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港府延选犯法 加速灭共

人气 1343

【大纪元2020年08月03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采访报导)7月31日晚,就在立法会参选人提名期结束的当天,林郑月娥以疫情为由,在记者会上宣布动用《紧急法》押后选举一年,此前报名的参选人将作废,议会真空问题由人大作决定。8月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声明谴责称,没有如此漫长的拖延的正当理由,并敦促香港政府重新考虑这一决定,使选举尽可能接近9月6日,以反映香港人的意愿。

香港实业家、时事评论员袁弓夷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热点直播栏目连线采访时表示,中共怕建制派选举失败,拖延一年再选根本就是犯法,自从国安法施行之后,完全破坏了《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简直什么都任由中共做了,这也会促使美国加快加大制裁,因此未必是坏事。中共不接受普世价值,不会让民主派控制立法会,只要中共不灭,什么选举都是假的,更多精力应该放在灭共主题上。

“取消了9月的选举,押后明年再举行,这本身就是破坏了人权,因为立法会议员是老百姓选出来的,四年到了,他们的权、那个立法权就没有了,那不经过老百姓选举,就授权一帮它们(中共)拣选的新人做立法会议员,这本身就违反了人权,也违反了自治。然后她还问人大常委那里怎么办,那你说这还叫什么一国两制呢?”

中共最近在香港明目张胆不断行恶,“又炒了戴耀廷,又逮捕了四个人,又DQ候选人,又押后选举了,总之坏事做尽了。”袁弓夷认为,8月份就应该有东西看了,美国出手会比以前更重。

袁弓夷表示,现在香港公民党包括一些泛民,还有些寄望,在想所谓接管立法会的控制权,实际上共产党怎么会容许呢?“它都公开讲给你听了,它们不怕丑,不会让你赢。”“所以我们戏可以照做,但是我们内心一定要保持冷静,一定要着重在灭共上。”

既然共产党在香港已经穷凶极恶,那么所谓选举也就成了一场戏,不是真的。袁弓夷强调,时间是最宝贵的,“这个选举花了我们很多精力,新闻报导也花了很多时间,年轻人应该懂得利用你们的时间,去做最紧要的事,就是灭共,对准最后的目标,其它的事全部都是过渡性的。”

“就像林郑,我都不是很想听她说话,她都不是主人,她只不过是在应付我们。”他说,“其实连习近平我都不怎么想看,因为他不是决定我们中国人命运的人,决定我们中国人命运的是美国,这个你要看清楚,他们这一棒子打下来,打的多重,就决定了我们的命运。”

究竟美国的大招包括哪些?袁弓夷表示,不只是制裁中港官员这么简单,他们在考虑针对香港政府本身制裁,这是很紧要的,因为这个政府都不合法,不能代表人民,而其他很多人是无辜的,比如一些银行,被共产党逼得撑国安法。罪魁祸首当然是北京,香港政府是北京的代理。如果还没有准备好和北京打,那就先要打香港政府了。

“举个例子,香港有个金管局,你可以去制裁金管局啊。制裁金管局是一件很大的事情,那个港币啊,当被制裁后,在外国的美金啊,储备啊,都拿不到了,都动不了的了,分分钟会被冻结的。”

现在美国表明了要带头围堵中共,但仍有一些国家支持香港国安法?袁弓夷说,那些国家全部都是非洲“乞帮”,中共叫他们投哪个就投哪个,中共拿到的数字是多的,但那些全部是第三、第四世界的国家,根本就不是主题。美国实际对目前进展很满意。

为什么美国要为香港出力呢?很多人说袁弓夷天真。袁笑答,因为他知道美国走的哪条路,他知道目前白宫那些政治家的宗教信仰和理想,他们不是恼火钱的问题,而是在追求着理想,完全和北京着眼利益及霸权是两回事,美中之间是意识型态、普世价值的精神之争,袁弓夷形容:“实际上是一个理想的拚搏。有点像当时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整个盟军对轴心国的那种心态。”

