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饭局变迁 折射中国科技巨头境遇变化

【大纪元2021年10月16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李思齐综合报导)中国乌镇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小巷、码头和乌篷船都载满了往事。网易(NetEase)创始人丁磊(William Ding)张罗的“乌镇饭局”曾一度是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中国互联网的场外看点。但今年等着看故事的人没等来看点,2021年“乌镇饭局”的消失折射出中国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境遇变化,这变化也在影响世界。

从2014年起,每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在乌镇举行。丁磊也同年开启了“乌镇饭局”,该饭局因此也常被称为“丁磊饭局”。因参加饭局的都是互联网大佬,平均身价超10亿美元,所以在网络上也被叫做“乌镇夜宴”或“大佬饭局”。“乌镇饭局”在鼎盛时期除了丁磊张罗的饭局外,还出过“东兴饭局”,一样都是大佬们的“乌镇饭局”聚会。

“乌镇饭局”的今昔

乌镇位于浙江省嘉兴市桐乡,被誉为“中国最后的枕水人家”。小桥流水、古树牌坊,乌镇的独特环境有助中国互联网大佬们放松下来,在写字楼外讨论业务、商机和互联网市场当下的问题。如2016年的“乌镇饭局”,华为的余承东、荣耀总裁赵明、小米雷军、联想杨元庆都受邀参加,那晚的饭局被评近乎是手机专题发布会,联想杨元庆在饭局后发微博,誓言联想、华为、小米将携手做到世界智能手机TOP3。

“丁磊饭局”在2017年的规模堪称是达到了顶峰,二十多位互联网大佬捧场。人们不禁感叹,市值超过5万亿的(中国)互联网大佬,都在那四张八仙桌子上。2014年首期的“丁磊饭局”是拼了两张桌子。

2018年的“乌镇饭局”只剩下了四人:丁磊、奇虎360创始人周鸿祎、搜狐董事长张朝阳,以及突然出现的马云。2019年,饭局无改观,丁磊等来了百度李彦宏一人,还好后来张朝阳和浪潮集团董事长兼CEO孙丕恕来了。

网评把饭局人气渐衰归咎于2017年后中国互联网内部开始了“大厮杀”。虽然竞争一直有,但张一鸣的头条和抖音让对手们措手不及,拼多多的快速发展抢占了京东和淘宝的市场;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三国之争”发展到百度出局,阿里巴巴集团(简称阿里)和腾讯继续角逐。

去年,互联网市场继续风起云涌,但不再仅是商业竞争了,习近平当局的监管加码了。去年11月,蚂蚁科技集团(简称蚂蚁科技)上市突然被叫停。而关于马云的风波在2019年已有伏笔,2019年9月,中共官媒人民网发文称: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只有时代中的马云。

马化腾、马云和刘强东没有出席乌镇的2020互联网大会。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缺席的中国互联网昔日大佬至少又多了个李彦宏。

科技公司境遇的变化

互联网时局变化,虽然“乌镇饭局”在2021年互联网大会期间踪迹全无,但往日积极组织饭局的丁磊并没有闲着。

网易有道把最新推出的智能教育硬件产品——“一扫即出词”有道词典笔,带到了乌镇。今年7月出台的“双减”政策迫使网易有道转型,调整主营的K12教育培训业务。网友分析:网易多管齐下也难补K12板块的损失。“双减”是指中共国务院7月24日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冲击了整个课外培训行业。

丁磊在6月20日《谈谈选择》直播间中,谈了网易选人的标准。他说:网易选人最重要的素质就是“独立思考和逻辑能力”,但这是绝大多数中国学生不具备的。此外,他还表示,“逻辑糊里糊涂的,独立判断能力也没有、人云亦云”的名校毕业生大有人在。

中国互联网大佬们必然都有“独立思考和逻辑能力”,也不会逻辑糊涂和缺乏判断力。但自对互联网的监管被加强以来,大佬们的“独立思考和逻辑能力”不得不“秒变”了。这在蚂蚁科技不能上市的事件上尤其凸显。有外媒的评论说,官民争斗使蚂蚁金服秒变“马已经服”。大意是:习当局打击阿里,阿里瞬间屈服——马云已低头,听从官方安排。

响应“公共富裕” 冲击全球资本

看看阿里在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是怎么表现的。9月26日,阿里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勇在开幕式上的讲话紧跟形式,谈了当局今年关注的“共同富裕”和“双碳”目标。

9月2日,中纪委发布了《给资本扩张设置红绿灯》,重提了阿里今年被两次罚款的旧账:4月10日被罚182.28亿元(约合33.1亿美元)、7月7日被罚50万元(约合7.75万美元)。中纪委的态度是:“反垄断没有禁区,没有例外”,“互联网反垄断规则的设立,从短期看将对互联网巨头造成影响,但长远看来是最好的选择。”

