛羅倫斯的宮廷花園。建築的樣式、大理石桌(註三)還未脫離維洛其奧的影響,但是人物的神態、姿勢和衣褶的處理已經是作者本人的風格了。達文西筆下的任何物體必有所本,如天使手中的百合、前景草地的細膩描寫來自畫家平日對植物研究的成果。對空間的處理也是一樣:建築、石桌的線性透視將觀者的視線帶到飄渺的遠方,顯示達文西對「透視」和「空氣遠近法」的結合運用已經十分成熟。

羅浮宮收藏的《坐姿布褶練習》(Drapery for a Seated Figure),一般認為是達文西為《聖告》中的聖母裙褶而做的習作。但也有人認為布褶結構更接近於吉蘭達優《聖朱斯托祭壇畫》(《Retable of San Giusto》by Ghirlandaio)中聖母的裙褶,然而,本習作的素描質量卻遠超過吉蘭達優祭壇畫的品質。(公有領域)

然而,這幅畫是不是完美無缺呢?有專家批評瑪利亞的右手比例在透視上顯得太長。但是另一些專家認為,達文西那時已經熟悉了透視法和解剖學,以他自我要求的個性而言,不會犯這種比例錯誤。他可能已經預估了從右下方觀看作品會產生比例上的誤差,這正是這幅作品未來懸掛在Monte Oliveto的San Bartolomeo教堂的位置。不論如何,這幅作品瑕不掩瑜,對當時一個二十歲出頭的藝術家而言,已經足以證實他的功力並奠定了聲名。@#(待續)

《聖告》天使局部,手中百合為寫生而來。(公有領域)
百合花的寫生作品(Drawing of lilies for an annunciation─by Leonardo da Vinci)(公有領域)

註釋:

註一:此畫創作年代也是說法不一,有說1472—1475年的,有說1475—1478年的。

註二:雙黃金矩形與黃金矩形的構成方法類似。將一個正方形沿垂直方向分為兩個長寬為1:0.5的矩形,將分割線與正方形上邊的交點作圓心,以矩形對角線為半徑,分別向兩邊畫弧線,與正方形延長的上邊相交,左右各一的交點就是雙黃金矩形的長度,而寬度為原正方形的邊長。

註三:大理石桌可能參考了維洛其奧為聖羅倫佐教堂美迪奇墳墓刻製的石桌。

——轉載自《藝談ARTIUM

(點閱【雷歐納多·達文西 Leonardo da Vinci】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楊萬里有一對詩句:「溪邊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遲出。」詩人知道那晚一定會有月亮,他痴等月兒出來,哪知月兒好像知人意似的,偏偏遲遲不出來——月亮出來或不出來,都可以寫成詩喔。
  •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師教畫,率多由四君子開始教起,是進入花鳥畫的起手式。
  • 這幅圖裡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來不單薄,層次豐富厚重。
  • 唐代楷書碑帖是楷書(正書)的標竿。在眾多大家中被戴上「楷書第一」桂冠的是哪一大家?「正書第一碑」講的是哪一碑帖呢?這些讚美由何而至呢?
  •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畫家,他一輩子都在畫張大千的畫。畫出來的畫和張大千幾乎沒有兩樣,他也以身為張氏門生自豪。於是就有人說了:「看這人的畫還不如直接看張大千的畫。」這就是囿於前人、困於師承,不去創新的結果,只能以「不長進」來形容。
  • 「瀞」的元素,不外乎潔淨、寧謐與安詳,一塵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囂和煩擾,純化自己的心靈。在這裡,我們以「藍色系」來呈現畫面的乾爽、純潔與安靜——一處純然無垢的淨土。
  • 江南是魚米之鄉,因為農耕的需要,牛隻處處可見,特別是水牛。當地的畫家若想畫牛,隨時都有機會仔細觀察牛的生態,舉凡牛的行、住、坐、臥,畫家們都可隨手拈來,一揮而就。
  • 偶爾在畫畫的當兒會突發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應該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畫工筆畫,好像只要時間足夠,就能夠有一張色彩斑斕的、瑰麗的、有裝飾性的畫出來,而全然可以不顧它是不是有內涵、有思想;也不管會不會把它給畫「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個展。一位老先生拉著我,找到掛在牆角的一幅畫作,說:「你就畫你這樣的畫,其它的就讓別人去畫。」他當時很鼓勵我用大色塊、大墨塊的構圖,認為這樣的畫很有特色,也很有張力。
  •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來的地方雜亂的長著樹木,林木的後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築有一座野亭,野亭左側沖下兩道飛泉,滯貯成一泓坳塘,之後再匯聚而下,我們彷彿聽得到嘩嘩的流泉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