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66)大势已去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600
【字号】    
   标签: tags:

第六十六章 大势已去

这种滑翔炸弹一次性释放九十四枚,针对九十四个目标,是一种高效、智慧型的攻击武器。三次释放便将前沿三十八军一百多辆坦克、装甲车瘫痪,一百多辆军车炸飞。

这样的打击效能不令人意外,两方的高级军官早已经从外军资料中了解到这种梦幻性的武器,但现实的场景还是让每个人震撼,未来战争再也不是一枪一炮的争夺,是空中力量决定一切。

而这血肉横飞的场面却又令人伤感,都是自己的同胞,却要遭受这战争的荼毒。

卫戍区部队坦克、装甲车开始向前推进,帮助接收伤员,并接收三十八军部队的武器,高音喇叭在宣读李佐城撰写的《告全体解放军官兵书》:

全体解放军官兵请注意,一段时间以来,一伙狼子野心的野心家窃据了党政军最高领导权,企图恢复过去的皇权帝王统治。

他们否定、污蔑过去四十年来,国家改革开放和世界文明接轨的政策,以及获得的成绩。

逆历史进步潮流、世界文明的潮流,开倒车,走回头路,妄图把国家变成他们的家天下,人民变成他们的奴隶,继续奴役人民,把人民当做韭菜、炮灰任意践踏。

中国人民解放军接受中国人民的俸禄,是人民供养的保家卫国的武装力量,绝不是某党的党卫军,更不是某个人的家丁、打手。

现在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命令全体解放军官兵,拒绝接受伪党中央、伪军委的命令,起来推翻他们的伪政权。

成为真正的国防军,人民的士兵。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参谋长 李佐城

如洪流般的钢铁车队,加上刚刚发生的震撼性的攻击,以及李佐城义正严辞的讨贼檄文,让三十八军前沿还生存的官兵早已心旌摇荡,不战自溃。

卫戍区部队推进几十公里,迅速收缴了三十八军一师、其余部队的武器装备,并收留了人员。

在前沿阵地发生大爆炸、毁灭性攻击后,三十八军指挥所接到了观测站的报告,前沿部队受到莫名的空中攻击,全员崩溃瘫痪。

适才还威风凛凛踱着方步的粟军长惊吓得大汗淋漓,口里木讷地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啊?”

徐参谋长拿着望远镜观察了整个前沿阵地的状况,跑回来说道:“军长,我们得赶快撤离,这是美军轰炸机丢下的炸弹,我们应该也是目标。”

话音刚落,几颗高爆炸弹在指挥所中心四周炸响,粟军长带着惊恐表情飞上了天,整个指挥所方圆两公里内的建筑、军车化为灰烬、粉末。

卫戍区车队一路势如破竹,没有任何阻挡,接近了后续的三十八军两个师级部队。

高音喇叭反复播送着李佐城的《告全体解放军官兵书》,对面一位师长通过高音喇叭通知卫戍区前沿部队官兵,要求见参谋长李佐城。

李佐城随着装甲车来到前沿阵地,三十八军二师师长章凤翔驾驶吉普车来到李佐城的座驾前,跳下车。

头戴钢盔、一身作战服的章凤翔一个立正敬礼高声宣道:“三十八军二师师长章凤翔,向参谋长报到。”

李佐城站在装甲车回礼,然后跳下装甲车来到章凤翔面前问道:“部队状况怎样?”一句话拉近了距离,等于接受了章凤翔的投降。

“报告参谋长,二师全体官兵接受参谋长命令。”章凤翔朗声回答道。

“好!我代表受苦受难的中国人民感谢你和二师全体官兵。”李佐城有点激动地说道,他确实怕这些军人不知好歹,顽抗下去牺牲的是官兵的生命。

这样的结果水到渠成,空中有莫名的威胁,不知什么时候炸弹降临,而李佐城是军中受到尊重的职业军人,还是名义上的总参谋部参谋长,接受他的命令名正言顺。

“三师是否愿意接受命令?”李佐城严肃问道。

“我来的时候已经和三师师长武建军通过电话,三师全体官兵也愿意接受参谋长的命令。”章凤翔面带微笑回答道。

“好!你们才是真正的人民子弟兵。”李佐城再次感动,有了这两只主力部队的投诚,三十八军的问题基本解决了。

“立刻返回原驻地,并接受保定周边地区的防务,全面军事管理。”李佐城下命令道。

“是!参谋长请放心,三十八军一定完成任务。”章凤翔又一个军礼,然后转身跳上吉普车,返回阵营。

这一战基本奠定了军事胜利的基础,未来面对其他势力军队的不合作和抵抗,有了取胜的信心。

当然最大的胜利是李佐城的讨贼檄文很快在军内外广泛传播,它传播了一个理念:军队属于人民,不属于哪个党、哪个家族、哪个个人。这引起了军队哗然,以及广泛的深思,可谓军心动摇。

一尊接到三十八军失败的消息,再看到李佐城的讨贼檄文,再次气得吐血,昏厥过去。

外边阴云惨淡,凄风沥沥,一尊头裹着白毛巾,穿着病员服躺在病床上,屋内只有王副主席和丁主任。

一尊抬起臃肿的眼皮,没有了过去的阴狠,望着坐在一角一声不吭的副主席说道:“其三,为什么到了这步田地?”

