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鎮飯局變遷 折射中國科技巨頭境遇變化

【大紀元2021年10月16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李思齊綜合報導)中國烏鎮是個有故事的地方,小巷、碼頭和烏篷船都載滿了往事。網易(NetEase)創始人丁磊(William Ding)張羅的「烏鎮飯局」曾一度是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中國互聯網的場外看點。但今年等著看故事的人沒等來看點,2021年「烏鎮飯局」的消失折射出中國互聯網科技巨頭的境遇變化,這變化也在影響世界。

從2014年起,每年的世界互聯網大會(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在烏鎮舉行。丁磊也同年開啟了「烏鎮飯局」,該飯局因此也常被稱為「丁磊飯局」。因參加飯局的都是互聯網大佬,平均身價超10億美元,所以在網絡上也被叫做「烏鎮夜宴」或「大佬飯局」。「烏鎮飯局」在鼎盛時期除了丁磊張羅的飯局外,還出過「東興飯局」,一樣都是大佬們的「烏鎮飯局」聚會。

「烏鎮飯局」的今昔

烏鎮位於浙江省嘉興市桐鄉,被譽為「中國最後的枕水人家」。小橋流水、古樹牌坊,烏鎮的獨特環境有助中國互聯網大佬們放鬆下來,在寫字樓外討論業務、商機和互聯網市場當下的問題。如2016年的「烏鎮飯局」,華為的余承東、榮耀總裁趙明、小米雷軍、聯想楊元慶都受邀參加,那晚的飯局被評近乎是手機專題發布會,聯想楊元慶在飯局後發微博,誓言聯想、華為、小米將攜手做到世界智能手機TOP3。

「丁磊飯局」在2017年的規模堪稱是達到了頂峰,二十多位互聯網大佬捧場。人們不禁感嘆,市值超過5萬億的(中國)互聯網大佬,都在那四張八仙桌子上。2014年首期的「丁磊飯局」是拼了兩張桌子。

2018年的「烏鎮飯局」只剩下了四人:丁磊、奇虎360創始人周鴻禕、搜狐董事長張朝陽,以及突然出現的馬雲。2019年,飯局無改觀,丁磊等來了百度李彥宏一人,還好後來張朝陽和浪潮集團董事長兼CEO孫丕恕來了。

網評把飯局人氣漸衰歸咎於2017年後中國互聯網內部開始了「大廝殺」。雖然競爭一直有,但張一鳴的頭條和抖音讓對手們措手不及,拼多多的快速發展搶占了京東和淘寶的市場;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的「三國之爭」發展到百度出局,阿里巴巴集團(簡稱阿里)和騰訊繼續角逐。

去年,互聯網市場繼續風起雲湧,但不再僅是商業競爭了,習近平當局的監管加碼了。去年11月,螞蟻科技集團(簡稱螞蟻科技)上市突然被叫停。而關於馬雲的風波在2019年已有伏筆,2019年9月,中共官媒人民網發文稱:沒有所謂的馬雲時代,只有時代中的馬雲。

馬化騰、馬雲和劉強東沒有出席烏鎮的2020互聯網大會。2021年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缺席的中國互聯網昔日大佬至少又多了個李彥宏。

科技公司境遇的變化

互聯網時局變化,雖然「烏鎮飯局」在2021年互聯網大會期間蹤跡全無,但往日積極組織飯局的丁磊並沒有閒著。

網易有道把最新推出的智能教育硬件產品——「一掃即出詞」有道詞典筆,帶到了烏鎮。今年7月出台的「雙減」政策迫使網易有道轉型,調整主營的K12教育培訓業務。網友分析:網易多管齊下也難補K12板塊的損失。「雙減」是指中共國務院7月24日印發的《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衝擊了整個課外培訓行業。

丁磊在6月20日《談談選擇》直播間中,談了網易選人的標準。他說:網易選人最重要的素質就是「獨立思考和邏輯能力」,但這是絕大多數中國學生不具備的。此外,他還表示,「邏輯糊裡糊塗的,獨立判斷能力也沒有、人云亦云」的名校畢業生大有人在。

中國互聯網大佬們必然都有「獨立思考和邏輯能力」,也不會邏輯糊塗和缺乏判斷力。但自對互聯網的監管被加強以來,大佬們的「獨立思考和邏輯能力」不得不「秒變」了。這在螞蟻科技不能上市的事件上尤其凸顯。有外媒的評論說,官民爭鬥使螞蟻金服秒變「馬已經服」。大意是:習當局打擊阿里,阿里瞬間屈服——馬雲已低頭,聽從官方安排。

響應「公共富裕」 衝擊全球資本

看看阿里在2021年世界互聯網大會是怎麼表現的。9月26日,阿里董事局主席、首席執行官張勇在開幕式上的講話緊跟形式,談了當局今年關注的「共同富裕」和「雙碳」目標。

