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是川普对华战略误判 还是左媒要误导?

人气 1553

【大纪元2020年09月03日讯】这次大选将是美国历史的一个分水岭。对华政策是川普竞选纲领的一大重点、亮点。民主党恰恰相反,夸大俄罗斯淡化中共威胁,以致美国国家情报总监(DNI)拉特克利夫上周通知国会,将不再就总统大选的安全威胁向国会提供面对面简报。他称有议员泄密,且制造虚假叙事,把俄罗斯说成比中共威胁更大。

此际,左派媒体《纽约时报》发表“特朗普政府对中共的战略误判”一文,显然是想要误导美国民众和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战略判断。

该文称川普政府对当代中国/中共的第一个战略误判,是认为接触政策失败,美国没有改变中国,“这一误判是特朗普政府建立新的对华政策的关键”。对此,该文给出四点理由:第一,接触政策已经在中国培育了几代老百姓对言论自由、平等权利和法制等普世价值的基本认可,甚至培育了一支反共力量,尽管他们人数在中国的人口比例中还不是很多;第二,在开放和同西方的接触交流中,中国也建立起了初步的市场规则和机制。第三,40多年的开放,西风东渐,在中国民众特别是中产阶级包括执政党内部,播下了自由民主的种子,并且这个种子已经发芽、生长。第四,对中国这样有着悠久皇权专制历史包袱和超大体量的国家,指望40余年就能让社会制度和政权发生根本性改变,目标本身显得不切实际,或过于急功近利。

这个观点及其论证似是而非。接触政策失败是血淋淋的事实,甚至该文也承认“从现状看,中国没有变成一个西方期待的自由民主国家,而且在习近平治下,离自由民主似乎越来越远”。接触政策失败之核心,不是说接触政策没有给中国民众带来希望和巨大变化,而是说中共利用接触政策来加强了自己的铁腕统治。由此,中共不仅成为中国进一步发展的瓶颈与桎梏,也是美国的最大威胁。

同时,血淋淋的事实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就中国国内政治力量对比而言,当前中共已经到了其统治力量最薄弱的时候,中国人民抛弃中共的愿望、决心和能力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强大(可参见笔者“庚子年半大陆主流民意抛弃中共”一文),改变中国的历史性契机再次呈现。

因此,美国对华政策的关键,就是区分中共与中国,协助中国人民解体中共、重建中国,在普世价值的指引下回归国际大家庭。川普政府正是这么做的,断然抛弃了过去四十多年里对中共的幻想,坚决反击中共的渗透和扩张,这是美国和中国的福音。

该文称川普政府的第二个误判,是过高估计了中国的实力及对美国的挑战威胁,并给出三点理由:第一,中国庞大体量的“虚胖”成分;第二,因此,中共即使有实力开始挑战美国利益,也缺乏持续性;第三,如果再给10年和平发展,中国GDP赶上美国的可能性不排除,然而更大可能性是,10年里累积的错误有可能在习之后带来非常大的麻烦,甚至在习的统治末期就爆发。

在此,该文显然忽略了(或者故意隐瞒了)中共挑战美国的现实性和疯狂性。第一,虽然中国GDP只有美国的60%-70%,但中美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GDP过10万亿美元的国家,中国的GDP相当于排名其后的第三到第六位这四个国家的总和。仅从GDP数字看,中共已经具备挑战美国的能力,这已超过了冷战期间的美苏经济实力对比和20世纪80年代的日美经济实力对比。

第二,中共不是一个正常的政权,中共政策历来存在非理性的一面,对此要有足够估计。这里仅举一个例子。根据美国弗吉尼亚州CollegeofWilliam&Mary一个研究团队的报告,至2014年年底前的15年间,中共向非洲、亚洲等地区提供的赠款和贷款数额高达3544亿美元,已经非常接近美国(同期美国提供的对外援助数额为3946亿美元)。而历史上,据官方报导,1972年、1973年、1974年的中共对外援助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竟高达6.7%、7.2%、6.3%,同期国内则经济困难,多少人嗷嗷待哺啊。

关于中共的全球野心及其对美国的威胁,九评编辑部所出巨著《魔鬼在统治我们的世界》第十八章有具体论述,这里就不多说了。

该文称川普政府的第三个误判,是中共并非是一个扩张性政权,它的“战狼”外交本质上以进为退。对此,该文给不出理由,只是泛泛而谈:苏联和社会主义集团的崩溃,让中共耿耿于怀,总是担心西方和平演变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因此要防备;但习近平时代,随着国力增强,认为现在有实力反击西方的和平演变,把本来中共就应得的利益拿回来,这其实是一种“以进为退”的对外策略。也就是将中国的利益边界往外推,用这个利益边界来夯实巩固中共的统治。