其三无精打采地说道:“这没有什么,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树立了你无法对抗的敌人。”

“什么人?”一尊依然懵懂地问道。

其三叹口气,必须得说这位一尊除了抓权厉害,但智商很低,至今不明白自己失败的原因。

“美国总统,美国!”其三似乎不愿意多解释,说完就低下了头。

“噢!?”一尊似乎明白一点。

“主席,三十八军是被美军隐形轰炸机攻击的,那位反叛领导人吴伟光背后的势力也是美国,他们在美国成立了过渡委员会,准备全面接管中国。”丁主任将自己所得咨询全面汇报给一尊。

一尊不甘心地说道:“其三,跟美国沟通,他们提出的条件,我们全面接受,不打折扣。”眼神期望地看着副主席。

“晚了!”其三深深叹口气。

“那我们迅速组织全国军队,进京平叛,仅仅一个卫戍区反叛动摇不了我们的权力。全国还有那么多军队呢,调三大集团军过来。”一尊又来了生气,大声吆喝道。

“主席,李佐城已经控制了三大集团军,我已经和他们的司令通过话,他们服从总参谋部的命令。”丁秘书沮丧说道。

“啊!”一尊彻底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床上。

过了好一阵,一尊似乎感到了危险所在说道:“其三,我们现在怎么办?”焦急地再次望向副主席。

副主席艰难地抬起头说道:“辞职,向政治局、中央委员会道歉,求得他们的原谅,当然主要是那个过渡委员会的原谅,余生也许不会在监狱度过。”副主席毫不客气地说道。

“这怎么能行?”一尊涨红了脸。

“我宁可向俄国求援,也不会向他们投降。”一尊发狠地说道。

副主席低下头不说话了,深深地后悔,自己当初怎么会和这位合作呢?愚蠢不堪,至今看不清形势。哪个国家敢接受这位,都得面对未来中国和美国的追责。

未来的中国和美国联合起来,这个世界还有哪个组织或国家能够抵挡啊?

谁会因为你这一个烫手山芋,而去得罪未来的中国政府啊?

当初他们是有可能成为美国的盟国的,为什么不去做呢?到了今天运气散尽,快到了深陷囹圄的地步。

不得不说人不可得意忘形,副主席知道当初如果答应美国的条件,虽然会逐渐失去对中国的控制权,失去特权,但至少没有性命之忧,财产可以保全。

可是为什么自己当初没有这样清醒认识呢?却和这位一尊一样,一意孤行地以为可以和美国对抗,可以保住万年江山呢?人至昏则愚啊!

副主席深知逃跑是没有指望的,只能求得他们的原谅,少坐几年牢了。这几年他们得罪太多人,人人都想吃他们的骨头,喝他们的血。

唯一希望的就是那个过渡委员会,还有那个叫吴伟光的年轻人能够公道些。

一会儿陈秘书进来,拿着一份文件说道:“这是李总理,以及几位常委,还有退休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倡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文件。”

一尊眼神又露出阴狠,气鼓鼓地说道:“这些人也想造反了吗?”王副主席则伸手向陈秘书拿过来倡议书低头仔细阅读。

“其三,你想去参加吗?”一尊阴冷地看着王副主席。

“是的,到了这一步,我们无路可走了,必须寻求政治解决。”副主席不屑地看看一尊。

“我们可以逃出去,组织全国军队对抗啊,大不了分江而治。”一尊劝说着副主席。

“不行,这是死路一条,连三十八军都无法对抗美国的轰炸机,全国哪个军队还愿意随着你对抗啊?”其三耐心说完,抬起身子向外走去。

一尊望着天花板露出绝望眼神。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毕竟何金元不同于何光,他是军事干部,就是未来军队改变,在军队也有一席之地;而何光作为政工干部,只能退役,另寻出路。所以两人的心态、想法不一致的。
  • 上述在战争中不幸死去的千万以上的中华儿女,他们都是有血有肉,有爹有娘,如果没有共产党的叛乱造反,和出兵国外,他们本来不会死,完全可以和父母兄弟亲人团聚在一起,创造出幸福美好生活。
  • 亏你饱读诗书,熏沐文明,妄为读书人,把知识都变成伪饰邪恶、赞颂独裁的擦桌布,你是天下读书人的耻辱,奸佞传应该有你一笔...
  • 大腹便便的他无法让一身作战服贴身,显示出军容来。他本来就是家中最没用的纨绔子弟,经商当官全不会,只会嫖娼玩豪车。父母没办法,把他送入军校培养,在多个叔叔的加持培养下,从一个连长很快当上了团长
  • 因为共产党抢走所有老百姓的土地,所以必需用一万到几万元,去向共产党买一块一米、原属自己的土地,而且比买一米能住人的楼房价格还贵。
  • 四川核基地可以控制最有力的武器核导弹,福建六十三、六十四集团军是一尊的亲信掌握,靠近沿海,实在守不住了,可以逃离中国,去其他国家避难。
  • 工人进了公有制企业,如同载上枷锁关在牢笼,和奴隶一样,既没有翻身解放做工厂主人,和坐上领导阶级的宝座,更没有过上一天共产主义的天堂生活。
  • 看到一路十几辆装甲运兵车提前进入大门,下来一色重装备的特勤局队员,吆五喝六地接守了大门以及路旁的防守位置,将原来的卫戍区战士挤到一旁,并占据医院附近的制高点,设置狙击手位置。
  • 目前现实问题就是美国要围堵中国,要划清界限,会发生全面冷战,甚至热战。如此不但中国内部经济会崩溃,就是他们在西方的子女和财产也会受到牵连,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情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