9月2日,中紀委發布了《給資本擴張設置紅綠燈》,重提了阿里今年被兩次罰款的舊帳:4月10日被罰182.28億元(約合33.1億美元)、7月7日被罰50萬元(約合7.75萬美元)。中紀委的態度是:「反壟斷沒有禁區,沒有例外」,「互聯網反壟斷規則的設立,從短期看將對互聯網巨頭造成影響,但長遠看來是最好的選擇。」

9月3日阿里正式宣布投入1,000億元(約合155億美元)助力「共同富裕」。

不只是阿里捐巨款,騰訊今年在4個月內連續投入1,000億元用於「共同富裕」;8月24日,拼多多設立100億元農業科技專項,創始人黃崢以120億元捐贈額問鼎2021年《胡潤慈善榜》第一。美團CEO王興捐給私人基金會22.7億美元。昔日「丁磊飯局」的飯友小米雷軍也捐出22億美元給私人基金會。

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在新唐人《芳菲訪談》節目中說:這個「共同富裕」對這些大型的新經濟公司是「刀子架在脖子上」,這些公司都響應了「共同富裕」捐了大錢,但這個捐錢行動跟現在全世界主流的ESG精神是嚴重背離的。

所謂ESG是指對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包括信息披露、評估評級和投資指引三個方面,是社會責任投資的基礎,是綠色金融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謝金河表示,捐大錢是要通過董事會、股東大會來表決的,現在都沒有了。(中共)會把卓越的公司突然之間變成非盈利事業組織了。他認為:這會影響未來企業評價的模式,全球資本市場會受到衝擊,公司治理、ESG都將面臨空前挑戰。

不只科技公司巨頭響應「公共富裕」會衝擊全球資本,習近平當局為「反壟斷」、「國家安全」、「雙減」等出台的政策,已讓西方投資者們看到監管對美國資本市場的衝擊。今年7月,中概科技股和教育股因中共監管股價大跌就是個實例。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為此於7月30日對美國投資者發出警告:美國投資者通過VIE(可變利益實體)投資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實際只是投資了其在海外設立的空殼公司而不是中國境內的實體公司,所以投資者並不擁有中國實體公司的股權,面臨潛在的巨大風險。

9月20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再次發文,重申通過VIE投資的風險。

9月22日,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管委員會(PCAOB)採納新規,要求沒有讓美國審計公司審計的(中概股)企業披露更多資訊,以幫助PCAOB具體實施「外國公司問責法案」。目前,該新規在等待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批准。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謝金河說,中共的監管未來看起來是一條非常充滿挑戰的路。監管性挑戰在改變著中國科技巨頭的境遇,不是每個人都選擇堅持,繼續體會「刀子架在脖子上」的壓力。

今年,抖音創始人、38歲的張一鳴刷新了民營網絡科技大腕的「退休」紀錄。5月20日,他以發郵件的形式向員工宣布辭去CEO,稱企業變大時「作為中心節點的CEO容易陷入被動」,經過近半年的思考,決定「對自己的狀態做一個調整」。

張一鳴被中共官媒批「頂風作案」或是他感覺「被動」的經歷之一。2020年5月,抖音上有人賣假貨遭央視曝光,媒體把原因歸結為「張一鳴價值觀的缺失將走向跌落的深淵」。文章開頭稱:不提倡價值觀的張一鳴,吃了各種關於「價值觀」的「虧」,但卻依然不長記性。

今年3月,「抖音」和其它7家視頻企業被約談,以便配合新一輪整治工作。

3月17日,拼多多創始人、年僅40出頭的黃崢在致股東信中宣布辭任董事長,並表示辭任後將結合自己的興趣進行食品科學和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

「烏鎮飯局」2019年的飯友孫丕恕的2021年新職位或許讓很多人意外。2020年的最後一天,孫丕恕卸任浪潮集團董事長、CEO等職,2021年上任山東省科技廳副廳長。被稱為「中國服務器之父」的孫丕恕的新工作職責包括黨的建設、黨風廉政和意識形態工作。

監管仍在繼續,科技巨頭受衝擊的程度將繼續發酵,對全球經濟的衝擊也會繼續。本月8日,美團被市場監管總局罰款34.42億元(約合5.16億美元),理由是其經商模式濫用了市場支配地位行為,違法了《反壟斷法》。

本月11日,中共央行行長易綱表示,要發揮監管合力,遏制濫用市場優勢地位壟斷行為。◇

責任編輯:邵亦

相關新聞
中共取消世界互聯網大會 改辦發展論壇
中國大數據大佬馬化騰和張一鳴大戰升級
股價跌不停 馬雲等富豪身價蒸發逾5800億
浙江啟動「共同富裕」試點 專家:政府搶錢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出口增長見頂 互聯網行業「過冬」
【橫河觀點】美小城基諾沙判決 拷問社會和法治
【時事軍事】美軍最新格鬥導彈 將阻斷中共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