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是川普對華戰略誤判 還是左媒要誤導?

人氣 1552

【大紀元2020年09月03日訊】這次大選將是美國歷史的一個分水嶺。對華政策是川普競選綱領的一大重點、亮點。民主黨恰恰相反,誇大俄羅斯淡化中共威脅,以致美國國家情報總監(DNI)拉特克利夫上週通知國會,將不再就總統大選的安全威脅向國會提供面對面簡報。他稱有議員泄密,且製造虛假敘事,把俄羅斯說成比中共威脅更大。

此際,左派媒體《紐約時報》發表「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戰略誤判」一文,顯然是想要誤導美國民眾和國際社會對中共的戰略判斷。

該文稱川普政府對當代中國/中共的第一個戰略誤判,是認為接觸政策失敗,美國沒有改變中國,「這一誤判是特朗普政府建立新的對華政策的關鍵」。對此,該文給出四點理由:第一,接觸政策已經在中國培育了幾代老百姓對言論自由、平等權利和法制等普世價值的基本認可,甚至培育了一支反共力量,儘管他們人數在中國的人口比例中還不是很多;第二,在開放和同西方的接觸交流中,中國也建立起了初步的市場規則和機制。第三,40多年的開放,西風東漸,在中國民眾特別是中產階級包括執政黨內部,播下了自由民主的種子,並且這個種子已經發芽、生長。第四,對中國這樣有著悠久皇權專制歷史包袱和超大體量的國家,指望40餘年就能讓社會制度和政權發生根本性改變,目標本身顯得不切實際,或過於急功近利。

這個觀點及其論證似是而非。接觸政策失敗是血淋淋的事實,甚至該文也承認「從現狀看,中國沒有變成一個西方期待的自由民主國家,而且在習近平治下,離自由民主似乎越來越遠」。接觸政策失敗之核心,不是說接觸政策沒有給中國民眾帶來希望和巨大變化,而是說中共利用接觸政策來加強了自己的鐵腕統治。由此,中共不僅成為中國進一步發展的瓶頸與桎梏,也是美國的最大威脅。

同時,血淋淋的事實還有另外一個方面:就中國國內政治力量對比而言,當前中共已經到了其統治力量最薄弱的時候,中國人民拋棄中共的願望、決心和能力從來沒有如此強烈、強大(可參見筆者「庚子年半大陸主流民意拋棄中共」一文),改變中國的歷史性契機再次呈現。

因此,美國對華政策的關鍵,就是區分中共與中國,協助中國人民解體中共、重建中國,在普世價值的指引下回歸國際大家庭。川普政府正是這麼做的,斷然拋棄了過去四十多年裡對中共的幻想,堅決反擊中共的滲透和擴張,這是美國和中國的福音。

該文稱川普政府的第二個誤判,是過高估計了中國的實力及對美國的挑戰威脅,並給出三點理由:第一,中國龐大體量的「虛胖」成分;第二,因此,中共即使有實力開始挑戰美國利益,也缺乏持續性;第三,如果再給10年和平發展,中國GDP趕上美國的可能性不排除,然而更大可能性是,10年裡累積的錯誤有可能在習之後帶來非常大的麻煩,甚至在習的統治末期就爆發。

在此,該文顯然忽略了(或者故意隱瞞了)中共挑戰美國的現實性和瘋狂性。第一,雖然中國GDP只有美國的60%-70%,但中美是世界上僅有的兩個GDP過10萬億美元的國家,中國的GDP相當於排名其後的第三到第六位這四個國家的總和。僅從GDP數字看,中共已經具備挑戰美國的能力,這已超過了冷戰期間的美蘇經濟實力對比和20世紀80年代的日美經濟實力對比。

第二,中共不是一個正常的政權,中共政策歷來存在非理性的一面,對此要有足夠估計。這裡僅舉一個例子。根據美國弗吉尼亞州CollegeofWilliam&Mary一個研究團隊的報告,至2014年年底前的15年間,中共向非洲、亞洲等地區提供的贈款和貸款數額高達3544億美元,已經非常接近美國(同期美國提供的對外援助數額為3946億美元)。而歷史上,據官方報導,1972年、1973年、1974年的中共對外援助支出占財政支出的比例,竟高達6.7%、7.2%、6.3%,同期國內則經濟困難,多少人嗷嗷待哺啊。

關於中共的全球野心及其對美國的威脅,九評編輯部所出巨著《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第十八章有具體論述,這裡就不多說了。

該文稱川普政府的第三個誤判,是中共並非是一個擴張性政權,它的「戰狼」外交本質上以進為退。對此,該文給不出理由,只是泛泛而談:蘇聯和社會主義集團的崩潰,讓中共耿耿於懷,總是擔心西方和平演變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自己,因此要防備;但習近平時代,隨著國力增強,認為現在有實力反擊西方的和平演變,把本來中共就應得的利益拿回來,這其實是一種「以進為退」的對外策略。也就是將中國的利益邊界往外推,用這個利益邊界來夯實鞏固中共的統治。