9月3日阿里正式宣布投入1,000亿元(约合155亿美元)助力“共同富裕”。

不只是阿里捐巨款,腾讯今年在4个月内连续投入1,000亿元用于“共同富裕”;8月24日,拼多多设立100亿元农业科技专项,创始人黄峥以120亿元捐赠额问鼎2021年《胡润慈善榜》第一。美团CEO王兴捐给私人基金会22.7亿美元。昔日“丁磊饭局”的饭友小米雷军也捐出22亿美元给私人基金会。

台湾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在新唐人《芳菲访谈》节目中说:这个“共同富裕”对这些大型的新经济公司是“刀子架在脖子上”,这些公司都响应了“共同富裕”捐了大钱,但这个捐钱行动跟现在全世界主流的ESG精神是严重背离的。

所谓ESG是指对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包括信息披露、评估评级和投资指引三个方面,是社会责任投资的基础,是绿色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谢金河表示,捐大钱是要通过董事会、股东大会来表决的,现在都没有了。(中共)会把卓越的公司突然之间变成非盈利事业组织了。他认为:这会影响未来企业评价的模式,全球资本市场会受到冲击,公司治理、ESG都将面临空前挑战。

不只科技公司巨头响应“公共富裕”会冲击全球资本,习近平当局为“反垄断”、“国家安全”、“双减”等出台的政策,已让西方投资者们看到监管对美国资本市场的冲击。今年7月,中概科技股和教育股因中共监管股价大跌就是个实例。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为此于7月30日对美国投资者发出警告:美国投资者通过VIE(可变利益实体)投资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实际只是投资了其在海外设立的空壳公司而不是中国境内的实体公司,所以投资者并不拥有中国实体公司的股权,面临潜在的巨大风险。

9月20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再次发文,重申通过VIE投资的风险。

9月22日,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PCAOB)采纳新规,要求没有让美国审计公司审计的(中概股)企业披露更多资讯,以帮助PCAOB具体实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目前,该新规在等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批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谢金河说,中共的监管未来看起来是一条非常充满挑战的路。监管性挑战在改变着中国科技巨头的境遇,不是每个人都选择坚持,继续体会“刀子架在脖子上”的压力。

今年,抖音创始人、38岁的张一鸣刷新了民营网络科技大腕的“退休”纪录。5月20日,他以发邮件的形式向员工宣布辞去CEO,称企业变大时“作为中心节点的CEO容易陷入被动”,经过近半年的思考,决定“对自己的状态做一个调整”。

张一鸣被中共官媒批“顶风作案”或是他感觉“被动”的经历之一。2020年5月,抖音上有人卖假货遭央视曝光,媒体把原因归结为“张一鸣价值观的缺失将走向跌落的深渊”。文章开头称:不提倡价值观的张一鸣,吃了各种关于“价值观”的“亏”,但却依然不长记性。

今年3月,“抖音”和其它7家视频企业被约谈,以便配合新一轮整治工作。

3月17日,拼多多创始人、年仅40出头的黄峥在致股东信中宣布辞任董事长,并表示辞任后将结合自己的兴趣进行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

“乌镇饭局”2019年的饭友孙丕恕的2021年新职位或许让很多人意外。2020年的最后一天,孙丕恕卸任浪潮集团董事长、CEO等职,2021年上任山东省科技厅副厅长。被称为“中国服务器之父”的孙丕恕的新工作职责包括党的建设、党风廉政和意识形态工作。

监管仍在继续,科技巨头受冲击的程度将继续发酵,对全球经济的冲击也会继续。本月8日,美团被市场监管总局罚款34.42亿元(约合5.16亿美元),理由是其经商模式滥用了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违法了《反垄断法》。

本月11日,中共央行行长易纲表示,要发挥监管合力,遏制滥用市场优势地位垄断行为。◇

责任编辑:邵亦

相关新闻
中共取消世界互联网大会 改办发展论坛
中国大数据大佬马化腾和张一鸣大战升级
股价跌不停 马云等富豪身价蒸发逾5800亿
浙江启动“共同富裕”试点 专家:政府抢钱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Omicron惊全球2原因 有专家说不可怕
【新闻看点】Omicron疫苗可量产 科兴又抢先机?
【探索时分】二战日本为什么敢对美国开战?
【秦鹏直播】新版桃太郎故事:七国帮台造潜艇
【十字路口】时代革命夺金马 梅艳芳为何热爆
【百年真相】冤比窦娥 行善积德的“黄世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