这种泛泛而谈,完全是对中共的性质及其历史的错误解读。在本质上,基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进攻性、颠覆性、扩张性,共产政权就是扩张性政权,历史已经一再证明这点。一战的废墟中,苏俄(苏联)来到世上;经过二战,形成了共产主义阵营,最重大的成就是中共成功窃国。毛时代,中共想当第三世界的领袖,要领导世界范围的“农村包围城市”;在邓时代,在讲“韬光养晦”的同时,也讲“有所作为”;到习近平时代,依靠膨胀了的经济实力,大讲“新型大国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大力军备扩张,大喊战争准备,这可绝不只是该文所称的“舆论宣传泡沫”。中共绝不是卡通片里披着狼皮的羊,看看中共对中国民众的血腥镇压,不就一切都明白了吗?“战狼”外交可是真吃人的。

只要世界上还存在着强大的美国,中共就没有安全感。中共是个“成熟的流氓”,其之伪装和诡计多端,远在苏联和北朝鲜之上,是美国和国际社会最危险的敌人。对中共的任何幻想,都遗患无穷。

该文称川普政府最后一个误判,是没有区分地理意义上的民族中国和意识形态意义上的共产中国,对后者裹挟前者认识不清,同时一锅端打击中共。对此,该文给出两点理由:第一,现实中,民族中国和共产中国这两者很难区分甚至没法区分,川普政府的打击手段使它要切割的中国人民成为主要受害者;第二,将中共整体作为打击对象而不是打击其中对美国利益有危害的权势集团,让广大普通党员为党内权贵埋单。因此,“华盛顿对中国打击得越狠,也就把更多的中国人推向中共一边,至少目前看来如此。”

这又似是而非。第一,中共与中国的区分,是实在的、具体的、鲜明的,而非虚拟的、空洞的、模糊的。鉴于中共的“党国一体”和社会控制极端化,中国几乎没有西方意义上的独立运营的私人企业,高科技监控、网格化管理之下的中国民众在国际交往中也很难不受中共控制;因此,川普政府以国家安全名义对私营科技公司和在美上司公司的限制、对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收紧签证,甚至对于微信的制裁,是合理的、必要的、有利的。

受到相关影响的中国企业和民众,应该明辨是非,而不是因为中共的残暴而把矛头指向自由开放的美国。如果一个人不想自救,那谁也救不了你。中国人切记:“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Patriotismisthelastrefugeofascoundrel)”,清除党文化的迷雾,不做“爱国贼”,反共救自己,反共救国家。

第二,中共无可救药,只有解体一条路。内斗是中共与生俱来的一个特征,只有以维系中共统治为前提,无论哪个党内政治派系上台,都是为祸中国,也根本不存在不对美国利益产生危害的权势集团(虽然各政治派系在对美具体政策上或有不同)。广大普通党员要想不为党内权贵埋单,必须迈出自己决定性的一步,与中共切割,因为“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川普政府的对华战略是“以压促变”,良知尚存的党员,抓住川普政府的这只手吧。

结语:川普政府百尺竿头,更上一步

综上所述,川普政府对华战略判断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根本不存在“误判”问题。川普的现行对华政策,正是在“把中国国内已经处于休眠状态的民主自由力量激活,并吸引更多的中国民众进来”。川普竞选纲领显示,在新的任期里,其对华战略将走得更远。

这里还要指出一点,不能因为中国历史上灿烂的文明与和平的传统,就推论中共的非扩张性。事实上,中共恰恰是中国历史的截断者、中共传统文化的摧毁者、中国人民的迫害者(可参见笔者“评中共窃国七十年”一文);现在,也是世界和平的危害者,从中共病毒(武汉瘟疫)问题、香港问题、台湾问题上可见一斑。

《九评共产党》的一句经典名言:“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就会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值得每个人深思。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赫:《美国对中国之战略报告》七点解读
袁斌:美国区分中共与中国 中共为何气急败坏
田园:美国左派为何强推大选邮寄式投票?
川普十大竞选纲领 对华政策单列一章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拜登大动作习不安?港9人获刑
【重播】拜登菅义伟记者会:应对中共挑战
香港社运老将古思尧第11次入狱:中共最怕真相
【未解之谜】三星堆文明究竟源自哪里?
【珍言真语】刘锐绍:中共对港人强行宣传灌输
【珍言真语】周小龙:讲真话客户群增 吁商界莫中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