這種泛泛而談,完全是對中共的性質及其歷史的錯誤解讀。在本質上,基於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進攻性、顛覆性、擴張性,共產政權就是擴張性政權,歷史已經一再證明這點。一戰的廢墟中,蘇俄(蘇聯)來到世上;經過二戰,形成了共產主義陣營,最重大的成就是中共成功竊國。毛時代,中共想當第三世界的領袖,要領導世界範圍的「農村包圍城市」;在鄧時代,在講「韜光養晦」的同時,也講「有所作為」;到習近平時代,依靠膨脹了的經濟實力,大講「新型大國關係」和「人類命運共同體」,大力軍備擴張,大喊戰爭準備,這可絕不只是該文所稱的「輿論宣傳泡沫」。中共絕不是卡通片裡披著狼皮的羊,看看中共對中國民眾的血腥鎮壓,不就一切都明白了嗎?「戰狼」外交可是真吃人的。

只要世界上還存在著強大的美國,中共就沒有安全感。中共是個「成熟的流氓」,其之偽裝和詭計多端,遠在蘇聯和北朝鮮之上,是美國和國際社會最危險的敵人。對中共的任何幻想,都遺患無窮。

該文稱川普政府最後一個誤判,是沒有區分地理意義上的民族中國和意識形態意義上的共產中國,對後者裹挾前者認識不清,同時一鍋端打擊中共。對此,該文給出兩點理由:第一,現實中,民族中國和共產中國這兩者很難區分甚至沒法區分,川普政府的打擊手段使它要切割的中國人民成為主要受害者;第二,將中共整體作為打擊對象而不是打擊其中對美國利益有危害的權勢集團,讓廣大普通黨員為黨內權貴埋單。因此,「華盛頓對中國打擊得越狠,也就把更多的中國人推向中共一邊,至少目前看來如此。」

這又似是而非。第一,中共與中國的區分,是實在的、具體的、鮮明的,而非虛擬的、空洞的、模糊的。鑒於中共的「黨國一體」和社會控制極端化,中國幾乎沒有西方意義上的獨立運營的私人企業,高科技監控、網格化管理之下的中國民眾在國際交往中也很難不受中共控制;因此,川普政府以國家安全名義對私營科技公司和在美上司公司的限制、對中國留學生和訪問學者收緊簽證,甚至對於微信的制裁,是合理的、必要的、有利的。

受到相關影響的中國企業和民眾,應該明辨是非,而不是因為中共的殘暴而把矛頭指向自由開放的美國。如果一個人不想自救,那誰也救不了你。中國人切記:「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Patriotismisthelastrefugeofascoundrel)」,清除黨文化的迷霧,不做「愛國賊」,反共救自己,反共救國家。

第二,中共無可救藥,只有解體一條路。內鬥是中共與生俱來的一個特徵,只有以維繫中共統治為前提,無論哪個黨內政治派系上台,都是為禍中國,也根本不存在不對美國利益產生危害的權勢集團(雖然各政治派系在對美具體政策上或有不同)。廣大普通黨員要想不為黨內權貴埋單,必須邁出自己決定性的一步,與中共切割,因為「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從某種意義上講,川普政府的對華戰略是「以壓促變」,良知尚存的黨員,抓住川普政府的這隻手吧。

結語:川普政府百尺竿頭,更上一步

綜上所述,川普政府對華戰略判斷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根本不存在「誤判」問題。川普的現行對華政策,正是在「把中國國內已經處於休眠狀態的民主自由力量激活,並吸引更多的中國民眾進來」。川普競選綱領顯示,在新的任期裡,其對華戰略將走得更遠。

這裡還要指出一點,不能因為中國歷史上燦爛的文明與和平的傳統,就推論中共的非擴張性。事實上,中共恰恰是中國歷史的截斷者、中共傳統文化的摧毀者、中國人民的迫害者(可參見筆者「評中共竊國七十年」一文);現在,也是世界和平的危害者,從中共病毒(武漢瘟疫)問題、香港問題、台灣問題上可見一斑。

《九評共產黨》的一句經典名言:「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值得每個人深思。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赫:《美國對中國之戰略報告》七點解讀
袁斌:美國區分中共與中國 中共為何氣急敗壞
田園:美國左派爲何強推大選郵寄式投票?
川普十大競選綱領 對華政策單列一章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中共打錯算盤 台鳳梨賣斷貨了!
【時事縱橫】小粉紅恐嚇留學生 中共高鐵攻台?
【探索時分】F35停產是假新聞 到底發生什麼
【新聞大家談】修路到台北?中共嚇台招術不靈
【財商天下】操控湄公河 中共霸凌鄰國
【重播】布林肯發表外交政策講話 八大要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