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文件泄河南监控信访人的手段

人气 3690

【大纪元2021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古清儿采访报导)近日,大纪元获得大量内部文件,泄露中共通过监控手机、微信、微博等获得上访民众的生活动态。文件也显示当局监控民众的手段无所不在,秘密收集中国民众的个人隐私数据

独家:文件泄河南监控信访人的手段

大纪元获得河南省信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下称信访联席办)2021年1月至7月间,下发给商丘市信访联席办的部分《关于交办商丘市重要敏感信息的函》。仅这些与商丘市有关的内部文件,已曝光了数百起民众到省政府或北京国家信访局维权上访的案例。

这些上访民众包括退伍军人、军转干部、各种投资受害人、讨薪、退休教师、民师等各类群体。

文件泄露,中共公安机关通过监控手机、微信、微博、QQ等获得这些民众的动态。每个案例中,均列出被监控民众的个资:身份证号、户籍、手机。

独家:中共公安监控维权信息

7月5日消息,河南广播电视台“打工直通车”栏目因违反合同拒绝退押金,各级代理站长准备7月28日到省人民大会堂维权。信阳李X庆7月2 日在微信群说,“7月28日我们争取也去上千人,在省人民大会堂周边,都穿着‘打工直通车还我血汉钱’衣服”。文件称,此案涉及数千专业人员和代理商。

据了解,2015年河南广播电视台农村频道“打工直通车”栏目与郑州微创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举行战略合作签约,发展了数千人专业人员和代理商,与代理商签署协议如果不再做代理站长,押金会在七个工作日退还,现违反合同拒绝退押金(押金数额较大),各级代理站长集体维权。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商丘的一位代理站长赵先生10月7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每一个村推出一个站长,有乡站长、村站长,为“打工直通车”输送当地的老百姓出外打工、介绍工作,介绍厂家去打工平台。

赵先生介绍,村站长每一个人押金是一万元(人民币,下同),给一台平台视频的机器,就跟电视一样。双方签的合同是一年,到期不愿意干就退费。当时他也介绍了一部分人,但都没有介绍成功。

赵先生表示,当时这个平台运作不好,也很难运作。打工直通车有一个群,后来大家把机器退了,但押金没有退回。作为河南电视台,这个钱应该按合同的承诺退回。当时他们做宣传,上面没有给费用,都是自己出的费用。

“这个项目是国家的扶贫项目,省政府直接领导参与的。当时永城市副市长直接抓这一块。站长都是村主任、村组长当。我们做了将近两年时间了,最后不了了之。”赵先生透露。

赵先生原是当地一名村委书记,现在退下来了。“今年5月,派出所警察和村干部都找过我,就是做一下工作,(要我)不要去上访。”他说。

此外,6月10 日(来自公安部、安阳、洛阳、濮阳)消息,河南王X侠等12名河南禹州钧悦时代广场集资受害者准备6月30日进京集访。王X侠等在微信群表示,“6月30日,我是坚决要上北京的”、“6月底,咱们集体到市政府跳楼”。

4月27日消息,中共全国监狱(两劳)系统“无编制”退休工人群体拟于5月7日赴北京国家信访局、中纪委进行维权。

3月15日消息,“百金贷”投资受损人员策划3月22日进京维权,准备到北京市朝阳区经侦部门集访3天,并到天安门广场聚集。

3月8日消息称,大陆全国对越参战退役群体通过 “全国老兵禁毒先锋队组委会”,积极筹备于2021年清明节期间集体赴广西扫墓并报备名单,涉及全国15省、共计32人。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独家:文件泄中共公安监控微信群信息

今年1月21日消息称,多省市疫苗受害者家属在微信群“串联”,准备中国新年期间进京维权,涉及河南6人。有人创作疫苗维权歌曲《悔不当初》(又名《疫苗之殇》),“攻击我国研制的疫苗及接种制度”。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河南商丘受害者家属王X凤10月7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2010年,她的孩子出生时,打了乙肝疫苗和卡介苗,然后孩子呼吸停止,后来抢救回来了。当时医院没有及时抢救,最后就脑瘫了。这跟打疫苗肯定有关系,但有关部门不承认接种疫苗导致。