此外,袁弓夷透露,美国对于联合国被中共破坏成为一个污秽团体感到非常不满意,正在考虑用一个新的国际组织代替联合国,把“不可剥夺的人权”做为精神,而不只是强调尊重人权。而他正在进行游说,等香港光复之后,这个全新的联合国组织总部能设在香港,长期保护香港。因为“香港有个很独特的地位,我们愿意为人权自由法治而抗争,这个是全世界都有目共睹的。所以我就用这个理由要求将来的总部设在香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象征。我们香港人敢争取,所以,我们有这个权,成立这个总部。”

对于网友提问,听说今届美国选举可能用邮寄方式,存在作弊对川普(特朗普)不利。袁弓夷表示,如果川普想要延期的话,他要按照美国的法律,是否允许延期,可能还要经过国会的批准,就是人民授权,一定会经过这个程序,他在推特问是不是要延期,也是在看民意。而香港这件事丢给北京的人大,那就没有了民选、民意的授权,所以根本就是犯法。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推迟选举 绑架DQ 加快美国制裁

记者:现在香港的局势,与您的灭共大计之间的关系?现在香港加大了DQ潮,和说因疫情要延后一年选举。有记者问林郑为什么要推迟选举,她说最关心疫情,她不看选情,就是在看疫情。您怎么理解她的这番说话?

袁弓夷:当然是相反的,选情比疫情更重要。而且整个疫情是她造成的,她一手一脚造成的,这是不用说的了,明眼人都知道。这不是坏事,为什么呢?你取消了9月的选举,押后明年再举行,这本身就是破坏了人权,因为立法会议员是老百姓选出来的,四年到了,他们的权、那个立法权就没有了,那不经过老百姓选举,就授权一帮它们(中共)拣选的新人做立法会议员,这本身就违反了人权,也违反了自治。然后她还问人大常委那里怎么办,那你说这还叫什么一国两制呢?

这件事不是坏事,原本全世界都在等9月份的选举,看它有没有“出猫”(作弊),那现在不用等了,已经“出了猫”了,变作美国那边的制裁行动可以提早,香港违反了人权。杨洁篪在夏威夷答应蓬佩奥的事情,现在又破产了,总之习近平答应的事没有一样做到。那么这又给全世界人看了,变成这样制裁动作会更快。

8月份就应该有东西看了,而且出手会更重。它简直明目张胆,又炒了戴耀廷,又逮捕了四个人,又DQ候选人,又押后选举了,总之坏事做尽了。我今天也和他们有个会,和国务院有会议,人名我就不说了,就是讨论这件事情,要去到什么程度,挺好的,我觉得很正常,这都是揽炒的一部分,不是坏事。老实讲,现在整个制度,包括林郑,包括立法会,对于我们争取自由的人来说,这个是过渡性的,怎么说他们都还在控制着,只不过现在是过渡性的,大家就当看戏,最后的大结局呢,我追求的大结局就和美国一样,反而大结局可以提早发生。

中共不让泛民控制立法会 灭共比选举更紧要

记者:公民党郭荣铿被DQ之后,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亲自披挂,他要出来参选,他还是一个西人。你怎么看现在DQ了郭荣铿,连大律师公会主席都要出来,这会不会引起更大的反抗潮呢?

袁弓夷:我觉得现在没有什么好反抗的了,国安法是一个最大的违反,其它就算谁做plan B之类的事根本都是过渡性的,反正这场选举都不会发生了,今年9月不会发生了。我们香港公民党,包括泛民,他们都还有些寄望,还在想所谓接管立法会的那种控制权?但是我老实说,共产党怎么会容许呢?它都公开讲给你听了,它们不怕丑,不会让你赢,不会容许这个事。所以大家在这里做戏,不如实际点,你选举,这是代表香港人民,但是我们心目中要有一个打算,这是一场戏,这不是真的。

我就是对准最后的目标,中间的事情我尽量少去想,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多精力和资源,也没那么多时间。所以我们戏可以照做,但是我们内心一定要保持冷静,一定要着重在灭共上。你花那么多时间去搞竞选,不如多花点时间在灭共上。我老实说,灭了中共,问题就解决了,现在这些完全是继续在浪费我们的青春、在浪费我们的光阴。我七十几岁了,也不剩多少年了,你们年轻人应该懂得利用你们的时间,时间是最宝贵的,一定要懂得如何去做最紧要的事,其它的事全部都是过渡性的。就像林郑,我都不是很想听她说话,她都不是主人,她只不过是在应付我们,所以我们就只看着习近平的命运就行了,以及美国。

