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共同富裕风下 民营企业家的遭遇

人气 3189

【大纪元2021年10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常春报导)8月份中共提出的“共同富裕”口号后,在中国正刮起一股风。

尽管李克强、刘鹤等主管经济的中共高层不时会发声安抚民企,但当局另一边真实的整肃之下,民营企业家最近纷纷捐款并主动向中共靠拢、表现,他们中的一批党员还集体被拉去搞中共的所谓“不忘初心”活动。外界疑惑,这是中国企业家一种什么样的生态?这样就能平安了吗?

红色资本家

中共官媒新华财经推特账号@XinhuaFinancial10月14日发文,声称中共党员民营企业家“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专题研讨班,在浙江嘉兴的红船干部学院举行结业式。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江苏万顺机电集团董事长周善红、杭州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江苏永刚集团董事局主席吴耀芳、中企万盟董事长田源和泰康保险董事长陈东升等结业。

推文配上一张中共党员企业家的合照。

此前官媒曾报导,三十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共党员企业家,以学员身份参观了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还赴浙江嘉兴,接受现场体验式教学。

外界普遍认为,按共产党的原教旨理论,是要消灭私有制。中共自称是无产阶级政党,要对资产阶级实行专政。不过,经过邓小平时代的所谓改革开放后,2001年,江泽民在“七一”讲话中提出所谓“三个代表”,公开允许私营企业家也可以加入中共。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对大纪元说:“改革开放以来,它实际上在带头走资本主义道路,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让资本家可以入党。这不奇怪吗?共产党的定义就是消灭资产阶级。结果让资产阶级可以加入共产党,不自相矛盾吗?这跟共产党说的完全相反。”

对于中共搞党员民营企业家去学习,并高调宣传,大纪元专栏作家王赫表示,当局第一是让这些人带动整个企业家群体向党靠拢,听党的话跟党走;第二是通过这种方式为它的共同富裕来制造一个气氛,掀起一个运动高潮,可能还有很多的后续动作。

“共同富裕”

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也是中共党员。自2020年10月在上海一个活动上批评中共政府的金融监管机构后,马云成为被整肃目标。由此当局开始持续以反垄断为由,强化对多个行业的监管,从对网约龙头滴滴打车的数据安全调查,到视频游戏、教育培训、金融科技、食品配送、加密货币,以及最近的房地产领域,在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中引发寒蝉效应。

在今年8月17日的中央财经委会议上,习近平发话要“共同富裕”。会议核心内容是通过税收等工具进行民间财富“三次分配”。

观察家们认为,这是习近平为明年中共二十大连任制造执政合法性的一个行动。

大批民企老板开始转向响应当局的“共同富裕”口号,不但主动发声表忠,还不断做出“实际行动”,捐出巨款。

腾讯公司8月18日宣布出资500亿人民币,用于所谓的乡村振兴等。而腾讯4月份为启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已投入500亿元人民币。

其他民企老板也纷纷捐出巨资,包括原字节跳动CEO张一鸣捐了5亿人民币;阿里巴巴捐出1,000亿人民币;美团的王兴捐出22.7亿美元;小米雷军捐出22亿美元;拼多多的黄峥捐出22多亿美元,并承诺未来一年公司净利将全额捐出等。

美团创办人王兴于8月30日还表示,共同富裕的理念根植于美团的基因中。他并吹捧称,中央近期一系列的监管措施是为了让产业永续、有序发展,实现共同富裕。

山西早前爆发洪灾,腾讯10月10日率先宣布捐款5000万人民币赈灾,蚂蚁、字节跳动等纷纷跟进。

这是富豪捐款的最新一波。

10月11日,大连万达的老板王健林在万达微信公号上宣布,从他自己开始,万达副总裁以上的高层主管“全部换乘中国红旗轿车”。

更早在2020年12月26日,苏宁举办“30周年公益庆生仪式”,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声称,“作为民营企业的代表,大企业要有大企业的担当,企业小了是个人的,大了就是社会的,国家的。”

