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南方街头运动活动家杨崇谈三退潮

人气 1980

【大纪元2020年09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梁耀渥太华采访报导)公民维权运动“南方街头运动”活动家杨崇,2019年被营救到加拿大,目前定居在首都渥太华,9月14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杨崇在接受采访时,盛赞大纪元的《九评》系列文章,揭示了真实的中共历史。他并表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将不断削弱中共的力量。美国禁止中共党员入境将引发更大的三退浪潮。

记者:简单说一下在中国的经历和观察到的中国人权情况?

杨崇:我是觉醒得比较早的,我从96年就开始“偷听敌台”。我发现在中国的新闻,像报纸电台,全都是一些假大空的东西,我就想了解外部的信息,感觉那是真实的。

在很早的时候,我就上网翻墙,用的是自由门。自由门有《九评共产党》,我就把《九评共产党》的音频下载到手机,然后播放给身边的人听。

我第一次看《九评共产党》的时候,我都很害怕,不能接受。因为我们从小的教育就是共产党像自己的母亲一样的,来揭露这样的一个邪恶的共产党,一下子不能接受的。

2011年,我在广州认识了有人权理念的一些人,每周末在公园、在黄花岗有集会,这就是最初的南方街头运动。

最初关注的是乌坎的维权事件,当时我就在中国的QQ上发了一个信息,号召大家去广州的一个商场门口一起去声援乌坎。我发了这个消息之后,马上就删掉了这个信息,这个QQ我也只用过一次。

发完消息第二天,国保就找到我住的地方去了,当时我感到很害怕。他们敲我房门,我躲在里面,没开门。他们叫了房东来,房东还算可以,她说,没人的话,她不能开门,她说她没带钥匙。就没进去,也就没找到我。

第二天,去那个发布的地点,在那里,国保打电话给我,叫我别去。但是我还是去了。去了没多久,就被他们给抓住了。那个是第一次为了人权的事情。抓去之后,做个笔录,第二天就放出来了。

记者:您怎么看《九评》?

杨崇:我觉得《九评》是第一次把中共的历史很真实地写出来了。因为我们所学的历史都是假的东西。四九年以前,共产党没有执政,可能普通老百姓就不是很了解。但是四九年以后,中国老百姓包括我的家人、我的父母那一辈的人,都是很清楚的。他们会说一些东西,跟《九评》说的就对上了。这个就是真实的历史。

记者:看了《九评》以后,您对中共的认识有什么转变?

杨崇:也不算转变吧,我从小的时候也是因为看到共产党,特别是小时候看到计划生育,很邪恶的嘛,把人不当人。

对我触动最大的就是,我哥哥当时有个未婚妻,未婚先孕。就被我家的一个亲戚,他是一个村干部,给举报了。然后强行就把小孩子打掉了。我嫂子的妈妈去那个亲戚家门口,骂了一天。这个事情对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我那个嫂子的妈妈,在外人看来,她就是一个疯子。我发现在中国这个社会,像她们这种有正义感的人,敢站出来抗争的人,反而被别人说成是疯子。他们所谓的正常人,就屈服于中共。包括那些上访的人,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些不正常的人,但是他们却有这种不屈服的精神,在我们看来,他们才是最正常的一个人。

记者:后来您为了维权又被绑架过,请继续讲一下经历。

杨崇:2012年初,有一次搞了个活动,要求政治改革,官员公开财产。过了几天,公安就骗我叫我去聊一下。因为他们之前找过我,谈了一下就回来了,我也没害怕,就去了。去了派出所,他们就不让我走,把我拘留了一年。

我在中国的公民圈还是很活跃的,我也去了很多的地方。首先是合肥的张林女儿求学的抗争,我们去声援。

记者:从一开始走出来维权,一直到出国之前,中国的人权状况是怎么样的状态?

杨崇:从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的人权状况就不断地在恶化,现在根本就是半个空间都没有了,很简单的一句话,就会拘留、抓起来判刑。像最近的任志强等人被抓,就这完全没有言论的空间了。

记者:您怎么看现在中共在国际上的处境?