美国打多重 决定香港的命运

袁弓夷:其实连习近平我都不怎么想看,因为他不是决定我们中国人命运的人,决定我们中国人命运的是美国,这个你要看清楚,他们这一棒子打下来,打的多重,就决定了我们的命运。看着美国,真的要看美国,而且我们要和美国配合,当然我们没有枪没有炮,但是我们要告诉美国人,我们是要把香港要回来,让我们自己来管理,这是唯一的希望,如果共产党不灭,我们就需要和他们脱离,将那些共产党员全部都赶回大陆那边,香港就不应该有共产党员,有共产党员本身就是非法的,不然什么叫一国两制呢?这么多党员在香港。所以现在美国也是这个想法,你是共产党员,麻烦你走开。

他们延迟了一年选举,我的看法是,美国不需要一年了,几个月就要出大招了。如果美国早点出手,可能会是真普选。

美国应制裁香港政府和警察

记者:你觉得美国出的大招包括哪些?

袁弓夷:我看他们的制裁就不只是针对中共的官员、香港的官员这么简单,我看他们就是针对香港本身,对香港政府本身,都在考虑制裁。这个制裁是很紧要的,为什么呢?因为香港政府本身是个团体,是吧?也是一个法人。所以如果他们考虑觉得你这个政府是不合法的,不能代表人民,不基于《基本法》,也不合乎《中英联合声明》,她(美国)可以,我今天就会和他们在讨论这个事,实际上制裁很多人。

有很多人是无辜的,好像一些银行,真的是无辜的,被共产党逼得撑国安法,真是无辜,罪魁祸首是谁呢?那当然是北京。如果你在还没有准备好和北京“砌”(打)之前,那你就先要和香港政府“砌”了。因为现在做的所有的坏事,香港政府是北京的代理。所以,老实说你攻击的目标,当下的官员啊,当下的警察啊,制裁那些警察也是要的,这些都是要做的。

但是,我经常都说目标,做事一定要针对目标。制裁其他的个人是没有结果的。你要制裁香港政府,我举个例子,香港有个金管局,你可以去制裁金管局啊。制裁金管局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当被制裁后,在外国的美金、储备都拿不到了,都动不了的了,分分钟会被冻结的。香港在美国的很多美债、很多基金、美股啊,都归香港金管局。

如果你用这个目标来做就不一样。我们都在那里想“制裁、制裁、制裁”,到底谁是罪魁祸首?制裁冻结香港那个外汇,这件事就严重了。那你港币完蛋了,港币完蛋即是港股完蛋了!譬如我是美国的国务院,我给你30天,搞定全部事情,完全要按照什么什么的条件,你做我就不制裁,你不做我就制裁。这个是我在三、四个礼拜之前,一来到美国就这样讲的,就是说要下重锤制裁,不是个人报复,或者不给你做任何事,这些事已经太迟了,现在要制裁下来,直接是“让你趴在那里”,我的看法就是制裁你香港政府,直接制裁你金管局。这个是警告你,给你一段时间更正,不更正,就下来。你香港的钱赶快可以走,还有一段时间可以走,美国又可以撤资撤侨。

中共“丐帮”支持国安法没用

记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最近也发表一些言论,要带头反对中共,他讲到现在很多国家对于新疆很多人权问题,都跟他站在同一个立场,但是对于香港问题,支持国安法的其它国家的数字,他表示不满,还有好多国家支持香港的国安法。你怎样看?这一件事上面,美国是不是遇到点压力?

袁弓夷:是的,不是压力。那些全部都是非洲“乞帮”,“乞丐”的“乞”,是那些中共的“小兄弟”,叫他们投哪个就投哪个了!蓬佩奥要说老实话,中共拿到的数字是多的,但那些全部是第三第四世界的国家,所以根本就不是主题。他(蓬佩奥)实际对他的进展很满意的。