在中国特有的政治语境中,所谓社会的、国家的,往往就是中共的。

但企业家的不断表忠,并不能让当局放缓整肃的步伐。

路透社10月13日报导,两名知情人士表示,中共正在考虑提高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下属反垄断局的地位,反垄断局将成为国家反垄断局,并提升为副部级,但仍隶属市监总局。

如果属实,这可能是在近期频频以反垄断为旗整肃民企的新动向。

“企业家做慈善:把好名声留给党”

由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办的“求是”杂志10月15日在官网刊登习近平当时的谈话稿,再强调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的主张。

胡平对大纪元说,“中国现在经济有困难,习近平打着所谓共同富裕的旗号,他需要从民营企业家里头,从你的身上榨出些油水来,除了税收之外,还要逼迫你们,以捐献的名义拿出些钱来。”

他说这和正常市场经济国家富豪捐款,功劳挂在这些资本家头上不一样,中国民营企业家做慈善是政府要求的,中共要把做慈善的好名声留给政府自己。

胡平说,“习近平想要达到这么一个社会,只有党才最大,只有领袖最大,一个党天下。”

王赫说,习现在是要企业家把钱贡献一些出来,你不贡献出来,你就是为富不仁了。对他进行道德绑架,然后进行政治绑架。

“那些企业家他内心恨不恨共产党?他肯定恨,但他又不能表现出来。他只能学会弯腰驼背,给共产党磕头作揖。”

“共产党的目的,不是说要把这些人都赶尽杀绝。他要你像个骡子一样,给你戴个眼罩,你要永远不停地给他干活,你要不停地经营赚钱。”

企业家中的硬骨头

与前边这群在中国取得巨额资财的富豪向党表忠求生存不一样,民营企业家孙大午正在中共的监狱中受苦。2021年7月28日,孙大午被河北省高碑店法庭以“寻衅滋事”、“妨害公务”等8项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8年,罚款311万。他在庭上坚称无罪,并说“未来被告审判席上的会是你们”。

孙大午被公认是良心企业家,本身做了很多公益善事,兴学、办教育、修桥铺路。

2000年,大午集团已经拥有16个厂,设有医院、学校等配套设施,为1600名员工及其家属提供一切生活所需。在这里,职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上医院看病;做一次包括B超、验血等在内的全套检查,只要10元钱;投资三千多万元建设的学校比集团办公楼还要豪华,一个学生月均生活费却只要一百多元。

孙大午的好友、深圳企业家王应国曾对大纪元说,孙大午有一个为民请命的理念。他的理念就是更多的为社会、为民众造福利。可是孙大午越是为民谋福利,越是成了中共政府的眼中钉。

大纪元专栏作家王赫表示,中国人历来都有一些硬骨头,民族的脊梁,在企业界也有这样的人。“共产党过去在改造的过程中对他们进行了摧残。到了改革开放之后,共产党做了松绑,民族活力有所复活,所以才会有任志强、孙大午这样的人出来。这种人不是个别的,但是很难聚集起来,形成一种力量,基本上都是在各自的环境里面,按照自己的良心做一些事情,发表一些时事的观点和看法。”

有一部分企业家被共产党拉进体制里,当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政协常委、政协副主席。但王赫说,一些企业家尽可能地跟共产党保持一定距离。

“你像马云说了一句话,我跟政府是什么?只恋爱不结婚。马云他爷爷就受过中共摧残。他这个世家都知道共产党是怎么回事。”

“就我接触过的一些企业家还是有民主理念的。但是共产党对他们监控很严格,很难发声。”王赫说。

毛泽东习近平赞过的人  遭遇厄运

民营企业家,中共过去称为民族资本家、民营资本家。在毛泽东时代就遭遇厄运。

1949年,中共夺取了政权后,实行所谓“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包括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从1952年起,第一步打击的就是针对民营资本家。