杨崇:现在在国家层面它已经很孤立了,美国、日本、东盟,把中共已经形成一个包围圈。中共一跟美国有什么摩擦,它就去欧洲。我们看到现在欧洲也发生变化了。中共以经济利益为条件,使很多国家对中国的人权不敢谈。

自从中共病毒爆发以后,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没有国家愿意跟中共接触了。欧洲现在也发生改变了,前一段时间欧洲还说支持华为,现在都发生变化了。

记者:有没有听说过三退

杨崇:我2005年翻墙上网,上面就有三退,当时我就三退了。当时在国内,不敢用真名。

记者:怎么看待三退的影响力?

杨崇:三退跟《九评》是相辅相成的,人家看到《九评》以后,认识到中共的邪恶,就想退出中共的各个组织。是思想上的一个转化,来消除共产党的影响。

海外的很多人在三退,当然随着中共的经济不断地弱化,在海外的影响也在不断地弱化,包括对政府的影响,包括对在海外的亲共团体的影响。我看到报导,在加拿大的一些亲共团体,许多人都退出了,看到大使馆的人都躲着走。

过去有人说跟中共的某某官员关系很好,还有个炫耀的资本。现在你有关系都不敢说了,赶快撇清了。

记者:现在美国禁止中共党员入境,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杨崇:有些想来美国的人,大多数都是为了经济的考量、利益的考量,他想离开中国,想来西方国家,想有身份的话,如果退党声明能得到美国的承认,你拿着大纪元的退党中心的证明,美国政府承认,你现在不是党员了,我不把你当中共党员了,你可以来美国了。这个可能会推动更大的一个退党潮。

记者:中共病毒已经影响了全球人,怎么看中共的谎言和对全球的威胁?

杨崇:我认为是中共的P4实验室制造出来的。它传播到全世界,是不是故意的,我还是相信,它是有70%~80%的可能性。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中共给世界打了一个生化战争。

我相信,如果今年美国大选川普当选的话,他会出重手的。

记者:有一种宣传,一直把中国和中共不区分,只要批评共产党,就说你反华,或者不爱国。现在国际社会也在区别中国和中共,怎么看中国和中共分开,对海外的华人有什么忠告?

杨崇:这个肯定要分开的,分开以后,让中国老百姓有个清楚的认识,中共不等于中国。

记者:怎么看待法轮功这么多年的抗争?

杨崇:法轮功这种抗争的精神我当然是佩服的,包括我当初翻墙也是得益于法轮功学员做的翻墙软件。我在广州就认识法轮功学员,他们都在给常人讲真相。

记者:国内对信仰的迫害是怎么样的状况?

杨崇:自从习近平上台以后,对各种信仰都在迫害,基督教啊,法轮功啊,之类的,反正不臣服于它,它就要迫害。

记者:我们现在渥太华有个汽车游行,在汽车上有牌子,告诉大家天灭中共,让大家三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传递出去,您有什么看法?

杨崇:我觉得很好。对西方的老百姓和政府都是有影响的。我也很想参加这样的活动。

记者:还有什么想跟海外华人说的吗?

杨崇: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其实只是一部分人,大多数人还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的。现在国际上的形势都在反共。以前帮中共做事的侨民都是躲着中共的官员,都形成这种形势了,每个国家都不欢迎中共党员了。所以退党,也是对自己的一个保护吧,对自己利益的一个考量。为了自己,早点三退。

记者:对香港的国安法,您怎么看香港的局势?

杨崇:中共做事没有底限的,它会分化,一步步折磨你。中共不灭亡的话,它也会一步步来蚕食掉香港。中共的存在对全世界都是一个威胁,不仅威胁人的道德,现在还威胁到全世界人的生命。

责任编辑:岳东卿#

相关新闻
组图:海外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周年活动集锦
大瀑布前亮丽风景 加国“三退”汽车游行
加拿大首都汽车游行 声援华人退出中共保平安
王友群:中共绝对不代表14亿中国人民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讲:拜登利用公职捞钱
【拍案惊奇】五中会场突增军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尔州演讲:空军一号故事
【珍言真语】程翔:五中全会前欲赴京 林郑自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