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藁城数万人被隔离 内情曝光

人气 7412

【大纪元2021年0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张玉洁采访报导)石家庄藁城区近三万人全部被官方强制集中隔离,整个区已经空空如也。大纪元记者采访一名志愿者获悉,那里的被隔离者被24小时看管,发烧的人直接被拉走;志愿者没有任何保障。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近三万人被强制集中隔离  变空城 “见人抓人,见车抓车”

这位志愿者目前在石家庄信息工程职业学院藁城新校区,那里正在集中隔离整个藁城区的接近三万人,官方要求藁城区所有人都强制隔离,目前藁城区里没有一个人,这位志愿者形容藁城区“见人抓人,见车抓车”。

这位志愿者介绍,这个隔离点有四十多栋楼,每栋楼二百多间,里面全部住满,教室里可能也有人。

他说:“整个一个藁城县的全部隔离集中在这里,两万多人都在这里,几个村全部清空转移,方舱医院没有建好,在这里隔离,不让出。所有村,一个藁城区,一个县级区全部集中在这里,我昨天开车开了半个小时,一个人看不见,所有的地方,商店、楼房、小区全部都封条,全部是石家庄市政府贴的封条,没有一个人,车都没有一个,见人抓人,见车抓车,根本就没有人。”

据这位志愿者了解,被隔离者不是一人一个房间,都被24小时看守,有人送餐饮,不能下楼,只被允许站在走廊的门口。

他说:“现在放假了,学生都回家了,从一楼到五楼,每个房间住几个人不清楚,全部住得满满的。有一个人的,两个人的,有老婆孩子一家人都在一起的。不让下楼梯,不让串门,更别说出楼梯口小区了,全部都是志愿者二十四小时把守。”

“有专门的志愿者给他们送饭送吃的。他们不让随便出房间,在门口可以坐一会,互相说说话,下楼是不让下的。送完饭之后楼梯过道要锁起来,然后到楼下整个大门要锁起来,出了大门还有一道院墙门也得锁起来”

“基本上没有出来的,最多是扒着窗户看看,我们消了四栋楼,好几组一人负责两栋楼。房间我们不进去,他们发酒精,自己消毒就可以。”

他还透露,隔离人员没有地方洗澡,最多是自己用热水洗洗身子。

他们每天对整个楼区(楼内、楼外)两次消毒,工作量很大,全副武装,每天两套防护服。“我们工作的时候尽量不喝水,不抽烟,五六个小时不上厕所”。

工作结束之后,有专门人给他们消毒,从头到脚喷一遍消毒水,出来后还得洗澡、洗脸等。回房间之后还得洗手还得消毒。

隔离点的饭菜很一般,肉菜很少,他表示,他们工作人员和隔离人员吃一样的饭菜,在这里能够吃饱就行。

“吃的不好,每天馒头,小米粥什么的,菜一点肉都没有,我们再将就,再克服。”

截至采访时,这里已经隔离十多天,被隔离者不是确诊患者,是属于来自高风险区。他说:“只要有发烧的直接给拉走,拉到哪个医院不清楚,昨天一个确诊病例被车拉走了。”

志愿者没有保障 被当作疑似病例

这位志愿者在去年武汉疫情时曾参与建设雷神山与火神山,之后他又在华南海鲜市场清理物资和消毒。现在他在石家庄信息工程职业学院进行消毒工作。

他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志愿者没有保障,被当作疑似病例,与被隔离者一样也不能出去,还要自己垫钱。

他说:“没有任何保障,就算我们感染确诊了,你死了都没有一分钱的,没有一毛钱福利跟待遇,我们从武汉(到石家庄)过路费、油费、吃喝全部都是自己的,我垫得少一点,垫了一千一百块钱,然后还有垫两千多的。”

“我们不让出去,大门都不让出,出去买什么东西,需要什么东西要提前上报,不允许出了这个大院,大门。”他说。

志愿者表示,自己要在这里呆两周左右,过年可能回不去了,即使能回去也必须隔离至少14天或21天。

他还对记者谈到了自己的难处——他原本在武汉一大学城经营一个卤菜小摊位,但疫情导致生意差,但各种成本却要两三万,所以暂时无法营业,一年没有收入,非常艰难;同时,朋友都不支持他做志愿者,“很少跟我接触,都走得远远的,不敢面对面,怕我传染。”

他还向记者透露,去年武汉疫情媒体所报导的也就是其中的三分之一,实际的情况是不会报导的。“你们知道的都是正能量、再正能量,全国各地支援武汉,都是好的,正面的上新闻,其实背面好多事情你们是不知道的,我们知道也不会跟你们讲,讲了也没有用,对我没好处,对你也没好处。”

▼ 相关影片

责任编辑:孙芸 #◇

相关新闻
疫情爆发以来 北京等地多家医院现院内感染
北京大兴一社区升高风险 所有小区封闭管理
中共自曝藁城医护感染 网友求防护服被禁言
石家庄疫情再升级 藁城区区长书记双双卸职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力挺川普 佛州州长蹿红
【秦鹏直播】民主党窝里反 拜登被夺核武权?
【军事热点】中共南海部署战机 台海冲突升级
【微视频】耶伦打击比特币 马斯克坏华尔街好事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谎言谋霸5套骗术
【重播】中共强摘器官研讨会 多国议员专家参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