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蔡咏梅:港“禁书天堂”全军覆没

人气 636

【大纪元2021年01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香港有“中国禁书天堂”的美誉,内地客的购物袋里不只有生活用品、电子产品和疫苗。然而,去年6月30日后,港版国安法使形势急转直下,香港新闻自由、出版自由遭到前所未有的政府和自我审查的箝制,正式步入了黑暗时代。印刷商、出版商、发行商对政治敏感书籍噤若寒蝉。大陆人来香港旅游买禁书的风潮日渐暗淡。

前《开放》杂志编辑、时政评论员蔡咏梅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现在的情况“可以叫全军覆没”,所有的政论杂志陆陆续续全部都关门了,有些如《前哨》等真正是7月1日关掉的。很多自由独立的小书店也关门了。“自由出版业在媒体的冲击中可能是最严重的。”

但她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发声,不能完全沉默。“毕竟目前全球这个时代和香港的社会环境,比大陆毛泽东时代那种恐怖黑暗要好很多,如今中共也不得不骗称要什么民主啊、自由啊。”

香港人经历了回归后“温水煮青蛙”的时代,现在已经“全觉醒了”。雨伞运动四年后是更猛烈的反送中运动,现在是第二波离港潮。中共的高压只会制造仇恨,而不能解决矛盾,除非把香港人全部赶跑。但即使被赶到海外,他们仍然会凝结成一个势力,不可能被消灭掉。只要中共存在这个问题就永远存在。

铜锣湾书店事件后 卖禁书受各种经济冲击

蔡咏梅指出,2015年铜锣湾书店事件发生之后,香港印刷厂就不敢印敏感的书了。去年六四的时候,香港有几个出版社要印六四的书,跑到台湾去印了又运到香港来。现在发行商也受到了骚扰,因为大量的书要堆积在仓库里面,结果有仓库的老板就不把仓库租给发行商。有很多经济手段在其中。

她举例,有一个出版社出了很多很好的北京不喜欢的书,一家财政困难的印刷厂因为给这个出版社印刷书,财政上好转了。后来印刷厂却跟出版社断绝关系。“我问过这个出版社,我说只是敏感的书不印刷,还是所有的书都不印刷。他说所有的书都不印刷,等于说有生意都不做。”

很多书店也受到了打击。在时代广场显眼位置的人民公社书店,卖了很多禁书,两年多前突然就关门了。她表示,从经济角度、财政角度是说不过去的,就是因为中共到处打压。

“以前香港的政治禁书,大家都知道机场是卖得最好的。铜锣湾书店发生之后,所有的独立书店全部都关门了,然后重新进驻。你进入机场大堂的时候,候机大堂没有书店了,然后重新进入的是什么书店呢?是中华书局。”

“那麽一本禁书都没有了,所以这个还只是说,就是在港版国安法之前已经是全军覆没了。”

后期诚品、大众、商务等大书店已经没有一本批判共产党的书。以前她在商务还看见有卖王丹的书、达拉赖喇嘛的书,现在不但这些书没有,还进了一大批批黄之锋的、批雨伞运动的书堆在外面。只有一些二楼小书店还在卖。旺角有个开益书店,在铜锣湾事件半年后也关门了,但职员称不是怕被打压,而是“业主大加租无奈结业”。

“那些二楼书店为什么关了,它用了很多方法在打压你,很多很多手段,出版、发行、印刷等等,各种手段。比如你现在印了一本很好很好的书,这本书虽然是批判当局的,或者有政治批判性的书,但是也是很有价值的书,但是在香港你都没有地方拿出来卖。”

国安法之后出售敏感书刊恐抓捕判罪

“以前就是你的书没地方卖,写了、出了没地方卖,现在的情况就是说,你写了出了,不但没地方卖,有可能就是要抓起来。”

蔡咏梅强调,港版国安法里面什么分裂国家政权罪、颠覆国家政权罪,还有恐怖主义罪之类的,其实就是中国大陆共产党的那一套。

香港还有个《诽谤法》,不只是告作者诽谤,所有的整个系列,印刷商、出版商、发行商全部都告。“如果它认为你这本书或者这个言论,是怎么违反港版国安法的话,所有的印刷商、出版商、发行商都可能连坐,都会入罪。”

香港的出版空间离大陆还差多少?连《明镜》这种被认为小骂大帮忙的杂志也不能出版了。

“你胆子大,你说我不怕,我愿意去坐牢,但是印刷商不给你印,发行商不给你发行,也找不到出版商,你怎么办?”