在上海,不少民营资本家在中共运动中因不堪威逼、羞辱而选择了自杀的方式抗争。据史料不完全统计,上海市1952年从1月25日至4月1日,为此而自杀的人就达到了876人,平均每天的自杀人数几乎都在10人以上。冠生园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办人冼冠生,1952年4月21日从自己建造的冠生园楼上跳下死亡,终年64岁。

当时担任上海市长的陈毅,每天晚上听取秘书的汇报,悠闲而幽默地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啊?”意思是问当天又有多少资本家跳楼了。

《新华每日电讯》报导,毛泽东曾说中国近代史上有四个人不可忘记:搞重工业的张之洞、搞纺织工业的张謇、搞交通运输业的卢作孚、搞化学工业的范旭东。

但官媒没有说的是,在文革期间,张之洞墓被掘,弃尸荒野;张謇墓被掘,棺木尸骨被毁,故居夷为平地,祠堂被破坏;卢作孚在五反中受辱自杀;范旭东于1945年去世,搭档侯德榜在文革中抑郁辞世。

到了习近平时代的2020年夏天,一场企业家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习在发表讲话时评价称,从清末民初的张謇,到抗战时期的卢作孚、陈嘉庚,再到中共建政后的荣毅仁、王光英,等等,都是爱国企业家的典范。

习近平同样没有提及民营企业家们,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悲惨命运。

习近平要干什么?

中国的企业家们正经历楼起楼塌。明天集团的肖建华、安邦集团的吴小晖,是卷入中共权贵家族利益输送的一类出事的富豪代表,而河北大午集团的孙大午和有着红二代身份的前华远集团董事长任志强遭整,更多人认为他们是因言获罪。

另一方面,习近平2020年11月在江苏南通考察时,发话要民企学习清末民初企业家张謇“实业救国”,之后中共统战部12月又在北京搞了个“张謇精神的时代意义”论坛,要民企老板感恩党,以产业报党。

而自从今年8月中当局提出要实现“共同富裕”和财富“三次分配”之后,几乎是伴随着中国富豪们的捐款行动,中共官媒和海外亲中共媒体不时地吹捧说,中国将进入一个以实现共同富裕为中心的新时代。

王赫说,毛泽东打下了江山,搞社会主义令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邓小平搞改革开放,让一部分先富,但都是那些权贵,有背景的人,不择手段的人。他们先富起来就导致了整个社会的贫富差距,贪污腐败。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要确立他的历史地位,他的新时代跟邓小平时代区别就在他的口号“共同富裕”。

“邓的改革开放已进入死胡同,习现在他又想保党,他只是说在形式上向毛泽东回归,搞共同富裕宣传,然后在政策上国进民退。”

胡平表示,习近平对民营企业的做法和当年毛泽东的做法并不一样,因为习也很清楚,如果消灭了民营企业,消灭了民营企业家。像毛时代那样子,那中国的经济就会一溃千里。

胡平认为,当局现在是要以反垄断的名义去打压超大型民营企业,以避免他们有太大的势力。让他们失去在社会上的话语权并抑制其影响力。

他以马云为例,“因为马云成了中国民营企业家的一个招牌,当局不会把阿里巴巴给打倒,也不会把马云给抓起来,可能把阿里巴巴拆分、重组,让马云不能像过去那样活跃,又时不时地让你露个面,证明你还是自由的。”

胡平说,这就是习近平要想达到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强化党对民营企业的控制。

责任编辑: 周仪谦#

相关新闻
项云:中共的“共同富裕”没有可信度
陈思敏:中国中小企业未富 奢谈“共同富裕”
北京要共同富裕?学者:骗取民意支持 稳固政权
杰森:港富商面临“共同富裕” 苦日子来临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要官员剥离海外资产 习意欲何为?
【新闻看点】北京被爆封城 次生灾害危机出现
【财商天下】大陆消费和信贷塌方 失业率创新高
【横河观点】拜登东亚行 美50参议员挺台湾
罗家聪:楼市债市严峻难升息 中共急眨人民币
【马克时空】俄军无所遁形 商业遥感卫星强助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