联合国被中共破坏 争取未来新国际组织建在香港

袁弓夷:我这里就有一个新的消息,美国政府对联合国非常的不满意。知道现在中共用人数,用非洲的乞帮、丐帮兄弟充数。美国正在考虑着组一个新的国际组织,代替联合国。这个组织的基本精神,用“不可剥夺的人权”作为精神,现在的联合国也是有精神的,就是个个要有人权,个个人要尊重人权。这个组织准备进一步叫做不可剥夺的人权,就是说这个是上帝给我们的,你没有权利拿走的,不仅是尊重,尊重和不可剥夺不同。你看现在林郑嘴上很尊重我们。但是,实际上已经剥夺了我们的选举权了。

我现在正在游说,将来希望这个新的国际组织,在光复香港之后,争取将来这个国际组织建在香港,长期保护我们香港。我们的抗争,表示我们是拥护人权的。你看其它的亚洲国家,日本、韩国那些所谓开明的国家,看到共产党都不敢出声,台湾肯出声肯帮我们,但你知道声音很小,其它的亚洲国家没有一个敢出声的。

我们香港有个很独特的地位,我们愿意为人权自由法治而抗争,这个是全世界都有目共睹的,所以我就用这个理由要求将来的(新的联合国)总部设在香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象征。我们香港人敢争取,所以,我们有这个权成立这个总部。一定要拚命争取,你的道德高地越高,人家就越支持你。

白宫对北京是理想之战 似盟军对轴心国

记者:这是第一次听你讲,你现在提出,香港未来是新联合国的一个基地。或是未来这个组织的基地在香港。是不是这个意思?我有没有理解错误呢?

袁弓夷:是呀,我的意思是未来的总部,现在联合国的总部在曼哈顿,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联合国已经被中共全部破坏掉了,根本就是个非常污秽的一个团体。下面个个都给共产党破坏掉了。美国觉得已经没得救了,美国现在要联合一帮与他志同道合的人,五眼联盟、欧盟、日本,更多国家在增加,这帮人就是准备将来建立一个新的国际组织的人,要有理想的人,这帮是领导,你知道联合国开始的时候就五个基本的国家。那时包括了中华民国,不是现在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啦,后来就被它偷换概念,就被中共代替了。所以呢,现在美国觉得需要重组,这事如果川普可以连任的话,2024年蓬佩奥就很有机会。做这件事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新的国际秩序。

为什么美国要为你香港人出力?很多人都这么说,个个都说我天真,说我无知。没所谓。因为我看着她走的哪条路。很多人只是发生了什么就去推断了,但是我知道她的宗教,她的信仰,她的理想。她很恼火,恼火什么?不是因为恼火那些钱的问题,白宫政治家,那些钱也不是他的。美国是分开的,金融是金融,他是管政府那摊人,那摊人是追求着理想。

所以这件事,完全和那个利益那个所谓的霸权是没关系的。而北京在追求着什么呢?就是霸权,权力和所谓的那个地区,一带一路的意思不就是地区?南海那些不就是扩充?就是他们两个是理想不一样,实际上是一个理想的拚搏。这个是有点像当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整个盟军对轴心国的那种心态。

中共不接受普世价值 面对邪恶不能中立

记者:所以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精神之战了,就是我们可以说是意识形态之战,美国他们是向神,与神同行,包括川普在疫情后也都在祈祷这样,我们见到他们很多时候都是与神同行。包括我们这次的参选人,像我昨天采访的中科的潘焯鸿,他说他的口号叫“替天行道”,袁爸爸你是“天灭中共”行动。那这个时候,大家秉天意而行,以及与神同行,你觉得在这场运动中,对于这个无神论的中共是一个什么标志呢?

袁弓夷:老实说中共就是明说了,公开说了,它们不接受普世价值。普世价值现在就是西方的价值,实际普世价值里面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现在美国人叫做基督犹太精神,真是相信人是有权的。所以现在就是普世价值之争,我们的普世价值里面也有宗教成分在,因为宗教是主题,是最高那个主宰。

中国现在是什么教都没了,是吧?就剩下你们(法轮功)是唯一还可以站的住的。你看香港就知道了,那帮主教,除了陈日君之外,个个都被它(中共)搞掂了。那么说等于没有宗教了。那个又变成了政治性的“宗教”,不是真的宗教。它叫你说什么就说什么,叫你撑国安法就撑国安法。

那很多宗教还在这讲什么,说宗教应该中立。有没有搞错,中共搞成这样你还说要中立,那你叫什么宗教呢?真是离谱,对中共说要中立,那些人还叫宗教,不讲良心的。

所以要明白美国为什么要灭中共,不是我为了我自己想灭共才讲,是因为她真的需要灭中共,这件事太危险了,你看一下它的渗透,真是让人吃惊,中共的渗透,美国的CIA、国务院很多都被它渗透。

中共不灭 什么选举都是假的

记者:我们答应回答一些网友的问题,很多问题,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只能选两三条回答。第一个是说,现在DQ了一大批民主派的议员,香港选民还有什么选择呢,还有什么策略呢?

