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山西村民述惊慌逃难和艰难自救

人气 2738

【大纪元2021年10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北采访报导)近期,山西洪涝严重,全省一百七十多万人受灾。当地多个村的村民表示,灾情与连日降雨及无预警泄洪有关;大水袭来时,他们惊慌逃难,目前他们艰难自救。过程中,当地政府或不管不顾,或敷衍了事。

山西省应急管理厅10月10日消息,洪灾已经造成全省11个市76个县(市、区)175.71万人受灾,12.01万人被转移,284.96万亩农作物受灾,1.7万余间房屋倒塌。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大水一小时突破最后防线 村民半夜急撤

山西省稷山县稷峰镇荆平村正遭洪涝肆虐。10日,荆平村村民林洁(化名)告诉大纪元,连续半个多月的降雨,当地汾河的蓄水量已经到达极限。在这种情况下,水无法排向下游,而上游又有好几个水库泄洪,悲剧随之而来。

7日深夜12点左右,村民们一直守护的堤坝开始决口,于是他们往后退一道防线。林洁说,“那水真的(涨)太快了,就听那水波涛汹涌的,没法形容。”不到一个小时,洪水已经侵袭最后一道防线。

眼看水堵不住了,村里赶紧拉响一级警报,让大家自行转移,往高处走。8日凌晨1点多,村子开始进水。

由于是临时通知,村民撤离得非常急,大家回家拉上老人孩子就往出走,其它东西都留下了,根本来不及收拾。林洁说,“当时都蒙了,都不知道往哪走了,只有往我们高的地方走。”

“撤离的那晚可冷了,老人小孩都走到我们村上面的那个村,那边高。(他们)都坐在路边,两点多撤离到那,等到早上6点多,村里人起床才看见我们,把我们收留到他们村大队,给孩子老人做了一口热乎饭。”

“真的太惨了。”说到当时的情景,她忍不住哭出声来。

荆平村共有三千多口人,除了在外面打工的,村里还留有一千多人。村子被淹后,村民们转移到邻近的吴壁村、店头村等地,晚上在当地村委会或免费的酒店寄宿,物资靠附近村民和企业捐赠。孩子们和大人分开了,吴壁村学校负责照顾孩子,管吃住。

9日,有村民借来小船开进村,看到村里“淹了一半”,被淹的地方水深两米多,低洼处一层楼已经全部泡在水中。

有不少村民守在村口,急切地打听最新情况。“你知道,那是自己祖祖辈辈守下来的家业,祖祖辈辈生活的家园,谁想离开?不到万不得已。”林洁说,“就像现在,人们都站在村口,看着自己的家园总比去外面心里舒服一点。人都不愿意去远的地方,哪怕村里有一个落脚点,他都想站在那里看一看。”

她还哭着说,现在微博上流传着许多假视频,“有人说我们这儿是造谣,说我们这没有受灾。你到村里看一下,看一下那些房子,看一下家里的东西。”

无预警泄洪酿祸 村民:县领导不让堵决口

林洁披露,此次泄洪,村民并没有提前接到通知。另一名村民王晖(化名)也表示,县里没让大家做撤离准备。

他说,“我们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给村里面村干部说,但是我们村民都不知道这个情况。”“他也不说你们这个村庄肯定会被淹的⋯⋯我们自己组织的力量自己堵(洪水),堵不住就是自己撤,就是这样。”

王晖还听说,泄洪的流量达到了1000立方米每秒,而他们的河坝只能承受600立方米每秒。

林洁也比对以往经验说,“上次放水都没有这次大,这次水真的太大了,上次(到)河堤到不了最后一道防线,到(过)最后一道防线也给它抗下来了。这次水从河堤决口,从第一道防线到最后一道防线仅仅用了一个小时,你想想那水的速度有多快。”

10日,村里水位开始慢慢下降。村民们急着想把水快点排出去,因为不少泡在水里的房子已经开裂,时间越长,越有倒塌的危险。

“(当地政府)没人管这个事儿”,王晖说,“县里面也不给我们出什么方案,我们现在自己也是干着急。有抽水设备,但是没办法抽水,水没有地方排。”

