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公安系统贪腐 江西男遭“脑控”12年

人气 6250

【大纪元2020年09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北采访报导)汪海榜来自江西一个富裕的家庭,自己也曾在国内科技公司担任要职。2008年,他因举报当地官员腐败,遭“脑控”报复,十几年来每天24小时被“颅内传音”,身心受到极大的折磨。

汪海榜从2015年开始进京上访,最后得到公安部信访接待处的肯定答复:全中国县及县以上的公安部门均配有可观察人脑思维的设备,设备同时能开启语音功能,进行颅内微波传音。

举报公安贪腐 遭脑控报复

汪海榜来自江西省武宁县,父亲是该省有名的古玩商人。他本人于2004年从南昌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毕业,后到广东的纬创和华为公司做手机研发。

2008年,汪海榜向纪委举报武宁县公安局时任局长邱国华等人贪腐,结果遭到非法关押、毒打、恐吓、栽赃嫁祸,以及被故意制造的车祸撞倒住院。

此外,他发现自己从那时起被脑控,“他们用这种设备观察我大脑思维,监视我一举一动,并且开启语音功能对我颅内传音,24小时吵着我。”

汪海榜推测,直接对他进行这种迫害的就是武宁县公安局,因为“他用武宁话跟我直接说话,他不是说别的内容,直接说(关于)我的话,用我的一切事情来吵我。我做任何事情他都来吵我,直接在跟我对话。”

他表示,多的时候他能听到十几个人说话,少的时候也有五六人。这些人好像轮班一样,一个说累了下一个接着说,内容就是反复辱骂、诋毁,引诱他24小时不停地跟着生气、跟话,得不到休息。

十几年来,这种干扰对汪海榜造成巨大的痛苦。他说,“旁边的人都听不到,就我一个人听到。”“地方贪官太腐败了,他利用这种隐蔽的方式,想整死你。他可能刚开始几年以为我坚持不了两年马上就死了,想不到我一直坚持到现在。”

但是,长期的大脑疲劳使他出现剧烈头痛、头晕、头沉,恶心呕吐,视物模糊,乏力,胸闷,呼吸困难等等一系列严重症状。

被迫停止工作 上访维权困难

2011年,汪海榜因无法继续从事研发工作辞职回家;2015年,他开始进京上访维权,并在离中南海很近的西黄城根南街的“链家”门店做房地产销售;2018年5月28日以后,汪海榜头部出现剧烈疼痛,只能辞掉工作,在家休养。

这些年里,他跑遍了公安部、国家信访局、中纪委、最高检、中南海、科技部等部门和单位,并通过网络、电话和信件信访,还联系国内外国家媒体曝光此事。

汪海榜说,国家信访局和纪委等单位都表示不知道此事,公安部信访接待处也一直否认,直到2019年才松口。“我当时去公安部集体访跟我个人访的时候,公安部信访接待处的人说,公安部确实有这套设备,这套设备很昂贵,在全国县级及县级以上公安部门都有这套,可以观察大脑思维,同时可以把语音功能开启,跟你颅内对话。当时就这么说的。”

“什么经济犯罪、刑事犯罪,都是通过这种设备观察大脑思维,就可以知道你一切东西,现在不再是以前那种监听手机或者窃听器,不是那种老式的监听方式了,通过提取你的脑电波来观察你的大脑思维,来掌握你一举一动的。”

虽然目前公安部已受理案件,但由于得不到重视、难以取证、案件打回地方后当地政府不作为等原因,脑控受害者的维权困难重重。

脑控设备覆盖面广 受害人众多

为了向外界证明自己精神正常、所描述的“脑控”经历真实可信,汪海榜到北京协和医院做了两次脑部核磁共振,去北大医院做了一次脑部CT,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受访人提供)
(受访人提供)

据他所知,目前中国的脑控受害者多达几万,“我问过好几个受害者,他们跟我是一模一样,都是24小时大脑不停(被骚扰)。”他说。

还有不少人因为无法忍受这种长期、不间断的折磨,自杀身亡。汪海榜在控告书中列举了六名受害者,包括吴巧妍, 1983年生,福建福州人,于2011年1月1日自杀;程辉,1984年生,湖北武汉人,报案上访后被定为精神病,后不堪双重打击于2013年3月自杀;崔雅颜, 1990年生,河南郑州人,2017年3月17日跳楼身亡;江雨朵,北京青年作家,2019年5月14日去世;宝力道,内蒙乌丹县人,2019年10月21日去世;李旭东,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老师,跳楼身亡。

汪海榜还表示,“现在全国所有的设备形成一套类似于移动通讯的网络,如果开启这套设备语音功能,不管你在哪里(都受影响)。我北京也去过,上海也去过,广州也去过,不管我在飞机上还是地下室,24小时大脑都有这个声音。”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脑控”受害者站出来发声,请求社会关注。

2018年7月,“泼墨女孩”董瑶琼揭露自己和很多中国人受到中共的“脑控迫害”,要求国际组织介入调查。

2019年9月,曾任中国某大型报业集团体育部主任的王先生向大纪元披露,他从2016年开始遭到一种类似像幻听的“脑控”攻击。王先生的姐姐曾是美国总统小布什科学家智囊团的成员,中共安全部门的人找过王,希望他提供相关信息被拒。王先生怀疑自己被“脑控”和此事有关。

2018年5月,美国务院表示,一名被派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官员回报,他从2017年底到2018年4月间听到“模糊微弱但又奇怪且令人感到压力的声音”,身体出现一系列症状。

中共视脑控为制胜武器

2019年1月15日,中共喉舌“新华社”转载《中国国防报》的文章“脑控武器的制胜之道”,声称“脑科学技术潜藏着巨大的军事价值,被用于现代战场智能化脑控武器的研制与运用,推动‘三无(无人、无形、无声)战争’的发展”。

文中提到,“脑控武器的目的不是消灭敌人肉体,而是征服敌人的意志,这意味着战争的制胜之道从‘毁伤’走向‘操控’”,且新的控脑技术无需在人脑中植入芯片,电磁波、光线、声波、气味等都可以成为媒介。

文章最后称,在研发脑控武器同时,也要重视反脑控技术手段创新,以在未来的此类战争中赢得主动。

王先生曾在采访中怀疑自己被当成“试验品”,幕后黑手从对他的操控中“找到一些经验和手段”。他说,“就像当年日本的731,但他们把这个做到极致,到什么极致情况下会发生质变,或者某种情况下是底线。他们想控制人,就采集人的大脑的数据,远程搜集、远程式控制,把采集来的数据进行对比研究。”

他有几次跟脑中的声音“对话”,最早了解是总参2部、3部的情报部门在做这件事情。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中共用微波技术“脑控” 亲历者揭密(上)
中共用微波技术“脑控” 亲历者揭密(下)
遭强电磁波辐射 受害人揭中共脑控迫害
李小刚:脑控原理之DNA共振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简浩名:善恶有报 林郑命运由天定
【新唐人晚间新闻】嫌犯被释后性侵老妇 纽约保释法惹议
【重播】川普北卡集会演讲 数万人参加热情高涨
【薇羽看世间】美议员:全方位强化对台关系
【新闻看点】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胜选率大增
【拍案惊奇】五中前习换将 共和党提灭共目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