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因素导致中国电荒 煤企还面临“双碳”考验

人气 152

【大纪元2021年10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思齐采访报导)9月30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电煤保供工作的通知》,点明目前中国“电煤供应持续偏紧”,“电厂存煤明显偏低”。中国是产煤大国,2020年原煤产量达到39亿吨。中共一直在忙着给煤炭产业去产能,去年年底去产能约10亿吨,今年仅内蒙古关闭的煤矿就涉及产能330万吨。为何煤炭在去产能中成紧俏商品,以至于电荒了呢?

专家解析:多因素促成电荒,煤炭供应只是其一,还涉及中国电价等因素;在煤炭上,中共最终目的是努力摆脱对外的依赖,因此从澳洲下手。

拒绝澳洲煤矿:没算经济账

2021年以来,中国从澳洲的煤炭进口量从2020年的7,010万吨一下归零。据中国能源网披露,中共政府于2020年10月“口头要求”钢铁企业和发电厂停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因此2020年第4季度,澳洲出口中国的煤炭数量从第三季度的1560万吨,骤降至410万吨,降幅高达81.6%;进入2021年后则彻底归零。

澳洲因要调查中共病毒(Covid-19)的来源而遭到中共报复。中共在能源上敢拿煤炭开刀,而不提铁矿石,是依仗中国自身是产煤大国。 2021年1月至6月,中国前十家煤炭企业原煤产量合计已近14亿吨,同比增长6539.7万吨,增幅为5%。此项增产量与2020年进口澳洲的煤炭总量仅相差470.3万吨,但这并不意味截断澳洲煤炭进口的影响可以被忽略。

对此,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北美私人投资顾问Mike Sun,请他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中共光考虑所谓的国家战略,没去算经济账。”

他说:“澳洲的动力煤到中国华南和华东地区成本,比从内蒙和山西过来还要便宜。南方经济发达,需煤量大,但几乎不产煤,如浙江一吨煤不产。澳洲进口煤数量上占全国需求量的比例不大,但绝对值很高。中共一刀切的做法,不符合市场经济,使沿海地区的企业经济成本增加,中共相当于把自己给坑了一下。”

今年上半年(1月至6月),为弥补中止进口澳洲煤炭的缺口,中国增加了从印度尼西亚、俄罗斯、蒙古进口煤矿。其中从俄罗斯的进口增幅最大,为812万吨;虽然蒙古受疫情影响煤炭出口为断崖式下跌,但仍增加了117万吨,从印度尼西亚增加了77万吨。

对此,Mike Sun说:“俄罗斯是产煤大国,但澳洲的煤炭是‘物美价廉’,据以往俄罗斯的表现,‘趁火打劫’是常态,应该不会比澳洲便宜。紧急要求俄罗斯供电也还是一样,价格不会低的。”

谈到中共禁止从澳洲进口煤炭的原因,Mike Sun还说,“中共觉得澳洲在赚它的钱,但和美国站到一起,这对中共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中共清楚在铁矿上不可能摆脱,因此在煤炭上下手,打击澳洲。”

因北京“不惜代价”全球急购煤矿以及印尼加里曼丹省(Kalimantan)的煤矿产量下降,使褐煤的价格也暴涨。彭博社引用经营印尼褐煤的商人的话:“最污染环境的褐煤已经从原来每吨20-25美元,涨至110-120美元。澳洲煤矿品质高,全球煤矿价格水涨船高也就不足为奇了。”

Mike Sun还说:导致电荒的不只是煤炭供应问题,是“各种因素叠加在一起出现的情况”,如中国目前的定价系统,以及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各自的考量等。

“市场煤”和“计划电”仍是道难解的题

2020年开始,中国取消了已执行15年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转型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定价方式。未实施前,财经人士就分析:这对火电企业和上游的煤炭企业来说不是好事,会“使其面临的处境更加艰难”。煤和电具有很强的关联性,“市场煤”和“计划电”也是一直未解决的问题。尤其当下,煤电价格倒挂,让煤电企业“每发一度电都在亏钱”。