“现在外面那个(河坝)口子开着又不堵,我们排也没办法排。”“县上面给的说法是,稷山县那个应急管理局局长梁永林,说是就让口子一直开着。”

此外,村里主要种植的葡萄和玉米全部被淹,王晖说,“老百姓现在是苦得没办法说,给领导反映,领导只说你们吃好喝好就行。”他表示,明年的收成也没了;明年重新种植,要等到后年、大后年才有收成。

连日雨水令窑洞坍塌 八百村民被迫投亲靠友

山西长治市潞城区微子镇漫流河村村民李莎(化名)告诉大纪元,他们村积水不深,最大的问题是村里大多数人住土窑洞,连日雨水把土窑洞都下软、坍塌了,村民不但财物被土埋,连家也没了,无安身之地。

“我们村都淹四五天了,没有听说谁来管管,我们村民有八百多人,”她说,“村民都是自己投亲靠友,还有的村民家里三个窑洞,塌了一个,还有两个,就住在没塌的窑洞里。”

镇里派了几个领导到村民家视察,“看看就走了,也没有什么回话,只告诉村民快出去投亲靠友吧”。

李莎还表示,村里田地被淹,玉米等农作物全完了,“救都救不回来”。村民的生活得自己想办法,“慢慢挺着”。

村民缺物资自救难 镇政府不提赔偿

山西省晋中市介休义安镇桑柳树村村民孙奕(化名)也向大纪元表示,村里现在洪水小一点了,但积水还在,有些区域的水一人多深,房子全泡着,有坍塌的危险。

她说,当务之急有两个:第一,把水抽出去;第二,把决堤的口子堵上。村民还在堵,那口子有500米长,到9日下午还剩约100米没堵住。大家同时也在抢修路段、往外排水。

目前,当地仍在下雨,白天体感气温只有六七摄氏度。孙奕说,“堵口子的人很辛苦,也很危险。他们太冷了,河水温度太低,没有装备不能干活,都冷得不能干活。”“急需要棉衣棉鞋,雨衣雨鞋。村里的男人还有当地救援的还在那里奋战。”

与此同时,当地政府却消极救灾。

9日上午,全村六七十人到义安镇政府门口,要求政府给予支援,调配大型排水泵,因为现有两个太小不够用。孙奕说,“答复是,让我们等。到现在(9日17点30左右)我们还有十多人坚持在这里,不能走,担心有机器来被别的村子截走了。”

她说,现在,村里主要靠自救。“有时也有外来的救援队来,但只是干一会儿就走了。急需外地的人员来支援,让村里的人轮班休息下。”村民的吃喝多来自民间的公益捐赠,附近开门的饭店也会免费招待他们。

孙奕表示,现在他们只能是尽量减少些损失,镇政府对损失及赔偿等问题只字不提,灾后重建的问题也没有给答复。

此外,截止9日,在介休宋古乡最北部与孝义接壤的南桥头村,洪水仍在上涨,河坝决堤后河水倒灌,决口还没堵住。一男村民告诉大纪元,他们想先把村里积水抽出来,但是水太深,需要外界支援防水连体裤等物资。

(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洪宁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李穹 #◇

相关新闻
陈思敏:山西暴雨热搜不敌电影《长津湖》的背后
【一线采访】山西泄洪冲毁堤坝 村民逃难
【一线采访】山西洪灾 村民:追究人祸责任
山西60座煤矿停产 炼焦煤恐进入非常紧缺时期
最热视频
【马克时空】AIM-260导弹 射程远超霹雳-15
沈四海:张高丽丑闻续炒热 两派各怀鬼胎
【十字路口】中共整肃台商 恐自吞三毒箭
【军事热点】英意航母 F-35战斗机交互登舰
【财商天下】出口增长见顶 互联网行业“过冬”
【横河观点】美小城基诺沙判决 拷问社会和法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