袁弓夷:我是这样看的,尽力而为,我们不应该放弃,但是我们心里要有准备,无论你选出了谁,它都不会给你管治香港,不给你做真的代表人民的立法活动,它是不容许的,以前这场戏做的隐蔽一些,现在直接是公开了,所以你们不要太认真。虽然你们有时间可以认真去做,但是用些时间想一下怎么去灭共,这才是主题。中共不灭,以后什么选举都是假的。

香港拖延选举不合法 美国如延期需人民同意

记者:另外有网友问,听说今届的美国选举是用邮寄的方式,这个对川普不利,所以很担心如果民主党胜出的话,对中共有利,那美国今天所做的努力就会白费,想问你的意见。

袁弓夷:美国是这样,国会议员的任期是到明年1月才结束的,我们香港一样,香港立法会任期是到9月,9月到期就有新人代替,所以如果川普想要延期的话,他要按照美国的法律,是否允许延期或者可能还要经过国会的批准,就是人民授权。

香港这件事,把这件事丢给北京的人大,由人大常委决定,那就没有了民选、民意的授权,9月份之后现任立法会委员如果还留任的话,根本就是没有民意授权的,根本就没有合法的立场的,所以根本就是犯法。

美国一定会经过这个程序才行。美国这场选举是很激烈的,当然延期对共和党是有利的,对我们也是有利的,变成他有多些时间对付中共,但这只是抛出来问一下,他(川普)的推特里面都写了几个,是不是要延期啊,然后后面有几个问号的。那就说他都抛出这些东西来看看民意。我看不容易延后,因为要很多程序,很复杂的,也要经过合法的程序,就是要老百姓同意的,不是说他一个人说了算。

记者:第三条问题就是Solomon Yue(俞怀松),他在社交平台说陈智思的汇丰银行户口被关闭,还有更多的户口会被关闭。不过《明报》问陈智思,陈智思就说自己没汇丰户口,根本就没户口可关。您怎么看他的回复?

袁弓夷:Solomon Yue(俞怀松)呢,我同他很熟的。那Solomon Yue就是俄勒冈州的共和党的主席,很难得的,有一个华人可以做主席就很难得的了。以及所有在海外的共和党的党员,他是CEO,他负责跟他们沟通的,那地位很高的。他呢就是等于他直接可以推特给川普总统的,那这个权大得不得了。就说他是在上面的,就是说在川普上面还有权,因为是人民,他代表人民嘛。但是他就不在华盛顿工作,他在冈州的首都沙龙,所以他实际对中共那个情况不是很熟。

香港像是汇丰银行这些,就实际,陈智思是一个外国银行不跟他玩,外国银行叫他走,不是汇丰银行。我估计Solomon Yue搞错了,他以为是汇丰。

汇丰银行现在真是进退两难。美国也给压力他,中国也给压力他。所以为何汇丰银行那些不肯接受,对不起,不肯接受那些人去开,新人不肯给开户口呢?他就是怕麻烦。因为什么呢?如果他接受了,改天共产党又不给它删户口,美国又要制裁他。所以现在整个汇丰不是在讲,怎样可以把欧洲业务脱开。还有把香港业务、大陆业务去独立。所以这件事很难做。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林晓旭:石正丽作政治秀 欲盖弥彰
【珍言真语】梁家杰:DQ兼延选 中共为美上子弹
【珍言真语】潘东凯:押后选举 尴尬放风测底线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重视香港 亲共走投无路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川普与拜登 中共最怕谁当选?
【有冇搞错】韩战70年 美国没败
【薇羽看世间】天选之子?阿米什人罕见投票
【重播】美大选 川普拜登首场辩论十大话题
【新闻看点】蓬佩奥王毅轮流转 欧亚须选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