王X凤的孩子现在已11岁,完全不能自理,不会说话、走路,他的智商就停留在婴儿阶段。

现在王X凤自己带着孩子,也无法找工作。为了医治孩子,她做过各种兼职、电商。“2019年以前,一直在北京给孩子治疗,一个月得好几万。那时只要攒上一点治疗费、康复费,然后就带孩子住院治疗。反正就这样一天一天熬过来,我也不知道咋熬的。”她说。

那时,王X凤边给孩子治疗边上访,因为维权,她被中共当局判刑两年,缓刑三年。2019年从北京回到当地。

王X凤表示,“维权真的太难了,现在换了好几拨领导,(事情)还没有落实下来。缓刑期还没过,再去维权不可能了,我只能等。”

她觉得未来的生活很迷茫,现在母子俩一个月只靠1300块钱的低保生活。

“孩子一辈子就毁了,我们的人生、家庭也毁了。现在我就想给孩子争取一个保障,将来有一天我不在了,孩子肯定也是死路一条。我希望能给一点补偿,包括孩子以后的生活、治疗,能够再给一些救助。”王X凤绝望地说。

此外,1月25日消息,河南洛阳部分军转企退役人员在中共两会举行前,在微信群发起全国“军转企”退役人员在中共政府网“我向总理说句话”平台,以轰炸式留言的方式发起“二月大会战”,以表达对安置政策的不满。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1月29日消息,因待遇问题,商丘虞城县公安局公益岗退役人员准备到郑州、北京维权。商丘网民1月27日在微信群“公安工作联络群”中发消息称:“要不咱集体不干了,到郑州、北京上访。”

2月26日消息,多省市“微金所”投资受损群体在微信群发起接龙报名,计划3月15日到中共公安部、全国人大、北京市政府等部门集访,要求尽快彻查资金流向、追诉股东责任、追讨受损资金等。文件称,截至目前,已有133人报名,涉及北京、陕西、河南等11省。

4月21日消息,4月19日,商丘新郑华商汇投资受损群体在微信群“团结互助和谐先锋 1 队”(496 人)、“维权中心组”(10 人)、“恒祥楼盘协调工作组”(11 人)计划五一赴省、进京上访。

独家:文件泄中共公安监控的QQ信息

1月5日消息,河南朱文君在QQ群内“煽动‘有利网’投资受损群体”1月19日到北京上访维权。

2月20日消息,多省市“管家帮”家政服务人员因拖欠工资在网上串联频繁,计划中共“两会”期间进京到中南海、天安门拉横幅游行,部分人员3月8日到中共妇联持血书静坐,并要求警方介入调查,追回拖欠工资。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10月7日联络上“管家帮”家政服务人员薛女士,她表示,刚开始公司说要上市,公司要扩大、要连锁,随后资金链断裂,慢慢地变成“无赖”。各地“管家帮”都有拖欠工资,加起来有七千多万。

薛女士介绍,她在北京“管家帮”干了两年,2019年拖欠她两个半月工资,后来给了一个月,但欠下的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但拖欠别人的太多了,有的四万、五万,有一部分人还在维权。

这些家政服务人员后来就在网上组了一个群,商量如何讨薪。薛女士表示,她到北京市政府递交了申诉书、去了信访局,但也没人管,后来钱也没拿到。有一段时间,她的孩子住院了,又因为疫情,也就没有再去上访。

当地派出所还打电话找薛女士,问她有关上访的情况。“找我干啥,我就要钱,老板开着百万的豪车住着别墅,还欠全国人民的钱,还不能要啊。”她对警察说。

薛女士表示,大家肯定继续维权,欠人家那么多钱。“像我们这些农民工、家政服务人员,维权就很难,要工资就很难。各个部门都去了,一到那,你都不知道?警察把一部分人逮起来了。”

薛女士还不知道自己上了当局的“黑名单”,她说,“我对政府很失望,因为我相信政府,然后我把这些东西(申诉材料),都上交到信访部门,然后信访部门把我的信息泄露出去了,新闻的人找我,然后派出所的人找我,我很失望。”

责任编辑:林锐 #

相关新闻
湖北维权人士伍立娟进京遭层层拦截
【独家】河南楼市乱象频发 大批民众维权
【横河观点】难逃“610主任”厄运 傅政华被查
【独家】中国民众如何被列入信访黑名单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Y-20U加油机也扰台 中共想太多了
【思想领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国“觉醒主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