她之前写过关于周恩来的书,这些书现在在香港市面上也很少见了。有一次她带大陆朋友去看,居然发行这个书的人都不把书摆出来,可以想见这种人人自危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他怕,我是可以理解的,我一点也没有抱怨这些。因为每个人都是要活的,要生存嘛,一种安全感嘛,自保嘛。所以我就不会怪他们,他们就会恐惧到那种程度。”

印刷厂则会问,第一作者是谁?有些作者的书不敢印;第二问出版社是谁,经常出一些禁书的出版社,这些书都不印。“七一之前其实已经有这个状况。现在整个是更是闻风色变的样子,更是每个人都自律。”

至于从台湾印好的书寄到香港会不会受审查,她表示,现在香港邮局好像还没有审查这一关,但因为港版国安法里面有一条讲,香港政府有监督、管理、教育这样的一个责任,以致公共图书馆也把很多得罪共产党的书下架。将来邮局不排除会“自律”,但现在她还没有见到这个先例。

最珍惜香港的自由而非富裕

新闻自由、出版自由一直是香港的核心价值。蔡咏梅表示,她最在乎的就是这一点。1980年她从中国大陆移民到香港,那时非常惊讶,原来香港这么自由。那时很多从北方南下到香港的人喜欢舞文弄墨,喜欢讲话,她当时认识了很大一批人。

“所以我最享受的,我来到香港并不是觉得香港就比中国大陆富裕,富裕倒是的,但是我最大的,感受最深的,就是香港的自由。”

她经常讲,深圳罗湖桥就是一个自由的边界,这就是我们香港跟中国大陆最大最大的区别。但是很遗憾的是,这个最大的差别现在看来也一天天的在沦陷了,香港已经不再是香港了。到了港版国安法的时候就好像人到老年了,开始迈向死亡了。

如形势不变 香港不可避免变成上海第二

她举例说,上海当年也跟香港一样,是亚洲很繁华很自由的一个地方,也是出版媒体非常重要的一个基地。但是后来就全部都丧失了,什么言论自由等全部都死掉了,1949年以后上海就死亡了。不同的是,上海是一下就变天,香港是慢慢变天。

“如果这样持续下去的话,国际形势没变化,中国大陆形势也没有变化的话,那么香港不可避免的会步向1949年上海的那种命运。”

预计离港潮会持续

现在建制派的叶刘淑仪等在提议要取消双重国籍,港人拿着BNO出去以后就没有居港权。她认为香港人这一波离开香港的趋势,会持续下去,但因为现在是在疫情中,很多人要走也走不了,所以看来还不是很明朗。

“但是我接触身边的好多人,甚至有七八十岁的都说我可不可以去办BNO,我说可能不行的,就说很多人真是很失望的。”

她觉得,现在香港的情况有点像1997年要来的时候,“大限”将至,感觉真是世界末日的样子。

中共温水煮青蛙 香港人已全觉醒

但是97以后,好像也没有末日的样子,大家心也就安定下来。她强调,这个极权专政体制不变,它给你的所有的宽容都是暂时的。它并不是永远会这样了,它只是欺骗你了,让你沉浸在“这个可以长期维持下去”的一种错觉,就是所谓的温水煮青蛙。

“温度一点一点在加,你都不觉得,一直加到烫的时候你,才发现这个是很危险的。我们现在就是水已经开始要煮滚了,就要把青蛙煮死了这样的状况。”

她肯定地说,现在香港人已经全觉醒了、非常觉醒了,在生活中随时随地的会发现这一点。而北京最大的错误就是,以为高压能压下去,其实是绝对解决不了问题。雨伞运动之后当年也是用很强的手段 ,连她都认为勇武派的这些人会消失掉,没有想到像火山爆发一样又来一个反送中,这么爆裂地爆发出来。

“像高压锅一样的,你拚命把他压住,你那个气阀永远不放。但是你不放,下面不停的加火的话,最后还是会爆发出来。”

她分析说,西藏人口其实还不如香港人口多,从1954年到现在六十多年了,西藏问题还是存在。人类历史上像犹太人,过了几千年他还要复国。所以共产党用高压只是产生仇恨,而不能解决矛盾。

在哪里都不可放弃自由民主人权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很多评论员“退出江湖”,而她继续在写东西、接受采访等。她觉得,我们现在不能沉默,但尊重其他人的意见,因为每个人的经历和感受不一样,大家对现实风险的评估可能也不一样。

“我是从毛泽东时代过来的嘛,那种恐怖,那种黑暗,我是感受得非常非常深的。我自己要讲到那个时代的感受,也有很多话说。所以我觉得,相比起来现在还不是很严重。”

“我经常说一句话就是说,有些价值观,我们不论在什么地方都不可以放弃的,一个是自由,一个是人权,一个是民主。”她相信,这类价值观的话语,北京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也不可否认,因为北京都讲什么民主啊自由啊,它们颁布的港版国安法里面都还讲香港有什么什么自由之类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这样讲没有问题的。”

完整访问请观看以下《珍言真语》节目:

观看首播 https://bit.ly/38O4ch7
欢迎订阅《珍言真语》 http://bit.ly/2SoiCeh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钟剑华:滥捕只让人更鄙视港府
【珍言真语】程翔:港大抓捕及改历史 中共特色
【珍言真语】港人急寻救生艇 刘慧卿:中共迫使
【珍言真语】遭44小时审讯 刘凯文:政权虚怯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禁议20大泄习处境 缅军亲美远中?
【拍案惊奇】川普低调美媒收视跌 反送中死多少人
【远见快评】李克强两会真假造反 习欲攻台?
【微视频】美1.9万亿纾困 全球债务货币化危机?
【秦鹏直播】方斌传有下落 中国疫苗接种1年了?
【财商天下】中国经济何时超美?专家语出惊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