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罗马尼亚 旅行让心更温柔

文/许恒康

人气 147

在现代化的冲击下,传统文化难以找到立足之地,但我旅行时,还是喜欢造访保有传统文化的地方,毕竟,那是人类传承的重要脉络,若我们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那如何能了解自己是谁?

问任何一位罗马尼亚人,“罗马尼亚境内, 哪里保存最多传统文化?”所有人都口径一致:“马拉穆雷什(Maramure )。”巴萨纳修道院(Bârsana)拥有全欧洲规模最大与最高的木造教堂,高度五十七公尺,有近三百年的悠久历史,是欧洲所剩不多的木造教堂。

摊开地图一看,马拉穆雷什地区位于罗马尼亚西北方的山区,由于路途遥远与交通不便的缘故,就算在急速现代化的时代,仍保有许多传统文化与习俗。很适合摄影拍照,又因为位于山丘上,还可以俯瞰村庄,在修道院待了两小时才离开。

算一算时间,差不多该去今晚的住宿村庄了,毕竟是搭便车,保险起见时间还是抓宽松一点,走到通往布莱德(Breb)的道路,再次伸出大拇指赌赌运气。

五十分钟过去,远方好不容易驶来一辆大卡车,我死命地挥动大拇指,将它当成是唯一的救命稻草,死马当活马医,拼了。大卡车真的停下来了,看来老天还没有抛弃我。司机热情邀请我上车,人生第一次坐上大卡车,视野好高好特别,用不同角度看世界十分有趣。

许恒康
好心的大卡车司机。(许恒康摄影/沐风文化提供)

司机不会英文,我用基础的罗马尼亚语向他问好,“ce mai faci? (你好吗?)”

“Numele meu este kangkang (我的名字是康康)” “Sunt din Taiwan (我来自台湾)”他听到我会讲几句罗马尼亚文,感到特别的开心,递给我一颗西洋梨,用眼神和手势示意送我吃。

已经饿很久的我,眼前这颗梨看起来超级可口,张大嘴巴咬了下去。……咦,怎么怪怪的?可能是坏了吧?很感谢他送我吃的西洋梨,不吃掉有点不好意思,但不想用肠胃做赌注呀!我用肢体语言表达“这是颗坏掉的西洋梨”,他很快意会到我的意思,要我丢掉手上那颗,递给我另一颗状况优良的梨,尝起来鲜美又多汁。

大卡车的目的地是布代什蒂 (Budesti),离布莱德镇还有五公里,我和司机挥手道谢后,打算步行去布莱德,司机慌张地拦住我,不让我下车。……怎么回事?

大眼瞪小眼互看,我再次打开车门想下车,但仍被司机阻止,他比手画脚似乎想说什么。一开始我还看不懂,想着是不是要付车费给他,后来才意识到,他是想说:“我载你去布莱德镇啦。”

我比手画脚回:“你不是不顺路吗?”司机比手画脚回来:“没关系,不会太远。”他很坚持要我待在车上,他下车处理工作,待会就回来。司机也太热情了,明明不顺路还想特地载我过去,感觉乱不好意思的。过没多久,他回来重新发动引擎, 前往布莱德村。

大卡车爬着缓坡,翻过去小丘后,是无止尽的下坡,可以看见不远处的布莱德村。处于附近的至高点,再加上大卡车的高度,乡村景象尽收眼底,搭配夕阳西下的柔和光芒,像电影画面般美极了。忍不住拉下窗户,俐落取出相机拍摄。

快门声引起司机注意,还贴心地特地放慢速度。抵达布莱德村,我紧握司机双手,希望能藉由掌心力道传达他特别绕道自己的感激之情。

旅行不断让反省发酵,以成就更完整的自己

结束环球之旅回到台湾,不管是机场、景色、空气、家,众皆是熟悉又陌生,从四年的游牧生活,一日转变成稳定生活,有了固定的住宿地和避风港。虽然躯壳在此,但灵魂依然飘泊海外,前后花了三个月沉淀自己,安抚想再次远走的躁动, 同时像是收风筝,把不安分的灵魂给拉回来。

有点难以置信,旅行真的结束了吗?大学毕业后,对人生方向徬徨的我,毅然决然选择了四年的空档年(Gap year), 脱离舒适圈与框架下的人生模组,踏上探索自我与追寻梦想的道路。

1,460 天走过六大洲,一步一脚印深深拓印在心底,那些流过的血、溢出的泪、痛过的伤、真心诚意的朋友,还有单纯陌生人的微笑,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生命中的七彩虹光。一旦体验过刺激的冒险旅程,就会不断挖掘这残酷又美丽的世界,持续追逐生命中的饱满,有如上了瘾头,戒不掉的满足感。

但必须承认,有些时刻一点也浪漫不起来,甚至弄得自身伤痕累累。

印尼的公路之旅,第一次体验信任如何被蹂躏,受骗上当损失数万元,也对人性和自己产生怀疑;深夜立陶宛的小巷里,被街头小混混攻击,不止血流满面,还被打断牙齿;抵达希腊的第二天,被小偷二人组偷走手机,还被盗打了上万元的电话漫游费;搭乘火车前往尚比亚,被海关人员请下火车,眼睁睁看火车离我而去。

虽然,遇到一箩筐倒楣事,当下为此感到不愉快与懊恼,但事后仔细想想,値得一直被负面情绪绑架吗?换个方向想,虽然吞下负面情绪是苦涩的,但每次都会从中学取教训和反思,其实,倒楣的经验也算是人生课程吧。此后,只要再次遇到倒楣事,我总是吿诉自己:“就当作是缴人生的学费。”如此一来,心情也随之释怀了。

对我而言,旅行从来不只是看见世界和吃喝玩乐,某种程度上,我相信不断旅行是有限生命中的一种修行方式。友人曾经说过:“死藤水仪式将会某种程度地改变你!”

虽然,已经喝过难喝得要命的死藤水,仍然不确定大地之母是否改变了我,但有一件事我很确定,环球之旅所遇到的人事物,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对生命的态度。

或许生命没有一种绝对,人生该怎么走,没人能给你答案,也没有正确答案,总是要自己靠双腿走过才知道。我踏上了一场无怨无悔的环球之旅。而你呢?◇

摘自《也许生命没有一种绝对:走向世界尽头的1460天》/沐风文化出版

●生活即是旅行 原来快乐可以如此简单

●旅行如爱情 要懂得随遇而安

●疫情下美国少女用粉笔画帮弟弟环游世界

责任编辑:曾晏均

相关新闻
瑞猴单车游 回顾煤矿黑金岁月
日本养殖达人 培育190万美元世界最贵锦鲤
雨过天晴最容易看到的世界9大彩虹景观
俄国现稀有“金毛海狗” 专家:恐遭同类排挤
最热视频
【纽约调查】纽约百年来10场 大运动带来的变化
【珍言真语】刘锐绍:林郑失宠 港官六神无主
【拍案惊奇】纽时围川普救拜登 中共五中换人?
【一线采访视频版】游青岛返粤 民众遭强制隔离
大疫下解救有道 历史启示带您闯过中共肺炎
【珍言真语】梁锦祥:拜登丑闻曝中共靠港漂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