9月28日,中共统计局发布了2021年1-8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数据信息。数据显示: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4.71倍;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长1.45倍;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则下降了15.3%。

就2021年1-8月的用电量,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官网(China Electricity Council)公布的数据是:全中国各电力交易中心累计组织完成市场交易电量23,95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3.3%。全社会的用电量是54,70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8%,其中8月份整个国家全社会用电量760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6%。

可见整个国家用电量在两位数地增长,但供电企业的利润却在两位数的下跌。究其原因是燃煤的成本太高了,以至于“每发一度电都在亏钱”。华电能源股份有限公司(600726)的《2021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今年1-6月营业利润亏损5.30亿(约合0.8亿美元),去年同期的亏损额为1.51亿元(约合0.23亿美元)。

内蒙古的阿拉善盟行政公署于8月2日就浮动蒙西地区的电价发出通知。该通知说:“火电行业陷入‘成本倒挂发电、全线亏损的状态’,煤电企业煤炭库存普遍偏低,煤量、煤质均无法保障,发电能力受到制约,严重影响蒙西地区电力市场交易的正常开展,已经对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及电力平衡带来重大风险。”

目前,全球原材料都在上涨,煤炭作为基础原材料之一也不例外。中国电力联合会9月24日公布的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CECI沿海指数)显示:5500大卡电煤的综合价和离岸价环比涨幅分别是9.7%和9.9%;5000大卡电煤两项指标的环比涨幅分别是10.1%和10.0%。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即便中国能实现动力煤自给,但在供需吃紧的时候,进口稍有点波动,就会影响到煤炭价格。

据中国专业人士测算,在动力煤达到1000元/吨的情况下,电厂发电每度亏损已经达到0.12元,最新的动力煤价格已经达到1468元/吨,最新亏损会大幅增加。因此得出的结论,“这种情况下,电厂缺乏全力发电的内生性动力,缺乏采购高价煤的动力,行政命令可以强压,但大家只会应付了事。”

煤炭企业仍面临“双碳”考验

在如此困境下,许多中国的煤炭企业可能走不过“电荒期”。中共官媒《中国新闻周刊》在5月31日发表了《煤电碳达峰:1000多座燃煤电厂要关停吗? 》,讨论中国燃煤电厂何时退役。这场讨论源于中共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华北电力大学,以及美国马里兰大学全球可持续发展中心等共同发布的报告《加快中国燃煤电厂退出:通过逐厂评估探索可行的退役路径》。

在电荒发生不久前,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今年8月19日发文《服务保障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如期实现》中两次谈到“严控煤电项目”。总而言之,低碳化是发展方向。习近平于9月13日去中共能源集团榆林化工有限公司考察,强调了煤炭作为中国的主体能源,要“按照绿色低碳的发展方向,对标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任务”。

为实现“双碳”,即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媒体披露中共把各地能否落实和政府官员的绩效评估挂钩了。为实现“双碳”,除中央以安全为由敦促各地关闭煤矿外,陕西省于9月28日出台激励政策,引导部分煤矿企业在“十四五”期间关闭,但陕西的中央所属煤矿不在引导范围内。

“中共以煤矿安全为理由,以‘双碳’为目标,关停地方煤矿,自然会影响地方经济利益。”Mike Sun说,“中共这样做有多重目的,逼重化企业去产能,从而减少排放;然后强行调整能源结构,降低火电比例,增加清洁能源的比重。”@

责任编辑:邵亦

相关新闻
价格大跌 中国煤炭行业进入寒冬
中国煤炭价格大跌入“梦魇” 多省煤企停产
马可安:中国煤炭工业的崩溃和核雾染灾难
分析:中国煤炭困境 让中共政策面临挑战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说反腐没胜利 传军头劝其退位
【财商天下】马化腾求饶 数字经济风暴再起
【秦鹏直播】追随立陶宛 又一国欲与台互设代表处
【方菲访谈】程晓农:2022年美中关系走向
【横河观点】冬奥迫使北京承认清零失败?
【新闻大家谈】中共海外“猎狐” 撒多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